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瑟瑟解我意 第1304章:我一定自己回去

小说:秋风瑟瑟解我意 作者:江瑟瑟靳封臣 更新时间:2020-05-02 18:45:15 源网站:网络小说
  靳母冷下脸,厉声质问:“你什么意思?”

  上官媛不慌不忙的回道:“我已经让你们见到了封臣,所以你们该离开了!”

  她下起了逐客令!

  靳母和靳父相视一眼,靳父出声道:“我们今天是来待带封臣回家的。”

  闻,上官媛笑了出来,轻描淡写道:“伯父,封臣已经不是以前的封臣,他不记得你们了,你们让他跟你们回家又有什么意义?”

  “就算他失忆了,他依旧是我的儿子,是靳家人。”

  听了靳父的话,上官媛脸色微微一变,“不管如何,你们不能带走他。”

  “我们一定要带走!”

  双方的态度都很坚决,气氛一度紧张了起来。

  这时,上官谦出声打圆场,“其实你们都没有资格决定封臣的去留。”

  于是,他看向靳封臣,问:“你想留在这里,还是和他们回靳家?”

  靳封臣默了默,视线下意识往别墅院子的方向看去。

  江瑟瑟就在那个方向。

  他薄唇轻启,正要出声时,上官媛像是看出了什么,紧张地握住他的手,“封臣,你绝对不能走。是我豁出性命救了你,而且你答应过奶奶,这辈子都会好好照顾我。难道你都忘了吗……你想让奶奶失望吗?”

  靳封臣缓缓握起拳头,心一狠,道:“对不起,我还不能和你们回家。”

  闻,靳母的身体晃了晃。

  靳父赶紧伸手扶住她。

  “封臣,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靳母不愿意相信他竟然会选择上官媛。

  “抱歉。”

  又是一句“抱歉”!

  靳母情绪一下子激动了起来,“妈妈不要你的道歉,妈妈只要你回家!封臣,算妈妈求你了,你跟我们回家,好吗?”

  看到靳母哭了,靳封臣感觉就像一大块石头压在胸口,难受得让他有点喘不过气。

  他掀了掀唇,想说什么,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

  “封臣,我们大家都好想你!”靳母还是不愿意放弃。

  “伯母,封臣已经做了选择,还请你们不要再逼他!”上官媛说。

  闻,靳母嗤笑出声,锐利的目光射向她,“上官家怎么也是有头有脸的大家族,你这么抢别人的丈夫,就不怕上官家被人耻笑吗?”

  上官媛眯了眯眼,眼底一片冰冷。

  “难道你的父母就是这么教你的吗?”靳母又问。

  “伯母,这事和我父母没有任何关系!”上官媛冷声道。

  “怎么没有关系?”靳母冷冷一笑,“如果不是他们没教好,你怎么会这么不要脸呢?”

  靳母还是第一次说这么重的话。

  因为是真的被气到了。

  那明明是她的儿子,上官媛竟然有脸让他留在上官家。

  “伯母,您这话重了。”上官谦忍不住出声,“我妹妹确实做得不对,但您不该牵连我父母。”

  “我知道你们父母早逝,所以我能理解为什么她会做出这种事来。”

  靳母话里的意思,还是认为是家庭教育失败,才会导致上官媛做出这种过分的事!

  “张叔,送客!”上官媛扬声喊道。

  她怕靳母他们再待下去,自己会忍不住当场发火。

  看在她是封臣的份上,她就不和她计较了。

  继而,她打算拉着靳封臣上楼。

  靳母赶紧冲过去,拉住靳封臣的另一只手,厉声道:“今天他必须跟我们回去。”

  话落,她拉着靳封臣往门口去。

  “妈……”靳封臣几乎是脱口而出,就好像已经习惯了这么喊,特别熟悉的感觉。

  只是,脑海里什么都没想起来。

  靳母红了眼眶,“你是记起我们了吗?”

  “没有。”靳封臣如实回道。

  “那……”靳母有点失望。

  “妈,再给我一些时间,等我恢复记忆,我一定自己回去。”

  上官媛没想到他会这么说,脸色一下子就变了,“封臣,你在说什么?”

  “字面上的意思。”靳封臣淡淡的回道。

  “你……”上官媛这时才意识到他变了,变得不一样了。

  “封臣,一直以来,是都是爸妈最骄傲的孩子。”靳父看着他,“不管失忆与否,都是我们的孩子。”

  靳封臣点头,“我知道。我会找时间回去看你们。”

  闻,靳母转过身,充满失望的目光落在他身上,“我不要你回去看我们,我要你跟我们回家。”

  “伯母,他不可能跟你们回家的。”上官媛说。

  “你给我闭嘴!”靳母厉声斥道。

  上官媛脸色顿时很不好看,“伯母,看在你是长辈的份上,我一忍再忍,你最好不要太过分。”

  “我过分?”靳母像是听到了笑话一样,笑了出来,笑容里满是厌恶,“你抢走瑟瑟瑟瑟丈夫,抢走我的儿子,究竟是谁过分了?”

  “送客!”

  这次,上官媛拉着靳封臣头也不回的上楼。

  靳母想追上去,却被人拦住了。

  “封臣……”靳母哭了。

  靳封臣回头,心底一阵酸涩。

  有一瞬间,他想转身下楼,走到他们面前,告诉他们,他要跟他们回家。

  “别忘了我救过你的命,也别忘了你和奶奶的约定。”上官媛的一句话瞬间让他清醒过来。

  他收回视线,淡声道:“我没有忘。”

  站在外面的江瑟瑟,看到靳父他们出来,赶紧迎上去,“你们见到封臣了吗?”

  靳母点头,“见到了。”

  江瑟瑟这才发现她哭了,连忙关心询问:“妈,你怎么了?”

  “还不是封臣。”靳父重重叹了口气,“那孩子就是不愿意和我们回家。”

  闻,江瑟瑟尽管心中难过,还是轻笑着安慰道:“爸,妈,封臣现在不可能回家的,我们能做的只有相信他,然后等他。”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