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曾嗜你如命小说免费阅读 第209章 不要再让我失望

小说:也曾嗜你如命小说免费阅读 作者:温宁陆晋渊 更新时间:2019-12-02 23:40:37 源网站:网络小说
  “怎么可能不累?”温宁突然对陆晋渊有些无语。s.xinqing100.

  昨天才坐了几个小时的飞机回了江城,结果到现在还没休息,他是把自己的身体当做铁打的吗?

  “赶快去休息吧,我要去医院照顾妈妈了。”

  温宁催促着,陆晋渊看着她发过来的消息,笑了笑,发了一条语音过来,“你这算是在关心我吗?”

  温宁点开,男人低沉磁性,带着几分沙哑的嗓音传入耳中,听起来让她一阵酥麻,她身子抖了抖,随即,才快速地打着字,“算是吧,快去睡觉。”

  陆晋渊光是想象,都能够猜到温宁现在是什么样子,恐怕,她应该已经脸红了,只不过明明关心嘴上却总是不肯承认,这个女人还真是够口是心非的。

  不过,这种口是心非他并不讨厌,反而觉得有点可爱。

  “听你的,我去休息,医院那边,不要太累了,让那些人多帮帮你。”

  温宁回了个微笑的表情,正巧,安辰上来叫她吃早餐,她便收起了手机,去楼下吃饭了。

  陆晋渊特意请了一个营养师,给温宁每天做能够提供营养的餐食,她吃过以后,安辰陪着她一起去了医院。

  温宁到了地方,便让安辰去忙他自己的事情去了,虽然说他现在是在陪着自己,但陆晋渊还是有不少事情需要他做,所以,她不想耽误他的时间。

  安辰离开后,温宁坐在病房里,按照每天都会做的事情,开始给妈妈擦脸,擦手。

  虽然这些工作已经有人说过很多次不用她自己来,但温宁还是坚持自己做,这样,她才有一种自己在照顾妈妈的真实感。

  一天的时间,一转眼间就过去了。

  温宁在这里待到傍晚才回到家中,而回家没多久,陆晋渊的电话就来了。

  两个人又说了一会儿话,虽然无法见面,但是,感情却没有被冲淡丝毫。

  “过几天,我把工作处理得差不多后,会去找你。”

  陆晋渊看了看手里的日程表,现在,想要单独抽时间去找温宁是有点难,他只好把一个国外的会议安排在温宁所在的城市。

  出差的时候顺便过去一趟,免得引起家里人的怀疑。

  “好,我知道了。”温宁听到他要来找自己,心里也是甜甜的。

  ……

  次日一早,温宁按照平常的行程去医院看妈妈。

  就在她按部就班地做着那些护理工作的时候,门外有人敲了敲门,“是温宁温小姐,对吧?”

  一个年轻戴着眼镜的男人走了进来,“我是陆先生派来的专业按摩师。”

  话虽如此,这个人却在自我介绍过后,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转瞬即逝。

  温宁并没有注意那么多,听到他这么说,连忙站起来,擦擦手,“是他派你来的吗?”

  男人点点头,“当初陆先生的康复就是我制定的计划,所以,他找我过来,找一位名叫温宁的小姐,帮帮她的忙。”

  温宁听到这话,脸上露出一丝笑容,陆晋渊当初在病床上躺了好几年,现在身体还这么好,就是归功于陆家的精心保养。

  温宁本来是想问的,但是,想到陆晋渊现在如此忙碌,自己恐怕也很难负担起那笔费用,便只能暂时搁下,没想到,陆晋渊竟然已经想到了这一步,帮她找来了这个人。

  那个男人,真的比自己想象中还要更加体贴。

  温宁心中有感动,也有甜蜜,笑着把人请了过来,“那就麻烦了。”

  “不麻烦,我叫林思辰,温小姐,以后,请多多指教。”

  说着,林思辰伸出手,和温宁握了握手,触碰到他的手心,温宁感到他手上似乎有很多茧子,总觉得和他的外表有些不搭。

  不过,想到他是研究护理这方面的,温宁也没有多想,只以为他是在帮病人按摩什么的时候会留下这种痕迹。

  温宁把人请进去,看着他拿出了专业的态度给妈妈看着,心情也有些紧张。

  不过,好在他也没有留下什么坏消息,只是说会回去好好制定一份有效的康复计划就告辞了。

  温宁把人送出去后,安辰正好回来了,看到病房里来了个陌生人,还有些诧异,“温小姐,是你的朋友嘛?”

  “是他找来的人,说是给妈妈看病。”

  温宁摇摇头,安辰心里觉得有些奇怪,陆晋渊并没有说过要叫人过来这回事啊,难道,这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小惊喜?

  安辰想了想,也有可能是这样,也就没有再多问什么。

  ……

  陆晋渊正在公司忙碌着工作,这时,手机响了,几张照片从屏幕中出现,眼入眼帘。

  他瞬间握紧了手中的电话,手上的血管因为过于震惊而暴起,看起来分外的骇人。

  “怎么会这样?他怎么会在这里?”

  陆晋渊甚至顾不得立马要开始的会议,脸色凝重至极。

  就在他思忖着什么时,电话响了起来,“看到了吗?你明白该怎么做,不要再让我失望了。”

  只是这样简单的一句话,却让陆晋渊原本深邃的眸中多了一丝茫然。

  为什么,会这样?

  ……

  千里之外的国外。

  病房中,温宁正在和林思辰一起学如何给妈妈做肌肉按摩,这时,手机铃声响起,打断了两个人的话。

  温宁看了一眼,是陆晋渊打来的,她做了个不好意思的手势,走出去,接了电话,“喂?”

  “你现在,在哪儿?”

  陆晋渊的声音似乎和往常很不一样,那是一种温宁从未听过的语气。

  焦虑不安,没有平日的沉稳冷漠,简直像是换了个人。

  温宁忍不住想,难道是陆晋渊遇到了什么麻烦?

  “你,你遇到什么事了?怎么了?”

  “回答我的问题!”陆晋渊没有理会温宁那着急的问题,他现在,只想确定一件事。

  “我在医院,和妈妈在一起。”

  温宁不明所以,但是陆晋渊的语气那么凝重,她不敢不回答。

  “还有呢?还有谁?”陆晋渊烦躁地揪着头发,那种不安的感觉几乎将他吞噬。

  “还有一个说是你请来的理疗师……怎么了吗?有什么问题?”

  听到这话,陆晋渊的眸光暗了暗,捏紧了拳头,刚刚的躁动,逐渐平静下来,男人略有些失神的看着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