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曾嗜你如命小说免费阅读 第247章 你以为我想吗?

小说:也曾嗜你如命小说免费阅读 作者:温宁陆晋渊 更新时间:2019-12-02 23:40:37 源网站:网络小说
  陆老爷子的话说得平平淡淡,但是却有着不容反驳的魄力。s.zuox.

  陆晋渊咬紧牙关,看来爷爷这是铁了心不肯让他离开了,甚至还找来人用这种武力手段制服他。

  他只能先假装顺从,其他的,回去再看。

  “我……知道了。”

  薄唇艰难地动了动,陆晋渊开口,慕嫣然这才松了一口气,“晋渊你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吧,我为你准备了接风洗尘的家宴,不会有很多人,随意就好,正好……你也该见见我的爸爸妈妈了。”

  陆晋渊听着慕嫣然的声音,心中说不出的烦躁,“知道了,我累了,先休息。”

  随即,男人闭上了眼睛,开始闭目养神,对于慕嫣然的话,一点不客气地冷脸以对。

  慕嫣然觉得自己这样简直是卑微地低到了尘埃里。

  平时都是别人捧着她,把她当做天上的星星一样膜拜,而到了陆晋渊这里,她简直快不知道尊严两个字怎么写了,即便是订婚,都是她死皮赖脸求来的。

  慕嫣然的眼中,闪过一丝不甘,她不会让这种情况持续的太久,她会等到陆晋渊再一次爱上她的。

  “那你好好休息,司机,开慢一点。”

  强撑着笑容,慕嫣然细心地叮嘱着,陆老爷子点点头,对于她的表现很是满意,有这么一个人照顾陆晋渊,他就算闭眼了也放心不少。

  见暂时已经没法离开这里,陆晋渊闭着眼睛,但他根本就不可能睡着,只要一合上眼睛,他眼前就出现温宁倒在血泊中的画面。

  那样绝望,那样无助,如果他不去帮忙,还有谁能够帮她……

  陆晋渊不知不觉地握紧了拳头,他必须快点解决这件事,温宁,一定要快点找回来。

  就在这时,陆晋渊的手机响了,那些人去温宁的住所查看过后,发现人确实已经不见了,而且,做这件事的人很谨慎,甚至没留下什么明显的痕迹。

  神不知鬼不觉地,就利用了他们的漏洞,将人直接绑走。

  “陆先生,温小姐她的确被人绑走了,我们会立马去找,弥补这次的过失。”

  陆晋渊猛地张开眼睛,看着那条信息,俊美如铸的脸上像是结了一层冰霜般。

  原来,他的梦不是白做的,而是一种预示,预示着温宁真的遇到了危险。

  男人的拳头忍不住砸在了车座上,没想到他安排了那么多,却还是百密一疏,温宁如果出了什么事,他一定要那些玩忽职守的人付出血的代价。

  慕嫣然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看到他脸色不好看,心里不由得嘀咕起来,这是怎么了,陆晋渊平时很少会有这么情绪外露的时候,难道真的发生了什么大事?

  陆晋渊立马发信息给安辰,让他赶到国外去,虽然那些雇佣来的人说会尽力弥补他们的失误,但在他眼里,那些人根本不值得信任。

  安辰接到的消息很是简短,甚至没有说让他去做什么,但跟了陆晋渊这么多年,他明白陆晋渊的性格,那个人是绝对不会做没有意义的事情的,所以,立刻订了最近的机票赶往国外。

  “晋渊……你到底……”慕嫣然看着陆晋渊阴沉的脸色,她小心翼翼地想要关心,但男人只是给了她一个冰冷的眼神。

  心中,顿时多了几分委屈,这些日子以来,她把自己的骄傲全部放下,努力改变自己变成一个陆家喜欢的儿媳妇形象,可是陆晋渊根本就不领情。

  “晋渊,你是不是……不愿意和我订婚?”

  慕嫣然的声音带着哭腔,故意说得大声,让坐在前面的陆老爷子也听得清清楚楚。

  陆晋渊本来就心烦,看到慕嫣然委屈巴巴的模样,也没有什么心情哄她,“如果我说是,难道你会同意不订婚吗?”

  慕嫣然脸色一白,陆老爷子气得从前面伸出手想要打陆晋渊一巴掌。

  现在陆家和慕家要联姻的事情早已经是满城皆知,所有人都等着看呢,他竟然这种时候说这种话,是不是疯了?

  陆老爷子愤怒之余,看到陆晋渊那明显不太对劲的模样,好像又明白了什么。

  这几天,叶婉静出发去解决温宁和她肚子里孩子的事情,所以,陆晋渊才会这样失魂落魄?

  他根本就不是什么担心公司的事务,而是又在想温宁那个女人……

  “嫣然,你先回去,我有话和他说。”

  陆老爷子下了车,陆晋渊沉默着跟着下来,慕嫣然有些懊恼于刚才的心急口快,她实在是忍不住了,才说了这种话,而陆晋渊也是没有给她留半点面子,要是真的取消订婚,那她欲哭无泪。

  本来这段时间,因为一直忙于讨好陆家的人,她的事业都荒废了许久,但是,陆老爷子也是个体谅人的,所以给她安排了不少正面曝光。

  正面的代宣传几乎是拿到手软,这种滋味一旦尝过了,便让人食髓知味,陆家的能力,能够轻而易举地把她捧到天上去,相比现在已经落魄的慕家,不可同日而语。

  所以,她绝对要牢牢抓住陆家,不惜一切代价。

  “我……对不起,是我刚刚说错话了。”

  慕嫣然委屈地说着,陆老爷子摇摇头,让司机开车。

  陆晋渊没说话,只是低着头看着地面,陆老爷子看到他这副冷漠的样子就来了气,直接扬起手给他一巴掌,“你刚刚说的那叫什么话?现在陆家可是把所有事情都宣传出去了,你以为这还是你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这关系到两个家族的名声!”

  陆晋渊看向面前的老人,即便已头发花白,老爷子的气场依旧那样强大,即便是他,也占不到什么便宜,“爷爷,难道在你心里,只有家族,只有利益和名誉?你用温宁生了病,瘫痪在床的母亲威胁我的时候,难道就没有半分触动?”

  “温宁母女会变成现在这样,我们陆家也是罪魁祸首之一,难道您都不会有半点愧疚吗?”

  “你当我这样做是为了谁?你以为我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