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宁迟疑了一会儿,还是打开了门。s.xbikuge.

  陆晋渊出现在这儿,着实让她有些吃惊。

  见门开了,陆晋渊一点不客气地走了进来,看着这曾经来过一次的小一居室,皱了皱眉。

  温宁还真是够奇怪的,给她安排好的公寓不去住着,非要到这么个破旧的小区里待着。

  “你怎么来了。”

  温宁看着这位大少爷大摇大摆地走进了房间。

  陆晋渊甚至都没有换鞋,三下两下就把她刚刚清理干净的地板弄得脏兮兮的。

  本来想抱怨,但温宁看到男人手里拿着个盒子,还有淡淡的饭菜香味从里面传来,她便忍住了。

  陆晋渊,是过来给她送饭的?

  想到这儿,温宁突然觉得十分不可思议。

  陆晋渊却看了一眼愣在一边的温宁,“过来吃饭。”

  刚刚他才发现,因为被意外打断,他们都没有好好地吃晚饭。

  干脆,他就过来了。

  “你自己吃就好了,不用这么麻烦……”

  陆晋渊现在可是陆家的重点看护对象,要是被人知道他从医院跑出来,就是为了给她这个有胳膊有腿的人送吃的,那叶婉静还不得气得想扒了她的皮?

  “都已经送来了,你还要拒绝?”

  陆晋渊看了她一眼,把东西放在了桌子上,“我也还没吃,一起。”

  温宁见陆晋渊并不想听她的那些话,识趣地闭上了嘴巴,走过去,把东西拿出来一一摆好。

  只是看着看着,她有些诧异。

  没想到,陆晋渊买的这些东西竟然都是她喜欢的口味,温宁并不记得她有说过她喜欢吃什么。

  在陆家的时候,她是能不说话就不说话,有吃的就不错了,怎么会挑剔口味。

  “你怎么知道……”

  “上次去吃饭你不就点了这些吗?”

  陆晋渊不以为然地看了温宁一眼,似乎在嫌弃她问题多余。

  她的那点爱好,他只是看看就记住了,现在看来,倒是都没错。

  “……”

  温宁听着男人的声音,明明与平素说话的语气没有什么区别,但是这不经意的几句话,却让她的心平静不下来了。

  她一直以为,这个世界上除了妈妈,还有现在在国外的白易安会记住自己的口味以外,再不会有人这样关心她了。

  没想到,现在这样细心的人,是陆晋渊。

  眼睛有了几分酸涩,但温宁低着头掩饰住,随即,装作被水蒸气熏到眼睛擦了下脸,这才装作若无其事地舀了一碗汤,放在陆晋渊面前,“快过来吃饭吧,这次肯定不会咸的你喝不下去。”

  陆晋渊挑了挑眉,上次在这儿,温宁特意给他加了料的汤着实让他记忆深刻。

  两个人就这样面对面坐着,气氛很安静,只有轻轻地碗筷碰撞声响起,谁都没有故意找话题,但却丝毫不觉得尴尬,只是默默地享受着这种难得的平静。

  温宁也难得胃口好了许多,这些日子来,早期的那些孕吐反应减轻了不少,她胃口也比以前好了许多。

  陆晋渊见她动筷子很是勤快,眼中也闪过了几分暖意。

  就在这时,温宁放在桌子上的手机突然响了,她愣了一下,才想起来是谁打来的,总之,这个电话不能被陆晋渊听到,“我出去接个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