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镇魔录 第0174章阿岩阿瑛

小说:神州镇魔录 作者:冰炎红龙 更新时间:2019-11-18 21:38:4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眼见鄢婷故意放刁,竹风吟直是后悔经不住歪缠带上了她,无奈只得将她打横抱起,大步流星行去。

  鄢婷志得意满的抿嘴一笑,垂首拥紧之间更将身子放软了几分,看来真是要把“考验”进行到底了。

  走了也不过顿饭工夫,便已经看到那低悬的匾书“煌爵寸”,竹风吟终于松了一口气,一面擦汗一面低声道:“够了吧小妹,慕兄他们在里面等候,你也下来咱们一起进去吧。”

  鄢婷微微一顿,却是轻哼道:“才不够呢,他们肯定以为咱们先前是做戏的,那咱们干脆这样进去好了,正好吓他们一下,尤其是死小慕。”

  竹风吟心道果然如此,踟蹰间只听鄢婷又不耐烦的催促道:“走啦,人家一个女孩子都不怕,小竹你舍命陪淑女一次又能怎样?”

  竹风吟暗道无奈,只能硬着头皮继续上前。才来到门口十步之处,借着昏暗的阳光向里一瞟,却见他面色倏变,脱口轻咦了一声。

  鄢婷实际也心下惴惴,见状低声埋怨道:“小竹你一惊一乍的干嘛,赶快进去呀。”

  竹风吟脸上发红,干咳一声道:“小妹你先别急,咱们脚下鸟粪太多,万一走快了踩着可不好,嗯……实在不好。”

  他这番话虽然说得支支吾吾,声调却高得有些过头,鄢婷直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满心愕然间忽听慕云惊惶的声音自里面传来道:“是竹兄吗?咳……竹兄……请稍等片刻。”

  话声中只见慕云踉跄着来到门前,脸上一片火烫,结结巴巴的道:“果然是竹兄啊,这次真是多谢你……和婷儿了,呃……你们这是……?”

  竹风吟强自镇定,清咳一声道:“慕兄太客气了,咱们毕竟相识一场,纵然慕兄自视清高,不肯折节下交,我们也绝没有见死不救的道理。”

  慕云大为尴尬,目光却还是不由自主的瞟向鄢婷,只见她俨似十分亲昵的搂着竹风吟的脖颈,娇声曼吟道:“好啦小竹,咱们别跟这个死没良心的东西多话,办完事便赶紧回去,免得让你师父久等。”

  慕云翟然一醒,赶忙探问道:“对了,竹兄是不是已经见过令师狄前辈了,他应该无恙吧?”

  竹风吟缓缓摇头道:“还没有,在下并未料到家师竟与司马先生起了冲突,如今只能请神鹰继续搜寻了。”

  慕云为之一滞,低头涩声道:“狄前辈是为了保住我的性命,才不得不跟司马御苦苦周旋,否则恐怕早已取胜了。唉……如今连累他吉凶未卜,我真是惭愧得紧。”

  竹风吟和声劝慰道:“慕兄不必太过挂心,家师有通天彻地之能,司马先生想占上风绝非易事。况且阿岩和阿瑛目力神准,只要家师还在左近,必定能寻到踪迹。”

  慕云心中稍定,却又迟疑着道:“阿岩和阿瑛,莫非便是那对神鹰的名字?”

  竹风吟点头一笑道:“不错,这一对神鹰来自外域,今日曾襄助慕兄一阵的便是阿岩,载我和小妹前来此地的则是阿瑛。”

  慕云嗯了一声,不无艳羡的道:“竹兄系出名门,五侠盟有你做顶梁柱,未来大有可期。”

  竹风吟尚未答话,鄢婷却已冷哼道:“咱们五侠盟的人都齐全了,以后也不会再邀请新人,小竹你说是不?”

  她这话说得颇不客气,摆明了是在敲打慕云。眼见慕云难掩尴尬之色,竹风吟也直是暗自苦笑,顿了顿方讷讷的道:“余姑娘还在里面吧,那咱们进去再说如何?”

  慕云脸上一热,吱吱唔唔的道:“这个……阿冰眼下……恐怕不太方便。”

  竹风吟心下有谱,躬身歉然道:“慕兄之意在下醒得,不过阿瑛先前当众抓伤余姑娘,的确情非得已,还请两位千万见谅。”

  慕云连忙摆摆手道:“竹兄重了,我们感谢你们还来不及,怎么敢怪罪呢?”

  鄢婷哧的一声冷笑道:“行啦,担心我们占美人鱼的便宜便直说。哼……衣裳在这里,你别趁机乱占人家的便宜才好。”

  她说话间拿手一指,慕云才留意到竹风吟肩上负着一只褡裢,里面放的自然是衣裳了,于是感激的道:“多谢两位,我和阿冰真是受之有愧,咳……那请进来吧。”

  他说罢将两人让进寺中,余冰如此刻正靠桌而立,看到两人立刻深施一礼道:“见过竹少侠,见过鄢姑娘,此次多蒙两位仗义相助,我和师弟都铭感五内,日后必当涌泉相报。”

  竹风吟正待客套,却听鄢婷浅笑道:“涌泉相报可不敢当了,我们也只是顺手帮忙而已。呵……‘慕夫人’你先看看这件衣裳合不合身,不合身的话我们再去取,总得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才是。”

  她说着径自竹风吟肩上取下那只褡裢,张手掷给余冰如,自己却还是依偎在竹风吟怀里不肯下来。

  余冰如听得羞意横生,虽然探手接过褡裢,一时之间却又不知该如何答话才好。

  竹风吟此刻也掩尴尬之色,勉强正声道:“小妹莫要无礼,好歹你也是一盟之主,总该有一盟之主的威严做派,怎么能平白给人家看笑话?”

  他这话却是以一线传音说的,鄢婷闻登时一滞,犹豫片刻才不情不愿的跃下地来,随即蹙着柳眉轻哼道:“‘慕夫人’还不快去试么,若是合身的话我们也不多打搅了,你们爱怎样便由你们怎样。”

  余冰如察观色,心中十分了然,敛衽为礼间和声道:“两位费心了,那小女子失陪片刻,师弟跟竹少侠和鄢姑娘叙叙旧,切莫失了礼数。”

  她说罢便撤身往后进而去,鄢婷直盯着余冰如的人影消失,这才睨了慕云一眼,小嘴一撇道:“怎么人家还叫你‘师弟’?即便不叫‘夫君’啊‘慕郎’啊什么的,叫声‘云弟’总应该没问题吧?”

  慕云讪讪一笑道:“阿冰毕竟是叫惯了的,一时之间改不了口。何况我们如今还没名没份,什么‘慕郎’‘慕夫人’之类的千万别提。至于‘云弟’听起来也别扭得很,简直比‘婷姐’都要别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