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我偏要偏要 第13章 好像

小说:可我偏要偏要 作者:画盏眠 更新时间:2020-10-18 04:17: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别人说话扎心一句只扎一下,季礼不一样。

  没人愿意娶?一辈子嫁不出去?炸在他手上?

  ok,完美的万箭齐发。

  沈曦气到吭不出一个字,微笑着把自己长卷发发梢拉到头顶立起来。

  季礼抬了抬眉:“你做什么?”

  沈曦“呵呵”两声,一字一顿道:“怒发冲冠。”

  季礼点头:“挺好的,至少现在还有头发。”

  沈曦再次:“?”

  她真的惊了,为什么任何一个朴实无华的字眼从季礼嘴里出来都能和淬了毒一样,他究竟在安慰她还是在以女明星脱发的大趋势讽刺她不久以后的将来?应该不需要夸他简意赅势如文豪?

  沈曦发两个气音,季礼也没说话。

  窗外灌木丛中的虫鸣把书房烘托得愈发安静。

  良久。

  沈曦心情缓和,认真问季礼:“让我一次你会死吗?”

  季礼:“不会。”

  沈曦:“那你为什么不能让我一次?”

  季礼反问:“你说声季礼哥哥我错了会死吗?”

  沈曦:“不会。”

  “那你为什么每次做错事都不肯主动道歉呢?”季礼掐了烟,望向沈曦,他幽深的眼眸蕴了点是是而非的笑意,“以后但凡你说一次,我让你一次。”

  沈曦微微一笑:“那你还是来给我扫墓吧,记得带我喜欢的花。”

  让她为莫须有的罪名道歉,那她不如去死。

  季礼:“死之前记得给我转账,转多少买多少。”

  沈曦:“?”

  伤累痕痕的沈曦不愿再做没有感情的问号机器,决定摔门离开,临摔前忽而想起其他人已经睡下,合锁时急忙转为轻关。

  季礼从缝隙看到她转变生动表情,哂然一笑。

  ————

  夜色如水,露凝成霜。

  沈曦和季礼房间一左一右,大抵磁场作用,沈曦做了一个梦,梦到初三,自己第一次来姨妈。

  那是周五下午,她和小组同学留下来做大扫除,等她倒完垃圾,教室里只剩几个人了。

  先前就在隐隐作痛的小腹现在愈发地疼,沈曦有气无力地在座位上趴了一会儿,想到其他女生课间在借的卫生巾,渐渐反应过来自己是怎么了,她腾身回头,果然看到了凳子上的痕迹,有男生勾肩搭背路过离开,沈曦慌乱坐下。

  男生察觉沈曦异常,关心道:“沈曦你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

  “没事,我歇一会儿。”沈曦打着哈哈,下意识给季礼发了短信。

  教室里还剩四个人,三个人,两个人……

  教室里有人沈曦不敢站起来,等到只剩沈曦时,她浑身发冷,额头冒汗,小腹宛如揣着一把刀在一层层剥伤口,脑袋都痛得嗡嗡直叫。

  她给季礼打了无数个电话,季礼没接,发了无数条短信,季礼除了最开始那条“等”字就没再回。

  天色越来越晚,教学楼越来越静。

  当她在心里骂季礼无数遍,疼得快没力气时,季礼倏地推开教室门,来到她身边。

  季礼明显是跑上来的,呼吸还很重,沈曦看得出来,可看到季礼的那一瞬间,她就是难受又委屈:“你怎么这么慢啊!”

  季礼拿手背擦掉小姑娘额头上的细汗:“要我给你看一下超速罚单的短信吗?”

  沈曦瘪瘪嘴。

  季礼扶她:“起来。”

  沈曦眸里蓄着水汽:“不起。”

  季礼:“起来。”

  沈曦倔强:“不起。”

  季礼终于从沈曦的别扭察觉到什么,朝下看了一眼:“衣服弄脏了?”

  他也是第一次遇到小姑娘这种情况,有些不确定。

  小姑娘可怜巴巴地点点头。

  季礼没说话,转身下楼取车里拿了常备的防寒服上来给沈曦披上。

  时值五月,大家都穿着轻便的春装,沈曦叨叨地嫌弃防寒服又黑又丑又奇怪,她才不穿。

  “闭嘴。”季礼瞥沈曦一眼,直接把她连人带衣服抱起来让她站旁边。

  一圈淡淡的血迹印在蓝底椅面上,沈曦嘴唇嚅了嚅,窘迫得要命。

  季礼面上没有丝毫变化,从她桌上扯了餐巾纸,又倒了点她同桌剩下不要的水在纸上,弯身帮她擦凳子上的血。

  沈曦看着季礼。

  二十岁的季礼身形出众,侧脸清俊,下颌线分明之下,喉结起伏弧度清晰,教室的白炽灯光落下,将他身上介于青涩成熟、杂糅惯有清冷的气质衬托得愈发强烈,偏偏他还做着和他本人格格不入的事情,因为自己的……

  一丝隐秘、杂糅、羞耻的意味冲向沈曦大脑,莫名难为情的情绪席卷了她。

  沈曦忽然大哭。

  季礼没擦完,有些头疼,他深呼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凶地问:“哭什么?”

  沈曦嚎啕着:“我不知道。”

  季礼:“……”

  季礼帮她擦完凳子,又给她收拾了课桌和书本,然后听到小姑娘大哭将近三分钟后,悲戚道:“我不是仙女了。”

  仙女不会来姨妈,她居然来姨妈了呜呜呜。

  季礼一愣,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沈曦吸吸鼻子,弱小无助地看向季礼,我都这样了你还笑?

  可她越这样季礼越是笑,沈曦不和季礼好了。

  回去路上,小姑娘别别扭扭,季礼牵住小姑娘的手。

  他说:“别闹,你还是仙女。”

  小姑娘问:“为什么?”

  “仙庭没有给你发除籍证明。”

  “好像是噢,那我还是仙女。”小姑娘开心了。

  “你知道为什么没除籍吗?”

  “为什么?”

  季礼道:“除籍要把仙女从天上扔下去,你胖乎乎,她们扔不动。”

  一道恼羞清脆的娇喝响起:“这叫婴儿肥!季礼婴儿肥!!!”

  季礼逗她:“季礼没有婴儿肥,沈曦婴儿肥。”

  “……”

  沈曦生气了,直到到家都不愿和季礼多说一句话。

  等沈曦洗完澡下楼,保姆已经熬好了红枣姜汤,还加了季百度要求的阿胶枸杞益母草。

  饭桌上,季礼和沈曦并排坐。

  只爱垃圾食品的沈曦对面前黑乎乎的不明养生液体表示了抗拒。

  季礼看她:“我为了你旷掉了今晚的考试。”

  沈曦气呼呼地搡他一下,这才不情不愿试一小口。

  “辣,苦,还有枣子的味道,”她苦着小脸吐舌头,“我讨厌枣子。”

  季礼:“讨厌和喝没有必然联系。”

  沈曦把药碗推过去,撅嘴道:“那你陪我。”

  季礼起身去沈曦房间拿来她的小宝箱,从里面拿出沈曦用零花钱买的一堆口红。

  14岁的沈曦还不到举着黑卡去商场扫美妆的年龄,每一根口红她都视若珍宝。

  沈曦睁大眼睛。

  季礼把口红一根根打开放到沈曦面前,平和甚至可以说温柔道:“五分钟喝完,超过一分钟我按断一根。”

  沈曦陷入季礼柔和的神态,有一瞬间的醍醐灌顶。

  魔鬼就是魔鬼,不以一切虚头巴脑的和颜悦色为转移。

  而季礼太了解这小祖宗的脾气,但凡自己松一点口让保姆重做,她就能翘着尾巴作天作地。

  两个人各怀心思,气氛竟有短暂的和谐。

  “沈曦,”季礼忽然道,“你知道一件事吗?”

  沈曦:“什么?”

  季礼:“小时候口红涂得越多,长大了越丑,丑到没人喜欢一辈子嫁不出去。”

  沈曦不信:“你骗我。”

  “你看看口红的化学成分表,你再回忆回忆,是不是有部电影里面有个如花,”季礼一本正经道,“那个如花是不是很丑,但又涂了个红嘴唇。”

  “咔哒”,14岁的沈曦手一滑,汤勺落进药碗里。

  24岁的沈曦梦到自己的脸变成了如花,如花的脸又变成了自己,耳边不停回荡着季礼的声音。

  “没人喜欢”“一辈子嫁不出去”“你是如花”“如花是你”……

  沈曦骤地惊醒过来。

  ————

  第二天早上,沈曦和季礼在饭桌相遇。

  季山和宋宁雅已经去了公司,家里只剩两人和保姆,沈曦和季礼对视一眼,互看不惯地迅速别过脸,连表面的和平都懒得伪装。

  饭罢,宋宁雅一个关切的电话打来,季礼不得已,只能送沈曦去片场。

  沈曦心说并不想让你送,美女有车有司机,碍于和宋阿姨的友谊,她还是坐上了宾利后座。

  路上,季礼在处理邮件,沈曦则在核对今天要拍的场次,她时不时转一下自己小指上的装饰戒指,切割完美的钻石在初晨的阳光下折射出细碎的光。

  沈曦忽然出声:“你以前说我涂口红会变丑,我现在丑吗?”

  季骗子。

  她以为季礼会忘了这句话的缘由,没想到季礼看她一眼,轻淡道:“所以你要谢谢我那时不让你涂?”

  当初季礼这个玩笑吓了沈曦三年,直到高三她无意得知这个骗局和微信转发“不吃这几种蔬菜一定会死”“转给你的朋友看!每人每天必须定时摄入”一样低级,震惊之下,她报复性地走上非主流的道路,然后遭到了季礼更狠绝的报复。

  幕幕往事不堪回首。

  沈曦按灭手机屏幕:“其实我们的微信完全没必要加回来。”

  季礼把她之前说过的话原封不动还给她:“你这样会让我觉得你很在意。”

  沈曦干笑两声:“你的自大和记忆一样出类拔萃。”

  季礼难得勾起一抹算得上谦虚温润的笑容:“过誉。”

  “……”

  沈曦轻哼一声,别过脸去看窗外如湍的车流。

  说不过,她不说了还不行吗?

  沈曦以为早上和季礼呛这两句算今日最惨,没想到远远不止。

  统筹排了一天的绿幕,沈曦预想内没有难度,但和她搭戏的男配是个新人,屡屡笑场,多次ng后,导演气急败坏把喇叭一砸,直接回了酒店。

  男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眼巴巴来找沈曦:“沈老师怎么办,我们一起把导演劝回来?”

  沈曦不耐,但出声状若平常:“劝回来再砸一次吗?”

  男配一窒,露出些可怜的姿态:“我知错了,曦姐你把导演劝回来,我们重拍一次,我保证一条过。”

  沈曦怕自己骂人,没理他。

  男配以为沈曦上钩了,愈发软道:“曦姐刚刚真的不好意思,姐姐。”

  “对不起我独生子女。”沈曦不动声色躲开男配伸过来的手,握着手机起身出了片场。

  她去休息室路上给唐素打了个电话,唐素似乎在和导演争执男配的问题,让沈曦休息半天,沈曦对后面的进度有数,也没说什么,换了戏服回了房间。

  她让安洁把工作室留给她处理的事情带过来,只是安洁还在路上,电话先来了:“老板你上热搜了。”

  沈曦昨晚吃了不少,这厢一边打电话一边很有觉悟地找了包脱脂茶:“昨天刚开完见面会,我今天上热搜不很正常吗?”

  安洁语气并不轻松:“不是见面会的热搜。”

  沈曦扑扑簌簌把茶包抖进杯中:“那我重新下微博看看。”

  沈曦没太当回事,慢条斯理倒水、上盖、泡茶、揭盖、喝一口。

  当她重新登上微博,看到热搜上的“沈曦-孙娇娇”,脸上的平和逐渐烟消。

  在她断网这几天,孙娇娇和秦旭被拍到约会,但孙娇娇和秦旭都糊,基本没什么水花,秦旭有几次想用“沈曦前男友”买热搜,安洁看到就直接控了。

  然后是几篇通稿,吹孙娇娇白富美,配图无外乎是她和秦旭约会时开豪车戴名表,措辞把舆论朝孙娇娇和秦旭是真爱的方向引导,也没几个评论。

  最后就是今天上午,孙娇娇去了一个大主播直播间做客,不少沈曦粉丝骂孙娇娇小三,孙娇娇踢了沈曦粉丝。

  主播顺势八卦三人感情纠葛,孙娇娇拿着大小姐人设,格外直截说自己和秦旭在一起的时候,秦旭已经和沈曦分手了,沈曦舍不得秦旭各种纠缠并且拿工作室合约威胁秦旭,秦旭不堪沈曦折磨不愿和沈曦复合,沈曦就找狗仔拍了自己和秦旭,把一盆出轨的脏水泼到自己和秦旭身上。

  这和沈曦分手时网友们吃到的瓜截然相反,偏偏孙娇娇还把时间线说得那么清晰。

  主播好奇秦旭为什么不出律师函告沈曦诽谤,孙娇娇脱口而出秦旭当时还没解约,沈曦是秦旭老板,秦旭团队都是沈曦配的,秦旭拿什么去和沈曦正面撕。

  这瓜又大又刺激,主播一下子啃懵了,而孙娇娇自己拿起节奏,朝明了挑沈曦大艺人打压新人,工作室条款不合理,抢资源手段肮脏……

  沈曦是何其大的流量,孙娇娇点名道姓一顶,直接把直播间送到热搜第一,评论区立马炸了。手机端sm..

  卧槽!反转!我就说娱乐圈没什么好人,当时沈曦手起刀落,估计也是给秦旭一个警告,怕他曝事儿,沈曦抢资源吃相不是一向难看吗?

  转发过五百造谣定罪判刑,孙娇娇要说的是一句真话,曦宝踢秦旭出剧组的时候她一声不吭?发分手函一声不吭?现在我曦宝断网在剧组拍戏就在这叭叭叭,心里没点逼数吗?

  首先,曦宝恋爱上头,她和秦旭谈恋爱把秦旭签进工作室,她能对秦旭不好打压秦旭?其次,当初是秦旭追曦宝三个多月各种甜蜜语纠缠曦宝才同意和他试试,多打脸说我曦宝对秦旭念念不忘,这句话敲出来我都嫌恶心,诽谤定罪 1

  秦旭和孙娇娇签在了千禾,千禾不是姚婉莹的工作室吗,我为什么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沈曦脑残粉这么可怕?人孙娇娇爸爸上市公司副总裁,出生即罗马,出门跑车不重样,豪宅自带游泳池,来娱乐圈就打打酱油玩一玩所以不温不火,沈曦一年到头通告不断,不要命一样接戏捞钱,孙娇娇为了享乐,沈曦迫于生活,沈曦除了那点在资本面前什么都算不上的咖位,她拿什么和孙娇娇比啊?

  楼上 1,分手之后求复合不成反踩一脚真的恶心,以前没看出来沈曦是这种人,恶心。

  “……”

  等沈曦把自己的瓜吃完,安洁刚好到,安洁把孙娇娇及姚婉莹工作室祖宗十八辈问候了一遍,问沈曦要不要直接发律师函。

  沈曦反问安洁:“你觉得孙娇娇真的只是为了踩我一脚?”

  安洁脱口而出:“踩你一脚还不过分吗?”

  “过分过分,”沈曦莞尔,给安洁倒了茶,不急不缓道,“想踩我一脚的是孙娇娇,让孙娇娇踩我的是姚婉莹,但姚婉莹的目的是借我把秦旭捧出来而已。”

  安洁是个优秀的执行官而非战略者,沈曦则恰好相反,她想问题的方法是季礼手把手教出来的,几乎在看到“秦旭-创造青春”的瞬间,沈曦就前三后四地想完了整件事情。

  “秦旭知道我分手从不回头,他急着从我这里走,给姚婉莹开的分成一定高,姚婉莹打的算盘是什么呢,”沈曦道,“先让秦旭和孙娇娇公布恋情,再艹孙娇娇人设说两人是真爱,如果我放过了她们,就让秦旭在之后的访谈表达对我的想念,我第一次不翻脸,第二次肯定懒得翻,cp粉也必定会刷我和秦旭以前的同台,姚婉莹顺着热度把秦旭送到《创造青春》一个比较高的位置上。”

  “如果我翻脸,姚婉莹就把我打孙娇娇的事情爆出来,我和她们正面撕,事情越闹越大,其实也是帮秦旭把知名度打出来,不怕黑红就怕不红,秦旭男团出身唱跳本来就能打,如果他在《创造青春》第二季c位出道,流量差不多就到顶了,新粉丝都是男团粉,谁还会在乎他是谁的前任是不是吃过软饭劈过腿。”

  安洁被这么一点,也明白了个三三四四。

  她突然反应过来一件事:“你打孙娇娇了?什么时候打的?你说过不冲动!”

  “啊?”沈曦这才意识到自己嘴快,讪讪碰了碰鼻子,“那不是我年轻气盛刚好在气头上吗,渣男贱女打就打了。”无所谓。

  安洁焦虑:“你知道这件事可大可小,主要是给人落了把柄。”

  “我当然知道,但我当时真的控制不住,你看我现在不就成熟稳重了,冷冷静静给你分析事情。”沈曦有点求表扬的意思。

  安洁白她一眼,警告:“我去一趟星娱和小道,你不许乱来。”

  沈曦一副你不信任我的样子:“我乱来什么啊。”

  “打人!”安洁咬牙道,“这次你得保证不冲动,做事之前先和我商量。”

  沈曦哄:“我保证。”

  安洁:“真的?”

  沈曦诚恳:“比你发际线还真。”

  安洁:“?”

  安洁怀疑自己和沈曦的雇佣关系出现了一丝罅隙,沈曦则是夸张做作地向安洁表达了爱意。

  安洁联系好星娱的人离开沈曦的酒店套房,而上一秒还信誓旦旦保证的沈曦下一秒直接上微博圈了孙娇娇。

  沈曦v:@孙娇娇1、秦旭出轨在先,我分手在后,没多一秒纠缠;2、合同的事,我不介意公开原件;3、说我泼你和秦旭脏水,你们配让我端盆吗?

  沈曦一个脏字都没骂,但一通发出来感觉每个笔划都写着“傻逼”。

  孙娇娇似乎也是个脾气大的主。

  孙娇娇:@沈曦,万事讲证据。

  沈曦看到这句话,忽然不知道该说孙娇娇缺心眼还是叫脑残到可爱,她直接贴了秦旭和自己的聊天记录。

  沈曦v:@孙娇娇第一次见人要巴掌的,勉为其难满足你,哦对,你还需要秦旭哭着求我原谅的电话录音吗?

  沈曦发完就退出了微博,不用想都知道是什么光景,她满意地摸了摸手,却发现戒指不见了,沈曦回忆自己今天走过的地方,神清气爽难得好态度地给季礼打了电话……

  半小时后,华盛集团总部顶楼总裁办公室。

  阳光明亮地倾泻在落地窗前,高大挺拔的盆栽洋溢着绿意和生机。

  办公桌后的男人专注工作,脖颈和侧脸勾出的线条矜然清贵,旁边小沙发上倚着个女人,颜如渥丹,肤如凝脂,她打量着小指上失而复得的戒指,顾盼间尽是亮色。

  沈曦开心:“果然福祸相依否极泰来,你送我、被误戏是否,找撕的人不是对手、找到失而复得的戒指是泰。”

  “不过还是有点动容,”沈曦想到什么,颇为感触道,“刚开始被喷被骂,觉得天都要塌了,全世界都不爱自己,后来发现黑子骂来骂去词都不换,其实也就还好。”

  “不过秦旭和孙娇娇加上一个姚婉莹也真不够看的,她们手上就一个料,想想都知道待会儿热搜是我朝孙娇娇动手,还没锤。”

  沈曦有些兴致缺缺,季礼偶尔看她一眼,眼底的似笑非笑如浮光般轻掠而过。

  沈曦自顾自说着,转了话锋:“不过也不能全怪她们,毕竟我这样完美聪明漂亮每根头发丝都发亮的仙女世间难有人间难寻上穷碧落下……”

  沈曦范儿还没起,唐素发了语音过来,沈曦暂停表演点开,对方的声音响在季礼办公室内。

  “曦你什么时候谈恋爱了,保密工作做得够好,锤这么实我都不知道。”

  沈曦懵了。

  然后是乔悦的语音条:“圈内人吗姐!看着不像啊!不过感觉是帅的!那种朦朦胧胧的帅!”

  还有导演的询问,编剧的八卦,演员朋友的揣测。

  安洁直接一个电话过来,俨然即将喷发的火山:“你回微博的事我们晚点再说,你谈恋爱我居然不知道?身为掌握你二十四小时行踪的经纪人你谈恋爱我竟然不知道?!!这究竟是人性的缺失还是道德的沦丧!!”

  沈曦从唐素的语音开始,整个人就处于茫然状态,现在脑袋更是空空的:“没有啊,我谈恋爱了我自己都不知道。”

  安洁咆哮:“你不知道那热搜上的沈曦新恋情是什么!还被锤了!你瞎了吗!算了算了,我发给你。”

  安洁无比愤怒地挂了电话。

  沈曦知道这是姚婉莹的反击,可这也太匪夷所思空穴来风了吧,她连一根毛都没见到,哪里来的男朋友?

  安洁链接发过来。

  沈曦与神秘男子彻夜同游,疑似恋情曝光

  别说吃瓜群众,就是沈曦自己都难掩兴奋地点进去。

  30%,50%,加载得让人心痒难耐。

  100%,进度读条完成,沈曦看到内容,大脑瞬间回血,“噗”一下就笑了出来。

  “你要看一眼我的新男友吗?”她问季礼。

  季礼头也没抬:“我对你那些整容塑料软饭智障无脑小白脸没什么兴趣。”

  沈曦不知什么时候蹭到了季礼身边,把手机推到季礼面前。

  季礼反感,沈曦偏要季礼看。

  沈曦:“你就当看一堆屎。”

  季礼:“知道是堆屎我为什么还要看……”

  逐渐消音。

  图片加载出来,只有背影和侧影的神秘男人,赫然是季礼!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