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镇魔录 第0271章手足成双

小说:神州镇魔录 作者:冰炎红龙 更新时间:2019-12-04 21:22:37 源网站:网络小说
  慕云和鄢婷心中有鬼,四道警惕的目光齐齐落在陵昭身上。邵宣也觉出气氛异常,灵动的眸子在各人脸上疾快的溜了一圈,自己却是一不发。

  场中沉寂片刻,才见陵昭缓缓点头道:“不错,是她。”

  鄢婷被陵昭盯得愈发心慌,强自镇定的道:“看你道貌岸然的,怎么这么放肆,不知道非礼勿视吗?本姑娘从没见过你,别以为当了捕头便能为所欲为,大庭广众之下也敢胡乱搭讪。”

  陵昭吃了鄢婷的抢白,却并未着恼,只是微微一笑道:“昭。”

  鄢婷心中有气,兀自不忿的道:“招什么招,本姑娘又没犯王法,有胆你把我抓去衙门,看你们老爷敢不敢治我的罪?”

  陵昭叹了口气,又加一个字道:“陵昭。”

  鄢婷颦眉冷哼道:“灵什么招,我可告诉你……等等,你说你叫陵昭?”

  她说话间警惕的神色不由得化为惊喜,连语声都有些轻微颤抖起来。

  陵昭面现欣然,点点头道:“是我。”

  鄢婷欢呼一声,一把抱住陵昭,径将螓首埋在他怀里,莺声呖呖的道:“真的是昭哥哥,我早该想到除了昭哥哥,谁还有这样的本领,昭哥哥~”

  陵昭怜爱的拍了拍鄢婷的顶心,微笑着道:“憨妮子,当真全没印象了?”

  鄢婷撒着娇道:“昭哥哥别怪人家嘛,你原先长得黑黑瘦瘦的,人家哪能想到你男大十八变,现在会变得这么玉树临风呀。”

  陵昭失笑道:“你却从来都是白白细细的,原先还只像个瓷娃娃,如今倒真是个小可人儿了。”

  鄢婷又羞又笑,直往陵昭怀里磨蹭,看起来亲昵非常。

  邵宣看到他们两人这般情状,总算松了口气,再看慕云和小雷却是各自瞪着两眼,鼻中冷哼不绝,分明十分不忿的模样。

  一时之间不明就里,只听邵宣疑惑的道:“祁兄你们怎么了,为何如此着恼?”

  慕云和小雷对视一眼,同时干咳了一声。小雷依旧满心妒忌,拖长声冷冷的道:“喂,你们两个注意一点影响好不好,众目睽睽之下也不怕丢丑么?”

  陵昭看了小雷一眼,却没搭他这茬,只向鄢婷温然道:“咱们借一步说话?”

  鄢婷正中下怀,连忙点头道:“好呀,小慕你先等等,我们去去便回。”

  他们两人说罢径向人群外面走去,不一刻便双双消失在巷尾。小雷看得瘪透了心,嘴里咕哝着道:“小狐狸精,果然会勾引男人,真是气死小爷了。”

  慕云虽然也有些郁闷,闻却又心中一动,暗道莫非小雷对鄢婷有什么非分之想?

  小雷正没好气,打眼忽见慕云正在仔细打量着他,便即虎起小脸道:“干嘛?不服呀?不服先管好你家小狐狸精啊。”

  慕云暗自一滞,迟疑间讷讷的道:“婷儿爱亲近谁,都是她的自由,雷少爷用得着这么生气吗?”

  小雷心里咯噔一下,沉哼一声道:“谁生气了,小爷只是看不惯她那副搔首弄姿的浪荡相哎哟!”

  话到中途却变作一声痛叫,敢情是慕云在小雷头上重重敲了一记,随即正声低斥道:“不准那么说婷儿。”

  小雷瞪了慕云一眼,梗着脖子道:“怎么了?我还没说她骚姿媚骨呢,小狐狸精啊哟!”

  这一下敲得更重,小雷险些掉下泪来,赶紧跳开一步,银牙紧咬间恨恨的道:“好你死老古,光会以大欺小,眼下小爷是打不过你,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以后总有小爷畅所欲的时侯,哼!”

  慕云闻直是啼笑皆非,顿了顿才咳声道:“以大欺小是我不对,可你也不能那么口没遮拦,随便诋毁婷儿。喂……拿后背对人不礼貌吧,樊大侠是这样教你的吗?唉……邵兄你看他这小孩儿脾气。”

  邵宣看小雷背转过身不理慕云,也不禁暗暗好笑,转念间和声道:“祁兄你们还请稍安勿躁,我看他们两人似乎并非男女之情,反而更像手足亲情。”

  慕云和小雷听罢翟然一醒,仔细回想之下又信了几分,只盼这“手足亲情”之说并非虚。

  陵昭和鄢婷一路来到人群之外,只听鄢婷兴奋的道:“昭哥哥你怎么也来这边了,不会是专程来找我的吧?”

  陵昭却不回答,只是感慨的道:“果然生得肖似,活脱脱是个年轻时的鄢姨了。”

  鄢婷扑哧一笑,摆摆手道:“昭哥哥这话好没来由,你又没在妈小时候见过她,怎么知道人家那时候长什么模样呢?”

  陵昭也不辩解,径自怀中取出一幅画轴,递给鄢婷道:“你自己看。”

  鄢婷微感诧异,展开观看之际惊讶的道:“这是谁画的我,我怎么全没印象?”

  “咦……戊戌年春三月为菡儿作,落款还是春霖秀士,这……真的是妈?”

  陵昭嗯声道:“的确是鄢姨交给我这幅画像,方便我按图索骥寻找你的。”

  鄢婷又观看了片刻,这才吁口气道:“妈这些年真是富态了,昭哥哥你要不说,我绝对不敢认。”

  陵昭莞尔道:“有杜鹃那丫头伺候,想不富态也是件难事,只不过我这次回家,却见鄢姨又清减了。”

  鄢婷一怔道:“怎么?难道杜鹃这死丫头竟敢躲懒,没有尽心伺候妈?”

  陵昭温然道:“不是,鄢姨是因为挂念你。”

  鄢婷恍然一悟,顿觉一阵愧意袭上心头,垂下螓首讷讷的道:“妈……很想我?”

  陵昭轻叹道:“咱们那个家里,鄢姨除了你还能关心谁,你这一走真是苦了她了。”

  鄢婷眼圈一红,嗫嚅着道:“我原本也舍不得离开妈,可昭哥哥你不知道,父……哼!那个人居然想把我卖出去!”

  陵昭听得一怔,皱起眉头道:“什么意思,什么叫把你卖出去?”

  鄢婷哭丧着脸道:“那个人想把我卖给紫魔怪做老婆,妈为这事跟他吵了好几架,我不忍心看妈给他欺负,这才自作主张逃了出来。”

  陵昭见到鄢婷那副泫然欲泣的哀怨模样,心中只觉大为怜惜,转念间却又讶然道:“什么紫魔怪,你才刚刚及笄,那个人便急不可待的逼你出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