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我偏要偏要 第15章 有点

小说:可我偏要偏要 作者:画盏眠 更新时间:2020-10-18 04:17: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所有人转而看向沈曦。

  沈曦怔一瞬,随即调整好呼吸,笑吟吟朝季礼走去。

  季礼长腿迈出座位,极其绅士地站在沈曦旁边,从左到右挨着给沈曦介绍投资商。

  “沈曦,这是张总。”

  沈曦礼数周到地点头:“张总好,我是沈曦。”

  被叫张总的人立马反应过来,顺着话道:“我女儿可喜欢你了,真的漂亮。”

  下一个。

  “这是李董事长。”

  “李董幸会,我是沈曦。”

  李董这下恢复记忆了:“沈老师我们上次见过,也是在苏总家,你记得吗?”

  沈曦含笑:“当然记得。”

  再一个。

  “这是赵部。”

  “赵部好,我是沈曦。”

  ……

  季礼没介绍自己和沈曦的关系,沈曦也没介绍自己和季礼的关系。

  就是这种没介绍,反而让在场人心里七上八下,你说季礼和沈曦暧昧吧,两人并没有亲密的肢体接触,季礼把沈曦拉进自己圈子时,都极其礼貌地把自己的手放在下方,让沈曦半掌搭在自己手上,但你要说两人不暧昧吧,季礼为什么要这么做,宛如护着沈曦打姚婉莹脸一样。

  所以到底要不要讨好沈曦?讨好吧,怕沈曦和季礼不熟,冒犯了季礼,不讨好吧,又怕两人私下很熟,惹到季礼。

  季礼保持着一贯不露底牌折磨人心的做法,而沈曦太了解季礼,和他配合得天衣无缝。

  就在现场人八卦纠结快要爆棚时,季礼问沈曦:“我送你回家?”

  “恭敬不如从命,”沈曦从善如流挽上季礼胳膊,“谢谢季总。”

  两人姿态款款相携离开,留下身后众人在心里尖叫着刷弹幕。

  卧槽,到底什么情况啊?!沈曦为什么会和季总认识,感觉还很熟?但好像又不是亲密关系!

  季总上次敬了沈曦酒,会不会有好感啊?!

  怎么可能,季总对沈曦很客气,沈曦对季总也很客气,这两人究竟什么关系我瞎了完全看不出来!!

  ……

  宾客们表面如常推杯换盏,内里则是各怀九九,方才站在姚婉莹身边的几个女艺人各自散开,留下姚婉莹一个人站在原处,望着季礼和沈曦的背影,倏地反应过来,迈巴赫不是男团小流量,是季礼!

  姚婉莹眼色疾变,快步去了保安室:“帮我调上次季礼过来的监控。”

  ————

  月色如水,劳斯莱斯平稳地行驶在路上,车前端的女神标流淌着一层温和华美的光。

  季礼面色清淡,没有半分先前的照顾和周全。

  沈曦坐在副驾驶上,一会儿看窗外一会儿看季礼,翻来转去,越想越确定了一件事。

  “你天生克我,”沈曦气闷道,“我明明都想好怎么怼姚婉莹了,话都到嘴边了,绝对能让她脸色发青血流成河还没办法反击,结果你一把我叫走,我那句话现在都卡在喉咙里,咳不出来咽不下去,虽然你表面在帮我,但时间太过巧合,我有理由怀疑你是故意的。”

  浅层次的维护等于深层次的伤害。

  “不然呢?”季礼轻描淡写,“你以为我为什么叫你?”

  沈曦一噎:“……”

  沈曦:“你不知道话没怼出口很难受吗?”

  季礼眼神落在自己手机上:“那你现在拿我手机给苏城打电话,把那句话骂回去。”

  沈曦:“……”

  她看季礼,男人是一贯的云淡风轻,好像没什么事能让他动容也没什么事能让他失态。

  幸好这次她有心理准备,他的伤害并不是太深,自己在姚婉莹那儿也没丢面。

  “算了算了,”沈曦不和自己过不去,她摆摆手表演了一次仙女大度,施施然收回视线说,“反正你突如其来的善意一直是我人生三大绝望之一。”

  季礼难得有兴趣:“另外两个是?”

  沈曦:“打嗝,憋屁。”

  季礼默了一瞬:“能高雅一点吗?”

  沈曦傲娇:“不可以。”

  季礼:“……”

  车辆进入市区,速度时快时慢。

  高楼大厦灯火明亮,马路两旁人来人往。

  沈曦百无聊赖地左顾右盼,抬眼眺到直耸入云的华盛,想起什么:“华盛资本为什么提前上市?”

  季礼:“市场需要。”

  沈曦:“……”

  好的呢,这个话题聊不下去。

  沈曦眯一会儿眼,回忆今晚发生的事,叹息道:“今晚为什么是你?”

  季礼瞥她一眼:“你希望是条狗吗?”

  “不啊,如果换个真霸总,在我怼完姚婉莹之后把我叫过去,霸道宣誓这是我的女人,那我多有面子,”沈曦一下来了兴趣,“你不知道我之前看的一个剧本就是这样,女主被渣被绿,小三挑衅女主,霸总男主是财阀大佬天神一样从天而降保护女主,从此女主遇脸打脸遇婊揭婊一路开挂,要不是后面女主出车祸失忆成了顶级黑客我都考虑接一下的。”

  季礼没什么反应。

  沈曦想到什么,人还懒懒倚在副驾驶上,看季礼时眼睛却亮了。

  “不然我们在一起吧。”她说。

  路灯掠影,男人刀刻般的侧脸冷淡而锐利。

  “这个提议很好诶,”沈曦颇有兴味道,“你想想看,我满足女主的条件,你满足男主的条件,我被渣被绿需要霸总撑腰,宋阿姨不总说你审美障碍感情障碍沈曦障碍吗,我们就在一起两个月,两个月之后分手。”

  “这样的话,我是你唯一的前任,我都能和你在一起了,谁还会说我不是,你也得了好处,”沈曦洗脑道,“你可以给宋阿姨说和我在一起之后,觉得其他女人都是俗物,但你和我又不合适,所以你要沉迷工作治愈情伤,我们还能有理有据地不受长辈约束再也不联系,反正你讨厌我我讨厌你——”

  沈曦话没说完,季礼按下敞篷键,扑扑簌簌的冷风霎时从四面八方涌入,长卷发胡乱地拍打在她脸上。

  十秒,季礼复回车顶。

  沈曦吃痛:“季礼你做什么你是不是有病——”

  季礼再次按下敞篷键,有路人在拍豪车,沈曦惊呼别脸再经受残忍酷刑。

  十秒,再次复原。

  沈曦火气霎时蹿到头顶,冲季礼喊:“我就开个玩笑季礼你到底要做什么,你是不是见不得我有一秒好——”

  季礼第三次按下敞篷键,沈曦拼死按住自己扬起来的裙摆,绝望地任由长发把自己脑袋包裹成一个栗色的蚕茧。

  十秒,第三次复原。

  沈曦:“你想让我死吗?”

  季礼:“让你清醒清醒。”

  沈曦宛如被暴风雨蹂躏过的花骨朵,残败决绝道:“刚刚那是国金中心,那么多人,你考虑过万一我被人拍到脸。”

  季礼淡淡道:“我对你的好意不以任何时间地点为转移。”

  之后一路无话。

  等车抵达江山公寓地库,沈曦还是咽不下去这口气,她一想到自己刚刚那丑样子有可能被拍到,快要气哭了,顶着一双通红的眼睛还强撑气场对季礼道:“以后但凡我开你玩笑或者真的对你有一点非分之想,我原地去世。”

  季礼不置可否,灯光昏暗,男人太过好看的脸隐在半明半昧里。

  “宋阿姨说《她杀》结束之后就给我介绍新的小哥哥,其他人也说给我介绍,我会尽快拥有新恋情和你断绝关系。”这是沈曦的第二句。

  季礼没回,骨节修长的手搭在方向盘上,抬指轻敲。

  “祝你工作顺利,前程似锦。”沈曦凄怆得大脑一片空白,说了第三句。

  这话差不多是一辈子不见的意思。

  季礼敲方向盘的长指停下,终于开了金口:“那祝你工作愉悦,早日归西。”

  这话差不多是根据现状咒她猝死的意思。

  沈曦径直下车,气打不过一处,“神经病,”她回身狠踹了一脚车身,结果把自己疼得龇牙咧嘴,走路一瘸一拐。

  季礼轻笑一声,目光跟着沈曦,直到她上电梯,金属门徐徐合拢。

  季礼收回视线,没急着离开,他靠在驾驶座上,点了一支烟,慢吸一口,薄唇缓缓吐出烟圈。

  地库安静,车内指示灯伴着“哒哒”提示声交错辉映,他眼睫半阖,深邃的眸底藏着一丝暗涌的情绪。

  ————

  进入六月之后,气温逐渐升高。

  自地库一别,沈曦和季礼将近半个月没联系。

  沈曦想得很明白,季礼知道她在外是个从影子到头发丝都必须精致的人,但他前前后后虐她两次,第一次过了就算了,第二次他都祝她早日归西了,她没必要热脸贴冷屁股,只要季礼不道歉不主动,她真的一辈子和季礼不说话也没关系,喜欢她的人那么多,她没必要自讨苦吃。

  安洁深以为然,让仙女不开心的都可以死了。

  死人季礼的生活同样没有任何变化,宛如一台永不停歇的赚钱机器工作、出差、开会。

  那天晚宴后,姚婉莹若有若无在沈曦那里刺探她和季礼的关系,沈曦一律装傻,措辞一律季总。

  季礼取消了一个和苏城的合作计划,苏城到华盛总部找到季礼,企图提及双方曾经合作的情分。

  季礼无波无澜:“苏总我是商人,唯利是图。”

  苏城这次能让的点确实不如另一方,及时打住话题,他问起华视对千禾工作室几个影视项目的过会情况,旁敲侧击打听沈曦。

  季礼直接起身走了。

  程胜歉意地对苏城道:“季总对女艺人并不了解,他稍后还有个会,苏总我送您。”

  苏城讪笑:“不用麻烦程总助。”

  《她杀》杀青当天,姚婉莹专程来道贺,看到季礼没来,她心里明了,嘴角挂着嘲讽的弧度离开了。

  下午乔悦过来,正式和沈曦签了雨夜合同。

  乔悦连连道歉:“真的拖太久了,拖得我都不好意思了,我知道你接是为了还我人情,但举手之劳,谈何人情。”

  沈曦故意:“我怀疑你在玷污我对作品的真心,”见乔悦当了真,她莞然一笑,转而安慰道,“《雨夜》本子扎实,我和陶然都不混,你且安心,不要焦虑。”

  乔悦没忍住抱了一下沈曦。

  晚上杀青宴,沈曦多喝了两杯,挨着给同组演员和每一个剧组工作人员鞠躬道谢,从制片人、导演、摄影、灯光到服装、化妆,甚至场务、场记。

  每鞠一次躬,她都双手合十,极其诚恳:“太年轻很多地方不懂事,承蒙大家照顾,谢谢。”

  “谢谢。”

  “谢谢。”

  “……”

  她记得住大部分人的名字,哪些人喜欢喝什么味道的奶茶,哪些人对牛奶过敏,哪些人来自什么地方,哪些人帮过她,那些人觉得她挑剔,很多剧组忙碌时、休息时的小细节沈曦都记得很清楚,极其不符合她咖位、身份地记得很清楚。

  在场的人几乎都红了眼睛。

  敬业沈曦,可望不可即沈曦,从不迟到沈曦,包袱千吨沈曦。

  性情中人到了顶,也不过一个沈曦。

  唐素参加过无数次杀青宴,第一次哭得有些失态,别人都觉得沈曦已经红极一时,唐素却觉得在,这只是沈曦的开始。

  合照的时候,唐素举杯,没祝《她杀》祝沈曦:“沈老师顺利开心,星途似锦。”

  众人跟着举杯。

  沈曦怀抱鲜花站在正中央,笑眼含光,美得灼灼其华。

  ————

  酒店外面蹲守了不少记者。

  晚上十一点,沈曦结束庆功宴和经纪人安洁上电梯,楼下记者听到动静蹭地起身朝门口围去。

  沈曦习惯很好,在外从不喝醉,从不失态,只是微微上脸,两颊绯红。

  安洁问:“待会儿回翡翠园还是江山公寓。”

  沈曦:“江山公寓。”

  “叮”,电梯到一楼,沈曦按了按小腹右侧。

  安洁关切:“怎么了?”

  沈曦忍疼:“可能刚刚酒喝急了有点岔气。”

  她提一口气,保持微笑出了电梯,聚光灯闪烁,快门声不停,记者们蜂拥上前问关于《她杀》的问题,《雨夜》的问题,沈曦有一说一,只是疼得脸上红润褪去,甚至有些发白。

  沈曦抱歉:“我身体不适先走一步。”

  她对记者们素来好,记者们也赶紧让路,几家小报趁空挤到沈曦跟前。

  “两个小时前网上爆出包养传闻,请问沈老师怎么看?”

  “爆料者证据详实清晰,请问沈老师工作室是否提前做好预案?”

  “爆料者称沈老师金主为有妇之夫,请问沈老师是否……”

  “……”

  “包养”“金主”“证据”“有妇之夫”混乱地响在沈曦耳边,她找不到路,嘶疼发软,两眼一黑,直直昏倒在地。

  现场登时一片混乱。

  唐素急匆匆下来把沈曦挪上自己车送去医院,安洁一边焦急跟进唐素那边的情况一边在现场维持舆论:“包养绝非事实,我们将拿起法律武器打击造谣者,希望媒体不要以讹传讹。”

  “江山公寓为沈曦个人所购,绝非爆料人口中金主。”

  “……”

  安洁上了保姆车回了工作室,对方挑杀青宴这个时间爆摆明了抓沈曦热度狠泼脏水,安洁干脆利索地叫人查ip报了警,唐素从医院打来电话,说是急性阑尾炎,动手术要身份证。

  安洁隔空指挥助理找沈曦的包,没有。

  安洁一拍脑门,想起来今天早上沈曦是从江山公寓走的,匆匆忙忙没带钱包,沈曦在路上才想起这件事,安洁说回去拿,沈曦说今天应该没什么要用钱和身份证的地方。

  安洁这厢吩咐助理去江山公寓取,安洁有指纹没密码,助理没指纹没密码。

  安洁这边电话在响,那边电话在响,正准备自己去江山公寓,着急忙慌之中她忽然想到一个人,赶紧吩咐助理:“你快拿沈老师手机,在微信里找一个备注不是人的,给他打电话,快!”

  季礼在开发商饭局上,他想要开发商手上一座工业园区,价格咬得严丝合缝半个点不挪,卡死了开发商的割肉极限,开发商让过一次不愿让第二次,哪怕他明白胜算不大,也想试试。

  “南城好玩的地方很多,”开发商微醺道,“季总今晚不回去我明天陪你逛逛。”

  季礼没沾酒,两眼清明:“我多年前来过。”

  开发商:“南城这一片都是近年才开发出来,季总有老友在这边?”

  季礼刚要说话,沈曦微信语音弹过来,季礼道了“抱歉”起身快步去阳台接通。

  他没开口。

  一道陌生、哆嗦又着急的声音从对面传来:“请,请问是死狗不怕开水烫先生吗,我是沈曦助理,沈曦在医院要动手术要……”

  开发商不知道季礼接了谁的电话,挂断回来后,直接拿了外套朝外走:“康总抱歉我有事先走一步,三个点我让了。”

  开发商反应不过来。

  男人边走边和总助交代什么,他背影高大挺拔,走得大步流星。

  一分钟后,楼下的劳斯莱斯疾驰离去。

  ————

  沈曦昏迷中有几个清醒的瞬间,好像听到了“死狗不怕开水烫”“封锁消息”“很严重”,好像自己进了手术室,自己在哪,自己怎么了,自己不应该刚离开《她杀》杀青宴吗?推荐阅读sm..s..

  麻药劲上来,沈曦彻底没了意识。

  凌晨三点,周遭一片寂静,沈曦宛如在海里游了许久,终于看到海岸,她眼皮动了动,撑着浑身最后一点力气游啊游,终于抚到岸边,醒了过来。

  入目是一堵雪白的墙壁,然后是季礼面无表情的脸。

  见沈曦醒来,他用冷酷得宛如宣告死期的语气道:“你残缺了。”

  轰!宛如一颗雷炸在头顶。

  沈曦直接被吓懵了。,,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免费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