神州镇魔录 第0173章画中鄢婷

小说:神州镇魔录 作者:冰炎红龙 更新时间:2019-11-18 21:38:4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听到陵昭问话,小雷心里咯噔一下,难掩窘迫的道:“死姓喂的不读书,没听过非礼勿视吗?”

  陵昭悠然道:“那非礼勿如何?”

  小雷登时一滞,忍不住顿足嗔斥道:“你!总之是你先非礼勿动!”

  陵昭见状愈发好笑,一边料理伤口,一边漫不经心的道:“你是女子?”

  小雷羞恼交集,转过身来瞪着陵昭道:“谁是女子了?男子便该随便‘非礼’吗?……这么细皮白肉的,我看你才是个女子。”

  小雷这厢发了狠,陵昭也给他那惊世骇俗的大嗓门震得一愣,讷讷间不由得微红了脸。

  小雷看得心中暗爽,索性大摇大摆的走近过来,邪邪一笑道:“怎么,难道真的给小爷说中了,美人害羞了吗?”

  陵昭直是啼笑皆非,小雷却忽然目光一注,惊讶的道:“这是什么东西,通缉令么?”

  原来方才陵昭裹伤之时,曾自怀中拿出一幅卷轴放在身旁。小雷老实不客气的随手取了过来,展开一瞧便哂然道:“好你个花心小和尚,怀里居然还藏了美女的画像,真是‘非礼’哟。”

  陵昭无奈的摇摇头道:“休要胡,我不过是受人之托,顺道寻找此女罢了。”

  小雷不屑的哼声道:“信你才有鬼,我看……”

  他说着话却倏地顿住,只是双目炯炯的盯着那幅画像,片刻方扁扁嘴道:“难怪一见便有种讨厌的感觉,原来竟然是她,哼……死姓喂的你这次可真是找对路喽~”

  “啊嚏——”迅快的刮了刮早已饱受蹂躏的小巧琼鼻,又赶紧将身子往那温暖的怀抱里蹭了蹭,鄢婷这才难掩委屈的咕哝着道:“肯定是有人在咒我,不然怎么会……咳咳……”

  竹风吟闻哑然失笑,看着鄢婷那张红扑扑的娇美面靥,满怀疼爱的道:“小妹别胡思乱想了,这必定是昨夜受了风寒的缘故,待会儿到了地头,我帮你稍作医治便能痊愈了。”

  鄢婷疲倦的嗯了一声,随即又担心的道:“对了小竹,咱们虽然骗过了邱‘小友’,可若是他将咱们的形貌告诉臭大个儿,恐怕这事还是瞒不了多久,到时候又该怎么办才好?”

  竹风吟微笑道:“话虽如此,但他们要认定是受了咱们的骗,恐怕也不是短期内的事。只要利用好这段时间,护着慕兄寻个安全所在隐遁形迹,过些时候崆峒派忙于其他事务,便不会再一力追究了。”

  鄢婷心道有理,缓缓点头道:“看来也只能这样了,都怪事情来得太过突然,咱们也没时间仔细易容。不然凭本盟主的手段,即便以后当面对质,邱‘小友’都认不出咱们来。”

  竹风吟颔首称是,鄢婷却忽然有些局促,连忙一正色道:“总之一切都是死小慕惹的祸,尤其他还不告而别,更加可恶之极,小竹你看我待会儿怎么炮制他,哼!”

  竹风吟暗自好笑,转念间附和着道:“不错,小妹你不辞辛劳跟我赶来,还因此感染风寒受尽苦楚,这笔帐当然要算在慕兄头上,看他还敢不敢再拒绝入伙儿。”

  鄢婷忍不住娇靥一红,连咳了几声才嘟起小嘴道:“谁要他入伙儿了,本盟主这次偏偏是来看他给人家宰的,都怪小竹你一时起意非要救他,这下他怕是更要端起架子来了。”

  竹风吟心下莞尔,忍着笑道:“是,本盟早已群英荟萃,倒也不差慕兄这名强项之辈。都怪属下擅作主张,违背盟主法旨,还请盟主息怒。”

  鄢婷白了竹风吟一眼,勉强正声道:“好啦,本盟主又不是那么小气的人。不过之前还真没看出来,小竹你这么有急智,那今后跟袖姐在一起,你要撒个小谎耍个滑头什么的,应该也得心应手吧?”

  竹风吟登时哑然,踟蹰间正想出解释,鄢婷却顺势又往他怀里蹭了蹭,同时还不忘腻声道:“小竹~其实我也不错呀,你看今天咱们两个配合得多默契,不然你干脆别理袖姐了,转过来跟我好吧?”

  竹风吟大大一滞,立刻低斥道:“小妹!切莫胡乱语!”

  鄢婷轻啊一声,难掩委屈的道:“小竹你吼什么嘛,差点吓坏人家,难道人家真的一点魅力都没有么?”

  竹风吟暗自扶额,接着郑重其事的道:“小妹,我和商姑娘一样,都把你当成亲妹妹……”

  鄢婷径直打断道:“才不要听这些陈词滥调,或者我让一步,跟袖姐一起嫁给你,让你享受齐人之福好不?”

  竹风吟脸色一沉,冷冷的道:“小妹你八成是发烧说胡话了,我只当什么都没听见。”

  鄢婷娇哼道:“即便没听见,总还能摸见吧?人家现在整个人都给你抱着,任你随便轻薄,你难道不用负责么?”

  竹风吟又是吃惊又是无语,着实想不通鄢婷为什么要刻意做作,忍了忍方讷讷的道:“罢了,咱们也歇了有一阵了,还是继续上山吧。”

  鄢婷眼珠一转,不依的道:“别这样嘛小竹,你再考虑考虑好不?我保证以后绝不跟袖姐争风吃醋,即便你还想娶别的女孩子,我也睁一眼闭一眼,肯定不会阻拦的。”

  竹风吟听鄢婷越说越不着边际,终是忍无可忍的道:“既然如此……”

  鄢婷心头一跳,眨眨眼道:“你答应了?”

  竹风吟寒声道:“……小妹你还是多睡会儿吧。”

  他说罢便作势要点鄢婷的昏睡穴,鄢婷吓了一跳,忙不迭的娇呼道:“小竹别!——好嘛好嘛~人家不过是想帮着袖姐考验你一下罢了,干嘛这么不留情面,哼~”

  竹风吟早已猜到了七八分,闻却还是啼笑皆非,索性板着脸道:“那考验完了吗?完了的话咱们也该赶路了,难道你一点都不担心慕兄?”

  鄢婷吃瘪的吐吐舌尖,却更赖在竹风吟怀里道:“谁担心他了,反正我重病缠身,半步都走不动,小竹你干脆勉为其难,抱着我上山去吧。”

  竹风吟听罢面现不豫,鄢婷见状好整以暇的道:“这其实也是考验,不敢抱说明心里有鬼,小竹你不怕我回去在袖姐跟前‘美’几句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