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我偏要偏要 第27章 喜欢你

小说:可我偏要偏要 作者:画盏眠 更新时间:2020-12-16 03:23:00 源网站:网络小说
  8月3号,吃瓜群众们经历了必将载入卦史册、各路大料波澜壮阔且接连不断的天。

  先是老牌影视公司星光主投的《雨夜》官宣,顶流沈曦在开机前天被姚婉莹毫无征兆地撬了女,然后是星光总裁夫人宋云清亲自下场锤姚婉莹借腹上位和星光总裁苏城关系不伦,再然后星光总裁苏城选择维护姚婉莹撤掉□□疑似和苏夫人翻脸,没想到再个小时不到,《雨夜》删除官宣微博,姚婉莹微博账号被冻结、在播卫视剧直接撤档、全全平台查无此人。

  反转太大,速度太快,吃瓜群众根本反应不过来。

  卧槽什么情况啊到底?!姚婉莹上午刚踩了沈曦走上人生巅峰下午被爆三被保护又被封杀?过山车都不带这样弯的啊?!脸懵逼!!

  星光上午花几个亿打沈曦的脸,下午巴掌扇自己脸上?!怎么回事啊,我真的没看懂,所以是星光总裁选择了苏夫人弃了姚婉莹?!

  你怎么知道最后封杀姚婉莹是星光动的手,不是华视?你以为季总吃素的吗?

  华视之前就封杀了姚婉莹和她工作室的人,但华视和星光是两个派系,新老,这次明显是星光也朝姚婉莹动手了才会查无此人。

  姚婉莹去哪儿借了十个胆子啊,沈曦都把华盛合伙人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放在那了,她还敢抢人家嘴里的东西,真当华盛小村小庙?!

  星光当年能起来你们真以为是苏城风口站得好吗?是苏夫人拿钱拿资源点点砸起来的,多少好演员的黄金十年都在星光,苏城敢真的和苏夫人翻脸?最大的可能就是沈曦直接去找了苏夫人,苏夫人维护沈曦,苏城想护姚婉莹手,但姚婉莹踩了苏城的雷区,逼得苏城也和姚婉莹翻脸了。

  姚婉莹和苏城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还用“逼”这种词?!

  1

  ……

  各种揣测甚嚣尘上之际,姚婉莹被人低调地从江山公寓带去了苏夫人内宅花房。

  这是苏夫人第次见姚婉莹,也是姚婉莹第次见苏夫人。

  苏夫人对苏城在外留的情向没什么兴趣,大抵刚刚沈曦哭得太委屈,也大抵因为苏城以前留情不留种,这次留了种还乌龙了,苏夫人难得有了几分好奇,见到来人,不过如此,她连看第二眼的兴趣都没有。

  姚婉莹只知道苏城为了自己和苏夫人翻脸甚至回老宅当众找苏夫人对峙,不知道后来的封杀是什么情况。

  她也顾不得去想沈曦为什么在场,柔弱无助地望向苏城:“阿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肚子好难受,你要心疼你的孩子……”

  姚婉莹不说还好,说,苏城脸色更是铁青难看,抡起那叠季礼秘书送过来的件径直砸在姚婉莹身上。

  姚婉莹拿起件,脸上表情从困惑、错愕、空白,最后变为无辜脆弱。

  “阿城,这不是真的,里面定有什么误会,”姚婉莹急忙解释,“我和许旭只是朋友,多的半点没有,你记得吗,许旭还上了我上部戏,如果我和他真的有什么,我怎么敢和他待在个剧组。”

  姚婉莹泫然泪下:“还有孩子,你知道我跟你是因为我爱你,我只有你,孩子怎么可能不是你的。”

  苏城不见半分动容。

  姚婉莹腿软,跌坐在地:“阿城你知道,我跟你的时候是我最红的时候,我想要什么我自己都可以拿,我没想过从你身上得到什么,我就是简简单单地爱你。”

  苏城面无表情。

  姚婉莹泪流满面,话锋忽转,指道:“定是沈曦!”

  沈曦早就想走,奈何苏夫人按住她作陪,沈曦只想当个乖巧的装饰品尽可能降低自己的存在感,这下忽地被点,沈曦笑了,直接道:“你孩子是谁的心里没数吗?关我什么事?!”

  “是沈曦栽赃我,”姚婉莹好似下来了劲,坚定地对苏城道,“阿城,季礼手段多脏你知道,季礼为了沈曦连30亿都肯赔,朝我身上泼污水又算什么?这是什么时候做的无创dna检查,我完全没印象,伪造份检测报告对沈曦她们来说易如反掌,阿城你相信我,我们不能被离间。”

  苏城宛如看废品般看着姚婉莹,毫无感情道:“时间是我第二次陪你去做产检的时间,协成医院的大股东是沈淮清。”

  姚婉莹面如土色,抱住苏城大腿哭:“那阿城我们再去做次,我们当面等结果,孩子是你的,定是你的!”

  半个小时前,苏城对姚婉莹肚子里孩子是自己的这件事深信不疑,半小时后,那些曾经被忽略的细节如潮水般涌入苏城的脑海。

  姚婉莹对他是听计从,随叫随到,可许旭,签在姚婉莹工作室,对姚婉莹听计从、随叫随到。

  他去给姚婉莹探过班,他以为孩子是在那时候留下的,可许旭,和姚婉莹同剧组三个月。

  他以为他看透了姚婉莹向上爬的野心,姚婉莹仗的大概就是他的看透。

  苏城声冷笑。

  姚婉莹哭得声泪俱下:“阿城你念在我们这么久的情分,相信我次,我们再去做次检查……”

  苏城直接叫人拖走了姚婉莹,女人的哭喊声越来小,越来越远……

  花房重新陷入安静。

  姚婉莹在外几乎都是全妆或者假装裸妆的全妆,今天大抵是为了在苏城面前营造可怜的样子,真的就只涂了浅色口红,这算沈曦头次看到姚婉莹素净的眉眼。

  沈曦看看姚婉莹,再看看苏夫人,竟然从里面看到了几分神似?

  如果苏夫人和苏城和睦,那么苏城不应该外遇不断,如果苏城和苏夫人婚姻不睦,那么苏城的外遇对象应该和苏夫人截然相反才对,为什么会神似?

  在苏城情史上,姚婉莹算被偏爱的那种,沈曦不禁把苏城对姚婉莹的偏爱,联想到姚婉莹与苏夫人的神似上来。

  管家进来给苏城耳语几句,苏城起身离开去处理姚婉莹的事。

  这下,花房只剩沈曦和苏夫人。

  沈曦心里弯弯绕绕猜测苏城和苏夫人的故事,面上却是不露痕迹。

  苏夫人从沈曦干脆承认演戏开始,就和沈曦亲近不少,见她咖啡见了底,问道:“再喝杯?或者留下来吃个晚饭?”

  沈曦婉拒:“我来之前经纪人来了电话说有事,我待会儿可能要回工作室处理解约的事。”

  《雨夜》是苏城的稻草,经由林皎变成把利刃,本来刺向沈曦,没想到经过姚婉莹的事调个方向,刺向了苏城自己。

  沈曦这话说得有些调侃意味。

  苏夫人对这些漠不关心,只是对沈曦道:“那你注意饮食,注意休息。”

  沈曦心下暖:“好。”

  苏夫人拉着沈曦的手,忽然感慨了句:“囡囡如果不走,应该和你差不多大。”

  沈曦没自作多情安慰苏夫人,也没接话,说的是:“苏夫人您有空可以到片场找我玩,片场可好玩了,好吃的也多,我还可以带您到处转转,完全不会无聊。”

  沈曦这话说得恰到好处,乍听普通,苏夫人却很自然地联想了沈曦带自己在片场转的情景,眉眼间出现了难得的和蔼:“好。”

  安洁又来了电话,沈曦准备走。

  苏夫人亲自把沈曦送到门口,沈曦反身抱了下苏夫人,上了保姆车。

  苏夫人给沈曦挥手告别,沈曦同样。

  直到保姆车消失在视野里,苏夫人才放下手。

  苏夫人朝里屋走去,苏城不知道什么时候跟在了苏夫人身边,低眉顺眼好似个做错事的大男孩,局促地解释。

  “云清这事是我做的不对。”

  “我不知道孩子是我的。”

  “无论如何我不该护姚婉莹下了你面子。”

  “云清你听我说。”

  “……”

  苏夫人走进卧室,苏城刚要跟进去,苏夫人骤而狠厉地把门甩在苏城脸上。

  ————

  傍晚六点,放学、下班的洪流在城市央堵得水泄不通、几欲沸反。

  还在加班的白领们议论沈曦胜在背靠华盛资本,自然四通达,姚婉莹攀附苏城还好,苏城和姚婉莹恩断义绝之后,姚婉莹在资本面前就是蝼蚁。

  有人认为姚婉莹自作自受。

  有的人则认为沈曦确实聪明,什么时候爆身份,什么时候找苏夫人,算计得明明白白。

  而话题央的沈曦和所有人样,被困在如龙的车列。

  明明离工作室只剩十来分钟车程,结果半小时才挪五百米,司机杨叔烦躁得骂了好几次方,沈曦倒是很平和。

  当事情接踵而来时,她只顾得上处理,顾不上情绪。

  在苏夫人那两个多小时,她静音过的手机通知栏快要爆掉,回工作室路上陆陆续续处理良久,这厢节奏才稍微慢点。

  唐素发了十来条语音。

  “乔悦到底怎么在弄啊?所以姚婉莹那事儿是乌龙还是真的解约了?!”

  “要真解约了我真的无话可说,我该等等你的,我做了这么久制片真第次见开机前天解约的。”

  “你注意看下解约合同,特别是违约责任和违约金那块,定要让星光落实清楚。”

  “……”

  唐素给了好多切实建议,沈曦转了字截图发给安洁让安洁注意,转头给唐素道了谢。

  导演林轻语也问沈曦什么情况,沈曦如实回她。

  陶然也来问沈曦进度,他现在已经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姚婉莹还进不进组,沈曦还回不回来,他到底要不要解约,沈曦给陶然回了姚婉莹不会进组的消息。

  甚至还有好多几百年不联系的朋友,比如转编剧的室友陶梦然也来愉快地吐槽小公主的东西也能被抢,沈曦给陶梦然回了个狗头。

  乔悦也发了将近二十条信息,沈曦连乔悦的对话框都没点开。

  二十分钟后,保姆车终于停行艰难地抵达工作室门口。

  车门自动打开,沈曦快步下车,安洁已经等在了旋转门门口,边跟沈曦朝办公室走边给她说要处理的事情:“星光那边解约确认函发过来了,我们还没盖章,刚刚他们追发了封道歉函,乔悦联系不上你,给我打了电话,苏城的意思是如果可以,还是想把你重新签回去,然后把官宣那条微博弄成乌龙,违约金照赔,片酬照付。”

  苏城给足了甜头,沈曦脚步顿都不顿。

  “苏城当然想把我签回去,”她勾了抹细微的弧度,笑意不达眼底,“姚婉莹是直盯着《雨夜》这块肉直在准备所以她空降女除了被骂不会有太大问题,但其他女艺人知道我接了《雨夜》谁还敢惦记,现在姚婉莹凉了,如果我不接受他们的道歉和回签,他们去哪儿找合适的女。出过幺蛾子的剧组艺人都很排斥,就算有人因为片酬进去了,那也要重新试镜定妆筹备,前后至少耽误个月。”

  沈曦前脚进了办公室。

  安洁后脚跟进去:“那《雨夜》那边你还要回去吗?”

  沈曦道:“我也是艺人,我也排斥出幺蛾子的事,我当然不回。”

  沈曦坐上宽阔柔软的沙发,浑身好像舒服不少。

  安洁给她递了杯橙汁:“休息两个月也好,工作室把《雨夜》正式解约函发了之后估计又有不少项目递过来,你可以闲下来慢慢挑。”

  沈曦抿了口橙汁,没说话,漂亮的眼眸漾开浅浅的波纹。

  安洁:“江州把《寻安》小说、大纲、细纲、人物小传和分场剧本都发给我了,我看了□□量,还是太长,不删改拍出来得十个小时,所以我让江州明天到工作室来,我们碰碰。”

  沈曦再喝口水,若有所思。

  安洁看了眼沈曦,沈曦穿了条白色及膝裙,在外半天,艳色不减,美得安静而惊心。

  安洁面斟酌措辞面看沈曦反应:“其实吧,这事儿怪不得乔悦,苏城是投资商,乔悦也是替苏城办事,她为了定你前前后后不知道来了工作室多少趟,我是觉得,”安洁停了下,见沈曦没阻止,才接着道,“《雨夜》归《雨夜》,苏城归苏城,不影响你和乔老师的交情,乔老师那人直都是面来风的,我还第次见她情绪这么……难受。”

  沈曦没看安洁,淡淡开口:“我和乔悦的私交没问题。”

  安洁诧异:“乔老师说你没回消息也没接电话。”

  沈曦忖:“我在想另件事。”

  安洁递了询问的眼神。

  沈曦没看安洁,纤细白皙的手掌微微摩挲着杯壁,道:“我难得空出两个月,既然苏城先对我不仁,我觉得我可以试试《寻安》的盘子。”

  安洁时半会儿没明白沈曦的意思:“《寻安》不是电影盘子吗?你没碰过电影前期会很费力,苏城不太碰电影,《寻安》和苏城有什么关系?”

  沈曦自己被自己琢磨出了兴味,提醒安洁:“我和《寻安》签的什么合同。”

  安洁像个资料箱:“版权约,和江州的经纪约,导演约。”

  沈曦接着问:“版权签的什么版权。”

  安洁:“全版权,出版,漫改,影视四项……”

  安洁反应过来,喉咙宛如被塞住,倏得没了声音。

  沈曦轻舔了唇角水渍,半垂着眼,宛如在说天气般平静道:“《寻安》小说、大纲、人物、故事都很完备,如果由个成熟的编剧工作室——比如陶梦然那样的——拿去改30集的电视剧剧本,最快两个月就能全部定稿,如果让个成熟的制片团队做承制——比如乔悦那样的——两个月足够立项发行选角筹备,如果让个科班出身的技术流电视剧导演接——比如林轻语——拍摄周期可以压到80天。”

  安洁已经被沈曦天光乍破的想法惊得说不出话。

  而沈曦理越说越顺:“《寻安》版权在我手上,做成纯电影或者又做电影又做电视剧营销成ip完全取决于我,既然苏城不在乎钱撬我《雨夜》给我甩脸,我没必要给他留面子,我就大大方方把乔悦、林轻语挖过来码《寻安》的电视剧盘子,哦对还有陶然,”沈曦想到什么,轻笑道,“女主的青梅竹马,后来远渡重洋的那个富二代,不就是为陶然量身定做的吗?”

  “苏城不仁我不义,巴掌都打我脸上了也别指望我去他家喝杯咖啡就大慈大悲,”沈曦放下水杯,对安洁道,“我没怪乔悦,我只是在等给她说这件事的时机,如果今晚她再找你,你就告诉她《寻安》准备做电视剧的事,苏城给她开什么条件后续我就开什么条件,苏城给她工作室投多少后续我就投多少。”

  “苏城给陶然、林轻语甚至乔悦的甲方强制解约函午就到了乔悦邮箱,和我的起发的,”沈曦语气极其轻描淡写,甚至还有点温柔的笑意,“苏总不是钱多不差几亿违约金吗,那就让乔悦、林轻语、陶然他们带着违约金来《寻安》,这不挺好吗?”

  沈曦:“我们演员、导演之于苏总这样的投资商是弱势群体,苏总扶贫算行善积德的,我给了苏总行善积德的机会,他还得谢谢我。”

  沈曦有轻嘲和调侃的意味,安洁已经彻彻底底失了声音。

  如果说这事的开端是苏城朝沈曦放了冷箭,那么现在,沈曦表演的就是釜底抽苏城的薪。

  如果说以前沈曦受伤是疗伤,那现在,她完全是把长刀狠戾转,直冲冲地抵在了苏城喉咙,好像在对苏城说,不是恶心吗,看谁恶心过谁,不是捅刀吗,看谁手更快。

  用苏城的钱、苏城的人、苏城的团队做《寻安》,《寻安》如果爆了,苏城不心脏病都得高血压。

  这个想法太妙、太绝!完美得让安洁不敢相信:“可切的前提都是乔悦出走,乔悦直做人的,而且她和星光合作了快十年,如果乔悦不答应。”

  沈曦:“就是因为乔悦做人,又和星光合作了快十年,所以苏城不越过她撬我都没事,苏城越过她撬我让她受不了。”

  沈曦已经把这件事想透了。

  安洁在心里已经跪在了沈曦面前,无比叹服:“我怎么觉得你阑尾炎住个院智商蹭蹭蹭就上去了。”

  沈曦故作高深地问安洁:“你听说过爱情吗?”

  安洁懵懵地:“听说过啊,不就是两个人互相喜欢,然后在起。”

  沈曦摇摇头,副“你是凡人你不懂”的表情。

  安洁边想着沈曦是不是真恋爱了边想着待会儿怎么给乔悦开口挖她过来,脑袋宛如在水上乐园极速冲浪般上上下下,时而头闷扎进水里,时而冲到空飘飘然。

  沈曦全程不自知地挂着和季礼差不多的清淡表情,等她安排好所有事情,差不多晚上九点。

  保姆车从工作室出发,四平稳地驶向翡翠园。

  夜幕初临,车窗外的风景不断倒退,从华灯攒然的市心到静谧的高档住宅街区,夜风拍窗,沙沙簌簌,声音越来越清晰。

  微博宛如川式火锅经历了初乍、高-潮,现在热度渐落。

  沈曦阖眸靠在椅背上,似乎在等待什么,直到安洁个电话进来,神采飞扬告诉她:“老板,真的和你说的模样,乔悦同意了,合同明天全部过完,呜呜呜你太厉害了,真的神来之笔石破天惊空前绝后。”

  沈曦和安洁简单聊了两句,笑着挂了电话。

  沈曦放下手机,吁口气,视线轻慢地落在窗外,紧绷天的神经才慢慢放松下来。

  其实,哪儿有什么偶然,哪儿有什么惊乍,全是季礼句句教给她的。

  从前她讨厌季礼,季礼说什么都视如糟粕,恨不得左耳进右耳出。

  可喜欢季礼之后,他说话的场景、说的每个字,甚至语气里的停顿,她好像都记得清清楚楚,在乔悦说女主角换沈曦的时候、在去苏夫人家的时候,在很多很多个非特定的时刻响在她耳边,遍遍重复放大,仿佛最耐心的牵引。

  他说:“你学我心狠手辣学到了嘴上吗?”

  他说:“你又要天上的星星又要走凡人的路你怎么想得那么美。”

  他说:“你知道我多讨厌你次次和没必要的人没必要的事虚与委蛇吗,诉苦有什么用,反抗多痛快。”

  他说:“你就该给苏夫人打电话。”

  他说:“遇到逆境就把逆境填平,遇到挫折就把挫折踩烂,遇到有人拿矛对着你,你要直接把矛掰过来反指着她喉咙你明白吗?”

  还有,“季总吩咐,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沈小姐来找苏夫人……”

  “……”

  每句,都是抽丝剥茧的想念,让她想他的神态,想他的口吻,想他的清淡唯独对她温柔的眉和眼,甚至想他刀刀扎她的心。

  她喜欢他,不觉得痛,只觉得甜。

  如果说挡住危险那瞬是本能和本能的动心,那么今天,当资料出现在花房的时候,沈曦好似才明白了外人说他的手腕,永远的运筹帷幄,永远的处变不惊,永远的看清所有人和所有事。

  那么他看清了,她的喜欢吗?

  沈曦觉得他像灯塔,她像小船,思念就是汹涌扑卷的深海。

  看清也好,看不清也好,都抵过她对他的想。

  两个多星期,二十多天,怎么走那么久?

  为什么要6号才能回来,为什么不能提前?

  可沈曦也明白,在季礼的世界里,工作是第,是她喜欢他,不是他喜欢她,所以她不能要求他提前结束工作陪她,不能奢望他为她改变行程,更不能在任何想他的时候就让她出现在自己面前。

  如果他喜欢自己,自己大概会希望,但也不会要求,因为舍不得他累,舍不得他为难。

  可是为什么,他连电话都不接。

  万般思绪在沈曦心里如丝盘桓,绕得她颗心烦烦乱乱痒痒麻麻,偏偏这时,车还停了。

  月明星稀,几辆豪车绰绰排在翡翠园分区门口。

  沈曦问:“怎么了?”

  司机道:“好像在检查,我看司机群说有什么专家回来了。”

  翡翠园有三个区,每个区住户都非富即贵,沈曦道:“那你把车停这吧。”

  司机看了眼距离,还剩百来米,道:“那明天您什么时候要用车给我发消息。”

  沈曦点头,和司机道别。

  保姆车驶离。

  沈曦走在路上,轻柔的夜风拂过脸颊。

  她想起季礼让自己下车走那次,比这次远些,但就算那次,他也在她身边,可现在,她却孤零零个人。

  沈曦越想越委屈,给他打了电话,没想到这次接通了。

  对方没出声。

  沈曦闷闷地:“你的小船翻了。”

  对方极富质感的嗓音低沉温润:“怎么了?”

  “我跟你说,你今天失踪了,我受了天大的委屈。”季礼的声音像道开关,轻而易举触开沈曦的情绪阀口,她完全没了在安洁面前的清醒和镇定,拖着长长的、娇气的语调从《雨夜》换女主到自己去苏夫人那演戏,再到苏夫人撕姚婉莹,苏城护姚婉莹,姚婉莹怀的不是苏城的孩子,最后自己反戈击码《寻安》的盘子,通通说给季礼听。

  季礼耐心又安静地听着自己小姑娘半撒娇半诉苦,时不时用裹挟笑音的温声应两句。

  沈曦说到最后让苏城赔全部主创违约金是行善积德,小得意道:“苏城如果不给我送锦旗我都觉得他抠门,想想看,谁能在自己被欺负后还想着给别人行善积德的机会,”沈曦理直气壮,“只有我这样人美心善的仙女。”

  季礼好笑:“你心善,你最美。”

  他不说话,沈曦觉得他冷漠。

  可他话说得越多,沈曦就越想他,小脸上光彩逐渐暗淡下来:“你要表扬我,听你话,有进步。”

  “好,”季礼从善如流,“听我话,有进步,表扬你。”

  沈曦低着头,有步没步去踩自己的影子:“我觉得好累。”

  季礼道:“你还有我。”

  “可你不在我身边,”沈曦低落,“我真的想你了。”

  对方默了瞬。

  沈曦憋了天的小脾气无处发泄,索性不管不顾起来:“我就是想你,很想你,每分每秒都想你,你说我任性也好,说我作也好,我就是不想懂事不想长大不想独当面,我就是想你早点回来,想你提前结束工作回到我身边,想我欺负你你欺负我,”末了娇声又气呼呼地收尾,“好了我说完了,你要骂就骂要怼就怼,我知道你最近迁就我的次数可能已经到了极限,我仙女大度不和你对骂。”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对方似发了道笑音,停瞬。

  沈曦听得耳尖发红:“你笑什么笑。”

  “抬头,”他唤,“沈曦。”

  沈曦没怎么在意地顺着他的话抬头。

  只刹,沈曦愣住。

  风声远了,灌木丛里的虫鸣远了,呼吸屏住,世界仿佛都安静下来。

  别墅前的花丛影影幢幢,五米远外,男人手拿烟,手听电话,身形修长挺拔,薄唇吐出来的烟圈在路灯下散漫淡开,将他清冷卓越的气质烘托到了极点。

  似梦幻,又似现实。

  心跳停拍后,是更剧烈的回响。

  沈曦不敢相信地望着他,他眼里好似蓄着无边月色般的柔意回以注视。

  被目光注视的小姑娘不管不顾奔到他面前,隔了半步,又站定。

  季礼收了手机。

  小姑娘轻喘着气,抬眸看他,她满脸羞怯,泉眼般的黑眸亮而灵动。

  她心里是欢喜的,说出来的话是自以为淡定的娇嗔:“你说你要6号才能回来,我让你4号回来,你说不能提前,可今天才3号。”

  季礼稍低头,深邃的眸光撞上她的。

  他勾了勾唇,拿烟的手抬远些,另手则是轻抚上她软顺的发顶,温柔地揶揄:“不知道是哪个小骗子说想我,怎么?现在又不想了。”

  沈曦急:“我没骗你,我是真的想你,可想这个概念好抽象,我说不清,我只知道……”

  沈曦话没说完,季礼低笑声,落在她发上的手稍覆,轻柔又不容拒绝地将她抱进怀里。

  你说想我,我说,好。

  好的意义是,我回来见你。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0-05-02234611~2020-05-0923331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蜡笔小虾皮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张张张张娉6个;颜真真、爱拱菜的加菲2个;这轮四季、腻腻、诺、二水、镇dd、碎歌mio、waiting、从容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拾音50瓶;辰玖35瓶;yexinyi30瓶;对方正在输入20瓶;爱拱菜的加菲19瓶;微生把伞、禾九、这轮四季、九三、24051962、暮岁子、睡不醒的二画、3084179210瓶;冬晨、37945192、十月画纱、1215thekay、宿楽、温筱、为粉头发打call、280961865瓶;时迁时浅3瓶;跳绳不吃馒头、花落燕泥香、丽丽属骗、宁子、柳叶儿弯、九木、二疙儿蛋2瓶;sylvia、小果儿、多啦a梦&星星、朕要回小学深造、i小柚子i、wind、阿喵、西格马、#xiao#、jam童谣、松畅、张张张张娉、原来yjy、羊毛biu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showbyjs('可我偏要偏要');downbyjsleft;downbyj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