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镇魔录 第0209章故人痴心

小说:神州镇魔录 作者:冰炎红龙 更新时间:2019-11-18 21:38:4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展玫苓忽遭鱼妙荷调侃,也不禁有些发懵,举着筷子难掩窘迫的道:“师姐没来由的干嘛编派我,嫁不出去便嫁不出去,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话虽如此,可她还是放下了筷子,看来倒真是从善如流。鱼妙荷见状莞尔道:“左右无事,小师妹也跟我一起去吧,让孔少侠他们先吃着。”

  展玫苓心中一动,撇撇嘴道:“成,我也不想碍眼,咱们走吧。”

  她说罢便起身扬长而去,鱼妙荷则向孔方施礼道:“孔少侠放心,小师妹虽然有些娇纵,却也识得大体,绝不会故意为难你们的。”

  孔方心下有谱,拱手还礼道:“在下醒得,多谢鱼女侠从中斡旋。”

  鱼妙荷点了点头,出门招呼展玫苓同行,两人并肩走出几十步,才听展玫苓轻哼一声道:“行啦师姐,既然不是一条心,跟他们凑在一起总归不妥,咱们还是先走一步,去跟三师兄和六师兄会合吧。”

  鱼妙荷摇头苦笑道:“小师妹,你觉得我还回得去吗?”

  展玫苓一正色道:“师姐别担心,反正掌门师叔不在,只要我跟三师兄求求情,再加上六师兄也是站在你这边的,这件事情多半便能压下去。”

  鱼妙荷摆了摆手,隐见萧索的道:“小师妹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我若是自己不想回去了呢?”

  展玫苓吃了一惊,难以置信的道:“师姐怎么能这么糊涂,那小子根本不是瑞阳道士的徒弟,你何必……”

  鱼妙荷径直打断道:“浑小子是不是他的徒弟已经不重要了,但这个契机是上天给我的,想必正是要我下定决心,不能再这样浑浑噩噩的蹉跎下去。”

  眼见展玫苓满脸不以为然,鱼妙荷却是粉面泛红,半晌方柔柔的道:“小师妹,我跟你不一样,我已经三十三了,真的不能再等下去了,你明白吗?”

  展玫苓自然明白鱼妙荷的心思,但正所谓旁观者清,她仍是耐心劝说道:“师姐这纯粹是一厢情愿,那人早已出家修道,难不成你要腆着脸主动上门,求他还俗娶你?”

  鱼妙荷倒也不以为忤,只是轻叹一声道:“走一步看一步吧,虽说缘分勉强不得,但只要他给我一个说法,我便能死心了,大不了以后剃度出家,青灯红鱼了此残生。”

  展玫苓连连摇头道:“师姐你真是够了,咱们崆峒派向来号称‘毁道谤佛轻万教’,没成想你最后倒要为了他们昆仑派的臭道士,自己出家做尼姑,这还真是讽刺啊。”

  饶是鱼妙荷早已打定主意,但给这素来嘴刁的小师妹一番冷嘲热讽,可也真有些招架不住,顿了顿方强笑道:“好个小师妹,风凉话一套一套的,我倒要看你哪天也落个人老珠黄,那才现在我眼里。”

  展玫苓脸上一红,却不搭理这茬。鱼妙荷眼珠一转,又调侃道:“其实依这几日相处看来,那位孔少侠文韬武略都有所长,的确是极出色的人物,也配得上小师妹了。”

  展玫苓微微一哂道:“师姐这话真好笑,可别把旁人个个都想成跟你一般,动不动便哭着喊着要嫁人。更何况那姓孔的有什么好,连来历底细都讳莫如深,哼……这么故作神秘,谁敢跟他推心置腹。”

  鱼妙荷察观色,好笑之余又心中一动,当下眨眨眼道:“这位孔少侠的做派,说起来倒颇像一位故人,小师妹可还有印象?”

  眼见展玫苓面现犹疑,她索性又提醒道:“譬如昨晚浑小子要牺牲自己救人,若是那位故人当时在场,想必也会如孔少侠一般决断,小师妹这下总该想起来了吧?”

  展玫苓闻眼前一亮,难掩惊喜的道:“师姐说的是樊……唔……那人呀。”

  鱼妙荷看展玫苓的神色忽转忸怩,不禁掩口轻笑道:“难怪这么轻易便掳走了小师妹的芳心,原来是那位故人的影子在作祟,呵……这可真是巧了。”

  展玫苓听罢心里咯噔一下,一时之间竟有些茫然无措,嗫嚅着说不出话来。

  鱼妙荷见状愈发好笑的道:“只可惜孔少侠晚来了十年,当初未及笄的小女娃儿也磨成了嫁不出去的老姑娘,唉~无奈啊。”

  展玫苓窘得无以复加,索性一甩脸子道:“师姐还顾得上笑我,你不如自求多福吧。毕竟谁知道你那位‘五哥’这时候在干什么,是不是抱着哪家楼子里的姑娘风流快活,哼……那才现在我眼里呢。”

  鱼妙荷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转念间意味深长的道:“小师妹真的长大了啊,人家风流快活你都要现在眼里,也不怕丑么?”

  展玫苓大大一滞,啐了一口便急忙夺路而逃,倒让鱼妙荷看得愈发好笑不已。

  昏暗中只闻一阵酒气扑鼻而来,邢稚莺镇定心神向内瞧去,只见一人正赤着上身仰在榻上酣然沉睡。他怀中还紧抱着一只陶制的酒罐,只是罐中多半已经空空如也了。

  赫然见到这副情貌,邢稚莺一张嫩脸倏地全红,忙不迭的返身出了帐篷,难掩娇急的道:“姐姐真是下作,干嘛这样作弄我?”

  她面前的桑吉玛尔却是无辜的眨眨眼道:“姐姐这是哪里话,我早说师父现在还没起身,谁让你这么性急呢?”

  邢稚莺羞窘无地,抿唇嘤声道:“姐姐快别说笑,瑞阳前辈是道门高人,怎会如此孟浪?求姐姐带我去吧,我的确有要事禀报。”

  桑吉玛尔无奈的摇摇头道:“姐姐之前见过我师父吧,不信你再仔细瞧瞧。要是我真的骗了你,便让我以后见不到佛祖,只能下十八层地狱去受苦。”

  邢稚莺听桑吉玛尔赌咒发誓,也有些狐疑起来,于是期艾着道:“我先前是跟瑞阳前辈见过几面,可这……的确不方便观看啊。”

  桑吉玛尔忍笑道:“你们中原人规矩真多,算了,那姐姐跟我来吧。”

  她说罢便当先进了帐篷,邢稚莺微一踟蹰,也磨磨蹭蹭的跟了进去。

  见到桑吉玛尔为那人盖上了毯子,邢稚莺才终于松了口气,打眼只见那人生得一张国字脸,颔下飘着三缕长须,容貌果然十分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