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我偏要偏要 第56章 去掉有点

小说:可我偏要偏要 作者:画盏眠 更新时间:2020-12-16 03:23:0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宋宁雅本来被季礼气到半死,那条狗说“晚安”什么意思?!

  是不是在讥讽她?!自己的担心很多余吗?!

  曦曦那么心软善良又漂亮的个仙女,自己难道不该喜欢吗?!他拱了自己心爱的小白菜凭什么冲自己耀武扬威?!

  不过,宋宁雅转念想,如果季礼真的和曦曦在起了,那曦曦就可以叫自己“妈妈”,感觉还不赖。

  再者,季礼除了腹黑点,毒舌点,记仇点,冷漠点,外部条件来说,确实最配她的曦曦。

  再退步讲,如果曦曦和别人在起,别人欺负曦曦,自己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只能干着急没办法,要是季礼欺负曦曦,自己有百分之百的可能冲到华盛顶楼用高跟鞋踹季礼两脚或者拉着季山去男女混合双打!!

  思路这么顺,宋宁雅作为曦曦亲妈粉,瞬间对季礼宽容起来,连带着脸上都出现了层柔和的光彩。

  开会间隙,宋宁雅和合作方几个熟识的高管寒暄。

  对方在抱怨儿子不去相亲。

  宋宁雅感同身受:“我儿子也从来不去。”

  “是吧,”对方瞬间找到知音,大吐苦水,“臭小子总说什么宁缺毋滥,相亲就像白菜放在菜市场供人挑选他受不了,可就他那闷葫芦性子,同学小孩都能打酱油了估计他连个女朋友都没有,宋总你说是不是!”

  宋宁雅安抚对方:“我以前也急,总觉得季礼要单身辈子,但季礼谈恋爱后吧,”宋宁雅感叹了声,“我又觉得儿孙自有儿孙福,好的人值得等待,急也急不来。”

  对方惊:“季礼谈恋爱了?完全没听说啊。”

  宋宁雅哈哈笑道:“刚谈不久,世交家的小孩。”

  对方卦又好奇。

  宋宁雅矜持道:“沈曦……对对,就是演《仕杀》那个沈曦。”

  旁边的高管在和朋友聊自己儿子和女朋友分分合合就是不肯定下来。

  宋宁雅对季礼的恋爱表示担忧。

  对方多问了句。

  宋宁雅自持道:“刚谈不久,沈曦。”

  对方羡慕宋宁雅,说沈曦如何如何漂亮。

  宋宁雅谦虚:“是很漂亮,他给我说的时候我还不信,不仅漂亮,沈曦演技也好啊,《烈日》和《海棠》评分都很高呢!”宋宁雅又道,“不过我比较直接,要是季礼敢分手,打断腿就好了。”

  对方柠檬了,突然觉得打断腿是个好办法!

  再高管问宋宁雅合作案的时间规划。

  宋宁雅说可能要留出时间见家长,因为季礼和沈曦恋爱了。

  季礼不恋爱则已,恋爱就是和神颜女神。

  对方感叹季礼靠谱。

  宋宁雅“欸”声,心花怒放嘴上则客套:“我也不能完全放心,要娶回家才算完,对啊,沈曦是温情和沈淮清的闺女,养得可好了,性格长相都是顶,我很喜欢的。”

  “……”

  仅仅十分钟,季礼和沈曦恋爱的消息就因为宋宁雅甜蜜的抱怨传遍了整个会场,然后经由各种闲聊群传遍了老年总裁圈,自然也传到了沈曦父母——温情和沈淮清——耳朵里。

  ————

  温情和沈淮清是最早知道季礼喜欢沈曦的人,比所有人都早,仅次于季礼本人。

  天才对事物的判断简单粗暴——季礼不会在无关紧要的人身上费工夫,季礼在沈曦身上费工夫,不管方式如何,沈曦对季礼来说都不是无关紧要的人,季礼对兄妹情毫无偏好且取向正常,那就只能推导出个结果——季礼喜欢沈曦。

  被所有人误解地喜欢着沈曦。

  温情和沈淮清度很遗憾,季礼身上有着那么优越的基因,怎么会喜欢个平平无奇的女孩子呢?

  季礼在拥有高智商的同时,也有超乎常人的坚持,温情和沈淮清慢慢也就释怀了。

  所以在知道沈曦喜欢季礼的第时间,温情难得助人为乐次,选择帮助季礼,或者说帮助两个并不匹配的年轻人走向爱情。

  如此看来,自己的书籍对沈曦的灵魂和悟性都有着显著的开化功能,可谓功不可没。

  温情把母女情看得很淡,但她喜欢成就感,比如沈曦和季礼因为她的书走在起,也算是成就感。

  曾经,沈曦恋爱分手高挂热搜,全热议,温情看都不看眼。

  现在,她趁手下几个博士做实验的功夫,回到办公室拿出手机,找了快十分钟愣是找不到微博图标,最后只得打开电脑百度沈曦。

  页上残存着昨晚季礼从沈曦保姆车上下的糊图,有沈曦在机场签错季礼名字的挖坟,温情边感慨沈曦果然笨笨的,边克制不住地姨母笑,这是自己促成的恋爱,嗯,很好!

  温情朝下翻了几页,唇边笑意越大,视线停留在新页顶端时,她脸上所有表情刹那凝固。

  下午点,季礼在套房的书房里处理工作,沈曦被电话吵醒。

  来电显示,温情。

  沈曦瞬间清醒,揉揉眼睛,细软的喉咙滚了滚,有些紧张又莫名其妙。

  自己最近还好吧?没犯什么错?

  就昨晚有个热搜,可温女士从不关心自己的恋情,怎么会突发奇想打电话,难道是考察自己的阅读进度?

  温女士送了几本书来着?叫什么来着?

  沈曦拍着脑袋努力回溯。

  她宛如被老师临时点名抽背的学渣,不敢接电话,着急慌忙地翻手机相册想看自己有没有拍那几本书。

  沈曦还没找到,对方挂断,打来第二通。

  不接不行啊。

  沈曦阵绝望,深吸口气,点击接听。

  对方声音听上去毫无感情:“你《寻安》开机仪式那天,宋云清来了?”

  温情直呼宋云清的名字,还明显带了情绪。

  沈曦乍听还没反应过来是苏夫人,反应过来和阅读进度无关后松口气:“嗯。”

  温情停了几秒:“你和她很熟?”

  沈曦不明所以:“就……还好?”

  沈曦关心:“怎么了?”

  温情:“没什么,再见。”

  沈曦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再见?”

  沈曦是试探的语气,对方直接挂了电话。

  忙音“嘟嘟嘟”。

  沈曦懵了。

  而温情实验室内,沈淮清吃完午饭从隔壁实验室溜达过来给温情送酸奶,明显感觉太太在给自己甩脸色。

  叫她,不应。

  酸奶,不看。

  搭讪,不理。

  他想拉温情的手,温情椅子转,干脆利落地给他留了个冷漠的背影。

  沈淮清讪讪碰了碰鼻尖,去问实验室的博士温情什么情况,博士也不知道,回忆半晌后不确定道:“我看教授好像给沈曦打了个电话?”

  和沈曦闹矛盾了?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沈淮清和女儿关系不是很亲近,面露难色。

  但温情又在发脾气,他没办法,只得去到阳台给沈曦打电话,结果发现自己连沈曦号码都没存,幸亏他记忆好,凭着遥远的印象盲拨了个号码,当真是沈曦。

  沈淮清自我满意地点点头。

  沈曦和父母失联的最长纪录是年,可今天,小时内,她先接到温情电话,再接到沈淮清电话。

  沈曦茫然叫了声:“爸爸。”

  沈淮清状似无意:“你妈妈刚刚给你打电话了?”

  沈曦:“嗯。”

  沈淮清:“说什么了。”

  沈曦吸吸鼻子:“没什么。”

  没什么你妈妈怎么可能那样?没什么她连喜欢的酸奶都不喝了?

  沈淮清心里这么说,嘴上是:“你复述遍。”

  沈曦真的无法理解天才奇奇怪怪的脑回路,但还是字不差地复述了遍。

  沈淮清逐渐豁然:“好,我知道了。”

  沈曦不解:“你知道什么了?”

  沈淮清:“你妈妈为什么生气。”

  沈曦仍旧不解:“我妈妈在生气?她为什么生气?”

  沈淮清:“没什么。”

  女人天生卦,温情和沈淮清在沈曦心里就是两个超智能机器人,现在个机器人居然生气了,沈曦当然有兴趣:“为什么生气。”

  沈淮清:“些原因。”

  沈曦追问:“什么原因?”

  沈淮清明显不想说。

  沈曦觉得沈淮清这种利用自己的态度没拿自己当女儿,那她也不拿他当爹,格外不经意又准确道:“你不给我说也没关系,我待会儿就给妈妈打电话,说你给我说她脾气大更年期提前不可理喻简直暴躁并且问我怎么劝她这个老女人——”

  沈淮清:“!!”

  沈曦:“而且我还能声情并茂富有感情。”

  沈淮清和温情样,是长期泡在实验室的人,工作环境相对单纯,怎么比得上沈曦在娱乐圈摸爬滚打会拿捏人心。

  沈淮清皱眉:“曦曦,这样不礼貌。”

  沈曦和季礼如出辙地“哦”声:“那就不礼貌。”

  沈淮清:“?”

  他真不知道女儿的无赖是和谁学的,和季礼相处那么久怎么就不能学学季礼高岭之花的待人接物呢?

  沈曦慢悠悠地说:“我演技还可以,提名过最佳女演员。”

  沈淮清阵头痛:“我说。”

  沈淮清语气不情不愿,事情却说得条理分明。

  而温情生气的源头是苏夫人,宋云清。

  温情和沈淮清智商相仿、年龄相仿、家世相仿、脾性相仿,在遇到彼此前都认为无人配自己抱着单身辈子的打算,和对方遇到了,第眼,便金风玉露相逢,胜却人间无数。

  那种身心价值观高度契合,科研能力势均力敌的感觉太过美妙,时间仿若神仙眷侣。

  美不足的是、和外人传颇有差距的是,那时,两人都认为爱情过于庸俗而当对方是命注定的挚友、伴侣。

  苏夫人是在沈家家宴认识的沈淮清。

  天才,卓智,沈家二少爷,isef最年轻得主,17岁侧证低维维加莱猜想,19岁研究千禧难题提名国际数联,21岁mit博士毕业、同年署名第作者的专著引起学术界巨大反响,24岁破格被录,成为交大最年轻有独立实验室的副教授,25岁变更研究方向成果斐然。

  沈淮清天之骄子,不可世,偏偏他有不可世的资本,眉眼倨傲,高冷禁欲,如天山皑皑的白雪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就是这么个人,看温情时眼里蕴着无边温柔。

  宋云清对这份例外和温柔动了心。

  宋云清问温情和沈淮清关系,两人异口同声说朋友,宋云清很高兴,当即决定追求沈淮清。

  宋云清是被当宋家继承人培养的,有主心骨,行动力强,甜蜜语,糖-衣-炮-弹,说来就来,死缠烂打,各种手段。

  好多次沈淮清和温情走在路上,宋云清都像变魔术样突然钻出来,带着三个人的下午茶和点心打破沈淮清和温情的默契。

  伸手不打笑脸人,宋云清有说有笑转圜自如让人无法躲避。

  后来,沈淮清被磨得没办法,告诉宋云清:“我们不合适。”

  宋云清问:“为什么不合适,哪有天生合适的,如果天生合适为什么还有磨合这个词?”

  沈淮清想说自己和温情天生合适,但温情这几天在和自己闹别扭,沈淮清按住,转口道:“我可以和你在起,前提是。”

  宋云清面色喜:“你说。”

  沈淮清:“你能证明纳维-斯托克斯方程存在性与光滑性。”

  向考年纪第的宋云清平生第次连话都没听清楚:“啊?什么斯克什么什么……”

  她还没把舌头捋顺,沈淮清已经离开。

  当天宋云清去找温情帮忙,温情给她说了大堆,大概是这个猜想很难,是关于紊流的。

  温情问宋云清听懂了吗,宋云清迷茫地摇摇头,温情耐着性子又讲了遍思路,宋云清脑子里装着团浆糊,更迷茫了。

  温情无奈,再讲遍,宋云清忽然觉得温情和沈淮清是天生合适!

  宋云清问温情喜不喜欢沈淮清,温情答不上来,宋云清告诉温情自己要继续追沈淮清。

  宋云清觉得不管是沈淮清被自己磨得和自己在起,还是沈淮清和温情其方发现对方的心意,都是不错的结果。

  但她没想到,她每天告白,沈淮清就每天问她个难题。

  半个月后,在沈淮清分享的大堆专著面前,天生韧性坚强的宋云清人生头遭心态崩了,搞不动了,她痛哭着为自己对沈淮清的喜欢道歉,她是凡夫俗子她打扰了她不配,温情配。

  沈淮清福至心灵问温情要不要结婚。

  温情也是奇人,连恋爱都没好好开始就脱口而出,好啊!

  再之后,温情沈淮清夫妇潜心学术,宋云清坐上宋家头把交椅商海沉浮,不是路人自然没什么联系。

  只是沈淮清和宋云清当年什么都没发生,温情每每遇到宋云清,都因为当年宋云清说的两“清”相悦打翻醋缸闹脾气。

  四个字能气几十年。

  沈淮清叹了无数次气,沈曦看热闹不嫌事大地安慰沈淮清:“好好哄,哄不好就跪下。”

  沈淮清义正辞:“男性的尊严和原生发展状态决定了铁骨铮铮。”

  沈曦“嗯嗯”敷衍:“好的好的祝您顺利。”

  电话挂断之后,沈淮清回到温情办公室。

  温情知道自己在宋云清问题上过于计较,可沈曦是她的血缘女儿,她没去探过班,宋云清为什么去,宋云清还和苏城在闹离婚,天知道宋云清会不会对沈淮清重燃爱火,虽然和沈淮清没什么关系,可她就是不舒服,说不上来的不舒服。

  沈淮清关门,锁好,拉上隔帘。

  温情瞥他眼,你干嘛。

  沈淮清“噗通”声,利索地跪下了:“老婆,我没在第时间察觉你为什么生气是我的欠缺……”

  剧组酒店内,沈曦早已习惯了父母对自己的毫无感情,也不失落,反而笑得惊天动地,眼泪快出来。

  她掀开被子光着脚就跑到书房,惟妙惟肖给季礼学沈淮清的语气,还季礼个卦,季礼把人捞自己怀里,温热的手掌握了下她小巧莹白的脚,嗯,不凉。

  沈曦乐得不行:“两个院士,智商加起来超过三百,怎么做出来的事情比小孩子还小孩子,我觉得我上学之后就没这么别扭过。”

  季礼手覆在她脚心没松,淡笑:“嗯。”

  沈曦骄傲道:“我觉得你也做不出这种事,”她表扬,“你比他们成熟。”

  曾经,季礼喜欢沈曦而沈曦讨厌季礼的曾经,季礼算准沈曦每次来找自己的时间,会专门挑版型挺括碾压她各种绯闻男友的白衬衣,因为每次他穿白衬衣,她都会多看两眼。

  不过这种事情,季礼当然不会说。

  听到小姑娘说自己成熟稳重,他完全不心虚,淡然自若:“嗯。”

  作者有话要说:今日:平平无奇沈曦,成熟稳重季狗蛋~

  ————

  安利本存稿超多的学霸qaq

  作者:银子菌书名:《姜还是嫩的辣》

  十岁以前,乔司亦满脑子都是娶姜语年当老婆。

  但自从被曝出她是影帝影后的女儿,背后还有整个姜氏集团撑腰。

  他发现,他要养不起她了,于是决定出国镀个金。

  结果刚回国,就听说她要和某个老男人订婚。

  激动,他直接拖着行李箱奔到了订婚现场,

  把搂住宣誓台下的新娘:“姜语年,你不能嫁给他!”

  可是,穿着白纱的女生却推开了他……

  乔司亦脸的受伤。

  然后,那个女生后退了步,掀开头纱,脸尴尬道:“那个……新娘逃婚了。”

  阅读指南:

  1.每天早上6点稳定更新。

  2.可盐可甜美女学霸vs努力赚钱娶老婆的专情影帝。

  3.双初恋,1v1,男女主相差岁。

  4.前期“暗搓搓”的校园暗恋,后期都市日常虐狗。showbyjs('可我偏要偏要');downbyjsleft;downbyj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