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浪漫 第44章 四十四点浪漫

小说:他的浪漫 作者:周醉醉沈南 更新时间:2019-12-05 03:2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从浴室出来后,周醉醉的眼睛都有点红。

  到最后,她还是被沈南给压在浴室里狠狠的欺负了一番。

  沈南回了床上,微垂着眼睑看着侧躺在床上的人,一头栗色的长卷发,把半张脸都给挡住了。她的手里正拿着一个手机。

  他低头看了眼,俯身撑在她两侧亲了口,嗓音低哑:“在看什么”

  “看微博。”周醉醉抬眼给他一个眼神,刷微博刷的相对还挺起劲的,她低声说:“现在不是负责娱记这边的采访吗,所以偶尔要看看这些大明星的微博。”

  闻,沈南微微一怔,莞尔一笑说:“看出什么来了吗”

  “有。”周醉醉笑着说:“有两个女艺人关系其实很差,但表面上在微博里还是在维持着很好的人际关系,对外称她们是小姐妹。”

  她看着,揉了揉眉心说:“实际上她们的关系很差,经常出席活动也在穿同一个牌子的衣服暗自较劲。”

  娱乐圈这里的八卦,说三天三夜应该也说不完。

  虽然周醉醉以前就知道这里面很乱,有些被大家传着很坏的人,实际上很好,但有些看似是清纯小花的,实际上并不。只能是说大家的表面工夫都做的很不错,如果不是她的工作跟这个有点关系,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知道有些事情真相。

  沈南听着,倒是没太大反应。

  每个圈子和每个职业都差不多,都有暗箱操作。

  他伸手把人拉在自己手臂上枕着,垂眸看她一会:“妈问我们明天有没有时间回家吃饭。”

  “可以啊。”周醉醉说:“只要我不加班。”

  “行。”

  她顿了顿,看向沈南:“你这次休息几天”

  “明天和周末。”他低声说:“不过暂时没有任务就不用出去。”

  闻,周醉醉了然的点了点头,把手机收了起来,埋头在沈南的脖颈处蹭了蹭,撒娇说:“那就好。”

  起码有几天是在一起的。

  沈南失笑,弯了弯唇看她:“有没有哪里想去的”

  周醉醉怔忪了下,看他:“暂时没想到。”

  “我给你安排”

  周醉醉失笑,抬头看向他,摸了摸沈南的下巴半眯着眼问:“要带我出去玩”

  “不。”沈南道:“是想让你开着你的新车带我去玩。”

  周醉醉扑哧一笑,轻笑着答应着:“好,你安排地点,我开车怎么样。”

  “好。”

  两人周末出门的消息也就这么定下来了,只不过到最后一起出门的却不是单独的两人。

  沈南看了眼她脸上的倦意,伸手抱着她,把人捞进自己怀里,轻声哄着:“睡吧。”

  “晚安。”

  “晚安。”沈南答应着,垂眸盯着她的睡颜良久,才闭着眼一起睡了过去。

  在外集训这么长时间,脑海里一直都有一个念想,只有看到她的时候,那悬着的心才恰到好处的放了下来。

  想着,他的手臂收的更紧了些。

  两个人的距离,就宛如夜空中那悬挂于两边的星星一样,随着时间的移动,而缓缓移动着,最后慢慢靠近,连在了一起。

  翌日清晨,早上的阳光已经冒了出来。

  已经是七月份了,天气越来越热,周醉醉每天早上一出门就能被朝自己扑过来的热浪给惊到。

  不得不说,这里的天气一如既往,夏天热到爆炸。

  才刚刚出门没一会,她额间便开始有一丁点的汗意了,她看向一侧开车送自己上班的人,有点想笑。

  “你一定要这么高调吗”

  沈南挑眉,毫不在意说:“昨天已经高调了,今天送你去上班理所应当。”

  这倒是事实,周醉醉大概都能猜到自己今天到报社会接受到多少询问,当然这些询问……大部分应该都是和沈南有关的。上次在报社门口上了艾泽阳的宾利,后来有几次艾泽阳又开着不同的豪车来接过她,导致报社一直都有她的传闻。

  各种各样的。

  不过她一般时候都是听一耳朵便忘了,大家也不会真的过于明目张胆的说她什么,周醉醉索性就装不知道。

  她说过艾泽阳是自己朋友,但大家好像并不是很相信。所以她在想,今天大家会问什么。

  想着,她轻笑出声。

  “笑什么”

  “没什么。”周醉醉弯了弯唇说:“就在想大家对你的好奇度有多高。”

  沈南瞥了她眼,没吱声。

  从家里到报社不需要花太长时间,下车时候周醉醉诶了声说:“对了,中旬时候我的实习就结束了。”

  她眉眼弯弯的看向沈南:“要是顺利通过的话我请你吃饭。”

  沈南笑:“好,快下班了给我发信息,我来接你回家吃饭。”

  “没问题。”

  看着她进去后,沈南才驱车离开,往另一边相反的方向去了。

  而周醉醉,亦如她想象的那样,才刚刚到报社,便收到了不少好奇的目光,稍微胆大一点的便直接开问了。

  “醉醉,今天早上送你来上班的是昨天的那个男人吗”

  周醉醉含笑的点了点头:“是啊,怎么了”

  女同事眼珠子骨碌一转,好奇的盯着她看:“那是你……老公啊”

  昨天那男人在众目睽睽下喊出来的昵称,大家都还记得呢,当时大家都觉得苏到爆炸了。那么一个man的男人,用低沉宠溺的声音喊老婆,是个女人都会沦陷的。

  所以当时两人一周,大家就热闹的讨论了起来。

  周醉醉笑了笑,“嗯,是我老公。”

  “哇……”

  周围的女同事倒吸一口气,看着她的目光里满满的都是羡慕。

  “你老公好像是第一次来接你下班哦。”

  “醉醉你老公做什么的啊,看上去好有气势啊。”

  “对啊对啊,特别man的那种感觉,很有力量”

  “是商人吗,但是感觉没有商人的那种气息,反正身价肯定不差吧”

  ……

  大家七嘴八舌的询问着,周醉醉淡淡一笑,很自豪的告诉大家:“是军人。”她看着周围一众愣了的小姑娘说:“我老公是军人。”

  “啊……”

  面前的同事愣了下,眨了眨眼看她,有些难以置信:“是军人啊”

  她们的语气里,能听出来失落感。

  周醉醉嗯了声,脸上的笑容淡了淡,点了点头:“是军人,还有什么问题吗”

  一瞬间,大家的好奇心瞬间就不高了。

  “没有没有了,醉醉你先忙。”

  周醉醉环视的看了圈,知道这几个人的小心思,虽然很不舒服,但她也没多说什么。

  在很多人心里,嫁给军人并不是什么好事情。毕竟军人没钱,还每天需要担惊受怕的,在很多人眼里,她们甚至不那么的看得起军人。

  因为对军人来说,最重要的可能不是老婆孩子,而是国家,是自己的战友。这也是为什么这群人一听到说是军人后,便消散了自己的兴趣。

  她们对军人,可没兴趣。

  周醉醉虽然很不爽,可也不能改变什么。

  大多数人都是旁观者,需要保护的时候会想到军人,但一般时候对军人,还是有颇多的鄙视。觉得这是当兵的,肯定没文化没钱,毕竟有文化有钱的,谁愿意去当兵啊。

  这种观念扭转不过来,周醉醉也没想要扭转,反正军人多好,沈南有多好,她自己知道就好,不需要告诉别人。

  但有时候,她还是希望这个世界能善良一点,无论是对军人,还是对其他职业的人。

  围在这边的人走后,林又看她眼,拍了拍她肩膀:“别跟她们一般见识。”

  周醉醉失笑:“不会,我理解大家的想法。”

  毕竟人都是会有点自私的,她也一样。

  林又朝她扬了扬杯子说:“你老公是国家的骄傲。”

  周醉醉扑哧一笑,和她碰了下杯子:“夸张了,他也就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

  原本,周醉醉以为这事这样就算是过去了。毕竟每个人的想法不同,军人太苦了,大家不喜欢也很正常,没有一个正常人会愿意自己的丈夫,亦或者是其他的亲戚朋友之类的去受苦,去豁出自己的性命换其他人的命。

  这点她真的能理解,不过对于在背后嚼舌根的人,她还是非常不爽。特别是她们用污秽的语去评价一个军人时候。

  她忍不了不生气。

  上午一上午都相安无事,周醉醉在写前几天的稿子,她的文笔还算不错,犀利又简洁,经常一句话便能总结出来重点。

  林又和主编对她都还挺看重的,她的稿子一出来发出去,便收到了大量好评,大家对她的风格,都是喜欢的,虽然也有不能接受的,但明显他们报社的有些新闻阅读量提高了。

  中午跟林又吃了外卖,周醉醉便趴在桌面上休息了半小时。

  中途起来去了趟洗手间,她脑子乱的时候,喜欢坐在马桶上思考,刚刚恰好有一个点卡不过去,所以周醉醉便拿着手机来钻了洗手间。

  她手机里还收到不少夏雯发来的消息,这人的长假刚结束,回了公司上班,大概是上班无聊,一个劲的在吐槽。

  夏雯:我跟你说,我已经回来一个星期上班了,还能听到大家对我的评价。

  夏雯:真的好无聊哦,你的稿子呢,说好的等我旅游回来交稿的,就这么对待我的吗。

  夏雯:卧槽,我刚刚跟人吵了几句,那人竟然说我是没人要的女人,我看起来像是没人要的女人吗,我就离个婚而已,怎么就没人要了,追我的人从我家门口排到了□□广场好吗

  ……

  周醉醉一条一条的看着,无声的笑了笑,靠在一侧给夏雯回复。

  周醉醉:那倒是,追你的人确确实实是很多,有看上的吗。

  夏雯回的很快:没有,老娘貌美如花,为什么要被婚姻绊住了脚。

  周醉醉:哦这是意有所指

  夏雯:当然,你肯定不同的,你们家沈队长太帅太man了,要是我能遇到这么绝世好男人,我也愿意再结婚的。

  周醉醉刚想要回复,便听到外面传来了小声的对话声,是熟悉的声音。

  “诶我说,你听到上午周醉醉说的话了吧,她老公竟然是军人。”她们早就看不惯周醉醉了,仗着能力还行,仗着有美色,把报社的男人都给吸引了过去,在报社里,只要周醉醉有什么困难,那些男同胞绝对第一个起来帮忙。

  即便是在知道她结婚后,也依旧如此。所以大家的怨念都很深。

  当然,也仅仅是个别部分。

  “听到了啊。”另一个人窃喜道:“我还以为多厉害呢,没想到是个没文化的军人,啧啧。”

  “哎,你说她怎么会嫁给一个军人,之前莎莎不是说她很有钱吗,还是什么商场的少夫人。”

  “骗人的吧,指不定是来撑撑场面的呢,不过也确实有点疑惑,她老公是军人,军人哪有钱买那么贵的车啊,该不会是骗我们的吧。”

  “说不定呢,她那模样看着也不是一个本分的人啊。”稍微尖锐一点的女声道:“你看她之前有那么多豪车来接她下班,谁知道……人家私生活到底是怎么样的。”

  她偷笑说:“指不定嫁给一个军人,军人才没有时间管她呢,你又不是不知道,军人有多忙,而且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因公殉职了,到时候周醉醉想要怎么做还不就是随意了,算盘打的真好,就是不知道她老公什么时候会死……我跟你说军人真的太危险了,一眨眼功夫就没了。”

  “这倒是,主意打的真好,老公牺牲了,指不定还能得到一个烈士家属…………”

  “不知道她老公死了她会不会……啊……”

  ……

  两人正说到一半,从天而降的一桶脏水,泼了下来。

  “啊谁啊”

  “我艹”

  两人暴跳如雷,但水已经全部倒下去了。

  这一举动,引得不少同事都围了过来:“怎么了怎么了”

  大家齐齐的凑了过来,在看到两人身上的水之后,都瞠目结舌,有点难以置信。

  “这……”众人把目光看向周醉醉。

  周醉醉把桶丢在一侧,拍了拍手掌看向全身脏兮兮的两人,扯了扯唇道:“我警告你们,嘴巴放干净点。”

  “你……”其中一人指着周醉醉瞪着:“你干什么”

  周醉醉微微一笑,眼里满是戾气:“你该庆幸我改邪归正了,要不然今天往你们身上倒的,就不是一桶扫把水了。”她用身高优势压着两人的气焰,一字一句说:“下次再让我听到你对军人这个职业有半点的不敬,我弄死你”

  说完,周醉醉也没理会后面两人的叫嚣,径直的出了洗手间。

  而其余的吃瓜群众,完全一脸懵逼。

  十分钟后,周醉醉和另外的两人被叫去了主编办公室。

  她一脸懒散的坐在椅子上,手里还拿着手机转动着。

  另两位正在跟主编告状,你一句我一句的,把周醉醉直接给定罪。

  主编听着,颇有点头疼:“醉醉,你来好好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周醉醉淡淡一笑:“没什么好说的,我就是给她们倒了一桶水。”她看向面前的主编,笑了声:“主编你要是有什么为难的尽管惩罚我就好了,我都接受的。”

  主编一脸为难:“这……”他总觉得有什么隐情。

  主编就算是想要处罚周醉醉,也处罚不了啊。这人可是上面打过招呼的,谁也不能动,只要她没在报社杀人放火,其余的全部随意。

  他看向周醉醉:“洗手间那边也没监控,你们给我老老实实的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周醉醉掀了掀眼皮,神色冷淡:“你问问她们。”

  那两人对视一眼,开始道:“我们就是在洗手间小声的说了两句话而已,并没有做什么,她突然就给我们倒了一桶水下来。”

  “对啊对啊。我们都没有说她”

  职员喜欢在洗手间里说八卦,这一点主编是知道的,怎么说呢,女人多的地方八卦多,更何况是她们报社,这点很正常。

  他哎呀了声:“仅仅只是因为八卦醉醉就对你们动手”

  “不然呢”那人道,“不信的话你问莎莎,我们说的时候莎莎正好从门口路过了。”

  一瞬间,陈莎莎也被喊来了办公室。

  陈莎莎被问到时候,淡淡说:“主编,她们确实没说什么,就讨论了一下八卦,我路过的时候是没有听到醉醉名字的。”

  主编:“…………”

  闻,周醉醉挑了挑眉,勾着唇角似笑非笑的看了眼陈莎莎:“这样啊”

  “对……对啊。”陈莎莎被她看的有点心虚。

  到最后,主编也没办法,只能对周醉醉道:“要怎么惩罚容我好好想想。”他看向周醉醉:“醉醉,要不今天下午你就先回去休息休息”

  “没问题。”周醉醉扬了扬眉说:“谢谢主编,那我先下班了。”

  出去后,她碰到了林又:“怎么回事”

  “没事。”周醉醉动了动脖子,微微笑说:“周一再说,我先下班了。”

  林又:“…………”

  直到周醉醉走后,林又也没回神。而其他同事,都纷纷以为周醉醉是被开除了。

  也对,在报社竟然公然用扫把水倒在同事身上,不开除还留着做什么。

  出了报社后,周醉醉揉了揉眉心,很烦闷的踢了下脚下的石头。

  艹

  她想着刚刚那三人胜利的嘴角,当时就应该拿着垃圾桶倒下去,而不是只给她们一桶水的教训。

  想着,周醉醉深呼吸了一下,才转身往一侧走。

  很顺便的拨通了沈南电话:“我下班了,你在做什么”

  二十分钟后,沈南的车停在她面前,侧目看向坐在路边的人:“上车。”

  上车后,沈南也没问周醉醉为什么会提前下班。他观察了自己老婆神色片刻,低声问:“现在想去哪里”

  “回家吧。”周醉醉弯了弯嘴角说:“去看看爷爷。”

  沈南喉结滚了滚,答应着她:“好。”

  两人直接回了家,对于提前好几个小时回来的人,沈母震惊了下,看着两人:“醉醉不上班吗”

  周醉醉啊了声:“我提前休息了。”

  沈母虽然好奇,但也没多问。

  “爷爷还在楼上休息,你们两人要不要去午睡一下”她说:“好不容易回来休息一下,放松放松。”

  沈母看着沈南,睨了眼:“又瘦了吧。”

  沈南失笑,伸手抱了抱沈母:“那麻烦妈晚上多做点好吃的给我们行吗。”

  “行。”

  上楼后,周醉醉看着沈南那欲又止的眼神,白他眼:“你想要问什么”

  “今天怎么回事”

  周醉醉想了想,把报社的情况给很简单的说了下,低声道:“听不下去了,所以我就倒了一桶水给她们。”

  “清水”

  “当然不是。”周醉醉睨他眼:“你觉得我只会给一桶干净的水那不是只让她们洗了个澡吗。”

  她说:“我拿的是洗手间里洗过拖把的水。”

  沈南:“…………”

  他失笑,伸手把人抱在怀里,低头亲了亲她的耳朵,低声问:“怎么那么冲动”

  “我不冲动。”她说:“我看不得别人对你们有误解。”

  对她自己她还能忍,但是对沈南,对军人有污蔑,她忍不了。这样保家卫国,保护他们安全的军人,怎么到了她们的嘴里,就变得那么一难尽了。

  军人多伟大,舍己救人,用自己的性命去换别人的性命,他们这么伟大的人,为什么要被大家指责,要被大家用那种语气去调侃和诅咒。

  周醉醉实在是忍无可忍了。

  说其他八卦她都能无视过去,但这一点,她坚决不能。

  沈南知道她的想法,也知道自己老婆是在维护自己才会如此。可越是这样,越觉得心疼。

  大家对军人这个职业的误解很深,也很重,这个世界上有对他们敬畏的,也有对他们不屑一顾的,无论是哪种,他们都接受。偶尔听到别人对他们的评价,虽然是不好的,但也能忍下来,接受着。

  所以对周醉醉今天这样的维护,沈南的心里有说不出来的感动。

  两人抱在一起良久,周醉醉低声说:“你们那么好,凭什么要被人误解,凭什么要被她们污蔑。”

  她咬牙说:“要不是顾及着还在报社,我早动手了。”

  沈南嗯了声,把人抱的更紧了些许。

  只不过周醉醉没想到,这件事情会被沈母知道。

  两人才刚从房间里下去,便听到沈母在客厅说电话,气急败坏的模样。在看到周醉醉下来后,沈母第一时间问的是:“醉醉,你没事吧今天在报社是不是被人欺负了”

  周醉醉一愣,错愕的看向沈母:“妈……你这是什么意思”

  沈母哎呀了声,摆了摆手说:“这个晚点说,你在报社跟同事起了冲突是为什么”

  闻,沈南看了眼两人,大概明白沈母这话的意思。他顿了顿,直接拿着周醉醉的手机出来,把她在洗手间里的录音给播放了出来。

  她有录音的,只不过当时对着主编没想要拿出来,她就想看看没有录音,那几个人要如何巧舌如簧的给自己辩解和开脱,甚至把污水泼在自己身上。

  两人的对话一字一句的在客厅内播放出来,听完后,沈南和周醉醉都没什么表情,沈母咬了咬牙看向周醉醉:“你只给两人倒了一桶水”

  “拖把水。”她强调。

  沈母跺了跺脚,看向周醉醉恨铁不成钢说:“怎么能那么轻易放过她们你当时就应该拿着拖把把人打一顿”她说:“出了事有妈这边兜着呢这群人竟然敢这样说我儿子和儿媳妇,简直气死我了”

  周醉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