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我偏要偏要 第17章 有点

小说:可我偏要偏要 作者:画盏眠 更新时间:2020-10-18 04:17: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保安冲过来制伏女人。

  也是同一刹那,沈曦脑海宛如炸开,她动作比思维更快地扒掉季礼衣服,冲去拿起草坪上的喷灌水管,打开开关,直冲季礼后背喷去。

  强而猛烈的水流冲刷在男人窄劲的后背上,被脱在地上的衬衫已经烧出一个乌黑恐怖的小孔,衣料残渍被水哗哗啦啦打湿。

  整整一分钟。

  季礼后背上的灼热感散去,沈曦过去看季礼被泼到的地方,急切:“怎么样你还好吗?”

  季礼余光扫到沈曦病号服上一处血迹,眼神骤然一凛。

  沈曦眼前发昏,季礼拦腰抱住她:“沈曦!”

  十分钟后,急诊室内。

  季礼裸着上身,肌肉薄而流畅,后背有块铜钱大的皮肤明显比周边白出不少,白出的部分随着医生擦拭有所缓解。

  医生忍不住感叹:“幸好沈小姐反应快,要是晚几秒,要是旁边没有水管,后果不堪设想。”

  而此刻,近在咫尺的小姑娘躺在手术床上,她表情痛苦,唇色发白,额头上冒出豆大的汗珠,刚动过手术的伤口已经完全裂开,黑色的缝合线在模糊的血肉里搅得淋淋一片。推荐阅读sm..s..

  腰麻药效还没到,她感觉是清晰的,清楚地感觉到医生把线从她血肉里抽丝剥茧般扯出,扯出的时候连带着血肉,然后重新缝合。

  平常走路磨脚都要嚷嚷半天的小姑娘一声都没嚎,只是在痛苦和清醒的界限里不停喃喃季礼的名字。

  “季礼……”

  季礼眼眶微微发红,紧握住她探寻而来的手。

  中途好几个瞬间过于血腥,季礼别过脸不忍看。

  安洁拿回来的快递是沈曦昨天吩咐去查的内容,爆料者收过二十万现金,而给这二十万的,正是姚婉莹经纪人!

  双方交易时戴着口罩,照片中,姚婉莹经纪人只在临上车前摘下了口罩,就是这瞬间,被监控拍到了脸。

  季礼看完快递内容,穿上程胜新送来的衣服,一未发地离开。

  安洁想问季礼是什么意思,男人那张脸太过冷肃,安洁硬生生把话咽了下去。

  短短几天时间,沈曦数不清自己晕过去多少次又醒来多少次,再睁眼时,她第一句话:“季礼。”

  安洁在旁边道:“季总没事,和程总助一起走了。”

  沈曦“哦”一声,没了下文。

  安洁被她的神态吓到,急忙问:“你还好吗?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我叫医生过来。”

  沈曦两眼焦距涣散,定定地望着墙壁:“那女人呢?”

  安洁:“被警察带走了,警察让我等你醒了给他们去电话,他们过来录口供。”

  沈曦又“哦”了一声:“那你现在叫他们过来吧。”

  医生给沈曦换药时,警察在旁边问时间地点人物矛盾,沈曦如实告知。

  记录下某段话,警察重复:“你确定除了在医院外的其他任何地方都没见过嫌疑人,并且今天是你们见的第二面?”

  沈曦:“我确定。”

  随机伤害事件和故意伤人事件都不少见,但浓硫酸的程度已然算恶劣,警察想安抚沈曦两句,见沈曦漂亮的脸蛋上写着“拒人千里”四个字,只能作罢。

  警察走后,沈曦吩咐安洁用工作室官微发布资产澄清证明和纳税证明,尔后,又让安洁拿来了相机。

  不少网友都等着沈曦反锤,等了整整两天,全是不温不火的声明,有些忍气。

  部分网友认为人家都已经发了澄清证明还要怎么证明,少数网友则认为沈曦有点小声否认即承认的意思。

  就在这时,深陷舆论漩涡的沈曦本人发布一段半身镜视频。

  背景是病房,画面中的女人身着病号服,昔日神采飞扬的脸上不见半分光芒,她直视镜头,冷静而平淡的叙述:“本人沈曦,纳税情况和资产持有皆已申明,自《她杀》杀青宴本人换急性阑尾炎入院后,各种关于包养的传闻甚嚣尘上,本因身体原因缓步处理,鉴于入院期间被不法分子蓄意泼浓硫酸未遂,本人与亲人身心皆受到伤害,特在此声明,本人无任何包养或被包养行为,破坏旁人家庭更属谣,本人将对造谣者及幕后主使姚婉莹女士追究法律责任到底,特此声明。”

  沈曦,一个在任何舆论来临时都想着写小作文的你圈语文课代表,可刚可苟的行走热搜,究竟要在几天时间里经历多少事,才能发出这样一条正面回复、每个字都充斥着不宽恕的严肃视频。

  她点名道姓,信息量太大,评论区立马炸开锅。

  梳理一下时间线,《她杀》杀青宴,曦宝阑尾炎入院,姚婉莹找人爆料曦宝被包养,曦宝澄清,网友们不买账,不法分子泼曦宝浓硫酸伤害曦宝和她的亲人,曦宝二次澄清并正面回复。

  哭!哇!吓死了!不法分子怎么不自己用浓硫酸洗脸啊!!有病!有病!烦死了!

  我知道阑尾炎多痛,刚做完手术又被泼浓硫酸,曦宝不要太惨,姚婉莹是什么情况?!家里人死绝了吗?以前通稿各种拉踩艳压曦宝也就我曦宝懒得搭理,现在整出这么个幺蛾子我真#¥%#¥!

  哇,心疼曦宝!怎么这么瘦了!曦宝不笑我心都被剜了!

  呜呜呜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曦宝!姚婉莹司马!!

  ……

  转瞬挂在了热搜第一。

  疗养院附近有居民拍到女人被带上警车的照片,女人相关信息瞬间暴露在互联网之下。

  女人的家属从警察局打来电话,希望沈曦体谅一个母亲失去孩子的不容易,把刑事案件转为民事纠纷,免掉嫌疑人的牢狱之灾。

  家属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毕竟你们没人真正受伤。”

  “毕竟?没人真正受伤?”沈曦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随机杀人犯没有刺死被害者所以就该原谅?绑架小孩的罪犯最后让警察把小孩解救了所以无罪?那谁为季礼挡那一下负责,谁为我差点毁容负责?”

  对方还想说什么,沈曦直接挂了电话,她嫌恶心。

  没几分钟,警察打电话来问沈曦嫌疑人被人肉的事。

  沈曦粉丝的自制力素来高,沈曦平时对这样的行为更是深恶痛绝,但这次,她“哦”了一下午的第三声,宛如谈论天气:“我觉得问题不大,等她坐完牢出来,大家应该都忘了。”

  打电话的是女警,心底偏袒沈曦,自然没多说。

  沈曦挂断,给沈淮江、宋宁雅挨个去了电话,每一次叙述都扼要而明晰。

  疗养院的老教授们十天半个月等不到一件新鲜事,这厢午觉睡完一起来,便听护工说隔壁小姑娘差点被毁容,错聘护工的老教授连忙带着老伙伴们到沈曦病房道歉。

  小姑娘看上去纤瘦又脆弱,老教授们心疼都写在脸上。

  安洁去了趟工作室回来给沈曦说热搜的事,刚学会玩微博的老教授们来了劲,和蔼道:“曦曦你有微博吗,我们互关一下啊。”

  “我也要,我叫交大经院第一雀神傅。”

  “你叫菜鸡傅,叫什么雀神傅,我也要我也要,曦曦你粉丝多少,我,十万,暂居疗养院第一,你可以叫我郝十万。”郝十万话说着说着,看着沈五千万的主页默默闭嘴。

  沈曦眉眼弯弯地笑。

  教授们你一我一语笨拙地安慰,直到护工催他们吃药了才各自散去,临走前还把自己珍藏的大白兔和辣条分给了可怜的沈曦。

  沈曦心里好似被注入一道暖流,熨帖而舒适。

  ————

  华盛集团,在宋宁雅和沈淮江给季礼打电话之前,季礼已经暂停了华盛及旗下所有子公司和苏城的全部合作项目,任何姚婉莹参演的综艺、影视剧、电影甚至访谈全网下架。

  顶楼总裁办公室,季礼坐在办公桌后,细金属边眼镜被勾在手上,神情冷然,仿佛任何事都无法激起半分涟漪。

  苏城当着季礼的面甩了姚婉莹一耳光,怒喝:“道歉。”

  姚婉莹唇哆哆嗦嗦:“季总我没想过沈曦和你是这种关系……”

  季礼一个字都不想多听,直接让保安带走了姚婉莹。

  又是安静。

  苏城走近两步,哈哈赔笑道:“季总这事儿是女人的错,没必要搭上我们的交情,你说你赔个几十亿违约金和我翻脸为个什么呢?我们合作互利双赢……”

  苏城话没说完,便见男人抬眼看向自己,下一秒,低沉平润的嗓音抵来。

  “很明显,苏总,”季礼眸光式微温和,道,“为个沈曦。”,,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免费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