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我偏要偏要 第4章 好像

小说:可我偏要偏要 作者:画盏眠 更新时间:2020-10-18 04:17: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早上九点是城市最忙碌的时候,车水马龙,川流不息。

  华盛集团。

  季礼在众高管簇拥下脚步匆匆。

  程胜跟在旁边汇报沈曦的动向和细节,包括她临走前去季家车库把季礼的车挨个踢了一遍。

  季礼不看监控都能想象出沈曦得意的样子。

  “今天开始到她下次失恋之前都不用再给我汇报了,”季礼淡淡交代,“没死就行。”

  他很忙,没空24小时照顾大小姐的情绪。

  “好的。”程胜推开会议室的门。

  磨砂的玻璃面留下季礼冷漠如刻的侧影。

  同一时间,江山公寓。

  沈曦裸着上身趴在按摩床上,手和脚都裹了美白膜。

  她骨相极美,露出来的肩胛和蝴蝶弯纤巧漂亮,大片白皙细腻的肌肤上蕴着一层薄薄的水汽,在暖灯下折射出脂玉般的质感。

  按摩阿姨是沈曦的私人理疗师,熟悉她拍戏落下的跌打损伤,手法恰到好处,不急不慢地将她几个月没按的疲惫身体按得每个毛孔都舒展开来。

  沈曦微眯着眼,舒服得直哼哼。

  算是天生尤物到了顶。

  饶是坐在旁边说公事的安洁都没忍住多看了两眼,然后继续。

  “秦旭的解约流程走完了,他那边速度太快,我反而觉得诡异,”安洁道,“丧失一个金大腿难道不该痛哭流涕做个甩不掉的牛皮糖?”

  “他经纪人是个人精,不然当初录大本营为什么他刚好和我一组,我手蹭破皮他刚好暖男人设随身带创口贴,很多事情我不介意并不代表我不明白,”沈曦嘴角勾了抹嘲讽的弧度,“他们肯定有后手,你看着吧。”

  安洁嗤之以鼻:“不识好歹。”

  沈曦不置可否,不过秦旭那点后手真不够她看的,沈曦想想觉得有点好笑。

  然后是综艺邀约。

  《创造青春》是华视平台打造的一款男团选秀节目,高质高量,模式新颖,各家粉丝的花式应援在去年刷屏了整整一个夏天,最后成团出道的c位更是直接被捧成了顶流。

  沈曦主攻电视剧,但也发过几次ep,《海棠》同名主题曲更是囊括当年金曲在内几乎所有奖项,《创造青春》做第一季时,制片人就给她发过导师邀请,沈曦拒绝了。

  现在第二季,制片人还是给她发邀请,沈曦再次拒绝。

  安洁可惜:“综艺带热度比电视剧快太多了。”

  沈曦眼皮都没抬:“麻烦。”

  “可片酬高啊,一季的价快到你接《她杀》的两倍了,”安洁掏心道,“多赚笔钱有什么不好,是钻石超跑不好看,还是庄园豪宅不香啊。”

  沈曦盯了安洁几秒,困惑:“是什么让你有了我缺钱的错觉?”

  这话诚实得可爱,安洁无以对,默默换了话题。

  沈曦工作室签了十来个艺人,发展势头都不错,对外安洁是总经理,对内还是沈曦拿大事。

  两人聊完差不多饭点,按摩阿姨已经收了行头离开。

  沈曦难得休息,不想出门,她问安洁想吃什么,安洁随意,沈曦就把私房菜叫到了家里,有辣子鸡、白灼虾、粉蒸排骨和醋酱鱼,看着就叫人食指大动。

  中途,沈家大伯母来了个电话,问她和季礼还好吗,沈曦乖巧地应,挂断后,正好瞧见安洁欲又止。

  沈曦挑眉。

  安洁刚吃了辣,脑子一热,一股脑说了出来:“我觉得你和季总之间有什么误会就赶紧说,说开了赶紧在一起,这样彼此喜欢又蹉跎时间你不会觉得可惜吗?”安洁道,“前任什么的都是过去式,季总的前任优秀,你也万里挑一啊,而且季总如果还放不下前任的话,就不会这样照顾你,男人都口是心非,所以你不要太计较,要主动一些。”

  这话突如其来匪夷所思且信息量大。

  沈曦手上还拿着虾,整个人直接懵掉了。

  “别和我说你们只是朋友,我看得和明镜似的,”安洁一边夹菜一边接了话头继续,“你每次分手之后都去季总家,季总每次都安慰你,你的指纹能开季总家门,季总也能随便来你家,而且你俩在翡翠园的房子还挨着。”

  安洁越想越对:“还有,我每次碰到程总助,他都对我特别客气,人家一大财团总助,我一小经纪人,肯定是因为你的缘故。”

  安洁是中途来的工作室,她知道沈曦和季礼曾经青梅竹马,现在水火不容,说水火不容吧,有时候又很亲密,她自然而然脑补出一部感情大戏。

  安洁说完,没再开口。

  沉默在饭桌上无限放大。

  好一会儿,沈曦才缓过劲来,仿佛在说一个天大的笑话:“前任?”

  “对啊,”安洁点点头,“虽然你不提,但我也能猜个七七八八。”

  安洁有模有样道:“季总从小照顾你,上高中后,季总有了女朋友,和女朋友一起照顾你,然后季总女朋友出国了,你留在a市陪季总,你喜欢季总,但你觉得季总心里还有白月光,所以就不停谈恋爱想让季总吃醋在乎你。”

  “哈哈哈。”沈曦捧腹,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我哪里说错了?”安洁理所当然,“现在小说剧本都是这样写的啊,而且季总会送你各种珠宝,上上次你失恋他还买粥来看你。”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你以为他想对我好吗,他是不得不,”沈曦终于从笑中喘了口气,不慌不忙把虾吃了,这才道,“他没前任,我们没误会,就是最最纯粹的不对付。”

  这是事实。

  沈曦出生那年,季礼6岁,小少爷大病没有小病不断,大师说他五行缺水,要在一个有水的人家养到成年方可顺遂。

  季老爷子信这些,季家和沈家是世交,加上沈家大伯丁克,季礼就认了沈家大伯沈淮江夫妇做干爸干妈,养在沈淮江家,还取了个带水的别名,沈清朗。

  说来也奇怪,季礼去沈家后,身体一天比一天好,感冒发烧都几乎没有。

  沈曦父母都是高知,誓把毕生精力奉献给科研,所以沈曦断奶之后,一周七天基本有六天在沈家大伯家。

  没有哥哥照顾妹妹的温馨情节,沈曦和季礼天生是仇家。

  沈家三个保姆,没一个能哄沈曦睡觉,沈曦只要季礼。季礼小小年纪已然沉迷学习而对沈曦毫无耐心,沈曦能哭得让季礼自闭,季礼就直接拿布塞沈曦嘴里强迫她安静。

  沈曦上幼儿园的时候,季礼去接她,沈曦贪玩,浑身脏兮兮,季礼洁癖重到死,只要沈曦衣服上有口水,他就不牵她。那时候治安没有现在好,一米的距离就能让沈曦害怕,她小胳膊短腿跌跌撞撞跟在季礼身后哭着叫“哥哥不要丢下我我怕”,季礼反而越走越快。

  沈曦小学的时候,季礼念初中,他想多看点书,可沈曦爱上了演戏,季礼不得不陪去沈曦试镜、给她买衣服,以及辅导功课。

  季礼的不满都写在了脸上,偏偏沈曦做作业还磨磨蹭蹭,橡皮这里一擦那里一擦,铅笔这里一划那里一划,一会儿抠指甲一会儿去厕所,一个小时写不了一行字,季礼就攥着小姑娘的手打她手心,板着脸冷声问:“还玩不玩了?”

  沈曦吃痛:“不玩了。”

  季礼面无表情继续打:“写不写作业?”

  沈曦嚎啕大哭:“我写。”

  但沈曦也不是能忍的主,头天晚上被季礼打了,第二天就把季礼的洗发水换成502胶水,在他书包里放毛毛虫,季礼当着沈家大伯母把虫子倒出来时,沈曦还能戏多地躲到沈家大伯母身后说“曦曦怕怕”。

  沈家大伯母对两个孩子都百般宠爱,但这种情况下明显更心疼沈曦一些,连连哄着:“曦曦不怕,阿礼带曦曦去学校。”

  季礼一整天没好脸色,沈曦看季礼不开心她就开心极了。

  这样的模式一直持续到沈曦上中学,季礼去了大学。

  沈曦不作季礼了,只是迟到早退看小说不做作业考试不及格甚至和男同学逃课去看电影。

  季礼到电影院把沈曦拎出来时,沈曦不满地嚷嚷:“季礼你做什么!你是我谁啊凭什么管我!大伯大伯母都没说什么只要我健康开心就好!”

  电影院门口人来人往,季礼直接拉过沈曦的手一下下打她手心,沈曦不认错,季礼就一直打,打到沈曦掌心都红了。

  季礼仍旧是训小孩的模样,沈曦虽然穿校服扎双马尾却觉得自己不是孩子了,季礼不能这么对自己,她有尊严,她觉得屈辱!

  沈曦想跑,季礼把她抓住,沈曦开始哭,边哭边骂季礼“瘟神”“她走哪跟哪”,季礼瞥一眼她涂得红艳艳的嘴唇,刻薄嘲讽:“你以为我有很多时间来管你这个麻烦精丑八怪?”

  “你说谁丑八怪!士可杀不可丑!”沈曦怒了,在电影院门口朝季礼动手,季礼根本不让她,两人当街互殴。

  和沈曦一起来看电影的男生找沈曦,一出来便看到一个高大清俊的男人攥着沈曦一只手,沈曦像个疯婆子一样对男人拳打脚踢,季礼岿然不动,男生吓得转身就走了。

  经由电影院一闹,沈曦消停不少,季礼去国外留学那段时间一周和沈曦视频一次,沈曦还能忍着恶心装乖喊一声“季礼哥哥”,她生怕自己露出半分马脚,季礼立马从国外飞回来,季礼绝对做得出来,他克她!

  直到后来,沈曦上高三,凭借七科总分不到三百的硬实力填满老师的失望后,她彻底放飞,不仅不去学校,一直走在时尚前沿的她还染了七彩头发烫了方便面卷。

  季礼不在,家里只剩一个孩子,沈家大伯母对沈曦是溺爱万分听计从,而当季礼在屏幕中看到非主流的沈曦时,脸色黑沉得可怕。

  他买了最快的机票回来,到家后,直接让保姆摁住沈曦,他亲自动手把沈曦头发剪了。

  沈曦极度爱美,头发烫染后发质不好,她一天上两遍发膜硬生生把非主流的头发养得柔顺飘逸。

  对十七岁的她来说,头发就是她的命。

  可季礼视她命如草芥!

  沈曦崩溃大哭,她挣扎、反抗、吼着“你自己不烫凭什么不许我烫,你自己不染凭什么不许我染,你在剥夺我的权利”并大骂季礼“刽子手”“贱人”,季礼毫不心软,甚至还掏出手机准备录视频……

  那个晚上,沈曦在班上女生面前引以为傲的时髦、自尊、脸面在季礼的剪刀下一缕一缕化作乌有,那个晚上,沈曦嗓子哭哑了,眼泪哭干了,她望着镜中自己参差不齐如杂草的寸头,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绝望。

  她讨厌季礼!无敌讨厌!全世界最讨厌!

  即便季礼后来顶着她的坏脾气陪了她三个月,硬生生把她高考总分提到快六百,沈曦还是讨厌他。

  填专业的时候,季礼和沈家人观点一样,觉得沈曦小时候演情景剧没关系,长大了还是要秀外慧中不要抛头露面,沈曦偏偏填了电影学院,她没参加艺考,填的制片管理,奈何一张脸着实漂亮,刚入学两个月就转到了表演系。

  季礼和沈家人觉得表演系就表演系,将来不演戏就没事,沈曦偏偏大一就接了《仕杀》,一举成名。

  沈曦给安洁说的时候,夹带了不少私货,安洁第一次遇到这么天雷地火打打杀杀的青梅竹马,吓得一愣一愣。

  “你知道季礼以前最常对我说什么吗?”沈曦问。

  安洁看她。

  沈曦放下筷子,把季礼居高临下的倨傲姿态学得惟妙惟肖:“19分?我不知道你怎么考出来的,你放堆大便在卷子上狗舔的都比你答的好,我要是考这点分,我饭都吃不下,我从来不知道猪脑子会长在人身上,谢谢你沈曦,现在我知道了。”

  “顶撞我的时候气都不带喘的,八百字的作文你一句话写三遍都凑不到四百字?我以前觉得白痴只是骂人的词,谢谢你沈曦,让我知道了白痴的具体样子。”

  还有:“你知道读书和不读书的区别是什么吗?将来你豪门老公出轨塑料脸网红,你不读书只能在净身出户之后来求我给你给一口饭吃,你读书就知道离婚前来求我找人给你分一半家产。”

  反正无论如何都是求他。

  当时,沈曦就不想让季礼说话占上风,脱口而出:“万一我嫁给你了怎么办!”

  季礼第一次在她面前明显怔住:“你在想什么啊?”

  沈曦说出来自己都被吓到了,她小脸纠结成一团,尔后傲娇地昂了昂下巴:“也是,我不想发生命案。”

  要是她和季礼在一起,一定是刀光剑影,血流成河,光是这个想法,就让沈曦吓得浑身一颤。

  再后来,沈曦大红大紫,她把一身张扬跋扈收得干干净净,甚至还安安分分谈起了恋爱。

  季礼讽刺沈曦刚谈的男朋友是废物小白脸,沈曦接怼季礼眼里只有钱没有爱、恋爱都没谈过凭什么说自己男朋友是废物,那他季礼还是人间极品呢。

  极品自私蛮横强势冷血无情自大狂。

  季礼承认自己人间极品。

  极品完美耐心脾气好,居然忍得下沈曦这种作天作地的找事精。

  极品是个绝妙的词,第一次把沈曦和季礼昙花一现地统一在一起。

  之后,沈曦恋爱,季礼就和她失联,沈曦分手,就去季礼那用一万种方法作天作地,季礼表面照顾她,实际上从没让她好受过,两人互看不惯巴不得对方下一秒就消失在自己的世界里,却因为法治社会和成长经历维系着破碎不堪的情谊。

  安洁安慰沈曦:“季总财大气粗,想想他送你的礼物。”

  “送?那是我让他帮我拍的,我转账给他还要加辛苦费!”沈曦冷笑一声,气得彻底吃不下了。

  沈曦:“你觉得我给我前男友买块表128万不心疼,给他点个外卖128就心疼到死,那是因为你不知道他给他家猫小汪买套项链三十万,我生日的时候他给我发六毛六红包,我点开还要费一毛流量。”

  沈曦:“过年的时候两家的司机阿姨都能收到他的大红包,我呢,他连新年快乐四个字都不会发,只会在家庭群抢我红包,然后跟在别人祝我新年快乐后面发 1,我可真是谢谢他!”

  安洁想打断沈曦。

  沈曦情绪上头停不下来:“还有,你以为华盛控股的华视是为我在娱乐圈保驾护航吗?”

  沈曦“呵”地冷笑:“他就是单纯喜欢赚钱,赚钱机器,所以你看他只做平台从不签艺人,他巴不得我哪天糊了回去可怜兮兮找他叫季礼哥哥说我知道错了。”

  沈曦越说越气:“可我偏不遂他愿,我偏要大红大紫,他说我喜欢的那些小男生是垃圾,我就一个接一个地换,他不要我做什么我就偏要做,气死他。”

  沈曦说完,仿佛真的把季礼气死了一般,只觉通体舒畅,非常满意!

  安洁把手机递到她面前,沈曦笑意逐渐凝固。

  一个无比熟悉的号码显示已通话十五分钟目前仍在通话中。

  可能她刚刚太激动,季礼电话刚好进来,不小心碰到接通了。

  安洁是自己人,那些话在安洁面前说没关系,可被季礼听到,沈曦有点想找块豆腐闷死自己。

  电话里的某人大抵察觉到她注意了电话,开口道:“我妈和大伯母给你寄的礼物寄到我这了,你转车费到我账上我让程胜给你送过来或者你让助理到华盛前台拿。”

  “还有,”季礼想到什么,轻哂一声,“刚刚那些话让我第一次知道原来我在你的世界里这么重要,甚至占据了先决主导的位置,谢谢你沈曦。”

  这话太耳熟,是季礼专用“谢谢你”全等于“傻逼”语法。

  沈曦面如死水:“季礼你是魔鬼吗?”

  季礼平静:“我也可以是你精神上的父亲。”

  沈曦“哦”一声:“我精神上的大爷可能更适合你。”

  她一句脏话还没来得及骂,便听见季礼开口:“也不是不行,”季礼心情显然不错,一副很好说话的样子,温柔回道,“毕竟你19岁去一休慈善晚宴的时候,你记得吗,蒋总5岁的儿子在大庭广众的宴会上一见到你就脆生生叫,我想想。”

  季礼顿了顿,旋即嗓音含了点清润的笑意,一字一字道:“沈,阿,姨。”

  沈曦:“……”

  沈曦:“……”

  好!很好!毫无征兆重翻旧事一击致命!

  沈曦万箭扎心鲜血淋漓说不出话,她只能望着屏幕微笑。

  她去死,可以了吗:)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