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曾嗜你如命小说免费阅读 第489章 我们还是和好吧

小说:也曾嗜你如命小说免费阅读 作者:温宁陆晋渊 更新时间:2019-12-02 23:40:3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容浅浅对着报告书发呆。

  真相来的太过突如其来,她不知道如何面对。

  长久以来的疑惑,以一个十分可笑的方式在她面前展开。

  “是因为这样吗?妈妈?因为你知道我就不是你的女儿,所以你才会从来不关心我,不管我多么努力,你都不爱我?这一切,都是你故意的吗?”

  容浅浅喃喃自语着,随即,手机亮了一下,她看到来自陆晋渊的那条短信。

  她想要删除,手最后还是没按下去。

  ……

  陆晋渊和温宁回到了医院,现在,能做的就是等待结果。

  而终于,在等了三天后,容浅浅出现了。

  “那个人,现在在哪儿?”

  温宁带着她去了病房门口,却没有让她进去。

  她怕会刺激了白玲玉。

  容浅浅就在外面看着,白玲玉现在病得已经很重了,眼睛都有些看不清面前的人,但是,知道温宁来了,还是和她不停地说话。

  她担心,以后就没有机会说了。

  容浅浅突然就想起了自己当时哭着喊着要去见母亲最后一面的样子,那时候她什么礼仪都忘了,可是,却被关在小黑屋里待了一天。

  第二天,去世了的母亲已经变成了一捧灰,她的遗愿是被撒入大海里。

  什么都没有给她留下,连一句话都没有。

  她想,如果没有抱错,或许,现在那个急的团团转的女儿会是自己。

  容浅浅推开门,走了进去。

  温宁吓了一跳,怕她乱说话。

  “你是?”

  白玲玉感觉有人进来了,问道。

  “我是给你捐献骨髓的人。”

  白玲玉听到这儿,一下笑了,“是真的吗?那真是太感谢了。”

  “宁宁,这样我就能看着你得到幸福了,真是要感谢这位好心人。”

  “……”容浅浅没说话,她看得出来面前的女人病得厉害,要是把真相说出来,把她气个好歹的。

  温宁连忙把她带了出去,“你说的,是真的吗?”

  “我从来不说假话。”

  容浅浅冷冷回答,“把手术的时间安排好,我会过来的。”

  温宁连忙道谢,容浅浅却没有理会她,直接离开了。

  陆晋渊得知这个消息,也不是很惊讶,立马安排人去手术。

  而因为早就已经准备好了,就是在等捐献骨髓的人,所以,效率也是很高。

  第二天,就安排了一系列的检查,把白玲玉送上了手术台。

  容浅浅刚刚抽完骨髓,还有些虚弱,却把温宁叫了过来。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同意你的要求吗?”

  温宁摇了摇头,反正肯定不是因为钱。

  “从我小的时候,我母亲,不对,是你的母亲,就一直对我很冷淡,我曾经无数次在自己身上努力地找原因,但是,都找不到。”

  “现在我释然了。”

  容浅浅疲惫地说着。

  “不是我不够好,而是,她爱得那个孩子,从来就不是我。”

  “不……或许只是她不会表达呢?”

  温宁看到她这样,莫名地心疼。

  但是容浅浅摇了摇头。

  有些事,不是一两句安慰就能释怀的。

  就在两个人心里都有些不是滋味时,容老爷子打来了电话,容浅浅这莫名其妙就消失了好几天,他都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爷爷。不对,或许我不能再这么称呼你了。”

  容老爷子完全不懂这什么情况,“怎么了,浅浅?你发生了什么?”

  “我……我找到了容家的亲生骨肉,我根本就不是容家的孩子。”

  容浅浅淡淡地说着。

  容老爷子一下愣住了。

  “什么叫不是容家的孩子?你在胡说什么?”

  容浅浅摇了摇头,“我在说什么,您应该明白的……”

  容老爷子颓然地坐在椅子上,思考着容浅浅的话。

  容浅浅的母亲容念安,是他最喜欢的女儿,从小就聪明灵动,他也花了很多心思去培养她。

  但最后,这个最让他得意的掌上明珠,却不知道和哪个穷小子好上了。

  最后,还生下了一个孩子。

  但毕竟还是他的女儿,他就算不喜欢,又能怎么样?

  只能接受了。

  但容念安后来对那个孩子的态度也很是奇怪,没有当初死活要生下她的坚决,反而有点冷淡,容老爷子只以为是因为这孩子拖累了她的人生才会被她不喜欢……

  他突然记起,容念安死前,留下了一封信,说让他等到容浅浅结婚再给她。

  于是立马找了过去。

  打开那个陈旧的信封,里面娟秀的字体,记录了当时发生的一切。

  “浅浅,如果你看到这封信,想必你已经嫁为人妇,有了一段新的人生,只有这个时候,我才能对你说出真相——你不是我的女儿,当年,我和你的父亲相恋,他却因为容家某些人的陷害而死去,为了保住我的孩子,我选择逃出去生下她,但是,我怕这个孩子回到容家会变成下一个我,就自私的决定给她一段平凡的人生。我贿赂了当时的医生,让他把你和同产房的另一个产妇的孩子做了交换。后来,我将你带了回去,你按照父亲的想法长大,但我却已经不知道如何面对你……那是我一生都无法抹去的罪行,所以我不敢亲近你,也没有脸去对你做什么要求,对不起,如果有可能,下辈子让我好好补偿你。”

  容老爷子见到这封信,突然老泪纵横。

  他知道自己的女儿后来就不快乐,却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是他的固执害了女儿,也害了容浅浅。

  “浅浅,我把你母亲留给你的信,给你看。”

  容老爷子把信传真过去,容浅浅看完后,笑了笑。

  如释重负。

  或许,还有几分怨恨。

  但终究,什么都说不出口了。

  温宁把纸巾地给她,随即,走了出去。

  容浅浅这才在无人的房间里掉了眼泪。

  温宁把事情和陆晋渊说了。

  此时此刻,她突然感触很深。

  人要做的,或许就是抓住当下的幸福。

  而不是等到阴差阳错,失去了重要的东西后,才追悔莫及。

  “陆晋渊……我突然……有点想说,要不然,我们还是和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