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我偏要偏要 第11章 好像

小说:可我偏要偏要 作者:画盏眠 更新时间:2020-10-18 04:17: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她会给季礼买好看的衬衫,但会给沈曦亲手织毛衣。

  她会给季礼买很多课外书,但会给沈曦读故事。

  季礼出国后,宋宁雅创造过半年没和季礼通话的记录,但半个月不和小姑娘说话她就想得不行。

  “季礼知道家里添了个做鱼的厨师,送了几尾东星石斑过来,你季叔叔看品相还蛮好,我想着你喜欢吃鱼啊虾啊,就问问你什么时候有空过来,阿姨让厨房做给你吃,”宋宁雅在电话里的声音温柔又心疼,“我看了你们剧组媒体见面会视频,乖乖怎么瘦成这样了。”

  “角色要我瘦,”沈曦软声撒娇,尔后发信息和助理确认了时间,乖道:“今晚就可以。”

  宋宁雅惊喜:“那我让季礼过来接你。”

  “不用不用。”沈曦推脱,她很珍惜自己处于上风的时间,并不想见到季礼。

  宋宁雅语气倏地一沉:“是不是季礼又欺负你了?曦曦你别怕,大胆告诉阿姨,阿姨之前在爱马仕配了十多根鸡毛掸子还没用。”

  沈曦眨巴眨巴眼睛:“如果我欺负他呢?”

  电话对面顿了一下。

  尔后,传来一道不太熟练但无比认真的声音:“那阿姨就为你摇旗。”

  “叮咚”电梯到,沈曦笑得眉眼弯弯,又耐心听宋宁雅说了些琐事和工作上的事,这才挂了电话出去。

  ————

  阳光贴着遮阳棚投下一圈淡影,放在桌上的四个显示器笨重庞大,散热口卷起细小的浮尘。

  导演想着沈曦上午见媒体没时间背扉页,下午只给她排了一场戏,就那一场戏,台词都不轻,导演预计沈曦要走个三五遍,结果说来探班的乔悦刚上路,沈曦就过了。

  导演调侃:“你这速度,要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和水货一样在念123。”

  “我昨晚猜了一下今天要改的内容,八-九不离十。”沈曦坐在导演旁边看素材,她刚换下戏服,热得拿剧本扇风。

  “这是权谋剧,不是古偶,”导演笑问,“我就奇了怪了,你一个文科生,为什么逻辑能力还不错,一次两次是巧合,次次都这样。”

  “我数学好。”沈曦不谦虚。

  导演不信:“你不是说你高中三年没怎么上过数学课?”

  “这和我高考数学148不矛盾,”沈曦放下剧本道,“高考倒计时的时候,有个人天天守着我给我讲数学,我最开始正余弦定理都不知道,后来能做几道题,再后来抄错题集,他整天就在旁边给我变形变形,变一次两次三次,万变不离其宗,最后他给我说了一大堆出题逻辑,丧心病狂到让我自己出题。”

  “我数学以前就没上过30分,高考成绩出来那天,我数学老师吓得高血压犯了,问我是不是用了什么犯-罪-武-器。”

  导演组和编剧听得目瞪口呆。

  学霸在美貌如云的娱乐圈属于稀缺人设,沈曦这种突击选手,完全是稀缺中的稀缺。

  沈曦和季礼虽然不和,但她承认,这段逆袭经历每次都能让她享受最为无形的装逼。

  “那你和他考同一所大学了吗?你们在一起过吗?”编剧眼里迸发出兴奋的光芒,“你们是不是还做了约定,他还为了你少做最后一道大题,或者你们别后重逢,他是金融精英,你是顶流花旦,你们各自挽着别人的手,一场觥筹交错的宴会,你却醉倒在他怀里……”

  编剧小姐姐已经根据沈曦的脸脑补出一部绝版青春偶像剧。

  沈曦则怀疑编剧小姐姐是不是在私下写微博推广挖心挖肾的总裁小说。

  编剧脑洞开了就停不下来:“感觉你和这个人在彼此心里都很重要,他可能是暗恋你。”

  “或者你们是同学吗?是不是前后桌他还扯你马尾那种。”

  “再或者是你追的他,再清冷的学霸也挡不住你的笑容。”

  “……”

  每个字都让沈曦瑟瑟发抖,她害怕编剧小姐姐再说下去大纲就有了,眼睫微微颤动几下,眼睛就红了。

  编剧小姐姐的声音戛然而止。

  沈曦翦水般的瞳眸萦绕着淡淡的水汽。

  导演心里涌出个不好的猜想:“他不会是……”

  沈曦一句话没说,但她会说话的眼睛回答了一切。

  无声片刻。

  编剧有些不知所措地拍了拍沈曦肩膀:“没事,过去的事就不提了,你放心,他在另一个世界也一定过得很好。”

  导演也安慰:“离别是必然的,只是你和他的离别来得早了一些,节哀顺变。”

  沈曦内心有个小人在狂笑着□□季狗蛋,面上却是入戏地泫然垂泪:“我不该提他,我以为自己能释怀,但没想到释怀那么难,谁都不知道意外会在哪一刻来临……”

  遮阳棚旁边有酒店的vip停车场,出入车辆极少。

  沈曦说到悲伤处,动情地一抬眼,便看到季礼站在连号的迈巴赫前,男人单手插袋,视线幽微,嘴角一丝若有若无的弧度仿佛在说,你的意外来了。

  沈曦呼吸一屏。

  一秒,两秒,三秒。

  她脑袋飞速运转。

  第一,为什么每次自己说季礼坏话,季礼都会听到,要么是电话进来不小心接通,要么悄无声息出现在背后?

  第二,他出现的原因是什么?自己和他对彼此的工作一直是互不干涉的态度,自己不去华盛,他也不来探班,那么今天破例是为了……寻仇?

  沈曦小心翼翼瞄一眼季礼空出来的手,没有带刀。

  她不着痕迹把提到嗓子眼的心放回胸腔。

  沈曦还在犹豫要不要去认这个亲,刚到的乔悦已经走到季礼跟前,无比惊喜:“我找程总助约您好多天,终于。”

  沈曦顺势朝乔悦挥挥手,几步路去到乔悦和季礼跟前。

  乔悦热情介绍:“曦,这是华视季总,”然后又对季礼,“季总,这是《她杀》女主角,也是我们《雨夜》想敲的女主,沈曦。”

  乔悦环顾四周:“有没有坐的地方,站着不方便。”

  沈曦镇定地笑:“去我休息室吧。”

  片场嘈杂热闹,除开导演组和编剧,谁都不知道刚才有谁来过。

  沈曦在前面带路,季礼腿长和沈曦走在一起,乔悦懂礼地走在季礼身后半步的位置,语速飞快地安利:“曦现在有三部待播剧,都是华视评估s级班底,收视绝对保障,去年微博热搜曦是女艺人第二,超话热度女艺人第三,商业代总价值是第一……”

  沈曦不用看,就知道季礼落在自己身上的眼神绝非善意。

  到休息室,季礼和沈曦坐在一大一小两方粉色沙发上。

  沈曦示意乔悦坐自己旁边。

  乔悦靠着就继续了:“曦算是新生代女演员里业务能力顶尖的,光是去年就提名了三个新人奖,之前她的《海棠》同名主题曲还拿过金曲,曦音色在影视原声中也是极富质感和辨识度的。”

  季礼终于“哦”了声,漫不经心看向沈曦:“沈老师可以唱两句吗?”

  沈曦和季礼对视。

  “当然。”乔悦拼命给沈曦使眼色。

  沈曦则是困惑,他以前根本不关心华视有哪些项目,怎么突然关心,但她也知道《雨夜》最后一定会在华视上,忍道:“季总想听什么歌?”

  季礼抬眸看沈曦:“什么都可以?”

  沈曦职业假笑:“您说。”

  季礼姿态矜贵地抽-出一支烟衔在指间:“山丹丹花开红艳艳。”

  沈曦微笑凝固。

  饶是乔悦也楞了,见过叫人脱的,见过叫人喝的,没见过叫人唱这歌的。

  几秒后。

  沈曦哂道:“季总口味很独特。”

  “能唱吗?”季礼把烟点燃。

  沈曦深呼吸,刚想说什么,乔悦抢话道:“当然能。”

  乔悦想给沈曦和季礼拿水缓解气氛,但她看了一圈没找到,沈曦也不知道助理放在哪的。

  “我出去帮你们拿,马上回来。”乔悦笑道,转身时,她捏了下沈曦的手,沈曦和她对视,读出了她眼里的意思,帮我。

  沈曦眉毛稍微蹙了蹙。

  “咔哒”,休息室门落锁。

  沈曦直视着季礼的眼睛:“谢谢你啊,这么忙还记得抽空过来伤害我。”

  季礼把烟换到远离沈曦那只手:“不必。”

  沈曦斟酌了一下措辞,努力让自己友好一点:“去苏城家那天你把我扔路上的事我就不计较了,你骗我在开会,我用小广告搞你一回,我们算两清。”

  “苏城那天我同意翻过,开会的事是你自己想象和误解,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你不检讨自己反而恼羞成怒网暴我电话把我微信拉黑?”季礼轻笑一声,“没有这样的道理。”

  沈曦蹭地怒起身:“季礼你不要太过分!”

  “过分?”季礼温和地纠正,“制片是演员的甲方,平台是制片的甲方,甲方的甲方要求准女一唱两句,你问问你认识的制片人们这叫不叫过分。”

  沈曦气得说不出话,站去窗边消气。

  “如果你认为我是故意的,我允许你的不满和报复,但报复之前你要想清楚一点,我怕的到底是什么,”季礼耐心地替她分析,“你就算把小广告商召集起来拿着扩音喇叭去我高层例会喊,除开我心情的瞬间变动,你觉得高层们谁敢吭一声?”

  “而你不一样,”季礼循序渐进,“你有微博四千万粉丝有女神形象你把你的偶像包袱看得比什么都重,如果唱个车祸现场……”

  如果提要求的是别人,沈曦可能就开玩笑地唱了或者找话圆过去。

  可站在她旁边的人是季礼,沈曦委屈地来了脾气:“我不唱!”

  说好工作上井水不犯河水,他凭什么仗着资本对她指手画脚?!

  开会的事明明是他故意的,他为什么把所有错都推到自己身上?!

  他为什么对她那么简单粗暴又坏又计较!

  他怕什么?他什么都不怕!

  “沈曦。”季礼唤她。

  沈曦哼一声,并不理他。

  “不唱也可以,”男人道,“你就认个怂,住回翡翠园,以后乖乖听家里的话,家里人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家里人不让你做什么你就不要做什么,你要什么资源华视都可以给你。”

  沈曦毫不犹豫:“不可能!”

  “或者,”他偏头看她,低沉的嗓音中裹着点烟哑和笑意,“说声季礼哥哥对不起。”

  沈曦一字一顿:“你做梦!”

  季礼脸色丝毫不变,漫不经心道:“华语乐坛里有很多广为流传的经典曲目,除了《山丹丹花开红艳艳》,还有《天路》《青藏高原》《九儿》,并且你的制片人朋友快回来了,你欠她人情,她应该希望你唱……”

  季礼看着沈曦,沈曦看着季礼。

  时间一分一秒在空间中流动,气氛安静而紧绷。

  几秒后。

  “季礼哥哥我错了。”细若蚊蝇的一声。

  季礼嘴角不可遏制地翘了翘:“嗯?你刚刚在说什么?”

  沈曦反复告诉洗脑“爱与和平”,重复:“季礼哥哥我道歉。”

  季礼故意:“好像话没说对,不然你再试试?”首发..m..

  沈曦捂着心口,深深吸一口气:“季礼哥哥对不起。”

  人们都说事不过三,现在可以了吧?

  可季礼不是人。

  他散漫的语气旁边传来:“怎么办,我没听清。”

  “……”

  沈曦抬眼看他,誓要把这个人的良心从无到有看出来。

  季礼垂眸静静看着别人的沈老师、他养到大的小姑娘,化了淡妆,纤长卷翘的眼睫宛如羽翼扑闪扑朔,泪痕是之前演戏咒他死的时候留下的,然后是小巧挺拔的鼻子,菱唇。

  漂亮。

  她在生气,气鼓鼓,就是一只漂亮的小河豚。

  季礼想到她不情不愿叫“季礼哥哥”就好笑。

  他抬手捏了一下她白嫩的脸颊,难得哄一次:“不要生气了,你都不知道你黑脸的样子有多丑。”

  她丑?呵!

  季礼,国家一级杠精、没眼没珠、没心没肺,鉴定完毕,即刻问斩。

  沈曦扬手一巴掌直冲季礼身上挥去。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