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我偏要偏要 第7章 好像(修)

小说:可我偏要偏要 作者:画盏眠 更新时间:2020-10-18 04:17: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黑色宾利宛如一只蛰伏的猛兽,缓慢平静地行驶在窄路上,车前走着一道纤细窈窕的身影。

  女人把高跟鞋拎在手上,踩在地上的裸足漂亮纤巧,她乌发蓬松,长裙垂坠,白皙肌肤随着摇曳的步伐在发丝间若隐若现。

  季礼一手把着方向盘,一手垂在车窗外,火星燃着烟头在他修长的指间忽明忽灭。

  他神态散漫地吸了口烟,缓缓吐出烟圈,女人的身影在烟雾中模糊,他微微眯眼。

  五分钟前。

  沈曦听到季礼的话,整个人怄笑了:“季礼你过分了吧?”

  季礼没出声。

  沈曦不服:“关键我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做你——”

  沈曦话没说完,季礼探身打开沈曦边上的车门。

  好,很好,非常好!

  沈曦气得手抖,拿起自己的东西果断下了车。

  他以为他平白无故发脾气自己就平白无故服软?他在做什么春秋大梦?

  他以为自己走回去就灰溜溜很狼狈?他怕是不知道什么叫仙女走路!

  沈曦拿乔着出尘绝艳的姿态,嘴上却是把自己能想到的骂人词汇全给季礼套了一遍。

  去他妈的柠檬水,去他妈的宠爱,去他妈的关系暂缓。

  不是说男人都是视觉生物?季礼是什么未被发觉的人间毒物吗?

  人间毒物。

  很准确。

  沈创作者对自己的造词能力颇为满意。

  她没注意脚下,走着走着忽地踩到一个异物,吓得抬脚一跳。

  季礼看到她的动作,轻哂一声,深邃的黑眸跟着泛起一丝笑意。

  沈曦没回头都知道季礼的表情,她强撑冷静,实则想把手里高跟鞋冲后面砸去,转念想想一万多,为季礼砸掉不值得。

  地上有细小的砂石,沈曦走得不太舒服。

  季礼大概知错了,转了方向盘绕到她身边。

  沈曦高傲地昂了昂下巴,如果他卑躬屈膝认个错,自己考虑网开一面。

  季礼声音平平淡淡,与其说是关心不如说是火上浇油:“到家如果脚酸了就用热水泡一泡,你就是平常路走太少,你要是愿意,可以求我监督你锻炼。”

  求?沈曦弯了唇角。

  “我求你去死好不好?”圣罗兰漂亮的字母跟凉鞋终究没能逃脱宿命,被她反手狠砸在季礼车窗上。

  ————

  第二天,片场。

  姨妈期的沈曦状态欠佳,整个人看上去恹恹的,所幸她几组刚入宫的戏都是中远景,倒也无伤大雅。

  休息的时候,唐素拿了颗奶糖给她:“曦你昨晚回去做什么了,没好好休息吗,看着小可怜的样子。”

  “洗涤灵魂。”沈曦接过奶糖,玩笑着绕过话。

  唐素和沈曦聊了会儿后续进度,说罢,唐素左右看看见没人注意这边,朝沈曦身旁凑了凑:“你知道你昨晚错过了什么八卦吗。”

  沈曦:“姚婉莹和苏城在一起了?”

  “不止,”唐素压低声音,“姚婉莹怀孕了。”

  这个消息着实劲爆,沈曦有点惊住。

  怀孕对女艺人来说是大事,尤其姚婉莹这种未婚走玉女路线的女艺人,这一下,怕是把前途都赌了。

  “你以为姚婉莹亏吗?”唐素自然知道沈曦在想什么,道,“转正不可能,但听苏城的语气是要把最好的资源朝姚婉莹身上堆,现在刚怀上苏城就送了套江山公寓的豪宅给她,说如果生下来是儿子,就直接给股份。”

  沈曦想起之前自己在江山公寓偶遇姚婉莹,没告诉唐素。

  “怎么人和人之间的差距这么大,”唐素忍不住感慨,“同样是投资商,苏城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季礼常年不近女色洁身自好。苏城啤酒肚比我怀孕时候还大,季礼就是高山雪,山间月,出道必顶流的角。”

  唐素是何其精明的人物,她和沈曦看似闲扯,其实包含了两个目的,一拉近自己和沈曦的距离,二刺探季礼和沈曦的关系。

  昨晚沈曦前脚刚出门,季礼后脚就走了,虽然季礼不用给他们说理由,但唐素直觉是因为沈曦,唐素坐的角度甚至还看到季礼和沈曦站在门口说了好一会儿话。

  沈曦当然知道唐素在想什么。

  “知人知面不知心,”沈曦把奶糖剥开放嘴里,不着痕迹别开自己和季礼的暧昧,“万一季总表面人五人六,其实脾气特别差,动不动就生气发火还不讲道理。”

  唐素一副沈曦太年轻的语气:“这怎么能叫脾气差?这叫资本主义的骄傲。”推荐阅读sm..s..

  沈曦继续:“那万一他特别目中无人自大独尊,别人说一句他杠三句,别人好一点他就各种挑刺呢?”

  唐素认真纠正:“这叫资本主义的自信。”

  沈曦揶揄:“制片人对投资商的滤镜都这么重吗?”

  “这不能叫滤镜,”唐素帮沈曦理了下戏服,“这叫资本的清香将你我沐浴。”

  沈曦噗嗤一声:“您如果不当制片人,或许是一个作家。”

  唐素觉得沈曦的想法很好。

  沈曦按按小腹,和唐素开着创作的玩笑,不知为什么,她脑海里忽然冒出“人间毒物”四个字,季礼温柔的讽笑跟着浮现。

  沈曦赶紧摇摇头将狗男人甩出去。

  别想时不时刷刷存在感,她已经下定决心,如果这次他不道歉,自己也决不低头。

  哼,仙女有仙女的骨气。

  ————

  之后几天,沈曦早出晚归,就算她忙得路上都在和助理搭台词,每晚睡前,仍然坚持看看和季礼的聊天框,没道歉没道歉还是没道歉,沈曦恨不得把他从头到脚都招呼一遍。

  等轻节奏的戏一过,沈曦直接住进了剧组酒店。

  唐素给沈曦安排了最好的套房,有书房、茶室,冰箱、桑拿箱一应俱全,

  安洁一边给沈曦说哪些地方放什么,一边帮她把酒店床单换成自备的。

  午后阳光正好,沈曦躺在软椅上一边听编剧和导演的讨论录音一边抹护手霜,薄毯松垮垮覆在她身上。

  安静间,沈曦手一顿,忽然开口问:“现在隔我去苏总饭局几天了啊。”

  安洁拿出手机看日历:“六天,怎么了?”

  “你有空的话帮我买点香吧,”沈曦轻笑着拉了下薄毯,语气如同说天气般轻描淡写道,“毕竟季礼今晚要再不诈尸,明天就到他头七了。”

  这……?

  安洁望着沈曦,一个下意识的“好”字卡在喉咙,不知道该说出来还是咽回去。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