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月光拿稳BE剧本 番外四·萧凛叶夕雾(他爱你,就是爱我。...)

小说:黑月光拿稳BE剧本 作者:藤萝为枝 更新时间:2020-11-27 03:05:40 源网站:网络小说
  苏苏本来只想试探一下,没想到真能等到澹台烬。

  她手掌开合,指挥着捆仙绳把澹台烬捆严实了,这才看向对面的狮妖。

  “杀戮鲸”,世人只知其名,却不解其法,往往会被名字所误导,以为只有见了血才能出去。

  可倘若其实是禁止杀戮呢?

  狮妖再次朝苏苏命门扑过来的时候,她眸子颤了颤,一动不动。

  果然,狮妖的爪子穿过苏苏命门,却没有真正伤害到她,斗兽场如一副画,片片剥落。

  她出来了。

  苏苏心想果然,趋利避害是本能,杀戮鲸却反其道行之,要进来的人摒弃本能,才能出去。

  苏苏看向一旁,澹台烬冰冷的眼神看着她。

  他丝毫不在意自己被绑着,走到她的面前。

  “我该叫你黎苏苏,还是叶夕雾?”

  时隔五百年,两人第一次这样对视。

  一个才踏入无情道,一个真身被封印在魔域。

  苏苏丹田内丝丝红色流转,那些从不曾褪色的回忆如潮水般涌来。五百年前城楼上被放弃,笑得讽刺的叶冰裳,天雷降身的痛,魂飞魄散的勾玉……

  苏苏的手指缓缓收紧。

  不,不要去想了,早就成了过去!

  澹台烬不过短暂在她记忆中出现过的邪物,五百年前的人间,不过白驹过隙,短短一瞬。

  对她来说,连情劫都不是,何必耿耿于怀?她抿起唇瓣,握住捆仙绳另一端。无情道运行,白色的神力流过每一寸经脉,渐渐的,她眸中的情感寂灭,归于平静。

  澹台烬看见,少女眼中只有一瞬异色,随即瞳孔泛着浅浅金色的光,如昙花一瞬盛放。

  她长睫抬起,声音像是三月平缓的风,同他说:“叶夕雾?对于仙来说,人间短短两年,眨眼须臾,连一场梦都不如。我是衡阳宗掌门之女黎苏苏,从来就不是什么叶夕雾。”

  一场梦都不如……

  原来这就是她的态度,三界洪荒,他恨的那个人从来就不存在。五百年光阴,只是她大梦一生中,一缕说放下就放下的烟云。

  苏苏看见他可怕神色,偏头看他,微微皱眉:“一个天生没有情丝的人,总不会一直耿耿于怀五百年前,作为凡人的一切吧?”

  他咬牙,轻蔑嘲讽笑道:“当然不会,既然已入仙道,一个死了五百年的凡人,我早就忘得干干净净。”

  他容貌清隽,笑起来也像夏日阳光。

  可他被绑住的手背上,青筋暴起,苏苏甚至怀疑眼前的人下一刻就要挣脱捆仙绳杀了自己。

  她移开视线,扯住捆仙绳。

  既然大家都不执拗于过往,那边再好不过,今后是神是魔,各凭造化。

  澹台烬要是有本事,也可以捉了她去。现在他落到自己手中,是杀是剐,只能由她。

  苏苏定睛看去,她破了属于自己的杀戮场,周围一片迷雾。

  她拨开迷雾,看见两个模糊的光影。

  “难道是扶崖和藏海师兄?”苏苏低声说。

  她想走进光影里面,却发现不管走了多少步,始终无法靠近他们。

  “师弟,藏海师兄,能听见我说话吗?”

  光影里久久没有回应。

  苏苏回头,看向澹台烬:“既然是你设的局,你要想活命,就救他们出来!”

  少年脸上已经没了方才可怖的狰狞之色:“救不了,他们已经开始杀戮,必死无疑。”

  苏苏无视他的冰冷态度,手中真火逼近他:“你肯定有办法!”

  少年用如鹰隼的眼神看着她,从他眼里,她竟看出隐藏得很深的愤怒。

  苏苏收了真火。

  她猜,先前澹台烬本不是局中人,为了阻止她杀狮妖,他也坠入了杀戮鲸中。

  杀戮鲸体内,所有人的命运独立,彼此不干涉。澹台烬已经进入了属于苏苏的杀戮场,在杀戮场的范围内,他与苏苏命运相连,其他人的他自然进不去。

  “藏海是你师兄,在苍元秘境,他从来不曾放弃找你。”苏苏说。

  “那又如何?”他态度漠然,带着刺般,“你不是认定我与魔族为伍!修真之人,死一个少一个,什么师兄师弟,像我这样的魔物,自然毫不在意。”

  他在“魔物”二字上加重了语气,苏苏听出了嘲讽的味道。

  尽管她没有从澹台烬身上感受到魔气,可是他与槐蕊他们在一起是事实,干的事情也不是什么好事。

  他不是魔,但在苏苏心里,与魔无异。

  她有几分恼怒澹台烬的不配合,默念仙决,捆仙绳收紧,几乎嵌入少年身体里。

  他闷哼,红着眼尾,死死盯着她,冷冷笑了声。

  苏苏不肯放弃,说:“一定有办法!”

  她扯着澹台烬往前走,翩然和姜饶过去的景象诡异地出现在杀戮鲸中,不可能毫无意义。

  据她所知,上古诸神陨落,神器破碎飘零,上古那些逆天的妖兽也一并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现在的杀戮鲸,定和神器一样,是不完整有破绽的。

  只要找到破绽,她就可以带扶崖和藏海出去。

  苏苏走了一段路,身边景色飞速后退,两团光影消失不见,周围如水波漾起,出现一条繁华的街道。

  人声鼎沸,很是热闹。

  苏苏诧异地看过去,看见一块匾额。

  上书――“大将军府”。

  很像曾经的叶府,只不过府宅有了变化,连门口的石狮子也不同。

  手中捆仙绳微颤,苏苏转头,看见身边一脸冷色的少年。

  苏苏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门里面出来两个人,俨然是嫣然和姜饶。

  看见姜饶那一瞬,苏苏便反应过来,这座将军府并非五百年前的“叶府”,而是更久以前的“大将军府”,它是姜饶的府邸。

  苏苏隐约明白过来,为什么后来狐妖翩然会和自己二哥有关系。同样位置的宅邸,从荒渊逃出的翩然重伤,下意识往这里跑,结果遇见叶储风,被叶储风收留。

  宅邸推翻又建,人间朝代更迭,妖物的生命却永无止境。

  翩然依旧年轻,斯人却已经不在。

  此刻的姜饶看上去没有受伤,反而和翩然非常甜蜜。

  他们一同走在烟火昌盛的人间。

  苏苏拉着捆仙绳,跟了上去。

  烟火一簇簇在天空炸开,照亮翩然的笑脸,苏苏见过很多种模样的她,有妖冶的,有故作天真的,有狠辣无情的。

  却从来没有见过她干净幸福的笑容。

  她靠在姜饶怀里,眸中亮晶晶的,头上用丝带点缀,眉心垂着珍珠,一身襦裙,眼睛里的魅惑褪得干干净净,像个简单的凡人女子。

  姜饶低眸,黑眸里带着纯粹的笑意,映出翩然的模样。

  有人交谈:“那个就是大将军带回来的女人啊?听说将军对她爱若珍宝,要什么给什么。”

  “可是嘉琦公主不是心悦将军么,听说前两年,嘉绮公主还求皇上赐婚。”

  “嘉绮公主?以前将军和嘉绮公主倒也算佳话,可惜了,嘉绮公主一片痴心错付……”

  苏苏若有所思。

  她现在看见的,是曾经属于谁的“杀戮场”呢?

  是翩然,姜饶,还是嘉绮公主?

  还未思考出结果,脚下突然有些不对劲。

  苏苏低头,地面不知何时出现一层蓝色的水,已经没过她绣着雀鸟的靴子。

  澹台烬站在水中,突然开口:“杀戮鲸开始消化了。”

  苏苏愣了愣。

  “蓝色的水没过头顶,杀戮场便不留活口。”澹台烬也不看苏苏,凉凉说,“你要死,我不陪你。”

  “没过头顶,要多久?”

  他似乎不愿和她讲话,缄默不言,冷淡的眼睛看向翩然和姜饶,全数是厌恶和诅咒般的恶毒。

  苏苏只得扯了扯绳子,威胁地问道:“多久?”

  他猛然被她拉近,看见少女一双凌厉清冷的眼睛。

  头上一簇烟花绽放,点亮苏苏眸中色彩。他想起那年在桥上,他抱住那个人,做的蠢事,说得蠢话。

  为什么……为什么……

  心里情绪翻涌,他说:“你很想救他们出去是不是,告诉你啊,出不去,一个都出不去。杀戮场一旦开启,没人可以终止。藏海会死,你的好师弟也会死,你也一并去死好了!”

  苏苏刚要说什么,发现不对劲,方才只没过鞋的水,转眼到了小腿。

  腿上一阵刺痛。

  周围天旋地转,她几乎站不稳。

  糟糕,难道这杀戮鲸会动?它一旦动起来,肚中天地也危险重重。

  果然,石头和牌匾全部倾塌,朝着她和澹台烬压过来。

  苏苏双手结印,想凝出结界,没想到结界才结出来,顷刻破裂。

  不知道什么时候,她足下一个阵法,闪着不祥的光泽。

  她抬眸看向澹台烬。

  少年的血渗入捆仙绳中,捆仙绳从他身上脱落。

  他神情阴戾,手掌一转,苏苏控制不住飞入他掌中。

  “黎苏苏。”她听见他一字一顿,字字含着厌恶与恨意,“五百年过去,你把我当什么了?”

  苏苏不明白,他指的是自己小看了他的实力,还是这些年的光阴,被她轻描淡写一句不在意带过。

  眼见一块牌匾朝他们砸过来。

  苏苏被他禁锢着。

  也不知道足下阵法到底是什么,仙决只凝出片刻,就消失无踪。

  她抬起眼睛,手指微动,再一次起了杀意。

  他神色冰冷,拽住她头发,似乎要和她同归于尽。

  苏苏刚要从乾坤袋里摸出东西打向澹台烬,听见身后一声“咔哒”声,像是骨头碎裂。

  牌匾碎在他们身后。

  少年收回手,冷冷推开她向前走去。

  苏苏低眸看着破裂的牌匾,摸了摸自己头发。不疼?

  震动停止,杀戮鲸安静下来。

  天空烟花继续盛放,澹台烬走了许久,走出她的视野,闭了闭眼,接好自己手骨。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