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镇魔录 第0244章血劫余殃

小说:神州镇魔录 作者:冰炎红龙 更新时间:2019-11-21 08:28: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邢稚莺一句话说出口,只觉心中块垒尽消,再看皇甫鹰扬如此豁达磊落,心中更生出十分敬佩,释然之余偏头一笑道:“我说的可不是客套话,而是真心希望皇甫……大哥早日摘掉老光棍的帽子呢。”

  皇甫鹰扬翻翻白眼,不以为然的道:“是么?你不会是害怕抵挡不了本巨侠的致命诱惑,最后移情别恋,落得个水性杨花的名声,所以才急着催我摘帽子吧?”

  邢稚莺此时心境全开,知道皇甫鹰扬不过是玩笑之语,索性抿嘴轻笑道:“是又如何,其实我看桑吉玛尔姐姐挺不错的,大哥当初不是对人家艾莉伯母有过非分之想吗,这算不算是‘再续前缘’呢?”

  皇甫鹰扬听得气笑不得,故意嘿嘿一笑道:“好个‘再续前缘’,那我真希望你这毛丫头赶紧嫁了你那祁哥哥,然后多生些如花似玉的闺女出来,好让我‘再续’一下咱们这‘前缘’,你说好不好?”

  这下可轮到邢稚莺啼笑皆非,嗔怪之余又羞意横生,一张俏脸红艳艳的十分醉人。

  皇甫鹰扬正待再调侃几句,耳边却忽然听到一阵嘈杂人声,转身之际循声望去,原来是哈图勒正领着众人向这边走来。

  皇甫鹰扬整整颜色,迈步上前见礼。哈图勒目光转动,看到周围堆叠枕藉的遍地狼尸,脸上掩不住钦佩之色,当下郑重抱拳为礼道:“多谢相助,感激不尽。”

  众人跟着轰然叫好,人群中走出那名老者乌桑,拍着皇甫鹰扬的肩膀,爽朗一笑道:“好样的,没给大宗师丢脸!”

  皇甫鹰扬打个哈哈,指指身旁的邢稚莺道:“这功劳我拿七分六厘五钱半便好,剩下的可得给毛丫头分了,不然她要争闹起来,我可受不了。”

  乌桑闻更笑得前仰后合,转头向众人大声说了一句什么。众人愈发露出敬佩之色,一时之间“章秋仙葩”的呼声不绝于耳,倒把邢稚莺那张嫩脸羞得灿若丹霞,无限窘迫之下竟自嘤咛一声,扭身躲到了皇甫鹰扬背后。

  众人见状直是忍俊不禁,哈图勒也莞尔道:“小菩萨自然是应该谢的,这次幸亏有你们援手,否则大批野狼趁夜偷袭而来,我族却疏于防范,后果不堪设想。”

  皇甫鹰扬见哈图勒初时还有些不快,但看到邢稚莺与自己如此“亲近”便立刻缓和了颜色,他了然之余更生窃笑,面上却半分不露的道:“分所当为而已,哈大哥不必放在心上,大家没什么伤亡吧?”

  哈图勒微颔首道:“没有人员伤亡,而且也清点过了,只少了十几只羚羊和两头牛犊。总之损失甚微,单凭你们打来这近百张狼皮便能弥补了,只是……唉。”

  皇甫鹰扬见哈图勒欲又止,不禁诧异的道:“既然没什么损失,哈大哥为何要叹气?”

  哈图勒略一踟蹰,终是苦笑道:“其他族人并无伤亡,只是我那丫头如今不知去向,你们两人可曾见过她么?”

  皇甫鹰扬和邢稚莺各自变色,只见邢稚莺转出身来,难掩惊愕的道:“桑吉玛尔姐姐没回去么,我还以为是我拖得太久,她没奈何才自己去通知大伙儿了呢。”

  哈图勒神情一僵,摇摇头道:“没有,大家都没看见她,先前的经过究竟如何,请小菩萨明。”

  邢稚莺不敢怠慢,便将先前之事简短捷说了一遍。哈图勒听罢又是担心又是气急,忍不住沉哼一声道:“这个不自量力的蠢东西,一个人便敢对付狼群,她不会是……唉!”

  邢稚莺眼见哈图勒神情焦虑,心中无限愧悔,眼泪只在眸子里打转,却当真不知该如何劝解。

  此时只见乌桑捋了捋胡子,缓缓接口道:“那孩子虽然倔强好胜,却不是鲁莽胡来的性子,昆桑你先宽心,没准她待会儿便回来了。”

  哈图勒知道乌桑是好意安慰,心中虽不以为然,却还是点了点头。邢稚莺这才知晓哈图勒的名字叫做“昆桑”,而乌桑既然敢直呼其名,想必两人关系匪浅。

  正在邢稚莺暗中思忖之际,却听急促的脚步声响起,随即便见艾莉分开人群,一把扯住哈图勒,嘶声尖叫道:“我那乖女儿哪里去了,你还没找到么?!呜……你个死没良心的,还不赶快找去?!”

  哈图勒神情发苦,只是呆呆站着,任由妻子发疯般撕打自己。皇甫鹰扬和邢稚莺对视一眼,这才真正骇然变色。

  邢稚莺心中满是愧疚,银牙一咬走上前去,郑重施礼道:“首领、伯母,桑吉玛尔姐姐是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失踪的,所以我责无旁贷,一定要帮你们把她找回来。”

  艾莉仿佛溺水的人抓到了救命稻草,又扯住邢稚莺和皇甫鹰扬,带着哭腔道:“小菩萨,还有你,你们一定要说话算话,一定要把我那乖女儿找回来,一定要啊!”

  皇甫鹰扬看艾莉神色激动,甚至还有几分癫狂,心知她是太过担心爱女,便柔声宽慰道:“大姐放心,侄女毕竟是昆仑派高足,一身本领技压群雄,这次不过是区区几只畜牲罢了,怎么可能出意外?”

  艾莉对皇甫鹰扬颇为信任,连连点头道:“对!一定不会有事的,可还是尽快找回她来,我才能放心啊。”

  皇甫鹰扬正待附和,却见哈图勒大手一挥,凛然正声道:“都不要吵了,大伙儿听我分派。”

  他说罢也不理会艾莉,径自向众人大声交待了一阵。众人哪敢怠慢,呼喝声中尽皆领命而去,除去留下一队精壮男子修整藩篱和守卫族群,余下的都分路外出追寻。

  尤其是那些少年儿郎,听闻心目中的女神可能遇险,更加争先恐后、寸步不让,不一刻便走得一个不剩。

  哈图勒这才转向艾莉,嗓音沙哑的道:“你回去照看德吉吧,我们……这个孩子一定要保住。”

  艾莉浑身一颤,禁不住泪如雨下。哈图勒轻轻一叹,又向皇甫鹰扬道:“你们两个若要相助,便同我一起走吧。”

  皇甫鹰扬连忙道:“有哈大哥同行,自然求之不得,咱们索性把常老哥也叫上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