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曾嗜你如命小说免费阅读 第448章 有蛇

小说:也曾嗜你如命小说免费阅读 作者:温宁陆晋渊 更新时间:2019-12-02 23:40:37 源网站:网络小说
  陆安然一听,立马握着手里的铲子,将面前的泥土捣的稀烂。s.xbikuge.

  宫沫特意去换了一身暖色调的衣服,手里还拿着一个托盘,里面放着的点心是小家伙很喜欢吃的。

  “安然?”她轻轻地喊道。

  小家伙没搭理,没转身。

  她又叫了一声,还是没有得到回应,宫沫见这小东西不知道在干什么,忍不住上前一步轻轻拍了拍他的肩。

  “安然?”

  结果下一秒。

  一直没动静的小身板忽然猛地一个起身加转身,宫沫最先看见的,不是小家伙的模样,而是好几团黑影朝她飞了过来。

  宫沫愣在了原地,她感受着脖子上和手臂上冰凉凉的触感,缓缓低头,就看见自己新还的衣服上,此刻正晕染着一片片稀释过的黑泥。

  她顿时僵住了。

  小时候的事记不得了,反正在她印象记忆中,长着大,她这是第一次和肮脏的泥土亲密接触。

  “啊……”控制不住的尖叫从她嘴里喊出。

  陆安然瘪瘪嘴,一手拿着小铲子,一手叉腰,小脸满是不高兴:“你谁啊,拍我干什么,吓死我了。”

  宫沫顿时一口气堵在心口不上不下的,猛地抬头看向他,也看清了陆安然面前的地面,那原本长着青草的区域,此刻变成了一滩泥地。

  她一张脸又青又紫,心里愤怒不已,但最让她生气的是面前的罪魁祸首,是她暂时说不得骂不得的,天大的怒火也只能认栽。

  “啊,你身上好脏。”

  结果,她这股气还没压抑下去,面前的小王八蛋就一脸嫌弃的后退两步,宫沫差点没被气死。

  她身上会满是泥,究竟是谁害的?这小畜生弄脏了她一声,到头来还敢嫌弃她?真是可恶没素质。

  果然,没妈的野孩子就是没教养,她心里十分鄙夷。

  在她的认知里,像陆家这样人家的小孩,自然会受到最高等的教育,怎么都不可能像个普通孩子一样,还会玩泥巴这种东西。

  上不了台面就算了,还如此没有礼貌,真不知道陆家到底是怎么教育的。

  陆安然小朋友扔了手里的铲子,拍了拍手:“这泥巴里还有不少花废呢,你身上好臭,赶紧去洗洗吧。”

  宫沫顾不得生气,脸色就是一变,花肥?

  她脑海里不由自主的响起农村人种菜浇灌的是……下一秒,胃里立刻翻滚起来,她脸色青白一片,十分难看。

  小家伙转身:“往那边走有浴室,我带你过去吧。”

  庄园很大,宫沫也无法忍受自己这个模样出现在前厅里的那些佣人管家眼里,所以,只能憋着怒火跟着陆安然往另一个方向走。

  在前面带路的陆安然,小嘴一直勾着,显然心情很好。

  他远远看着前面被假山绿树围起来的泳池,大眼睛里闪过幸灾乐祸的光芒。

  在经过泳池旁边时,小家伙慢悠悠的打了个一个哈欠,然后草丛里就传来一阵淅淅索索的声音。

  下一瞬,一个碧绿色的细长影子快速的闪了过来,从宫沫脚边绕了一圈又进入草丛,没一会儿又出来围着她绕了一圈。

  宫沫看见蛇,一张俏脸终于吓的花容失色,惊天的尖叫划破高空,以泳池为重新向四周扩散着。

  “蛇,有蛇,救命啊……”

  没有多少女孩儿不怕蛇这种东西,宫沫最怕的就是这种软体滑溜的东西,因站在泳池边,所以吓得不停后退。

  结果,扑通一声,就这么自然的一脚踏空,整个人摔进了泳池里,很快,管家就带着几个佣人过来了。

  “小少爷,发生什么事了,我刚才听见有人叫,你没事吧。”

  陆安然耸耸肩,小手一摊:“管家伯伯,我没事。”

  “那刚才那叫声是……”

  “哦,您说那个啊,诺,是她叫的,叫的可难听了,不过她现在似乎叫不了了。”小家伙小手往池水里一指。

  管家刚才全部心神都在陆安然身上,这才猛然发觉,泳池里还有一个人,不正是那位宫沫小姐么。

  宫沫此刻已经晕了过去,管家大惊失色,立马让人将她捞上来。

  这里已经没有小家伙什么事了,他从口袋里拿出一根棒棒糖,拆开糖纸塞进了嘴巴里,香甜的味道让他眯起了眼。

  他含着糖,两手插兜,一蹦一跳的朝着主宅走去,终于宫沫?管她呢,死不了就行了。

  这么大的事自然把叶婉静和陆老爷子惊动了。

  宫沫被医生弄醒后,一睁眼就大喊有蛇,经过仔细询问,两人知道了事情的经过。

  陆老爷子舍不得训斥自己宝贝孙子,一番纠结之下,还是决定当做没听到好了,反正老友这孙女也没什么大事。

  叶婉静倒是将小家伙叫来问话了,不过她更关心的孙子竟然会玩儿泥巴?这在她看来,比弄了宫沫一身泥重要多了。

  “安然,你怎么能玩儿泥呢,那多脏啊。”

  陆安然达成了目的,高兴着呢,冲着她撒娇:“奶奶,我下次一定不会在玩儿了。”

  反正他本来也不喜欢玩儿泥,这次是计划所需,没办法。

  “奶奶,我肚子饿了。”

  叶婉静一听,也顾不得说他了,立马让管家给准备饭菜。

  这件事,就这么雷声大雨点小的过去了。

  吃完饭后,陆安然还特意让管家给他多准备了一份汤,准备亲自端上去,让宫沫喝了暖暖身子。

  叶婉静对于孙子的懂事相当满意。

  房间内,宫沫已经醒了过来,对于陆安然,她自然是生气的,但也很清楚,她还没法动那小畜生,只能忍着。

  以至于,对于小家伙的送汤举动,她还要笑脸相迎,反过来安慰他几句,心里怄的要死。

  宫沫喝完汤后又睡了一觉,结果是被肚子疼醒的,她捂着腹部朝着卫生间冲了进去,一夜就这么在某些人高兴,某些人难熬中度过去。

  翌日,叶婉静看着宫沫的脸色,吓了一大跳。

  “小沫?你这是怎么了?脸色难看成这样。”

  宫沫的脸色何止难看,简直可以说是恐怖,眼角青黑,脸色白的跟鬼一样,还泛着不正常的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