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曾嗜你如命小说免费阅读 第151章 敬酒不吃吃罚酒

小说:也曾嗜你如命小说免费阅读 作者:温宁陆晋渊 更新时间:2019-12-02 23:40:37 源网站:网络小说
  温宁的脸一下红得像是熟透了的番茄,见她不好意思,看护也不再多说什么,把东西收拾以后便走了出去。s.zuox.

  温宁这才低下头,拉开衣领看了看她身上那些凌乱的痕迹,一个个草莓印点缀在她白皙如雪的肌肤上,明显得让人根本无法忽视。

  难怪刚刚看护阿姨会说这种话!

  温宁只觉得自己羞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才好,陆晋渊难道是属狗的吗,竟然留下这么多明显的痕迹……

  正想着,外面传来了敲门声,温宁以为是看护又回来了,于是赶紧把被子拉了上来,盖住了自己的身体,“进来吧。”

  只是,来人并不是她想的看护,而是……慕嫣然。

  慕嫣然强撑着脸上的高傲走了进来,昨晚,她一路跟到了陆晋渊所去的那间酒店,因为怕被发现,便只能坐在车上观察着这边的动静。

  然后,她等了足足一晚上,也没有等到陆晋渊出来,昨夜的天气很冷,可是再冷,也比不过她心里的那种寒冷!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在酒店里会做什么,她不需要想也能够明白。

  只是,她不甘心,慕嫣然在外面守了一夜,她不停地想象着各种画面来安慰自己,说不定陆晋渊只是睡着了,说不定是温宁生病了,又或者是其他。

  但一切的借口,都在慕嫣然亲眼看到陆晋渊抱着温宁出来时被敲得粉碎。

  她眼睁睁地看着陆晋渊温柔地把那个女人抱在怀里,像是抱着什么重要的宝贝,把她小心翼翼地抱到了车上。

  她甚至还看了陆晋渊敞开的领口处露出了一片胸膛,那上面还有几道暧昧的抓痕。

  发生了什么,不而喻。

  慕嫣然当时恨不得冲上去,把这一切问个清楚,但终究,她拉不下这个脸,所以只能带着一身的怒火等到陆晋渊离开,等到这个能够和温宁单独相处的时机。

  “你……怎么会来?”

  温宁见到是慕嫣然,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两下,对于这个女人,她有种本能地抗拒感。

  这种人,总不会是来对她这个陌生人嘘寒问暖的。

  慕嫣然没有说话,一双因为彻夜不眠而猩红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温宁被遮挡着的身体,那种像是蛇一样的视线,让温宁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你昨晚,和晋渊做了?”

  慕嫣然死死地盯着温宁,那锐利的目光像是要把她身体戳出来一个洞。

  被这样直白的问,温宁有些尴尬,“我没必要回答你这种问题吧?”

  慕嫣然却被温宁这样的态度激怒,尤其,看到她脸上泛起一丝绯红,那简直像是在对她炫耀着昨夜陆晋渊对她的宠爱。

  冲动超过了理智,慕嫣然两步走了过来,她现在已经顾不得所谓大家闺秀的矜持,像是一个泼妇一样,一把拽开了温宁身上盖得严严实实的被子。

  宽大的病号服,根本遮不住温宁的颈项和锁骨,上面那些暧昧的痕迹,没有任何遮掩地落在了慕嫣然眼中,让她脑中理智那根弦彻底断裂。

  “你怎么能……你怎么这么不要脸,我说过,他是我的,他是我的!”

  慕嫣然伸出手,撕扯着温宁的衣领,昨夜一点都没有睡,加上现在眼前的刺激,让她几欲疯狂。

  温宁被她这骇人的模样吓了一跳,“你干什么,走开!”

  一直以来,慕嫣然都很是瞧不起她,但温宁没想到她这种喜欢端着淑女架子的人会做出这种出格的举动。

  尤其,慕嫣然现在下手没轻没重的,温宁甚至能感觉到那女人精心做好的美甲划过了她的肌肤,疼得厉害。

  温宁也不顾身体的难受,努力反抗了起来,慕嫣然简直像是疯了一样,她一时间除了护住脸和腹部,无能为力。

  两个女人缠作一团,场面混乱到了极点。

  就在这时,一个男人冲了过来,连忙将两个纠缠得毫无形象的女人拉开了。

  “嫣然,你冷静点!”

  白新羽昨晚得知慕嫣然彻夜未归,就觉得事情不太对劲,今天才知道她来了医院,连忙找过来,才发现她竟然找到了温宁这里,还和她打了起来。

  温宁看到白新羽进来了,赶紧把被子又扯了过来,刚刚她的衣服被慕嫣然扯开,露出了一大片肌肤。

  白新羽刚刚无意间已经瞥到了温宁身上的那些痕迹,又看到慕嫣然这一副情绪几近崩溃的模样,怎么会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所以,温宁还是不愿意放过陆晋渊,还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控制住慕嫣然,白新羽温柔地拍着她的后背,缓和着她的情绪,同时,看向了温宁,“我上次说的话,你难道都当做耳旁风?”

  温宁简直要被他气笑了。

  白新羽以为自己是谁?慕嫣然的守护骑士,他说给她钱,让她离开陆晋渊,她就要乖乖听话?

  “我好像从来就没有答应过你说的话。从头到尾,都是你自作多情罢了。”

  温宁也是倔强脾气,见白新羽这样强硬,愣是硬碰硬地回答。

  白新羽眸光一冷,似乎没想到看起来柔柔弱弱的温宁竟然敢这样顶撞他。

  敬酒不吃吃罚酒。

  “所以,你就故意勾引晋渊,然后让嫣然看到你这个狐狸精是有怎么样的手段,你想刺激她?”

  温宁不怒反笑,白新羽这种颠倒黑白的说法,让她觉得可笑至极。

  “明明是你的宝贝慕嫣然主动找过来,我只是老老实实地躺在医院里,怎么了?我难道有主动脱了衣服炫耀什么?自己过来找不自在,还要倒打一耙,论颠倒是非,我还是比你差的太远了!”

  温宁不卑不亢地反驳着。

  白新羽的脸色很难看,但终究,温宁说得是事实,这件事,的确是慕嫣然理亏,如果被陆晋渊知道,恐怕会更加偏向温宁这个“受害者”,那样的话,慕嫣然受到的打击只会更大。

  想到这儿,白新羽只能强行压下心底的怒气,“没想到你还挺牙尖嘴利,是真的以为晋渊会为了你和我们,和陆家对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