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镇魔录 第0228章空穴来风

小说:神州镇魔录 作者:冰炎红龙 更新时间:2019-11-18 21:38:42 源网站:网络小说
  慕云一时不察,竟被风展翼擒住鄢婷,想要救援又不免投鼠忌器,激怒之下脱口厉喝道:“姓风的,你待怎地?!”

  鲁不空也大惊失色,同时呵斥道:“六弟!快放了鄢姑娘,否则休怪我不留情面!”

  他这厢疾厉色,摆足了兄长的气势,孰料风展翼却是充耳不闻,只向慕云邪邪一笑道:“我待怎地?你们既然说我是淫贼,我便淫给你们看看,哈!”

  笑声中但见他身形疾转,竟是就近夺门而去,只留下一句狂道:“拳脚功夫算本少爷稍逊你半筹,你要真有胆量,便再来比一比轻功吧。”

  慕云见风展翼扬长而去,更加怒不可遏,正待衔尾追上,却忽然想到鱼妙荷还昏迷不醒,自己怎能放心将她丢在此处?

  鲁不空察颜观色,早已看透慕云的心思,当下拱拱手道:“齐兄弟若是担心鱼姑娘的安全,便请在此守候,舍弟则由区区前往追回,不知你意下如何?”

  慕云对鲁不空已经全无信任,闻冷厉的道:“不必了!你那‘贤弟’既然如此托大,我姓慕的也不占他这便宜!”

  他说罢索性把心一横,径直走向床榻去抱鱼妙荷,看样子是打算直接将她带走。

  鲁不空见状不禁皱眉道:“齐兄弟稍安勿躁,舍弟轻功之高你也心中有数,如此勉为其难岂非误事?”

  慕云为之一滞,忍不住怒斥道:“总之都是你疏于管教,才让那厮为所欲为,这次婷儿若是出了意外,我一定要你好看!”

  鲁不空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张张嘴却是欲又止。慕云也懒得再理他,简单为昏迷不醒的鱼妙荷整备齐整,又将她打横抱在怀里,随后推门急追了出去。

  场中只剩下鲁不空和甘甜两人,鲁不空又是郁闷又是惭愧,怔怔发呆之际只听甘甜迟疑着道:“大哥,六哥多半打不过那姓齐的,咱们要不要去帮忙?”

  鲁不空眉心一拧,没好气的道:“帮忙?你们还嫌帮得不够忙么?别再捅娄子我便谢天谢地了。以后一个月之内,不许你和六弟再出门,一刻都不许!”

  甘甜没想到鲁不空会发这么大的脾气,震惊之余更生委屈,索性低头嘤嘤哭泣起来。

  鲁不空毕竟对甘甜疼爱有加,见状顿时心头一软,勉强放缓了语气道:“好了,你在家呆着,一切等我回来再说。”

  他说罢拍了拍甘甜的肩膀,这才展动身形出门而去。甘甜擦擦眼泪,迷蒙的双眼扫了扫空荡荡的屋子,喃喃自语道:“好话我当然听,骂人的才不理,哼……大哥不肯帮六哥的忙,我自己去帮便是。”

  慕云心急火燎的奔出大门,游目四顾间正待寻找方向追击,却忽听远处一角屋檐上传来悠悠的声音道:“哦?你也抱了一个,看来这场比试你答应了?”

  慕云循声望去,但见夜幕中白影扎眼,正是风展翼,当下狠呸一声,便即拔步追去。

  风展翼纵声长笑,点足如飞鸿逝影,这场轻功比拼也就此拉开帷幕。

  两人怀中各抱了一名女子,的确谁都没占谁的占便宜,风展翼腾身在上,穿房越脊如履平地,慕云却是脚踏实地,穿街越巷不甘落后。

  两人不一刻便已经转过几条大街,渐渐往长安城西北角方向趋近。风展翼冲在头里,觑得前面一处小庙赫然在望,便即扬声叫道:“四哥五哥何在?有点子上门了!”

  慕云猛吃一惊,全没料到风展翼竟存了以多欺少的心思,忍不住怒喝道:“姓风的你要不要脸?!”

  喝声中只听庙门吱呀一声,两条人影并肩走了出来,定睛看去原来是一僧一道,年纪约摸都在二十出头的模样,想来便是风展翼那四哥和五哥了。

  果然只见风展翼停在两人面前,喘口大气指着慕云道:“两位哥哥,这淫贼便是银蛇潘安刘凌飞,我刚从他手里救下这丫头,不过崆峒派那女人可又给他抢回去了。”

  慕云闻险些喷出一口老血,那僧道两人却脸色倏变,四道冷冽目光一齐向他盯了过来。

  风展翼心下得意,面上却半点不露,反而更见诚恳的道:“这丫头中了媚药,我先进庙为她料理,烦劳两位哥哥挡住姓刘的淫贼。”

  他说罢径自冲进庙门,慕云见状急红了眼睛,拔步追上之际厉喝道:“姓风的淫贼你给我听着!你要敢对婷儿无礼,我一定将你碎尸万段!”

  话音方落,眼前却见人影连闪,同声呵斥中两道劲风分别袭向慕云双肩,原来是那僧道两人联手攻来。

  慕云已经见识过风展翼的能为,对这僧道两人自然也不敢掉以轻心。只不过他双手打横抱着鱼妙荷,实是没办法出招封架,无奈之下只好硬生生身形一转,堪堪避过这招合击。

  僧道两人联手一击不中,似乎也有些意外,那和尚先自哂然道:“早听闻银蛇潘安刘凌飞腿脚利索,如今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可你要真敢抱着个女人跟咱们兄弟放对,那也未免太过自不量力了吧。”

  这和尚身材略显矮胖,着一身黄葛布僧衣,冬日寒夜依旧半敞着襟怀,露出古铜色筋肉虬结的胸膛,两边太阳穴高高凸起,显然是一名修练硬功的好手。

  他身旁那道士则身材颀拔、脸型瘦削,天蓝色的道袍洗得干干净净,通身打扮得严整利落,面上虽然带着三分怒意和三分鄙夷,却还留了四分天然和气。

  此刻但见那道士手持一口桃木剑,盯着慕云缓缓的道:“阁下真是色胆包天,竟敢闯进长安城为恶,真当这十三朝古都无数武林豪杰没办法制裁你吗?”

  慕云察观色,已经觉出这僧道两人平日必定行事正派,只可惜这时疏不间亲,他又悬心鄢婷的安危,哪有心情跟他们细细分说?当下只能快刀斩乱麻,疾厉色的道:“两位小心,恕在下得罪了!”

  他说罢便抱着鱼妙荷直冲过去,僧道两人见状心头一凛,禁不住面色陡沉,各出一掌封住慕云的去路。

  慕云暗道一声惭愧,竟将鱼妙荷的娇躯向前一送,堪堪迎向两人的掌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