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镇魔录 第0178章强作世叔

小说:神州镇魔录 作者:冰炎红龙 更新时间:2019-11-18 21:38:42 源网站:网络小说
  邢稚莺见皇甫鹰扬讳莫如深,倒也不好再追根究底,忽然间又灵机一动,便即侧身敛衽为礼道:“原来世叔是狄老前辈的公子,晚辈先前当真多有冒犯,还望世叔念在晚辈年轻识浅,千万莫要怪罪。”

  皇甫鹰扬登时愣住,随后却是嘿嘿一笑道:“小莺儿还算知书达理,以后也要保持这样恭敬的态度才是。哈……今后有世叔罩着你,你只管胡吃海睡,乖乖缩在世叔的羽翼之下,婉转呻……娇吟吧。”

  邢稚莺心里不以为然,面上却依旧恭敬的道:“不敢有劳世叔大驾,晚辈能够照顾自己。另外世叔若是宿疾已愈,尽可自行离去,晚辈必定欣然相送。”

  皇甫鹰扬大剌剌的摆摆手道:“无妨,反正也没其他要事,不过小莺儿啊,世叔有点累了,咱们休息一下再走如何?”

  邢稚莺登时一愕,期期艾艾的道:“事态紧迫,晚辈觉得还是抓紧赶路比较好。”

  皇甫鹰扬睨了邢稚莺一眼,语重心长的道:“小莺儿,不是世叔说你,跟长辈在一起便要乖乖听话。欲速则不达的道理你没听过吗?还想急着赶路,然后给狼群抓去做点心吗?”

  邢稚莺登时气结,忍不住抗声道:“可现在还不到申时啊,你……世叔这几天来也不知歇了多少回,难道真的不能再坚持一下?”

  皇甫鹰扬打个哈哈道:“毕竟人命关天,万一世叔太过劳累,弄得旧疾发作,吃亏的不还是你吗?”

  邢稚莺羞恼交集,红着脸啐声道:“皇甫鹰扬!你!——你要再这样得了便宜还卖乖,别怪我……”

  皇甫鹰扬把眼一瞪,径直打断道:“咄!好你个没上没下的小莺儿,对长辈直呼其名不说,居然还敢横加斥责,简直岂有此理。”

  邢稚莺立刻瞪回去道:“有的人不把自己当长辈,那也别怪晚辈失礼,哼!”

  皇甫鹰扬眨了眨眼,呵呵一笑道:“我本来没把自己当长辈,纯粹是有的人非要当晚辈罢了,可当了晚辈又不守晚辈的本分,那又能怨得谁来?”

  邢稚莺登时语塞,明明受委屈的是自己,却偏偏不知该如何反驳。一时之间反倒窘得满面通红,珠泪盈睫之际只恨老天不长眼,让自己被这等无赖欺负。

  皇甫鹰扬察观色,好笑之余忽然一本正经的道:“之前倒真没留意,小莺儿还是个黑里俏呢,相比起原先白生生粉团子似的,现在反而更有些看头。”

  邢稚莺吓了一跳,惊啊声中哪还顾得上再生气,转眼间便已经手捧小镜,全神贯注的查看起来。

  皇甫鹰扬看得气笑不得,忍不住连连摇头道:“但凡是女孩子,摸镜子总比摸刀子要娴熟许多,哈……”

  邢稚莺此刻惊羞交集,偏偏日光之下那铜镜中的影像又模糊不清,更急得她芳心全乱,不由得惶声道:“真的晒黑了吗?不应该的呀……你不要骗我。”

  皇甫鹰扬笑意盎然的道:“别这么紧张,我的意思是你穿这一身黑挺好看,人都说若要俏三分孝,原来全穿黑的倒也不差。”

  邢稚莺终于松了口气,却又难掩羞恼的瞪了过来。皇甫鹰扬见状干咳一声道:“好好好,算是我的错行不行?不然我教你投掷没羽箭吧,权当是我的赔礼怎么样?”

  邢稚莺怒视依旧,片刻方一字一顿的道:“敬,谢,不,敏!”

  她说罢便赌气拨马而去,全没半分犹豫之态。皇甫鹰扬看得一阵无力,摇头苦笑道:“怎么老头教的这些招数都不灵光,当真是时景不同了吗?唉……如今的女孩子不好哄喽。”

  打马急追了小半个时辰,好不容易才追上邢稚莺,但眼见她低垂螓首相应不理,皇甫鹰扬一时之间倒也不敢再加撩拨。

  这样双骑并辔又走了大约一个时辰,邢稚莺径自勒住马缰,低垂着螓首涩声道:“太阳也快落山了,今天便在这儿休息吧。”

  皇甫鹰扬点头微笑道:“小莺儿悟性不差,看来本巨侠教你的东西都学会了。这里地势平缓藏风敛气水源丰足柴草遍地,的确是不错的休息之所。”

  邢稚莺轻嗯一声道:“那便这样定了,我去那边凿冰取水,你拾些柴草来生火,剩下的狼肉也都烤了吧。”

  皇甫鹰扬打个哈哈,俨似感慨的道:“小莺儿还真是一副使唤人的口气啊,不怕我拒绝吗。”

  邢稚莺蹙眉冷哼道:“反正都是这些活儿,只要你不怕冷,想去取水也随你的便。”

  皇甫鹰扬登时一滞,挠头间又听邢稚莺不容置疑的道:“不说话便是听我的了,不许偷懒。”

  眼见邢稚莺扬长而去,皇甫鹰扬无奈的摇了摇头,自自语道:“敢情这便算听你的了?我终于知道老头当初是怎么被调教得夫纲不振了,哼……不过本巨侠可不会重蹈覆辙。”

  两人分头行动,效率也提高不少,片刻工夫便收拾完备。不一会儿天色也黑了下来,但见熊熊火堆之上一边架着油滋滋的烤狼肉,另一边则以瓦釜烧着开花的热水,着实将这寒冷的冬夜烘得暖意融融。

  看看火候已经不差,皇甫鹰扬便将狼肉取下,哼着小调干净利索的切成碎块,而后尽数放在一只木钵中,递到邢稚莺面前。

  邢稚莺道声谢双手接过,刚要入口却又犹豫起来,皇甫鹰扬见状眉毛一挑道:“怎么了,担心我下药害你?”

  邢稚莺脸上一红,没好气的道:“谅你也不敢,可你当真一口都不吃?”

  皇甫鹰扬咂咂嘴道:“本巨侠吃惯了烤山猪,这狼肉实在难以下咽,所幸小莺儿你倒能享用。”

  邢稚莺暗自好笑,索性摆出一副教训的姿态道:“出来跑江湖还顾得上挑三拣四,真是少爷的身子苦力的命,放着好好的狼肉不吃,最后活该饿死你,也免得你再来纠缠我。”

  皇甫鹰扬不以为然的道:“小莺儿你这话便显得外行了,烤山猪称得上人间极品的美味。我们黄山派若论武功自然是我家老头居首,但若论烤山猪的手艺可是本巨侠称尊,有机会一定让你品尝品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