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镇魔录 第0247章八柱夫妻

小说:神州镇魔录 作者:冰炎红龙 更新时间:2019-11-23 05:12: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黑脸大汉忽然现身,却说是来寻找自家娘子,慕云蓦地心中一动,转脸向那女子看去。

  果然那女子眸中隐现不豫,抱起双臂冷冷的道:“贱妾命苦福薄,怎敢劳动狄爷亲自来寻,实在是诚惶诚恐呢。”

  慕云心知猜得不错,接着只听那大汉嘿然道:“娘子别闹脾气啦,我跟你认错还不行么,咱们先回家好不好?”

  那女子冷笑连连,却是不予回应。那大汉一时无法,尴尬的呆在当场,搓着手做声不得。

  这时长安帮众人也都围了上来,麻一锋和那道士横身挡住慕云的去路,甘甜则搀着鲁不空跟在后面,还不忘狠狠的剜了慕云一眼,生似吃了他的心都有。

  鲁不空脸色惨白,有气无力的道:“多日不曾拜访,狄兄别来无恙?”

  那大汉白眼一翻,优哉游哉的:“我自然无恙,鲁兄看起来可有恙得紧,贼骨头都变成断骨头了。”

  鲁不空听得一滞,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煞是难堪。甘甜见状大为不忿,忍不住埋怨道:“狄大叔别开玩笑啦,你们可都是四梁八柱里的人,我大哥给这无耻狗贼伤成这样,难道你脸上便有光彩了么?”

  那大汉冷目斜睨,嘿嘿干笑道:“都是四梁八柱里的人不假,可我早说过贼骨头是只纸老虎,偷鸡摸狗也还罢了,打起架来却不济事,这下可应验了?”

  鲁不空愈发尴尬,甘甜却不容那大汉继续奚落自家大哥,立刻哼声道:“好呀,狄大叔这么厉害,那你便出手教训这狗贼,我倒要看你是不是真老虎。”

  那大汉打个哈哈,不以为然的道:“小丫头还敢用激将法,以为我头一天混江湖吗?哼……这贼骨头深更半夜拐了我娘子出来跟人打架,我不痛揍他一顿已经是手下留情了,哪有再帮他揍人的道理?”

  此语一出,甘甜和鲁不空固是齐齐一滞,长安帮其他众人也都心生不忿。

  那和尚先自哂然道:“狄二先生系出名门,自然看不起咱们这些江湖草莽,七妹子用不着求他,咱们自己便能料理了这狗贼。”

  他此刻抱着仍旧昏迷未醒的风展翼,自己也身受重伤,料理“狗贼”多半是出不上力,嘴上却半点不肯示弱。

  那大汉听罢眉峰一轩,正待反唇相讥,却听那女子冷冷的道:“狄爷方才那话可透着恶人先告状的味道了,你在家里招待狐朋狗友不算,深更半夜还领着他们去喝花酒,如今倒好意思来管我的行踪,也不怕丑么?”

  那大汉听自家娘子口气严厉,倒不敢再开玩笑,挠着头讪讪的道:“都是旧日的好朋友,既然人家来投奔我,我总不能太小气吧?”

  “何况镜花水月楼虽然是青楼,实际可干净得很,我们又没胡来。”

  那女子秀眸一瞪,没好气的道:“你少强词夺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些花花肠子。总之我去哪儿你都管不着,你逛完楼子自己回家,继续跟你那帮狐朋狗友厮混去吧。”

  那大汉被自家娘子当众训斥,着实也有些下不来台,但理亏之下又不敢过分顶撞。心念电转间忽然福至心灵,只见他看向慕云,拖长声道:“我说娘子,方才我见你跟这小子动手,似乎没出全力吧?”

  慕云这阵光听他们夫妻两人斗嘴,竟把自己这“狗贼”晾在了一边,早已有些哭笑不得。此时闻恍然一悟,连忙一正色道:“惭愧,敢问尊驾可是‘霸王戈’狄前辈?”

  那大汉傲然道:“小子还算有点见识,不错,我便是狄苍龙。”

  慕云点了点头,又向那女子道:“那这位必定是‘幽凰’李……狄夫人了?”

  那女子嗯声道:“贱妾李思蕊,不必提什么‘狄夫人’。”

  慕云早听闻慕容卓麾下有四梁八柱拢共十二位高手,其中八柱又分内四柱与外四柱,内四柱以“孤星剑”寒凌霄居首,其他三人便是这里的“霸王戈”狄苍龙、“幽凰”李思蕊和“神行无影”鲁不空。

  方才听得半晌,慕云已经心中有数,这下又得到亲口证实,他忐忑之余也下定决心,于是只听他正声道:“狄前辈贤伉俪请了,在下齐慕云,今晚与长安帮的冲突实非所愿,便请两位做个公正如何?”

  狄苍龙鼻中一哂道:“小子别以为我刚刚跟贼骨头开了几句玩笑,便是站在你这边的。哼……我们毕竟都为慕容大侠效力,哪有胳膊肘往外拐的道理?”

  那道士也插口道:“不错,狄二先生深明大义,怎会平白为贼人开脱?姓刘的你今天重伤长安帮三位兄弟,若是我们还让你这淫贼逍遥法外,那今后岂能在江湖上立足?”

  慕云闻正自一滞,便听李思蕊愕然道:“且慢,这位小兄弟既然自称‘齐慕云’,桑宸你为何称他‘姓刘的’,还有这‘淫贼’的说法又从何而来?”

  那道士桑宸还未答话,那和尚已经接口道:“李姑娘别给这淫贼骗了,他便是近日屡屡作案的‘银蛇潘安’刘凌飞,至于‘齐慕云’显然只是化名啊。”

  李思蕊听得一怔,随即扑哧一笑,目光转向鲁不空道:“这可奇了,鲁兄咱们两人都跟那姓刘的照过面吧,难不成是你告诉广渡这位齐兄弟便是他么?”

  鲁不空也莫名其妙,皱眉间沉声道:“四弟何出此,你怎知他便是‘银蛇潘安’刘凌飞?”

  那和尚广渡察观色,期期艾艾的道:“这是六弟亲口说的呀,我跟道士听得清清楚楚,绝对不会有错。”

  鲁不空毕竟是老江湖,立刻听出事有蹊跷,跟着转向慕云道:“你……咳……罢了,今日是我们栽了,只盼齐朋友明确告知,舍弟究竟有何逾矩之处?”

  长安帮众人听鲁不空口气忽转,各自惊愕之余又生不忿。甘甜先自撅起小嘴,鼻中轻哼道:“大哥,咱们现在人多势众,怎么能说栽了,这没道理嘛。”

  麻一锋也不服的道:“即便这狗贼不是那什么银蛇铁蛇,可他把六弟打得那么凄惨,咱们怎么能轻易放过他?大哥你先别管,看我把他的狗头揪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