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曾嗜你如命小说免费阅读 第193章 威胁

小说:也曾嗜你如命小说免费阅读 作者:温宁陆晋渊 更新时间:2019-12-02 23:40:37 源网站:网络小说
  陆晋渊回头看了贺子安一眼,他的眼神里赤裸裸的在说,他不敢动手。s.zuox.

  贺子安眼睛一红,刹那间想到了过去他遭遇过的种种,握着拳要冲上去,门却突然被人打开,珍妮走了进来,看到这画面,赶紧把贺子安按住。

  “冷静点,子安。”

  如果在这里打了陆晋渊,事情就麻烦了,很难以善了。

  贺子安被珍妮按住,冷静下来,呼吸几口,陆晋渊冷笑一声,似是在嘲笑他的无能,随即,也走了出去。

  “怎么回事?”珍妮看着陆晋渊离开,“他来,说了什么?”

  以陆晋渊的性格,亲自出现在这里,肯定不是白来的,一定做了什么,才会让贺子安的情绪这么失控。

  “那东西,是他送来的。”贺子安对珍妮一向是知无不,指了指桌面上的u盘,眼神微暗。

  珍妮皱眉,走过去把东西插在电脑上,看了看上面的内容,脸色瞬间变得极为难看。

  那上面其实没有多少东西,但却很致命,一开始贺子安发展事业的时候,没少走一些灰色地带的捷径,现在他好不容易要洗白,万一被曝光,那以前的努力就白费了!

  “他怎么会查到这些东西……”珍妮心中震惊又惶恐,她本以为贺子安和陆晋渊虽然有差距,但不会相距甚远,但现在看来,陆家远远比她想象中更加强大可怕。

  她绝对不能让贺子安一时冲动,毁了自己,毁了他的一切。

  “子安……那个女人,对你来说,就那么重要吗?”

  珍妮忍不住问道。

  “我欠她的,我必须要还,珍妮,这件事,我会自己处理好,你先离开这里,不要再掺和进来了。”

  贺子安没有犹豫,坚定地说着,现在,他只能做好最坏的打算,和陆晋渊拼个鱼死网破你死我活也好,总之,他不能再一次眼睁睁地看着温宁被别的男人带走,自己却什么也做不到。

  珍妮握紧了拳,长长的指甲划破了手心,即便是现在,贺子安也依旧惦记着自己,这让她感动,同时,她也更加确定,她不会让贺子安冲动。

  虽然对不起温宁,但是,她别无办法,她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爱的男人飞蛾扑火。

  过了一会儿,助理跑进来说要开会,贺子安走后,珍妮便离开了这里,她没有按照贺子安所说尽快出国,而是找到了陆氏集团楼下。

  “我找你们总裁,我有温宁的消息。”

  对着前台,珍妮只说了这一句话,不一会儿,她就被叫上了楼。

  陆晋渊站在窗边,看着脚下的车水马龙,珍妮敲了敲门,走了进来,“陆先生,我有温宁的消息要告诉你。”

  陆晋渊回头,看到是她,似乎不怎么出乎意料,“说吧。”

  “在此之前,我希望你可以答应我,知道了她的下落以后,不要再深究子安的那些事,放他一马。”

  “你凭什么和我谈条件?”

  陆晋渊生平最讨厌被人威胁,尤其,这个女人好像根本没有搞清楚这件事究竟谁是主导者。

  “就凭……温宁在我手上,大不了,我可以鱼死网破,子安对她有感情,可我没有,我巴不得她消失……”

  珍妮淡淡的说着,可说出来的话,却和她美丽的外表完全相反。

  陆晋渊眸色微深,看着面前这个女人,他自然也调查到了她和贺子安的关系,这女人,跟过不少黑道上的大佬却始终能够全身而退,手段相当不简单。

  她的确干得出来那种事。

  陆晋渊迟疑片刻,“好,我同意。”

  珍妮一直紧绷的心情,放松些许,她其实也是在赌,赌陆晋渊究竟是真的因为在意温宁想把她找回来,还是只是为了报复。

  现在看来,他倒也不完全是在恨着温宁,得知此事,珍妮的负罪感也减轻了一些。

  “这就是贺子安把她安排的地方,你最好尽快去找她,不然的话,她可能过几天便会被安排出国。”

  陆晋渊把那张纸接了过来,没再说话,珍妮也不想在这里待着,便直接离开了。

  陆晋渊把那张纸上的地址看了看,眸中闪过一丝寒芒……

  温宁,你终究是逃不出我的手心的。

  ……

  温宁从逃出来以后,便一直躲在贺子安的那间房子里,她不清楚外面发生了什么,只能满心焦虑的等着,只是从刚刚开始,她便觉得心慌意乱,总有种不好的预感笼罩。

  正想着,门外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现在已经是深夜,温宁的心一下提了起来,她轻轻地走了过去,“是谁?子安,是你吗?”

  陆晋渊听到这个名字,脸色更加冰冷,这么晚了,温宁倒还在等着他,还真是够情真意切的。

  “我的声音你都忘了?”陆晋渊冷冷开口,眸光中多了几分愤怒。

  温宁瞪大眼睛,虽然想到陆晋渊回来找她,但是,怎么会这么快?

  她立马拿出手机,打给贺子安,但打了几次,最后都没有接通。

  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把他……怎么了?”

  温宁心中涌起一阵害怕,难道,贺子安因为她出事了?这样的话,她会愧疚一辈子的。

  听到温宁现在还在惦记别的男人,陆晋渊的耐心几乎被消耗干净,“你猜我会把他怎么样?你就为了这种男人一次又一次的跑,眼光真是差到家了。”

  温宁握紧了拳,刺痛的感觉袭来,让她清醒,却又无可奈何,她跑到了窗边,却发现外面也已经有人拦住了所有的去路,现在,就算她是插翅也难飞。

  怎么……会这样?

  温宁觉得自己像是被逼到了墙角的猎物,而陆晋渊,就是那个猎手。

  见温宁还不肯妥协,陆晋渊唇角的笑容更加冰冷,“你以为你跑出去就算完了吗?难道,你不想知道你妈妈的下落,你就那么放心,我不会因为你的种种作为,迁怒于她?”

  陆晋渊的话,像是一道惊雷一样,让温宁瞬间说不出话来,她没想到,陆晋渊竟然会用妈妈来威胁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