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我偏要偏要 第10章 好像

小说:可我偏要偏要 作者:画盏眠 更新时间:2020-10-18 04:17: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沈曦已经很久都没有这么舒服过了,想到季礼此时此刻有可能的表情和反应,她浑身上下每个细胞都仿佛浸泡在海水里,温暖而充盈。

  中午休息时,宣发组工作人员整理完素材过来拍花絮,沈曦格外配合,甚至还面朝镜头弯弯唇角比个心。

  沈曦戏多且重,每次大戏下来,她脸色都差得可怕。导演和制片人专门交代宣发多拍配角给沈曦留时间休息,宣发不轻易打扰,奈何确实喜欢沈曦,加上看她一上午脸都带笑,这才大着胆子过来,没想到真捡着宝了!

  花絮刚发,《她杀》官博便感受到了顶流的魅力。

  一分钟转发过千,三分钟不到评论破万!

  作为时不时断网选手沈曦的粉丝们奔走呼喊,涕泗横流。

  啊啊啊太美了,曦宝是哪里的仙界小公主偷吃了糖果,怎么会有这么甜美的围笑!!!

  呜呜呜曦宝怎么瘦得这么楚楚可怜,要注意身体啊!!我会担心你!!爆哭!!

  是在拍冷宫那一段了吗?!!绝美啊啊啊疯狂快进等上线!!!

  想在曦宝睫毛荡秋千鼻子滑滑梯,啊啊啊温柔眼神杀我!!!

  三个月了!!眼泪都快哭干了!!花絮终于有正脸了!!姐姐你就是纯靠脸吃饭的!!为什么演技还那么好原地螺旋爆炸啊!!打戏真的流畅!!!

  给楼上送去我城南刀具专营铺百炼钢现磨……豆浆!

  耍大牌脾气烂的臭戏子而已。

  刚冒出头的黑子立马被粉丝顶掉。

  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上热搜了,”唐素笑眯眯举着手机到沈曦身边来,道,“媒体探班本来是这周五,我挪到明天你看可以吗?”

  沈曦柔声道:“我都可以,看你安排。”

  唐素心一软,忍不住问道:“我见过太多艺人,你已经算超配合还不作妖的,怎么总有人说你刁钻难伺候。”

  唐素指的是圈内人,《她杀》敲沈曦之前她和不少制片人都旁敲侧击打听过。

  沈曦倒不太在意:“我拍《仕杀》之前误打误撞拍过一部小众文艺片。”

  唐素看着沈曦。

  “说来特别好玩,”沈曦接过助理递的糖水,抿一口解释,“最开始进组的不是我,是我室友,她演女二,”沈曦说,“当时我们大一,没签经纪也没助理,我室友去第一天看其他人都有助理就她没有,让我第二天跟她去片场假装她助理,我去了。”推荐阅读sm..s..

  “结果第二天女主突然出荨麻疹,一时半会好不了还传染人,导演和制片人焦头烂额,我就被抓壮丁顶上了。”

  “我喜欢演戏,刚好和室友在一个组,就还挺开心,但我家里人不太放心,当时有剧组临时工闹事拿菜刀砍人的新闻,他们就给我安排了四个保姆四个保镖,”沈曦想到当时场景,一阵发笑,“导演吓得瑟瑟发抖,给保镖解释说我们不是黑-社-会不是传-销不随身带菜刀,就是个普普通通贫贫穷穷临时工都聘不起的小破剧组,希望保镖大哥走远一点,不然他紧张也没法拍,导演说多远,保镖就走多远,最后保镖租了旁边五星酒店的观景台,用望远镜监测剧组实时状况。”

  唐素不用想都知道那场景有多好笑。

  “还有保姆,”沈曦道,“在一勺蛋花汤舀不到蛋花的剧组,硬生生给我和我室友变出张米其林菜谱,后来剧组就有了各种传。”

  唐素乐道:“没红之前拽上天,红了之后稳如狗,是你本人。”

  沈曦赞同:“我挺难的。”

  “你放心,以后有人说一次我就帮你洗一次,”唐素笑着拍拍她肩膀,“那部电影叫什么,我怎么没在你作品列表里看到过。”

  “我也不清楚,可能制作太小,又有点大学生电影节定点项目的性质?”沈曦道,“《听说》。”

  唐素是一本活的当代影视圈史,当即说出来:“导演张勤,制片人徐晓,女二陶梦然就是你室友,去年刚拿了白玉兰最佳编剧。”

  沈曦跪拜:“这都知道?”

  唐素谦虚地摆摆手:“我还知道那个出荨麻疹的女一是谁,你们刚见过。”

  沈曦想不出来。

  唐素道:“之前叫姚锦,后来改了名字,姚婉莹。”

  “……”沈曦真没想到。

  她脑海里闪过什么,想把姚婉莹在苏城家灌自己酒的敌意归结到这上面来,但怎么想都觉得是自己多虑,毕竟这部电影没什么水花,而且当初替女一的不是自己也有别人。

  沈曦想把这个巧合告诉季礼,点开微信反应过来狗蛋还在小黑屋,又美滋滋地放下手机。

  光替过完场,助理来叫沈曦。

  沈曦笑着把刚剥好的橘子给了唐素,快步朝片场走去。

  一场戏一磨,又是天黑。

  ————

  第二天上午九点,剧组酒店宴会厅。

  “《她杀》媒体见面会”落在舞台的led屏上,台下人头涌动,各路记者架着长-枪大炮等待见面会开始。

  起初议论声沸反盈天,主创团队出场后,有男记者大喊“沈曦”,走在中间的沈曦笑着朝记者挥手,一阵惊呼后只剩下此起彼伏的快门和唐素介绍项目的声音。

  沈曦身体先微朝左侧方便左边记者拍自己,然后正站,然后微微右转。

  记者们在心底尖叫“沈曦怎么可以这么体贴善良仙女姐姐”,面上却在淡定快速地问其他主创问题。

  等话筒递到沈曦手上的刹那,记者们宛如同时打了鸡血,闪光和问题应接不暇。

  “听说沈老师有为冷宫反杀那段戏减重十斤,拍那段戏时,沈老师是否有一些发自心底的感触?”

  “我好美。”

  记者们轰笑。

  “你在《仕杀》《海棠》《她杀》中饰演的都是独立女性角色,这是不是作为你解析的一个标准呢,比如有什么角色一定会演,什么角色一定不会演?”

  “看片酬。”

  又一阵笑声。

  “今天有什么话想对现场媒体说吗?”

  “左边的光不是很亮,麻烦左边媒体的修图师傅帮我补一补。”

  太真实了。

  “你觉得现场几个主演谁最红?”

  “导演最红。”

  现场目光落在穿红衬衫的导演身上,一阵大笑。

  记者穷追不舍:“难道不是你最红吗?”

  沈曦莞尔:“你最红。”

  又是满堂笑声。

  采访结束,沈曦道谢离开。

  她穿了袭白色曳地长裙,耳边脖颈首饰折射出华光不及她顾盼璀璨,巧笑生辉。

  之前站远的记者们追出去跟拍,不知是谁不小心挤了沈曦,沈曦没见半分脾气,反而把女记者扶起来让助理给大家挨着发柠檬水:“天热了大家降降火。”

  她好脾气地站了快两分钟帮记者们补了照片,这才进了电梯。

  金属门徐徐合拢,沈曦松一口气。

  助理把手机递给她,季礼妈妈的电话刚好进来,沈曦黯下去的眼眸有了亮色,她接通甜甜唤:“宋阿姨。”

  电话对面的宋宁雅心都要化了。

  听听,这是什么小天使小可爱的声音,怎么可以这么好听。

  宋宁雅慈爱地唤“曦曦”并开始第身份证号次思考,如何才能避开自己宛如盲人的独生子季礼,把小可爱变成自己家闺女。

  和沈家两个都宠爱的大伯母不一样,宋宁雅自孩子们小时候,就格外讨厌自己高冷面瘫嘴毒欺负人的儿子,她只喜欢沈曦。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