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我偏要偏要 第8章 好像

小说:可我偏要偏要 作者:画盏眠 更新时间:2020-10-18 04:17: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沈曦想做个有情有义的人,奈何剧组新景地处偏僻,加上导演疯狂磨细节拖了进度要赶,买香的事便被抛之脑后。

  凌晨四点,青灯夜雨,梧桐叶如断翅般撞在冷宫窗棂。

  白衣女子倚在软榻上,她瘦削、单薄,脸上笼罩着一层久病的恙态,式微的帝王一身玄黑冒雨而来,他虽灭她全族屠她满门弑她父母叛她弃她,但心里始终有她,女子眼神淡漠,两人伪装、争执、撕破脸皮,女子直接将深藏的匕首刺进他的心口。

  冷宫万物皆破败,匕首却因每日擦拭寒影铮铮。

  帝王恸心,话未出而死。

  导演没提醒沈曦节点,沈曦怀抱帝王,一字一顿冷静而狠绝地痛诉帝王之过,自己之恨,如有来世,宁遇刀山火海莫与君相逢,仇恨爆发之后是沉默、泪流、颤栗,一镜到底推过去,安静间,沈曦忽然做了个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动作。

  她垂泪抬手,极轻又极温柔地为曾经的爱人覆上眼睛。

  现场安静。

  如果之前是戏好,那么现在是戏绝,恨绝了,爱绝了,一个动作将所有情绪过往推到前所未有的极致!

  沈曦收了戏,人还在情绪中。

  好一会儿,最先反应过来的导演喊:“咔!”

  男演员被扶起来,副导演举着喇叭换机位,助理给沈曦披上外套。

  导演过去:“好,太好,太好了!”

  他激动得找不到别的词,其实之前编剧发现了这个问题,他们甚至想过给一段女主和帝王的恩爱闪回,但程度不到反而会拖节奏,也就作罢,唯有沈曦这个收尾,既在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

  导演惊喜:“你怎么想到的。”

  “我没想,”沈曦从桌子上抽了张纸巾,小心翼翼仰起头擦眼泪,“就感觉情绪到了,应该做那个动作。”

  这个回答好比路人问满分学霸为什么选a,学霸反问对方难道看不出来a就是正确答案吗?

  看不出来!

  导演笑着说以后还要和沈曦合作,不管是真的还是客套,沈曦都颔首道谢。

  唐素看了很多遍剧本,早已麻木,可刚刚沈曦最后那个动作硬生生让她想到自己和丈夫离婚前那个夜晚,自己帮丈夫盖被子,她泪崩的时候不禁想,沈曦这哪儿是老天爷赏饭吃,这完全是老天爷一口一口追着喂饭吃!

  唐素去厕所整理好情绪,出来时坐到沈曦身边,笑问:“曦你和雨夜合同签了吗?”

  沈曦:“还没有。”

  唐素试探道:“好像好些天了。”

  沈曦笑着含混道:“待在剧组的时间就是过得特别快。”

  沈曦没和唐素交底,收工后,她给安洁打了个电话,交代安洁催一下乔悦。

  乔悦以前都是秒回消息,这次一直等到第二天晚上九点多才给沈曦回了个电话,说自己在催法务,陶然的合同也还没下来。

  乔悦好像在机场,背景嘈杂。

  沈曦安慰她:“不急,我这边应该还要个把月才能杀青。”

  “之前不是说二十天吗,又推了,”乔悦关心道,“你现在还好吗?”

  “还好,”沈曦翻着一摞不知道改到第几十版的剧本,头疼道,“只是每天吃饭背剧本,走路背剧本,睁眼背剧本,闭眼还在背剧本。”

  乔悦远程对沈曦表示同情。

  沈曦一点没夸张。

  从去年开始,广电就加强了对古装剧的管控,各卫视平台平均一年只有1-2部的份额,《她杀》三网联动两台上星,自然被无数双眼睛紧紧盯着。

  剧本砍了战争线之后每天出扉页已经给演员增加了难度,偏偏导演要求全部现场收音,剧组老戏骨居多,之前基础戏份还好,但自转景进入女主反杀高潮后,沈曦基本只有两种状态,在片场出工,在酒店边休息边背剧本。

  沈曦和乔悦聊两句挂了电话,点开微信列表祭奠季礼三秒,然后转去书房继续背。

  “强者进,弱者避,普天非志者安于……亦我所能及……”

  夜晚安静,沈曦眼皮打架,倏地一阖,整个人疲倦得昏睡过去。

  意识混沌间,她梦到高三的冲刺期,季礼每天早上六点叫自己起床,给十分钟洗漱,然后监督自己背单词默写古文,单词还好,长度有限,默写对沈曦来说堪比上刑,各种“之”“其”“于”“尔”,一会儿有一会儿没有,一会儿通假一会儿不通假。

  沈曦每次觉得自己记住了,一默写,不是这个字错了,就是那个字漏了,要么这个字多一横,要么那个字少一点。

  她气得想抓头发,一抓还抓到季礼剪完剩下的杂草,沈曦吓得缩回手。

  季礼的规则简单粗暴,她写不对就一直写,写不对就不准吃饭。

  早上写不对不能吃早饭,到中午写不对,那午饭也别吃了。

  但沈曦不吃根本不妨碍季礼吃,他不仅吃,还故意把饭端到她面前来,边吃边故作随便地给她报菜名:“有你最喜欢的基围虾,土豆烧排骨,鱼香肉丝,这个白斩鸡鸡腿看上去很香……”

  沈曦气得抡起语文书朝季礼身上砸。

  忽然,季礼变成了一只鲜嫩美味的白斩鸡冲沈曦嘲讽地笑。

  沈曦为了冷宫病态已经断食多天,同时还在吃克制食欲的药,其他演员大鱼大肉在旁边吃着她都没什么感觉。

  但今晚,她第一次,活生生被饿醒了!!

  被狗男人变的白斩鸡饿醒了!!!

  这样的饿突如其来来势汹汹,好像把前些天欠下的食欲统统勾起一般,吃药根本压不下去,沈曦前胸贴后背,肚子咕噜咕噜直叫。

  她看时间,凌晨三点半。

  剧组食堂没人,能送进来的外卖也打烊了。

  沈曦想用睡觉掩盖饥饿,可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时反而抓心挠肝欲盖弥彰。

  沈曦大叫一声,摔了枕头起来绕圈,然后在储物柜里翻到了安洁留的自热小火锅。

  图片看着不错。

  沈曦拆开包装,按照步骤放加热包,放菜,放水,等待十五分钟后,她掀开盖子,热气腾腾,嫩牛肉、鱼丸、宽面、土豆在红油中翻滚,麻辣鲜香在深夜的房间发散氤氲,勾人馋虫。

  沈曦很久没经历这般光景,眼睛都看直了,喉咙更是连连滚咽。

  她脑海里有无数个声音在呼唤,来啊,吃啊,快活啊,真香啊!

  也有一丝残留的理智拼命拽着她,能吃吗?配吃吗?收得住吗?五点出工胃不会鼓出来吗?

  那个声音又道,吃一口,就一口,没关系的!

  理智又道,克制!她是演员,是艺人,是仙女!来,默念“我很好”“我不饿”“仙女不吃东西”!

  最终的最终,沈曦罪恶地拿起筷子,把所有菜挨着夹起来,她深深闻两下,然后原封不动放回碗里。

  这个过程极其残忍。

  沈曦望锅止饿再次回到书房时,整个人宛如丢了半条命。

  而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梦里的季礼!

  沈曦越想越气,最后忍不住给季礼弹了语音。

  响几下,对方接通。

  沈曦怒火上头单方面输出:“季礼求你做个人行不行?那天明明是你突然发病让我生理期下去走路!我砸你车窗怎么了,这次你要是不道歉就别想我说一句好话!”

  “我就不明白了,犯错道歉是你教我的!我以前踩你一脚你都非得逼我说声对不起,怎么现在到你了就一声不吭,还不忘在梦里搞我心态!你知道我是被饿醒的吗!煮了碗火锅一口没吃就闻了一下!我多痛苦!我多绝望!”

  季礼没说话。

  “你是不是还没睡醒?你是不是舒舒服服在床上!你每天想什么时候上班就上班,想什么时候下班就下班,知道我过的是什么日子吗?”

  沈曦所有的委屈气愤聚在一起:“我每天凌晨出工,中午休息,下午继续,晚上背剧本,睡眠时间不到四小时,好几次我都怕自己猝死,可我能请假吗?不能!我能拖进度吗?不能!我能说个不是吗?不能!但你呢!”

  沈曦想起唐素的话,呕心泣血地控诉道:“你是资本!你有滤镜!你就算是恶霸也有人说你千般好!”

  “不对,”沈曦纠正,“怎么能算呢,你就是恶霸,全世界第一记仇心眼小见不得别人好,所有美好的反义词都是你的形容词,我和别人的交情算友谊,和你的交情叫劫数,我就想不通你一个接受过高等教育的财团总裁怎么可以这么从始至终地睚眦必报自私狭隘,会不会道歉,不会的话我教你啊……”

  “沈曦。”季礼终于出声打断她。

  沈曦愤道:“你别打断我!我今天一定要说得你——”

  “没休息,视频会,”季礼压得极低的嗓音里含着些许哑意,“美国那边的合作商是华裔,听得懂中文。”

  沈曦瞬间消音。

  一秒,两秒,三秒。

  “现在?”她小声问。

  季礼没说话,沈曦飞快点开季礼朋友圈,果然看到了一条工作简讯链接,好像在谈跨国合作案,时间也是这几天,这个点对应美国那边差不多下午。

  沈家在华盛有股份,沈曦虽然不碰商场上的事,但也知道美国合作商对公司高层的个人形象好感度直接和投资挂钩,也就是relianceinvestment(信任投资),如果是跨国上市的话,关联更加紧密。首发..m..

  如果是这样,那自己刚刚的行为等同于季礼在自己的粉丝见面会上放自己的全套黑丑照,告诉粉丝沈曦其实不是仙女,她骂人难听矫情且作字丑非主流以前能吃三碗饭胖到死还喜欢吃肉,或者更严重。

  沈曦想想就窒息,她和季礼私人恩怨归恩怨,她不会和华盛的利益过不去,这么一想,她心里立马有了决断。

  “不好意思我刚刚在和季总开玩笑,”沈曦清清嗓子,腔调温柔婉约起来,“我和季总是多年的好朋友,感情很好,所以说起话来无所顾忌。”

  沈曦昧着良心假笑道:“其实季总人很好,能力强学历高智商高脾气好,做事干脆利落不拖泥带水,对待弱者善良大方富有同情心,我相信他是一个值得你们信任的优秀执行者,”沈曦做作地巧笑道,“我说这些和开会无关,他就是一个最好最卓越的人,我几乎没见过其他人能像他一样面对问题沉着冷静刚毅果断芝兰玉树玉树临风英明神武……”

  沈曦戏来了停不下来。

  “好了,”季礼温和地打断她,“你去休息一会儿吧,这边我来处理。”

  沈曦还是有点担心,软声问:“真的没关系了吗?我真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这个点你还在开会,你一定要给他们解释清楚。”

  “没事,我能处理好,”季礼安慰道,“你辛苦了,歇一歇再出工。”

  沈曦犹疑:“真没事吗?那我挂了?”

  季礼:“嗯。”

  沈曦一问三回头地挂了电话。

  她叹一口气,忍不住想他这个项目投资标的多少,会不会上百亿,她知道其实季礼工作也蛮忙的,没那么扒皮资本家,主要是他这次该道歉一直没道歉,自己才炸掉……

  沈曦难得一次觉得季礼没那么坏并对他产生了万分浓烈的愧疚。

  而翡翠园内。

  季礼放下手机,躺在大床上,回想沈曦夸自己那些话,他眉眼带笑,禁不住哧一声,然后翻个身,舒舒服服地接着睡了。

  ————

  白天,沈曦拍戏的时候惦记着华裔合作商的事,内心忐忑不安,她抽空给季礼发了条微信,但季礼没回,沈曦今天群戏很多,也就没再挪出空来。

  直到傍晚,其他演员去吃饭了,沈曦在休息室输葡萄糖,这才腾出一只手拨了季礼的电话,季礼没接,沈曦又给程胜拨。

  程胜秒接。

  沈曦有点滑针,一边艰难地拿手调整一边用肩膀夹住手机问:“季礼昨晚和华裔合作商的会还顺利吗?”

  程胜只当这大小姐在片场无聊来行使股东知情权,不假思索道:“合作商安排有变,视频会前天开了,昨晚季总回的翡翠园,早早就休息了。”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