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镇魔录 第0212章当街立誓

小说:神州镇魔录 作者:冰炎红龙 更新时间:2019-11-18 21:38:42 源网站:网络小说
  鄢婷心下叫苦,面上却强自镇定的道:“你少胡猜,我跟小孔一见如故不行么?”

  慕云淡淡的道:“那当然行,只不过孔兄也太看重你这‘小妹’了吧,还说什么‘小妹是万金之躯’,啧……古怪。”

  鄢婷更急得额头冒汗,结结巴巴的道:“那是……那是小孔见我差点不测,一时之间口不择罢了,死小慕你哪来那么多心眼,别再胡搅蛮缠了好不?”

  慕云恍若未闻,只是上下打量着鄢婷,喃喃自语道:“先前还只是有些奇怪,不过这‘万金之躯’的说法……你这小贼不会是什么官家小姐之类的吧?”

  鄢婷见慕云依旧不肯放松,索性一瞪眼道:“是啊,我堂堂一名官家小姐,没事干溜出来做贼,还给人家当场抓住,险些打死在街头,这样你满意了?”

  慕云翟然一醒,不由得哑然失笑,低头沉吟道:“说得也是,你还会点武功,阿冰也说你多半是出自武林世家,那容我再想想河东的武林世家有哪些。”

  鄢婷欲哭无泪,顿足娇叱道:“死小慕!你再这么不依不饶的,我以后都不理你!”

  慕云打个哈哈道:“是吗?据说那位北武林绿林总盟主项胜宇,他手下号称有‘五朵金花’……”

  鄢婷听得一滞,正待继续施压,慕云却已经摇头道:“不对,看那谙屠生童桦对你的态度,你们应该不是一伙儿的。另外若是人家项王手下的精英,也不该像你这样只会空空妙手,武功却差得离谱。”

  鄢婷想到童桦那‘小美人’的评语,霎时窘得面红似火,接着又听慕云慢条斯理的道:“神相姑娘出身恒山派,对你又这么照顾,莫非……无上天尊罪过罪过,道长们都洁身自好,这个当我没猜。”

  鄢婷再也听不下去了,蓦地合身傍了过来,倚着慕云腻声道:“小慕~”

  慕云给这一声叫得骨头都酥了半边,勉强正声道:“你不用来这套,我可是名草有主的,何况你不也说了不跟人家抢老公吗?”

  鄢婷依旧嗓音甜腻,曼声轻吟道:“先前是先前,可人家毕竟给你占了那么大的便宜,想必美人鱼大人大量大义凛然大智若愚,大肚能容,应该不会任凭你这死淫贼不负责吧?”

  慕云知道鄢婷是在放刁,自己倒生出几分“风流豪性”,眼见这可人儿一副小鸟依人的娇态,索性一把搂住她的纤腰道:“负责有什么不好,只是你把阿冰说得那么‘大’,只能委屈你做‘小’了。”

  鄢婷大出意料,回神之际直羞得彻耳根子通红,烫热的玉颊全不知该向哪里埋去,满心慌乱得不知所措。

  这死小慕,明明也没见他喝酒,怎么敢这么放肆,真是个不折不扣的死淫贼!

  慕云见鄢婷竟然全不挣扎反抗,自己倒没了后招,只是愣愣的搂着那柔细的腰身,心里说不尽的受用。

  晕陶陶的情绪被愈来愈明显的轻颤惊醒,慕云猛一抬头,又见过往行人一个个都投来暧昧的目光。

  这翩宜坊可是长安城里数得上的热闹街市,此时虽然已近黄昏,却正是晚市开工的时光,所以人流也相当大。

  慕云霎那间还有些恍惚,自己原本是给鄢婷拉来购买衣服配饰,怎么倒在街上站了这么久?现在又是什么情形,那小贼跑到哪里去了,为什么贴身这么柔软清香?

  思忖间终于醒悟过来,慕云不由得打了个冷颤,那好死不死的禄山之爪也跟着轻颤起来,竟然比爪下的娇躯还要颤抖得厉害几分。

  我的老天爷,刚才是鬼上身了吗?再也不敢细思上了身的是不是个无耻色鬼,慕云终是艰难的收回了魔爪,用比蚊子哼哼还要纤细几分的声音道:“咳……婷儿咱们赶快办正事吧,别给人家认出来。”

  鄢婷紧咬樱唇,脸上红艳艳的,片刻方涩声道:“不许再追问我的事情,不然我……”

  慕云如蒙大赦,连忙赌咒发誓的道:“不然让我死得渣都不剩!”

  鄢婷点了点头,重新归于沉默。两人亲密相依,一个不胜娇羞,一个信誓旦旦,倒像是一个当街求爱,一个欲拒还迎一般,这暧昧自然凭空又多出几分。

  最终还是鄢婷强抑羞窘,低垂着螓首道:“走吧,早办完事早回去,不然你家美人鱼要等得心焦了。”

  语声轻软,竟颇有几分温柔之意在里面,哪还是方才那个满口调侃,屡屡让慕云没法分辩的人儿?

  慕云一颗心险些全化了去,但又想到自己如今已经名草有主,无奈只能勉力压下绮念,跟着鄢婷默默前行。

  如此走了顿饭工夫,鄢婷驻足一处饰物摊前,拿起一枚扇坠仔细赏玩起来。

  慕云从旁瞄去,只见鄢婷的神色已经恢复如常,松气之余咳声道:“启禀盟主,我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鄢婷娇躯一颤,垂首涩声道:“你说吧。”

  慕云微一踟蹰,讪笑着道:“那我可直了,这些衣冠首饰是你出银子吧?”

  鄢婷登时一愣,随即扑哧笑出声来,娇娇俏俏的白了慕云一眼道:“小气鬼,贪财鬼,先前还你那四十两银子都花光啦?”

  慕云听鄢婷总算恢复了“正常”语气,立刻摆出一副讨好的笑容道:“没法子啊,为了逃命又是买马又是买车,为了保命药也抓了不少,而你又净给我选这些上档次的物件儿,我实在是负担不起啊。”

  鄢婷啼笑皆非,连连摇头道:“死小慕,真是狗肉上不了席面。哼……那好吧,你乖乖叫一声婷姐,这银子本女侠便替你出了。”

  慕云哪敢怠慢,立刻一揖到底的道:“婷姐在上,小弟这厢有礼了。”

  鄢婷自然知道慕云这一番做作全是为了弥补先前轻薄之过,好笑之余可也不免生出几分惆怅,顿了顿方轻笑道:“让你贪财,当初还想把本女侠卖给人家做奴婢,如今可后悔了吧?”

  慕云赶紧点头道:“是是是,我要早知道婷姐是只会生金蛋的母鸡,便是刀架在我脖子上,也绝不敢起意‘卖’你,一定会好好侍奉,讨足你的欢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