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晋渊原本因为疲惫而放空的眼睛这才恢复了锐利,“那边的文件,你去处理。s.xbikuge.”

  安辰这才发现陆晋渊指着的位置堆满了他已经处理好的文件,顿时压力山大,这……看起来昨晚boss是一夜未眠,未免也太拼了点。

  安辰不敢耽误,毕竟,老板都这么拼命工作了,他一个下属怎么可能偷懒,正拿着那些文件走出去,他的目光这才发现地上一张废纸上,写满了一个人的名字。

  温宁……?

  安辰瞬间了然了陆晋渊突然彻夜工作的理由,也不知道这两个人是又发生了什么。

  ……

  陆晋渊在办公室又待了一会儿,即便是他,在一整夜的高强度工作后,也有些疲态。

  这时,叶婉静的电话打了过来,“晋渊,昨晚怎么没回来,今天不是说好了要去医院看嫣然的吗?”

  陆晋渊早把这件事忘到脑后去了,皱了皱眉,“我在公司处理事情,我现在过去,我们在医院汇合。”

  听到儿子那略显沙哑的声音,叶婉静忍不住的摇头,他是真的需要一个靠谱的女人管一管了,工作起来连身体都不管了,这怎么行?

  陆晋渊起身,看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下巴和脸颊上冒出了青黑色的胡茬,眼底多了点黑眼圈,与他平日里的形象实在有所出入。

  为了温宁?

  陆晋渊不想承认,但他知道,他昨夜即便是在处理着那些公文,心里想的最多的,依旧是那个不知好歹的女人!

  意识到她又侵占了他的思想,陆晋渊把手中的毛巾狠狠地扔在一边。

  该死,他或许真的应该出去转换一下心情,至少,不能总是被温宁扰乱了心绪,那个女人,不值得。

  ……

  陆晋渊整理了一下外表,很快便驱车前往了医院,到了目的地,叶婉静早已经在那里等得不耐烦。

  “你看看你,工作有那么重要,今天要来见嫣然还弄得这么憔悴。”

  “憔悴也是好看的。”慕嫣然笑着从楼上下来,她刚刚无聊看着外面的风景,没想到,就看到了陆晋渊的车过来了。

  甚至,她高兴地都来不及换一套衣服便走了下来。

  她真的好想他。

  “还是嫣然会说话。”

  叶婉静看了慕嫣然一眼,她今天穿着医院的病号服,脸上没有化妆,但天生丽质,这样的装束没有让她的美丽被折损,反而多了几分楚楚可怜的柔弱气质,哪怕是个女人看到她这副模样,都要起怜爱的心思。

  叶婉静暗暗点头,对于慕嫣然的外表,她是没什么好挑剔的。

  “嫣然,前几天晋渊这小子也不懂事,没跟我说你生病住院的消息,不然的话,我早就过来了。”

  “伯母,不能怪晋渊,我本来就是小病,不严重的,要是让您和爷爷担心了,那我心里才是要愧疚了呢。”慕嫣然甜甜的笑着,说出来的话乖巧又孝顺,句句让叶婉静满意。

  就是这样的女人才配得上她的儿子,温宁,她算个什么东西?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有什么见外的,我们,早晚会是一家人。”

  叶婉静轻轻拍着慕嫣然的手,意味深长地说着,“你可不要因为一点小事,就和陆家疏远了才对。”

  慕嫣然何等聪明,怎么会听不懂叶婉静的暗示,她笑得愈发甜美灿烂,挽着叶婉静的手,两个女人聊天聊得分外开怀,俨然已经将陆晋渊这个人给抛到了一边。

  陆晋渊本来是想说些什么的,他不希望母亲的几句话,又给慕嫣然什么虚假的希望,但刚要开口,便被叶婉静一眼瞪了过去。

  这时,白新羽也来了,看到陆晋渊和叶婉静都来了,慕嫣然的情绪也不错,笑了笑,“伯母,还有晋渊,你们来了。”

  叶婉静正愁没法把陆晋渊赶出去呢,连忙开口,“快点,我们两个女人说会儿悄悄话,你们两个大男人出去说点男人的话题。”

  白新羽不明所以,不过,也没有理由拒绝,拉着陆晋渊走了出去。

  叶婉静见房间里就剩下她们两个人了,也不像刚刚那么含蓄,拍着慕嫣然的手,语重心长地说,“嫣然,你和晋渊,现在究竟发展的怎么样?”

  慕嫣然迟疑了一下,以她平常的性格,是万万不可能说出陆晋渊对她不冷不热这种伤自尊的话,但一想到温宁这个威胁的存在,面子也不那么重要了。

  微微低下头,慕嫣然一脸委屈和无助,“晋渊,他可能还是怪我当初离开吧,虽然我解释了,但是他还是不愿意原谅,还有……那个温宁……”

  “你怎么会知道温宁的事情?”

  叶婉静没想到竟然连慕嫣然都知道温宁了,难道,是那个女人恬不知耻的将两个人曾经契约结婚的事情说了出去。

  “你别听那个女人胡说八道,她当初能够和晋渊扯上关系纯属运气好,是老爷子找来的算命的说她的命格和晋渊相配,能让他化险为夷,所以才……”

  “我们陆家的要求,你是知道的,她那种女人,怎么会得到认可,只不过,不想放弃陆家少奶奶优渥的生活,还在死皮赖脸罢了。”

  听到叶婉静这样说,慕嫣然心里突然有了底,“温宁……不是晋渊想要的?真的只是陆爷爷的安排吗?”

  “那是当然,现在她已经被赶走了,嫣然,我不知道那个女人对你说了些什么,但是,不管她怎么说,你只要记住,我们陆家唯一认定的儿媳妇就是你,就好。”

  叶婉静此时也是痛下决心,本来还想着挑挑拣拣,找最好的名媛安排给陆晋渊,但现在看来,为了尽快消除温宁对儿子的影响,她必须快点让他恋爱结婚,免得夜长梦多。

  慕嫣然算是最知根知底的那个,所以,叶婉静直接说了这话,意思是让她放心,陆家是绝对支持她嫁给陆晋渊的。

  “伯母,我……我会努力的。”慕嫣然得到了想要的答案,低下头,脸上多了一抹绯红,模样分外的惹人怜爱。

  心中却止不住的喜悦,有了陆家的支持,她倒是要看看温宁怎么和她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