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我偏要偏要 第21章 有点

小说:可我偏要偏要 作者:画盏眠 更新时间:2020-10-18 04:17: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一个小时到翡翠园,沈曦“刚好”醒来。

  程胜帮沈曦把行李从后备箱搬进她的小别墅,季礼边朝沈曦家走边对她道:“你家里我已经让人收拾出来了,可以住,有事叫我。”

  沈曦停在自己家门口不愿进去,揉揉惺忪的睡眼:“我不回家。”

  季礼脚步停下:“那你要去哪?”

  他以为她要回江山公寓或者湖光山色,没想到沈曦慢条斯理打了个哈欠之后,指了指隔壁:“你家。”

  季礼默片刻:“住你家和我家有区别?”

  沈曦瘪瘪嘴:“我在医院习惯了和你一个屋檐下,我就要住你家。”

  不待季礼回答,她睁大眼睛,先发制人问:“季礼你不让我住你家是不是家里藏着什么秘密!你该不会是金屋藏娇了吧!我要去找找看,我要告诉季叔叔和宋阿姨。”

  沈曦说着,作势就要去季礼家找人。

  季礼深知小祖宗作妖的本事,无奈按了按眉心,给程胜递了个眼神,程胜明意,跟在沈曦身后把沈曦行李搬进了季礼家。

  保姆帮沈曦收拾完行李,程胜交代完工作离开,沈曦还在一个一个房间挨着找季礼的娇。

  “嘭”地开门,“嘭”地关门,乐此不疲。

  最后,沈曦在二楼的室内阳台稍作休息。

  季礼坐在一楼主客厅沙发上回复邮件,唇边勾起一道式微嘲讽的弧度,问小祖宗:“找到我金屋藏的娇了吗?”

  沈曦理直气壮:“找到了。”

  季礼当她嘴硬,轻嗤一声不予评价,沈曦则是看看琉璃钻的顶灯,看看墙角落地钟,看看墙壁熟悉的油画和小桌几上的插花,思绪轻飘飘。

  她当然知道他没有金屋藏娇,不过那是以前。

  从今天起,自己就是他的娇。

  沈曦想着想着,轻笑,笑眼弯弯似两抔清澈的月牙。

  沈曦在季礼家和在自己家没什么区别,无比熟练地让阿姨做自己想吃的菜,吃饭时习惯性坐在季礼右边,吃完饭她一伸手,季礼扯了张餐巾纸放在她手上,沈曦擦擦嘴,把餐巾纸还给他,季礼在看杂志没看沈曦,准确无误接过餐巾纸扔进垃圾桶。

  以前,沈曦觉得这些互动稀疏平常。

  可心里那颗关于他的小种子发芽之后,专属于季礼的滤镜戴上之后,她忍不住想自己和他怎么这么默契,怎么这么有爱。

  什么叫天作之合?

  季礼和沈曦就是。

  晚饭后,季礼坐在阳台沙发上看季报,沈曦躺在沙发另一端玩手机。

  大片夕阳渲染着远天,万丈霞光在远处碧湖幽林间层层铺开,最后那一缕亮,好巧不巧落在他身边。

  沈曦借着手机屏幕看他。

  手机屏幕中的男人长腿窄腰,衬衫袖口卷起一截,露出来的腕和手骨节明晰修长,他垂着眸,眼睫在眼窝投下一片阴影,沈曦目光悄悄落在他弧度削显的喉结上,只感觉莫名禁欲。

  他喉结伏动,沈曦细软的喉咙跟着滚了滚,只觉得禁欲中好像裹挟着某些不可说的性感。

  沈曦手指在屏幕上滑动,透过屏幕慢慢看他,脸上漫着一层显而易见的绯红。

  沈曦检查了手机的静音模式,调整好角度,忽然喊他:“季礼。”

  季礼回头看她。

  沈曦飞快按快门,嘴上说的却是:“你看晚霞是不是很好看。”

  季礼顺着沈曦目光去看晚霞,低音淡淡的:“嗯。”

  季礼以为小姑娘就是让自己看看晚霞,没觉得异样。

  沈曦却仿佛经历了谍战片般,望着那张季礼回眸恰到好处的偷拍,紧张得心都快跳出来。

  她以前觉得他是个没有感情的赚钱机器。

  你说赚钱机器就赚钱机器吧,怎么还这么帅!

  晚上,沈曦回到自己房间,洗漱完,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看这张照片,季礼不知道她叫他做什么,眸里有询问,就是这分询问,削弱了他身上的清冷,他眼里有光,在暖霞铺陈下整个人都是温暖柔和的。

  沈曦越看越喜欢,忍不住把这张照片换成屏保,换好后她又怕被别人看到生出事端,悄悄取消屏保,换成了主题,可换成主题后,季礼的脸被应用图标挡住了,沈曦很别扭,最后,她想了个办法,用美图拼图调出张白画面,将季礼这张照片缩小成app大小放在右下角,这样别人不会注意,但她每次看手机都会看到。

  光是看看就很开心。

  月色隐入云层,黎明唤醒美梦。

  《她杀》延期杀青本就让沈曦欠了不少进度,加上阑尾炎手术伤口裂开延长了恢复期,这么一耽搁,又是半个月。

  第二天早上八点,安洁便到翡翠园来接沈曦,见沈曦从季礼家出来,她只当是季礼强迫沈曦留宿以便伤口恢复,也不诧异。

  沈曦弓身上车,安洁吩咐司机出发,给沈曦汇报日程安排。

  上午是《时秀》杂志封拍,下午和《雨夜》导演碰,晚上有个圈内好友的饭局,目测可以推掉。

  沈曦道:“以后能推的饭局都尽量帮我推了。”

  安洁猜测:“是沈家不太愿意你抛头露面吗?”

  “不,”沈曦说正事语气,“我有更重要的事情做。”

  安洁脑补出名门小公主身份曝光后一系列夺权戏码,默默转移了话题。

  《时秀》是近几年崛起的新锐杂志,和《super》等老时尚并称六大刊,沈曦在去年就集齐了全部首封和内封,今年准备集第二轮。

  风格、服装、妆容等细节安洁昨晚就和摄影总监敲好了,沈曦到片场直接上妆。

  她五官精致,皮肤状态维持得很好,上妆速度很快,待到拍摄时,沈曦保持了极强的镜头感和专业度,几套下来,废片率维持在一个极低的范围。

  第四套拍完,沈曦和摄影总监在旁边休息,服装小姐姐把第五条裙子送过来,沈曦眉头皱一瞬,总监当即冷了脸,冲服装斥道:“会不会做事,懂不懂检查细节?!”

  服装害怕地解释:“版图露的左腰,实物露的右腰,今早实物才送过来,所以昨晚我和安洁姐对的时候不知道。”

  总监怒:“你不会今早提前来检查吗?不会打电话和品牌确认吗?不想做就滚,知不知道现在一份工作多难得,第六套备用带来了吗?没带来你明天也不用来了。”

  服装眼泪都快下来。

  “没事,就这套。”沈曦温声打断总监。

  总监不放心:“沈老师。”

  沈曦再次给总监吃定心丸:“没关系。”

  服装小姐姐对沈曦千恩万谢。

  十分钟后,休息结束,恢复拍摄。

  沈曦换上绿色刺绣长裙,进入森林景摄影棚,及腰大波浪如海藻般乌黑蓬松,颜如渥丹,肌肤如雪,不谙世事的无辜神态像误入凡间的仙女,沈曦信手捻着花环,想要戴上花环,戴上花环提起裙摆回眸看。

  每个瞬间,都刚好用手或花环遮住了右腹伤口,右后背又能露出一段纤白勾人的腰肢。

  摄影总监的脸色由阴转晴。

  沈曦拍完时,安洁拎着奶茶进来,沈曦笑着给工作人员们鞠躬道谢,在安洁陪同下去了更衣室。首发..m..

  她在时,大家和谐安静,她走后,片场登时议论声一片。

  “天呐,太美了吧!我第一次见素颜这么能刚的!就是太瘦了,那腰那腿,呜呜呜真人间小公主!”

  “沈老师真的好会做人,去年也是,给每个工作人员道谢买水,虽然不是什么大钱,但有这份心,每次都有这份心就很难得,几个艺人能做到。”

  “她真的好温柔,刚刚总监训陈琴她还帮陈琴说话,好得没办法让人嫉妒。”

  “是啊,再看看某些所谓清纯白月光的嘴脸,啧。”

  “难道你们不觉得她和华盛总裁可以写个一百万的情文学吗,据说是青梅竹马,华盛总裁宠着长大,这次华盛和苏城翻脸就是总裁冲冠一怒为红颜,还有合伙人的事,我看到论坛有个匿名评论说华盛资本提前上市就是为了小公主的合伙人名额,他们内部腥风血雨最后被总裁收拾得干干净净。”

  “这种论坛匿名哪儿能当真,小公主低调不大牌才是真的,难道真是越是站在金字塔尖的人越努力吗哭辽!”

  “……”

  摄影棚隔音并不好,稍微大一点的嗓门通过墙壁传到沈曦和安洁耳里。

  安洁跟沈曦之前跟过其他艺人,人都趋利避害,艺人尤其,大部分艺人对有钱有身份的人态度谄媚,对普通人便拿乔着一副刚刚在上的姿态,沈曦对利害没什么概念,她反而会对资本外的人更好一点。

  安洁笑眯眯问起沈曦这个问题。

  沈曦道:“大家都不容易的。”

  简单一句话,安洁听得动容。

  听听,这就是她家仙女!

  沈曦倒不以为意,换完衣服后,去了趟洗手间,没想到出来后,被一个人拦下了。

  秦旭。

  一段时间不见,沈曦对秦旭已经没了什么深刻的印象,就像看一个厌烦的陌生人,偏偏秦旭还一脸苦情和思念:“姐姐你还好吗?我很想你,当初真的是孙娇娇勾引我,是姚婉莹为了陷害你做的局,我也是受害者,我们都是受害者。”

  沈曦不耐地从秦旭左边走,秦旭在左边拦住沈曦,沈曦向右边走,秦旭从右边拦住沈曦。

  沈曦拿出手机要给安洁打电话,秦旭急:“姐姐你给我个机会,听我说完好不好。”

  沈曦按手机的动作停住。

  秦旭眼里亮起一道希望的光。

  他后悔了,真的后悔了。

  自知道沈曦是华盛合伙人之后,每分每秒都在后悔,这辈子从没有一件事比和沈曦分手更让他后悔。

  秦旭追沈曦的初衷很简单,她红,她傻,她喜欢他这挂,她恋爱脑。

  刚在一起的时候也很开心,沈曦带他上节目,沈曦带他做采访,他只要每天哄沈曦两句,他想要资源想买什么,沈曦都可以满足他,沈曦对他的肢体触碰有骨子里的抗拒,沈曦自己不明白,秦旭也不拆穿,沈曦一年三百天在片场,他乐得创了个微信小号和不同的女网红、小女星撩骚约玩。

  秦旭很谨慎,要么一夜,要么用沈曦给他的零花钱打发,沈曦不查他手机不问他私事,他自然没翻车。

  直到孙娇娇出现,一切都不一样了。

  孙娇娇身上有富二代天然的张扬跋扈,和沈曦的玩命接戏想出人头地完全不一样。

  孙娇娇花样很多,和柏拉图恋爱的沈曦完全不一样。

  孙娇娇喜欢秦旭唱跳,看他时眼里有光,和对他召之即来挥之即去、逼迫他以沈曦为中心的沈曦完全不一样。

  秦旭是个自觉清醒的人,心里立马有了高下之分。

  虽然刚和沈曦分手时,秦旭担心孙娇娇不肯为了自己花钱,但当孙娇娇把他带去姚婉莹工作室,姚婉莹给他签了工作室八他二的霸王合同可也给他规划了《创造青春》爆红路线后,秦旭正式对沈曦弃如敝屣。

  谁都知道综艺周期比拍戏短,综艺热度比拍戏高,沈曦说着捧他,其实对他毫不走心。

  所以他放心大胆闭关集训,听说沈曦被包养传闻还顺从姚婉莹地踩沈曦两脚,但他没想到沈曦有这样的家世背景!

  原来,她不是人傻好骗,只是那些钱对她来说,真的算不上什么数额。

  原来,她是天真,可她那些天真都有人在背后为她托底护航。

  在沈曦和他撕破脸、华视封杀姚婉莹和姚婉莹工作室旗下全部艺人后,他无所事事,像个丢掉金山银山去捡破石头的笑话,他不甘心,太恨太不甘心。

  他在疗养院门口转了好几天,进不去,跟到翡翠园,进不去,终于在今天等到沈曦拍封的机会。

  秦旭几乎是抓住最后的希望,央求沈曦:“姐姐我真的是被害,我们回到以前好不好,我手机二十四小时开机你什么时候想和我说话我都在,你想怎样我都可以你知道我绝对不会对你说一句重话,我们在一起的时间最长——”

  秦旭一句“我知道你对我还有感情”尚未出口,便见沈曦面无表情问:“你要赔偿我精神损失费?”

  秦旭愣在原处。

  沈曦打量秦旭,脸上是毫不掩饰的嫌恶。

  为什么他脸可以这么僵?不能找一家贵一点的整容医院?为什么眼角开这么大?鼻子也难看?声音还这么难听?小人嘴脸踩完自己还来求复合?他真当自己纯正傻白甜?

  怎么看都是一无是处,所以自己当初为什么会答应和他在一起?

  和他分手还哭?是脑子里的水没流干净吗?!

  沈曦是个爱憎都来得很快且干脆的人,喜欢就是不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坦荡且任性。

  这一刻,她甚至无比认同季礼的吃屎论,自己挑前任的眼光怎么会差成这样?

  啊啊啊她好窒息。

  沈曦趁秦旭走神,越过他快步离开。

  秦旭想拉她,沈曦避开他,恶心得一秒都不想多留,路过门口还顺便让保安制伏了秦旭。

  安洁等在保姆车边,见沈曦出来,问:“怎么去了这么久?”

  沈曦想吐:“水。”

  安洁把水递给她。

  沈曦喝了几大口,又喷了香水,这才缓过劲来:“碰到秦旭,他想复合,我想吐。”

  安洁一听,脸色也不好看了:“他什么疾病。”

  沈曦让安洁不要再提。

  保姆车平稳快速行驶在公路上,风簌簌地吹,沈曦情绪慢慢平息下来。

  她理了理思路,给季礼发了微信。

  沈曦:我碰到了秦旭,他在纠缠,我很烦。

  季礼回得很快。

  季礼:1

  季礼习惯回这个数字,表示自己知道了会处理,沈曦以前觉得他冷漠像机器,现在觉得这个数字看上去格外有执行力,利落风行,执行力强的男人最有魅力。

  沈曦悄悄舔了舔唇角,没忍住给季礼打了电话:“我拍完杂志了,你还在忙吗?”

  季礼那边有公司高层明显的消音痕迹:“嗯。”

  沈曦漂亮漆黑的眼睛转了转:“你中午吃什么啊,要不要我过来陪你?”

  季礼声音听上去没有任何异常:“公司食堂,西芹汁。”

  沈曦一噎:“季礼你故意的。”

  季礼嗓音裹着几不可查的温和笑意:“嗯。”

  沈曦:“!”

  在季礼和西芹汁之间犹豫片刻,她最终因为西芹汁的难闻选择放弃和季礼共进午餐。

  她明白,爱情的道路不可能一帆风顺。

  沈曦叹了口气。

  安洁以为她还在烦秦旭的事,安抚道:“遇到这种事谁都吐,别烦了。”

  沈曦默。

  ————

  杂志拍摄的结束时间比预计早,沈曦让安洁问《雨夜》导演可不可以把时间朝前挪,正好一起吃个午饭,对方答应了。

  导演和沈曦同龄,叫林轻语,是才冒出头的科班女导,没买房,常住一家知名的酒店公寓。

  沈曦听过很多次,但现在是第一次来,好奇地打量四周:“还方便吗?”

  “挺,”林轻语道,“三楼吃饭,四楼酒廊,五楼健身,很多二三线艺人都住在这,指纹门禁,安保还蛮好。”

  沈曦点点头:“你中午想吃什么?”

  林轻语反问:“你想吃什么?”

  沈曦:“我都可以,我不太想吃。”

  天气热加上工作累,她没什么食欲。

  林轻语也直接:“我在塑身,我本来打算你要吃什么我请,我看你吃就行。”

  塑身和减肥完全是两个概念,沈曦可以管住嘴,但迈开腿对她来说无异于酷刑。

  沈曦感叹:“你对自己太残忍了。”

  林轻语:“还好。”

  安洁眼睁睁跟着两人去三楼餐厅逛了一圈,折身去了四楼酒廊,把本来称得上正式的饭局变成一堆小巧可爱的脱脂甜品。

  这次会面主要是勾兑《雨夜》的情况,沈曦思维很快,关键点抓得很清楚,林轻语同样简明扼要,原计划两小时才能说完的内容两人四十分钟便完成了沟通。

  林轻语要午睡,毫不委婉地给沈曦下了逐客令,沈曦好笑,和林轻语交换了联系方式。

  林轻语连送沈曦都不愿意,直接上楼了,沈曦也不恼,带着安洁准备离开,就在这时,行政酒廊另一端两人起身,沈曦看得眯了眯眼。

  因为,男的是个脸熟的男艺人,沈曦一时想不起来叫什么,而女的,是姚婉莹!

  两人看上去是普通会面,就像自己和林轻语,可普通会面为什么要在饭点去行政酒廊,为什么会在一家酒店公寓的行政酒廊,沈曦拍了照发给季礼。

  侍者看到急忙过来阻止:“小姐不好意思,我们这边不允许拍照。”

  沈曦快速切了界面,风情万种地拨了拨头发:“不好意思,我打算补一下妆。”

  侍者朝沈曦鞠一躬。

  沈曦颔首,和安洁一道施施然离开。

  ————

  从林轻语那回翡翠园后,沈曦有了困意,小憩一会儿醒来,下午三点了。

  距离自己给季礼发图已经过去了一小时五十四分钟,而季礼没有回复。

  沈曦光脚在季礼家走来走去,从一楼走到三楼,又从三楼走到一楼。

  她一边感叹季礼品味不错,有美学修养,怎么自己以前没发现,一边想着怎么让自己和他的关系进一点,更进一点。

  如果自己和以前一样对他,季礼就感觉不到变化,如果自己和以前不同,季礼估计会觉得自己是大病初愈感谢他,就在沈曦头快被挠秃时,她转到季礼书房,灵光一闪。

  沈曦:我可以用你的书房吗?

  季礼:1

  沈曦只是出于刷存在感一问,事实上已经坐在了季礼平常办公坐的位置,翻起了季礼最近在看的文件。

  沈曦的思路很清晰。

  季礼教她,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季礼教得对。

  她看他文件,就知道了他最近在忙什么,如果他忙,自己不打扰,如果他不忙,自己就可以柔情蜜意关心他,他无意说起工作上的事情,自己顺口接话,明了清晰,季礼诧异于她怎么知道他工作上的事情,自己就装作随意地说:“因为把你放在心上啊。”

  如果他愣住了,如果那时候自己坐着他站着,如果他刚好系了领带。

  自己还可以拉着他领带把他轻拽向自己,他弯身,俊脸离自己越来越近,自己会趁他不注意,飞快……亲一下。

  沈曦光是脑补一下画面,绯色就从白皙的脸颊漫到了耳后,羞红且热,她把脑袋埋进文件无声尖叫,心里那只小鹿莽撞又冲动地蹦蹦跳跳。

  然而,想象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谚语诚不欺人。,,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免费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