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我偏要偏要 第19章 有点

小说:可我偏要偏要 作者:画盏眠 更新时间:2020-10-18 04:17: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夜色与病房内明亮的灯光相逢,窗户上交错出两道绰而长的侧影。

  男人抬手轻拍着小姑娘的背抚住她的抽噎,在这种流淌着默契和依赖的无声中,那些埋藏在经年累月里的瞬间都如珍珠脱浪般变得明晰而清楚。

  以前总嫌弃她贪玩会把浑身弄得脏兮兮的是季礼,给她把手一点一点擦干净的也是季礼。

  打她手心监督她做作业的是季礼,她进步了陪她去买漂亮小裙子的还是季礼。

  剪她头发的事情沈曦暂时不予原谅,但如果不是季礼无数次刻薄无情的嘲讽,无数次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攻击,沈曦不确定自己能正儿八经上大学,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咬牙把《仕杀》拍完,不确定自己第一次被黑的时候能边哭边正面回复。

  季礼在她的世界里从来都是一个极其讨厌又不可割裂的负面角色,可也是这个负面角色,在她单方面咆哮“互殴”时只会抓住她的手,拧紧了眉心也绝不会朝她动手,在她需要他的任何时候,他不管天南海北地点关系总会第一时间出现在她面前,就算他说他厌烦她分手后一而再再而三找他诉苦,可他从来不换房门密码和她的指纹。首发..m..

  沈曦一颗心被季礼惯常砍得四分五裂,只是这一次,沈曦以为季礼会残忍地泼辣油,季礼却抱着她,低低地往里灌了蜂蜜水。

  温温热,乍一喝没什么感觉,待一会儿,等后味上来,一股子淡甜弥漫在整颗心里。

  “季礼,”沈曦抬眸看他,“你说我们现在算不算共患难的挚友。”

  她小脸清丽,眼睫挂泪,轻咬嘴唇时如雨后初苞的玫瑰,可怜动人。

  季礼用指腹拭去她脸上的泪痕:“如果我说不算你会生气吗?”

  沈曦不可思议:“当然会。”

  季礼:“那就算吧。”

  “什么叫那就算,”沈曦从季礼怀里蹭起来,“你就不能直接说算吗?”

  季礼:“你没回答我上个问题我可能会直接说算,你回答了上个问题等同于你自己放弃了我直接说算的概率。”

  沈曦一脸问号:“可上个问题不是你问我的吗?为什么这也能算我自己放弃概率。”

  季礼:“我问你你可以不回答。”

  沈曦:“你要吃药吗?”

  季礼:“?”

  沈曦格外认真道:“我是情感宣泄自然而然流淌出来的那句话,而你在这种时候都还不忘在逻辑上欺负我,我有理由怀疑你得了不怼仙女会死绝症。”

  季礼“哦”了一声:“那你怀疑吧。”

  沈曦噎住,结束了这次费力不讨好的聊天。

  病房有个套间,里面书桌、单人床一应俱全,季礼扶着沈曦去洗漱,又扶沈曦回病床躺好后,拿了平板准备回房间。

  季礼并不认为沈曦想和自己继续沟通。

  忽然,沈曦道:“你可以陪我吗?”

  季礼停下脚步,转身看她。

  沈曦眨了眨眼睛,重复道:“今天发生了太多事,我心里不太平静,我怕我睡不安稳,一直叫你又很叨扰,所以我想说你在这陪我,等我睡着了再进去可以吗?”

  季礼没出声,但表情似有松动。

  沈曦再接再厉:“你也可以现在进去,只是我心里太难过了,就像玻璃碎了一地,如果你现在进去,就是在碎玻璃上踩上几脚,更碎了,如果你陪我一会儿,就是502,每分每秒都在帮助我复原,”沈曦两只手露在被子外面,宛如一只无害的小动物,可可怜怜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知道你刀子嘴豆腐心,你现在是不是已经做出了决定,愿意为了一个脆弱的女孩,为了她的睡眠而陪伴……”

  季礼默一瞬,问:“我找医生给你开点安眠药?”

  沈曦倏地把手收进小被子,转过身背对他,闷闷地不说话了。

  这是钢铁直男吗?不,这是钛合金直男。

  哼!

  沈曦假意闭着眼睛,耳朵却悄悄竖起来听季礼的动静,季礼坐回了床边的陪护椅,季礼在给程胜发微信,季礼说着给她开安眠药最后还是没走。

  时钟指针一下下敲出安静。

  沈曦脸上方才的戏多收得一干二净,她悄无声息地睁开眼睛,借着窗上的倒影看季礼。

  他长腿不太舒展地放在地面,时不时拿起手机回复一条信息,从沈曦知事起,季礼就是一个极其自控的人,控制时间,控制情绪,控制自己做每一件事的成本,甚至控制没人制得住的她,等他坐上华盛头把交椅,这样的自控更为明显。

  他说话永远不温不火,神态永远淡漠平静,温和时像湖水,嘲讽时湖水结了冰。

  除开刚刚的发火,是个例外。

  一个只对她的例外。

  沈曦视线慢慢上移看他,不少女生控男生指控一个部位,有的是眼睛,有的是唇形,有的是手,沈曦不一样,她全都控。

  她知道季礼好看,但没想过季礼会这么好看,眉形挑落,眼眸深邃,挺鼻薄唇、下颌线条冷淡清显,完美得不能再挪分毫。

  沈曦看着看着,白皙的耳廓漫上一层自知的绯红。

  沈曦忽然转过脸喊他:“季礼。”

  男人低缓的单音节撞击着她的耳膜:“嗯?”

  沈曦脆道:“我觉得你很烦。”

  季礼一愣。

  她委屈了自己安慰她,她让陪自己就在这陪着,他事情处理到一半不知道自己哪儿招惹了这小祖宗,不知所以然地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给她掖了被子:“睡吧。”

  他看上去无奈又拿她没办法,她是病号。

  怎么办,她好喜欢他无奈又拿她没办法的样子啊。

  沈曦脸上一派淡定,把脸别过去后,她眸子亮亮的,偷弯了弯唇角。,,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免费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