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镇魔录 第0194章降服祝融

小说:神州镇魔录 作者:冰炎红龙 更新时间:2019-11-18 21:38:42 源网站:网络小说
  鄢婷正在为一名中年妇人推血过宫,慕云则倚靠着一旁的大树,细心指点她关窍。

  孔方心中快慰,走上前去径向慕云拱手为礼道:“慕兄请放心,余姑娘和竹兄他们都安然无恙,此刻正在相助救人。”

  慕云并未意外,正待回应之际,却听鄢婷抿嘴轻笑道:“哪用小孔你来多嘴,咱们又不是瞎子。”

  她说罢抬手一指远处的一堆物事,看来便是先前所见那只巨大的纸鸢,但上面绑的衣物已经焚烧殆尽。

  孔方心忖这兵行险招的确险到极点,后怕之余又欣慰的道:“总之吉人自有天相,慕兄还请稍待,少时咱们再聚。”

  慕云脸上尽显诚挚之意,抱拳哑声道:“多谢孔兄先前一力维护,此恩永志不忘。”

  孔方莞尔道:“性命攸关轻忽不得,慕兄善自珍重,便是对在下最好的报答了。”

  慕云眼见孔方返身冲入火场救人,不禁感佩的道:“孔兄文武双全仁义盖天,婷儿你有他助力,正是如虎添翼。”

  鄢婷白了慕云一眼,得意的道:“那也是本女侠魅力非凡,才能招揽到这种人才,总之赏识你是给你面子,你可别不识好歹。”

  慕云闻直是啼笑皆非,不过劫后余生也无心斗嘴,且由鄢婷自得便是。

  得知三老安然救出,众人更加信心陡增,万幸这圣泉村地下水脉极其磅礴,李承泰又指挥得法。所以火势虽然凶猛,但烧过几个时辰终于也成了强弩之末,再难肆虐为害了。

  慕云身怀昆仑派上乘内功乾灵心法,这一阵真气已然恢复不少,无奈几次想要冲入火场救人,却都被鄢婷死命拦下,只能跟着她一同照料伤者。

  五侠盟余众及鱼妙荷则多次进出火场,其间凶险艰辛也无须一一细表,所幸群侠都身怀绝技,又有一众村人从旁配合,倒不曾有什么伤亡发生。

  眼看火势渐熄,众人相继在外围会合。鱼妙荷与商红袖毕竟身娇体弱,免不了最先支持不住,孔方也因为真气耗损过剧,终于第三个退了下来。

  鱼妙荷轻功修为过人,除却一头青丝略显蓬乱,倒也没什么大碍。反而商红袖为了救护伤者,肩头硬挨了坠落的断木一击,脸色总归有些苍白。

  孔方见到她们两人,立刻招呼道:“两位姑娘巾帼不让须眉,在下衷心佩服,咳……商姑娘无恙吧?”

  商红袖脸上闪过一抹红晕,垂首淡淡的道:“不劳孔兄挂心,小女子学艺不精,合该有此一劫。”

  这话多少有几分生硬,孔方知道商红袖是在为前事耿耿于怀,于是故作轻松的道:“先前是寒生冒犯了,不过万幸竹兄平安无事,商姑娘便宽宏大量,莫与在下计较了吧。”

  孔方过往一向习惯自称寒生,只是因为不想冲犯商红袖,之后才改称在下。这细微的变化商红袖自然分辨得出,赧然之余讷讷的道:“孔兄方才看见他了?他应该还好吧?”

  孔方微颔首道:“竹兄一切安好,正是他率先前往夫子庙,救出了那位九墀长者。而且不知他是从何处得来一柄削铁如泥的宝刃,行动之间所向披靡,在下委实自叹弗如。”

  商红袖心中一宽,低头嗯声道:“没事便好,我先前真怕……唉。”

  鄢婷扑哧一笑,不无揶揄的道:“好了好了,等这事好了,咱们便看袖姐和小竹一双两好,大伙儿都好好吃他们一顿喜酒好不好?”

  商红袖闻直羞得满面通红,嗫嚅间正不知该如何相应,却猛听一声豪笑传来道:“这主意好,干脆让老慕他们也一起办了,那才真的热闹。”

  说话间人影已经映入眼帘,要不是依靠这独一无二的大嗓门,单凭那“满面尘灰烟火色,发如鸟窝十指黑”的扮相,恐怕谁都认不出他是雷衡。

  此时只见他右手裹着一团乌油油不辨形状的物事,左手提着一只黑乎乎不知何类的家禽,龙行虎步来至近前,嘿嘿一笑道:“怎么样老慕,跟美人鱼的喜酒请不请咱老雷?”

  众人见状直是好笑不已,慕云也讪笑道:“那是自然,到时候一定请雷老兄喝个够本,咳……方才你可曾见着阿冰?”

  雷衡摇头道:“没有啊,只是听老孔说见过,可你一直在外面,难道也没见着?”

  慕云忽然心中一动,失声叫道:“对了!难道那位白衣侠女便是阿冰?!”

  孔方莞尔道:“不错,余姑娘的外裳拿去做了纸鸢,应该只着月白单衣,慕兄难道没认出来么?”

  慕云直是后悔不迭,苦笑连连的道:“是我糊涂,是我瞎了狗眼,唉……难怪阿冰不肯答理我,平白浪费了一见她真容的好机会,真是该死。”

  雷衡哈哈一笑道:“老慕你急个什么劲,到了洞房花烛的时候还不是由你看个够?另外你家美人鱼没什么见过她容貌便得娶她的规矩吧,不然老孔可少不得要横刀夺爱了。”

  慕云和孔方各自一滞,鱼妙荷与商红袖则忍俊不禁,只有鄢婷板着脸道:“臭阿衡,尽说这些没皮没脸的下作话。哼……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长舌了,还是嘴上抹猪油了?”

  雷衡吃了一顿排头,窘迫之余灵机一动,左手一举殷勤的道:“小妹别生气,忙活这半天也饿了吧,正好我捡了一只烧鹅能充饥。”

  他这厢倒是一脸献宝的模样,孰料鄢婷听罢更形恼怒,忿然作色道:“臭阿衡你有点怜悯心好不?人家都已经死得那么惨了,你居然还要拣来吃,简直丧心病狂。”

  雷衡这一下拍在马腿上,登时给踢了个七荤八素,满怀气沮间正不知该如何是好,却忽听展玫苓惊喝道:“黑小子!你手上裹的那是什么?”

  雷衡心头微凛,干哼一声道:“这是小妹给我的,关你什么事?”

  展玫苓气得浑身发颤,霍地转向鄢婷道:“鬼丫头!你居然敢把我的玲珑袋交给这黑小子糟蹋?”

  鄢婷翻翻白眼道:“什么你的?你跟小慕走的时候打算带了吗?既然没打算带便是打算丢了,既然已经丢了便不再是你的,谁捡到便是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