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我偏要偏要 第43章 去掉好像

小说:可我偏要偏要 作者:画盏眠 更新时间:2020-12-16 03:23:0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沈曦醒来时,眼睛还睁不开,意识到自己昨晚没回家而是在季礼休息室睡的,她想象了很多场景——

  昨晚发生了点令人害羞的事,她稍微动下,股酸胀的感觉从腰上传来。

  或者昨晚什么都没发生,但他帮自己换了衣服,他难以自持,自己稍稍撒娇,他便把持不住,自己可以勾着他做点坏坏的事。

  又或者自己睁眼便能看到他坐在床边,眼眸温柔噙笑地望着自己。

  每种场景,都撩人心弦。

  沈曦想着,不自觉地翘了翘嘴角,她懒懒地打个哈欠睁开眼,朝脖子下看,身下裙子没换,再朝旁边看,没有含笑的季礼,她也不急,正想娇声娇气叫“季礼”,便听到道年男音从门外传来。

  沈曦眉头拧了拧,掀开被子下床,轻手轻脚去到门边,把门打开条缝,便看到男朋友西装革履坐在办公桌后,办公桌旁边站着众正在汇报工作的高管。

  哦,她这几天被浪漫滋养得太好,忘了她男朋友还要赚钱。

  沈曦没有打扰季礼工作的习惯,她悄无声息刚关上门正准备给他发消息,季礼平静淡然的嗓音从门的另端传来:“你们先讨论下,我家猫醒了。”

  说罢,他起身径直朝休息室走去。

  留下身后众高管在心里刷弹幕。

  “没听过季总有猫啊。”

  “我也没听过,我倒是知道季老爷子有只猫,不过也不养在季总这啊。”

  “估计是刚买的,不过猫会掉毛,季总不是洁癖严重吗?”

  “万买来送给沈家大小姐的呢?”

  “季总真惨,为沈家大小姐做牛做马。”

  “可沈家大小姐漂亮。”

  高层们又回到了曾经的观点。

  “好像季总也没那么惨。”

  新的观点出来。

  “可论脸季总也绝了。”

  达到平衡。

  “两个人都没亏,挺好的,不过估计就因为这样才互相看不顺眼吧,因为都在塔尖,不会服软。”

  “之有礼,曦季明天。”

  “之有礼,曦季曦季。”

  “……”

  门外,高管们眼神交流,已然脑补出部开放式结局的豪门剧。

  门内,季礼把小姑娘抵在门上,俯身亲了亲:“醒了。”

  沈曦鼻尖皱了皱,小声道:“我不是猫。”

  季礼好笑:“你喵下。”

  沈曦乖乖地:“喵。”

  季礼又亲了亲:“还说不是。”

  两个人悄悄地腻歪了会儿,沈曦去休息室内的洗手间稍作整理。

  季礼倚在门边看小姑娘梳头发,问:“回哪?”

  沈曦看了下微信里的消息:“翡翠园。”

  季礼道:“我让司机送你。”

  沈曦:“好。”

  从洗手间出来,沈曦拿了包准备走,季礼忽然扳过她身体让她面朝床。

  “看清楚了吗?”他低音含笑。

  “啊?”沈曦怔下,随即反应过来自己曾经调戏地问过他休息室床的样子,她脸微微热了热,嘴上却逞强,“看得清不清楚没意思,”她傲娇道,“和你躺上去才有意思。”

  季礼本意逗逗她,结果被小姑娘记直球撞得有些心痒,面上却还淡定:“嗯,回家躺,家里床大些。”

  沈曦想说什么,抬眸望见季礼好整以暇的模样,脸倏地红了。

  这人为什么可以用说天气的口吻说这些虎狼之词?

  这人为什么可以面不改色心不跳?

  这人也不顾外面还有高管就调戏她!

  她急忙忙别过视线:“等你回家再说,”又道,“那我先走了?”

  季礼低下头,望着小姑娘,修长的手指落在自己唇上。

  小姑娘纤长的眼睫颤了颤,踮脚飞快亲下,宛如吃到糖般开心地从小门走了。

  季礼抿抿唇,心里也化了点甜意。

  ————

  上午的城市总是热闹,连翡翠园枝头的鸟儿都叫得格外亢奋。

  沈曦路笑着回家,阿姨叫了声“沈小姐”,沈曦停步。

  阿姨赶在沈曦上楼前拿来个包装精美的丝绒盒给她:“这是季先生吩咐等您回来给您的礼物。”

  他不是给自己带了礼物吗?

  沈曦狐疑,但也没多说话,接过盒子道谢,袅袅婷婷上楼。

  等她回到房间,打开盒子,看到里面的蓝宝石手链,楞了几秒,忽然,她想到什么,眼里划过抹狡黠的光。

  整个白天,季礼都在处理工地事故的后续,到家已经是晚上了。

  阿姨过来开门。

  季礼眼神朝上。

  阿姨道:“沈小姐午下来喝了点花胶汤,下午在收拾东西,然后睡了会儿,现在在书房。”

  季礼淡淡“嗯”声,刚要上楼去找她,沈曦便下楼来。

  她给他留了晚饭,季礼本来没什么胃口,见她要陪,也就坐下来吃了点。

  吃完晚饭,小姑娘问他:“还有事吗?”

  季礼:“怎么了?”

  小姑娘得到“没事”的意思,拖着他的手上了二楼,去了她的房间。

  季礼不明白小姑娘要做什么,小姑娘把他拉到梳妆台,将两个丝绒盒子放在他面前,个盒子里放着他上次带过去的钻石手链,另个盒子放着阿姨今天给的蓝宝石手链,两条手链都切割完美,在灯光下熠熠生辉。

  季礼递了疑问的眼神。

  沈曦道:“你上次问我喜欢红色还是蓝色,是不是想说我喜欢红色就给我带这条过来,”她指了指,“我喜欢蓝色就带这条。”

  “嗯,”季礼完全没明白小姑娘的意思,有什么问题吗?

  沈曦轻描淡写道:“虽然我很感动,但我还是想说,”她拿起钻石那条,忍笑道,“季礼这是红色吗?”

  季礼反问:“这不是吗?”

  沈曦憋不住地笑出声:“粉色!粉色!这是粉色季礼!这不是红色!”首发[email protected]@@m..

  季礼:“……”

  沈曦应验了自己的猜想,兴致勃勃把身体朝旁边挪了挪,给季礼看自己梳妆台上的口红。

  她抽支拧开,问:“这是什么颜色?”

  季礼:“红色。”

  沈曦纠正:“这是西柚红。”

  抽第二支,问:“这是什么颜色。”

  季礼不太自在:“红色。”

  沈曦:“这是番茄红。”

  抽第三支,再问:“这是什么颜色?”

  季礼声线如无波的古井:“红色。”

  沈曦:“这是黑寡妇红。”

  抽第四支,继续问:“这是什么颜色。”

  季礼很想描述出个所以然,可他描述不出来:“红色。”

  在沈曦眼里,季礼向是无懈可击的代名词——外形完美头脑完美能力完美三观完美,就连成为她男朋友之后,每次见面、送礼,都完美得挑不出点毛病。

  就这么个完美的季礼,也会把红色和粉色混作谈,根本分不清口红色号。

  直男属性。

  但直男又好像带了点完美的别扭。

  季礼强撑着面无表情。

  沈曦捏捏男朋友俊脸,不禁大笑:“狗蛋你好可爱啊。”

  她把心里想的直接从嘴上说了出来,说完之后赶紧咳两声。

  季礼难得经历次心理酷刑,尔后又听到了个前所未有的称呼,他眉心轻拧:“再说次。”

  沈曦眉眼弯弯:“我说季礼哥哥全天下最帅。”

  季礼伸手挠她痒:“再说次。”

  “错了错了,”沈曦吃痒咯咯笑着,“季礼我错了,季礼哥哥我错了……”

  季礼不停。

  沈曦受不了;“老公我错了……”

  叫到点子上了,季礼这才笑着放过调皮的小姑娘。

  沈曦起初以为自己喜欢他的成熟,可当他露出鲜少的、幼稚的、直男的样子,她也好喜欢啊。

  沈曦兴高采烈地给季礼介绍口红色号,介绍自己代的品牌,季礼抱着小姑娘坐到自己腿上,听着她软甜的调子,好像整天的疲惫都消散开去。

  时间分秒,带着点抽丝剥茧的暧昧敲在两人各自暗怀的心思上。

  沈曦想和季礼起睡,还是怕他觉得自己不矜持。

  季礼也怕自己克制不住,怕吓到自己心尖尖的小姑娘。

  临近十点,沈曦打了个哈欠,季礼低声问:“困了?”

  沈曦软音闷闷的:“嗯。”

  季礼低头亲了亲她柔软的发顶:“哄你睡觉?”

  沈曦环抱着他的腰,把头埋在他身前,季礼好笑,就着小姑娘的姿势把她抱到床上,放好,给她盖好被子。

  小姑娘刚才还很困,到床上后却像小动物样睁着黝黑明亮的大眼睛,从被沿露出两只白白的小爪子。

  季礼坐在她床边,像小时候样给她讲点琐事。

  可沈曦已经长大了。

  季礼讲句,她就在被窝里扭下,季礼讲句,她就扭下。

  季礼问:“怎么了?”

  沈曦忽然思及什么,眼睛更亮:“你看星座吗?”

  季礼眼神让她继续说。

  沈曦舔了舔唇角,理直气壮地:“星座上说我们俩都水逆,要睡在张床上才能保住运势。”

  季礼眸光暗了暗,没拒绝小姑娘。

  她身香软,季礼有点克制不了。

  小姑娘又开始了:“星座还说你得抱着我才行,不能隔太远。”

  季礼依抱住她,让她枕在自己手臂上。

  男人身上有熟悉的、让人安心的木质香。

  沈曦贪婪地嗅了嗅,又在他怀里蹭了蹭,她的循序渐进是季礼手把手教的,让他抱了便没了后。

  今天前进小步,明天前进大步。

  没两分钟,她美滋滋地睡了过去。

  徒留季礼抱着半推半就的心,结果小姑娘格外安分,他坐怀乱着,有点燥热和火气,又硬生生压了下来。

  反反复复,煎熬如是。

  小姑娘则睡得分外安稳,时不时还咂咂嘴。

  第二天早上,沈曦醒的时候,枕边已经没人,床头柜上放着杯温水。

  她喉咙有些干,抱起水杯咕噜噜喝了,起身下楼。

  季礼正在餐桌上边吃早饭边看杂志。

  男人侧脸矜傲,衬衫袖口露出来的截手腕白净养眼。

  沈曦高高兴兴坐到他旁边:“早。”拿了他盘子里的吐司。

  季礼冷淡地看她眼,不太爽的样子。

  因为……吐司?

  沈曦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细软的喉咙咽了咽,默默把吐司给他放回盘子里。

  季礼气场似乎更冷了些。

  沈曦试探:“昨晚……”

  话未完,她连人带凳子被抵到了墙上,薄唇随之覆来,霸道又不容抗拒地撬开檀口,完全不给沈曦反应时间。

  这是他第次吻得又凶又狠,呼吸和触感都来得滚热强烈。

  她脸早已红透,心跳剧烈,浑身感觉都好像汇到了处,被迫承受着他的力道和压迫。

  她越这样,他越不给她任何游刃的机会,肆无忌惮。

  直到小姑娘快要喘不过气,他才堪堪满意地放过她。

  小姑娘脸红心跳,眼神清澈又无辜地望着他。

  季礼眉目裹了和煦的笑意,重新披上人皮,又是自持克制的模样。

  他慢条斯理地用拇指指腹轻拭她的唇,温柔地对她说:“宝贝早上好。”

  作者有话要说:季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showbyjs('可我偏要偏要');downbyjsleft;downbyj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