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曾嗜你如命小说免费阅读 第163章 都不放在眼里

小说:也曾嗜你如命小说免费阅读 作者:温宁陆晋渊 更新时间:2019-12-02 23:40:37 源网站:网络小说
  温宁忍不住恼火起来,刚刚如果不是她反应足够快,肯定会被撞倒在地,那孩子可能就出事了。s.zuox.

  叶婉静走了进来,居高临下的看着温宁,温宁下意识的退后了两步。

  叶婉静看着她身上宽松的衣服,还有不施粉黛的脸,以及看着有些微微隆起的小腹。

  一种不祥的预感突然升腾起来。

  温宁很瘦,全身上下哪里都没有多余的赘肉,唯独小腹的位置鼓了起来,虽然不明显,但放在她身上却显得有些突兀。

  她突然记起上次遇到温宁在药店里买孕妇吃的药,脸色一下变得铁青,“你怀孕了?”

  温宁没想到她会突然问这个,迟疑了片刻,等到她调整过来再想回答时,叶婉静却已经明了了一切。

  温宁竟然怀孕了,孩子是谁的?

  “这和伯母您应该没什么关系吧?”

  温宁后退了两步,她不想招惹叶婉静,现在的她,根本没有了平时那种矜持优雅,就像是被激怒的母兽一样。

  温宁真的担心她会做出些什么过激的事情来。

  “和我没关系?怎么会没关系?你个贱人,该不会是和哪个男人出去乱搞,怀孕了想让晋渊认下这个野种吧?”

  叶婉静想也不想就认定了这一点,温宁这种人,极有可能这么做。

  是觉得靠一个来历不明的野种就能够上位,让陆家承认她?

  “不是!”

  温宁怀孕已经有快五个月,她每天都会和肚子里的宝宝说话,她记得书上说过,这么大的胎儿已经能够听到外面发生的事情,叶婉静这样口口声声的说宝宝是野种,让温宁很愤怒。

  “不是?那是什么?”叶婉静自然不会相信她的鬼话,这样的女人,做什么做不出来,哪个女人不会贪恋陆家的权势。

  “难道你还想说这孩子是晋渊的不成?”

  叶婉静的目光,像是一条毒蛇一般,蜿蜒在温宁的腹部。

  温宁甚至感到只要她敢点点头,叶婉静就会冲上来,把她的肚子剖开,把宝宝拿出来!

  这孩子……分明就是陆晋渊的,是他们陆家的孩子……

  只是,面对这种情况,温宁不敢说,她怕叶婉静知道以后会直接带着她去医院把孩子流掉。

  “我没有说。”

  温宁护着小腹躲着叶婉静的视线,只收获了一声轻蔑的冷笑,“那就是像我说的那样,你想把这个孩子嫁祸给陆家,让晋渊认一个野种?温宁,我还是太小瞧了你!”

  温宁摇了摇头,只是,她明白,她的反抗在叶婉静眼中什么都不是,既然如此,她只能忍耐。

  等到她说够了,就会离开了。

  叶婉静又刺了温宁几句,但看到她像是个鸵鸟一样,什么都不说,她心里的怒气不仅没有得到发泄,反而烧得更旺。

  这个温宁,恐怕就是用这种假装出来的柔弱可怜欺骗了陆晋渊。

  “好,你在我面前装聋作哑,没关系,晋渊那里我也不会放松,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你这种不干不净的东西进我们陆家的门。”

  撂下这句狠话,叶婉静也不屑于在这里停留,大步地走了出去,将门摔得震天响。

  温宁见她总算离开了,连忙过去把门狠狠地反锁了几道,随即,才像是脱力了一般倚在门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她一直都知道陆家不会接受她肚子里的宝宝,可是,叶婉静的态度却依旧让她心惊胆战。

  一旦孩子的生父曝光,陆家一定会下手,她到底该怎么做才好……

  ……

  陆晋渊到公司不久,便接到了陆家的电话。

  “你现在就回来。”

  老爷子的声音比上一次电话中更加冷漠。

  陆晋渊皱眉,眼中有丝丝困惑和无奈,“爷爷,我在工作,这件事情,我下班回去和你解释。”

  “不行,你现在就给我滚回来!如果你不马上回家,我就亲自去找你!”

  老爷子下了最后通牒,只因为刚刚叶婉静回来了,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把温宁怀孕,还要带野种赖进陆家的事情说了出来。

  他实在是忍不下去了。

  “……”

  陆晋渊见老爷子如此坚持,只能妥协,“我知道了,马上回去。”

  说完,陆晋渊对着正在会议室等着他议定接下来工作日程的人解释一句,便拿了车钥匙向着陆家风驰电掣而去。

  一路上,男人眉头紧锁,本就冰冷的脸上多了几分凝重。

  他明白陆家对温宁的抵触,但从小到大,他还从未见过老爷子动这么大的气,毕竟是纵横商界几十年的人物,平常小事,怎么会让他如此动怒?

  莫非,又出了什么事?

  越想,陆晋渊的心情越是烦躁,但终究,这是逃不过去的,只能去面对。

  车子很快停在了陆家老宅的门口,管家早已经在门口等候着了,看到陆晋渊出现,连忙迎了上来,“少爷,你总算回来了,老爷子可气得不轻,你千万顺着他点!”

  陆晋渊点点头,现在陆老爷子虽然依旧身体硬朗,但毕竟也是八十多岁的人了,他这个做晚辈的,自然不能对他顶撞。

  大步地走进了老宅,陆晋渊轻车熟路找到了书房,敲了敲门。

  “进来。”

  陆老爷子阴冷的声音响起,陆晋渊深吸一口气,这才进去。

  而他刚刚一推开门,一本厚厚的书便砸了过来,虽然陆晋渊眼疾手快躲了一下,那尖锐的书角却还是在他的脸颊上刮过,留下了一道长长的血痕。

  “爸!”叶婉静心里虽然也气,但终究陆晋渊是她的心肝,是她一辈子的指望,见他受伤,心里也是一阵疼痛。

  “你别在这儿心软,你想想,到底是他受点皮外伤要紧,还是他不知道利害和那种女人纠缠下去后果严重?你要是看不下去,就出去。”

  看着陆晋渊脸上流下那条血迹,老爷子眼睛都不眨一下,有的时候,做事就得足够狠,才能让人长记性。

  陆晋渊从小到大一帆风顺习惯了,家世本就出众,加上他本身能力极强,恐怕已经让他膨胀的连自己这个爷爷都不放在眼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