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镇魔录 第0259章集腋成裘

小说:神州镇魔录 作者:冰炎红龙 更新时间:2019-11-29 10:29:58 源网站:网络小说
  鄢婷轻嗯一声,脉脉含情的道:“慕云哥哥,以后要是没外人,我便这样叫你好不,或者干脆叫你齐哥哥好不?”

  慕云一阵心慌气促,不由得暗骂自己脓包,勉强整整颜色道:“‘齐哥哥’还是算了吧,我又不是当真姓齐。”

  鄢婷吃吃笑道:“不管,我既不要什么‘祁学古’,也不要什么‘慕云’,我只要昨晚那个肯为我拼命、又说过要我许了他的‘文首齐慕云’哥哥~”

  慕云看着鄢婷那双满含情意的清亮眸子,一时之间险些全化了去,禁不住脸上发烧的道:“那也由你,但我听着总归有些别扭。”

  鄢婷想想也是,只好叹口气道:“那还叫慕云哥哥,这样不别扭吧?”

  慕云点了点头,放下筷子道:“我吃完了,咱们开始吧?”

  鄢婷面露笑意,由木盒最下面抽出一只八角铜匣,又从里面拿取出一张薄如蝉翼的物事,一脸神秘的道:“慕云哥哥,你可知道这是什么?”

  慕云闻一怵,凝视间迟疑着道:“你这人皮面具不会真是用人皮做的吧?”

  鄢婷失笑道:“哪有那么恐怖,这人皮面具都是按方子做出来的,用的也只是些草木米糊而已。”

  慕云松口气道:“这我当然知道,仙……前师父也教过我制法,只可惜我不是那块料,作出来的面具惨不忍睹,所以后来便放弃了。”

  鄢婷莞尔道:“那当然,做面具也得看天赋,哪是谁都能行的?”

  “不过要说起活剥脸皮,听说以前的万应心教倒真有这种手段,他们做出来的人皮面具才称得上无懈可击。哎呀不说这些吓人的事情了,小慕你打算扮成什么模样?”

  慕云无所谓的道:“凭你喜欢吧,不然便扮作你那位未来夫婿,让我也体验一下玉树临风的感觉。”

  鄢婷气笑不得,翻翻白眼道:“不害臊,小心到时候给烂瓜果砸死,另外我哪来的什么未来夫婿?”

  慕云诧异的道:“在平凉城里你不是亲口说过吗,‘五大公子’之首的蓬莱寇三郎是你的未来夫婿,难道这么快便忘记了?”

  鄢婷心道果然是这话,无奈娇哼一声道:“死小慕,人家当时还不是故意那么说的,谁让你跟美人鱼大庭广众之下搂搂抱抱、卿卿我我的,本女侠才不会输给你呢。”

  慕云其实早有预料,好笑之余也自释然。说话间鄢婷将一张面具覆到他脸上,展开端详了片刻,却好像不太满意,跟着又换了几次才确定下来。

  慕云看不到自己的模样,正待开口询问,鄢婷却已经抢先道:“不许说话,待会儿你便知道了。”

  她说罢又从那八角铜匣中取出三支长短不一的墨笔,再加上五支颜色各异的小刷,然后开始在那面具上施为。

  慕云不敢乱动,心中却颇为感慨,想不到自己堂堂七尺男儿,竟被一名女子描眉画眼起来。

  也不过才用了顿饭工夫,鄢婷便料理停当,一面收拾器具,一面得意的道:“好啦,你自己看看。”

  慕云从鄢婷手里接过一面小圆镜,还没细看便忍不住惊咦一声道:“怪了,你这镜子怎么照得这么清楚,而且这好像不是铜镜吧?”

  鄢婷抿嘴轻笑道:“孤陋寡闻了吧,这叫‘玻璃’镜,是西洋黄毛鬼那里进……些年传过来的,你如果想要的话,我可以送你一面。”

  慕云虽然惊叹不已,但还是摇摇头道:“算了,我又不像你们女孩子那么爱美,用不着整天揽镜自照。咳不过婷儿你果然有些本领,这下连我都认不出自己了。”

  敢情镜中照出来的赫然是一名年届而立的贵公子,蜡黄脸上透着几丝病态,却自有一派潇洒俊逸的过人气质。

  尤其鄢婷所做的面具十分精巧,即便是细微的神情变化都能反映出来,全无半点破绽可寻。

  鄢婷也仔细观察了片刻,满意之余又嘱咐道:“应该没问题,但记着别把脖子露出来太多,否则给人家发觉肤色不对便露馅了。”

  慕云点头称是,只见鄢婷又取过那只包裹,拿出一件纯白色的狐裘袄。

  慕云看得一怔,难掩讶异的道:“这不是你原先穿的那件么,我还以为已经弄丢了呢。”

  鄢婷摇头一笑道:“死小慕,真是不识货,人家那件早毁在山火里了,这件是今天买的,你试试看合不合身?”

  慕云恍然一悟,却又踟蹰着道:“这衣裳太贵重了,我恐怕穿不来。”

  鄢婷不以为然的道:“干嘛这么大惊小怪,要说我原先那件勉强还算得上珍贵,这件却只是大路货啦。”

  眼看慕云一脸迷茫,鄢婷又不厌其烦的解释道:“狐狸的皮毛千年才变白,我原先那件便是千年银狐的整皮子,至于这件不过是拿普通狐狸腋下那点白裘补缀而成的,所谓‘集腋成裘’,此之谓也。”

  慕云苦笑道:“这个我知道,可即便是‘集腋成裘’也太贵重了,何况如此杀伤生灵,实在有干天和,我的确穿不来。”

  鄢婷听得一呆,默然片刻方细声道:“好嘛,不穿也由你,可今天真是挺冷的,你先披一会儿,等出去咱么再换。”

  慕云不好再推脱,只得接过试穿,没想到这袄子十分合身,当下便脱口赞道:“婷儿你做事虽然生疏,选衣裳倒不含糊。”

  鄢婷脸上一红,忸怩着道:“还说呢,人家揣了你那些破衣烂衫好久,还都仔细洗过一遍,当然一清二楚了。”

  慕云闻又是尴尬又是甜蜜,鄢婷也羞得垂下螓首,顿了顿才软声道:“慕云哥哥,等你的冤屈洗清了,以后也该看重一些衣着打扮,别总那么不讲究,平白给人家小瞧了。”

  慕云知道鄢婷是一片好意,心中虽不以为然,但还是点了点头。

  鄢婷见状欣然道:“这便好了,至于开销你不用管,我的也是你的,咱们用不着区分彼此。”

  慕云挠了挠头,讪讪的道:“先前我只是开玩笑,可不是真的混到没钱买衣裳的地步。”

  鄢婷察观色,不禁莞尔道:“别这样嘛慕云哥哥,大不了我把盟主之位让给你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