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镇魔录 第0177章母姓皇甫

小说:神州镇魔录 作者:冰炎红龙 更新时间:2019-11-18 21:38:42 源网站:网络小说
  本来满腔志得意满,不知不觉间烟消云散,只听鄢婷沉哼一声道:“死小慕,做小厮便要有做小厮的觉悟,本盟主现在口渴了,你快去烧点水来伺候。”

  眼见鄢婷转脸便摆起了盟主的谱,慕云只能苦笑道:“婷……盟主咱们打个商量好不,‘小慕’可以叫,但前面那个‘死’字还是拿掉吧,我现在正走背运,真怕给你咒死呢。”

  鄢婷没好气的道:“这也用得着怕?真是胆小鬼。还有以后记得要乖乖叫婷姐,再叫错当心本盟主把你扫地出门。”

  慕云大见无奈,讪讪的应了声是,接着便走出寺外寻找水源。所幸山上才下过一场大雪,水源倒是不成问题,只不过缺了烧煮的釜器。

  慕云正自寻觅,却听沙沙的脚步声响起,打眼只见竹风吟来至近前,手托一只小香炉,面带微笑的道:“慕兄用得着这个吧?”

  慕云赶忙道谢,随手接过香炉。竹风吟沉吟片刻,压低声音道:“慕兄,方才我与小妹来时,你们那是……?”

  慕云轻啊一声,脸上泛红的道:“竹兄你别误会,我们只是——咳……婷儿没看见吧?”

  竹风吟摇摇头道:“还好我见机得早,不过慕兄也请恕我直,大好男儿行走江湖,理应威武不屈顶天立地,你和余姑娘那般形状,的确有些不妥。”

  慕云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低头期艾着道:“不是,竹兄你真的误会了,那其实是我们昆仑派的规矩。”

  竹风吟皱眉道:“贵派的规矩?……愿闻其详。”

  慕云耐心的道:“阿冰是栖凤宫首座赤阳道长的弟子,在派内是执掌刑律的,所以我当时也不是跪她,是跪我们昆仑派的列祖列宗。”

  竹风吟沉吟着道:“原来如此,那慕兄为何下跪?”

  慕云大见局促,斟酌片刻才咕哝着道:“不敢欺瞒竹兄,先前我为阿冰包扎伤口,的确没有半点逾矩,可她认定我存心不良,所以才要罚我。”

  竹风吟听得啼笑皆非,转念间一正色道:“慕兄,迁就心上人虽然没错,却不能太过折损男子尊严,任重道远好自为之啊。”

  慕云听罢一阵腹诽,心道要论折损男子尊严,你竹兄岂不更是个中翘楚?

  正在慕云暗暗嘀咕之际,却忽听竹风吟振声道:“是阿岩!看来它找到师父的行踪了!”

  慕云注目一望,果然见到一只巨鹰正自远方空中疾掠而来,心里面也顿时感觉激动莫名。

  那巨鹰来到两人头顶,却只是疾唳着盘旋了几周,随后便振翼腾空而去。

  慕云看得云里雾里,径将询问的目光投向竹风吟,只见他眉峰微攒,兀自沉吟着道:“阿岩并未寻到师父的踪迹,怎会如此?”

  慕云吃了一惊,不禁关切的道:“人多力量大,不如咱们也下山帮忙一起寻找?”

  竹风吟摇摇头道:“不必,慕兄和余姑娘眼下都不宜露面,况且如果连阿岩和阿瑛都找不到,咱们更只是徒劳而已。”

  “唉……罢了,咱们先耐心等待,我相信师父绝不会出意外。”

  慕云听竹风吟语气坚决,倒不好再坚持,心中只盼那远空天际再次出现巨鹰的身影,同时也带来令人振奋的消息。

  天高云淡,碧空如洗,远方忽然传来几声清越的鹰唳,皇甫鹰扬直勾勾盯着高空中掠过的桀骜钢翎,半晌方转向身边并辔而行的邢稚莺,饶有兴味的道:

  “毛丫头我告诉你,我们黄山派有一对外域神鹰,不仅听得懂人话,还能带着人在天上飞,有机会一定让你见见。”

  邢稚莺目不斜视,只是鼻中轻哼道:“鬼话连篇,谁见过鹰能带着人飞的?至于什么听得懂人话,更是无稽之谈。”

  皇甫鹰扬翻翻白眼道:“所以说娇生惯养的大小姐的确没见识,我更决定要带你去开开眼界了。”

  邢稚莺瞪了皇甫鹰扬一眼,难掩羞恼的道:“好啊,那你现在便把那对神鹰叫来,带咱们两个直接飞去昆仑派,也省得像你这样整日磨磨蹭蹭的耽误时光。”

  皇甫鹰干笑一声道:“不是我要磨蹭,只是毛丫头你总得体谅病患吧?至于那对神鹰,八成还在我家老头那里,不然等办完这趟差,咱们一起回黄山一趟?”

  邢稚莺没来由的一阵局促,连忙峻声道:“谁要跟你一起了?完事之后咱们各走各的,你不许再缠着我。”

  皇甫鹰登时一滞,脸上颇见讪讪之色。邢稚莺见状倒有些心软,于是轻咳一声道:“即便真有那对神鹰吧,你自己可曾驾着飞过么?”

  皇甫鹰扬已经兴味索然,顿了顿方没精打采的道:“我可没那个本事,如今黄山派除去我家老头,也只有小竹子有本事驾驭神鹰了。”

  邢稚莺听皇甫鹰扬语气萧索,心中更感歉然,转念间又奇怪的道:“你总说你家老头什么的,那应该是指令尊大人吧,他也是黄山派的前辈吗?”

  皇甫鹰扬淡淡的道:“黄山派创派也才不过三十年,除了我家老头哪还有什么其他前辈,你不会真的这么孤陋寡闻吧?”

  邢稚莺一怔道:“黄山派不是狄老前辈创的吗,令尊哪怕再托大,也不该无视狄老前辈呀。”

  皇甫鹰扬气笑不得,当下摇头叹息道:“这都想不清楚,真是猪脑子,我家老头正是你口中的狄老前辈。”

  邢稚莺大吃一惊,也顾不得又受了皇甫鹰扬的奚落,只是狐疑的道:“怎么可能?你复姓皇甫,狄老前辈姓狄,你们怎么能是父子呢?”

  皇甫鹰扬苦笑道:“怎么不能是父子了,我从母姓的不行吗?”

  邢稚莺恍然一悟,却又好奇的道:“是真的吗?你既然有这么显赫的出身,怎么我从来都没听说过你的名号?”

  皇甫鹰扬喟然道:“我给老头足足关了七年,最近才重出江湖,哪能那么快扬名立万?”

  邢稚莺愈发好奇,盯着皇甫鹰扬道:“狄前辈为什么要关你七年,是你做了错事吗?”

  皇甫鹰扬心里咯噔一下,无奈含糊的道:“毛丫头别老是问东问西的,总之我的身份如假包换,绝对没有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