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我偏要偏要 第57章 去掉有点

小说:可我偏要偏要 作者:画盏眠 更新时间:2020-12-16 03:23:0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沈曦对季礼这种清风朗月的姿态毫无抵抗力,舔了舔发干的嘴唇,出其不意地“吧唧”亲下他的脸。

  季礼不意外,挑挑眉,把她抱得更紧些:“再去睡会儿还是起床吃东西?”

  沈曦心情愉悦地摆弄着手机:“起床吧,现在点半,导演约我三点在行政酒廊喝下午茶。”

  季礼应下,拨了酒店内线叫吃的:“先垫垫。”

  沈曦在剧组的两三个月素来没什么食欲:“我吃不下,何必摄入热量。”

  自制是女艺人的基本素养。

  季礼问:“你的胃还要不要?”

  沈曦感受到忽至的低气压,偷偷瞄某人眼,商量道:“下午茶有点心,这家酒店的下午茶特供超好吃,我待会儿可以吃超多。”

  “待会儿是待会儿,现在是现在。”季礼抱着沈曦起身,再反身把沈曦放在宽敞的转椅上。

  沈曦撇撇嘴,抱着手机没撒手。

  外面响起两下叩门声,季礼去开门,再进书房时,手擦过了,端着杯温牛奶拿着份三明治。

  沈曦眉头紧皱:“牛奶脱脂了吗?”

  季礼:“嗯。”

  沈曦:“三明治上食物称了吗?”

  季礼:“上不上你都要吃。”

  沈曦闷闷地,有些赖皮的意味:“可我真的不想吃,你可不可以不要让我做我不想做的事情,这样显得你很强势,”沈曦说着说着,演技跟着情绪上来,嗓音低徊哀婉,“我知道,先爱上的人是输家,输家连选择自己生活的权利都不曾有,爱情自古就是把双刃剑,面甜如蜜糖……”更新最快s..sm..

  季礼不知道小祖宗哪儿来那么多情绪,把她讨厌的紫色蔬菜从三明治里面挑出去,再把三明治切成小块小块喂到她嘴边。

  沈曦顺口吃掉,嘴里戏还没停:“面让人苦不堪。”

  边演还边嚼两下。

  可以说是很不走心了。

  季礼心下发笑,嘴上却逗她:“从你进食的拖沓程度看我有理由怀疑你在我不在期间没有履行承诺好好照顾自己。”

  沈曦点在手机屏幕上的指尖停,反应快道:“我只是想在你面前撒撒娇。”

  她刚醒,张脸未施粉黛,五官妍丽精致,黑玛瑙般的眸子亮而分明,唇色却是淡的。

  沈曦以为季礼要脸严肃说“撒娇也不行”,没想到季礼“嗯”了声,用指腹拭去她唇角的残渍,无奈又没办法地,“我这不是在哄你吗?”

  季礼低声总是温柔。

  这刻,沈曦觉得自己有点矫情。

  可矫情又怎样,季礼愿意哄。

  这么想,她又高兴了。

  ————

  时间未到三点,沈曦和季礼到行政酒廊,导演已经在等了。

  导演在角落朝两人挥手:“这里。”

  沈曦笑意盈盈地朝导演点头,挽着季礼的胳膊过去。

  导演请沈曦下午茶的意图很明显,为casting闹那出道歉。

  沈曦很清楚,也没那么在意。

  她只是惦记着导演说季礼不好,找了借口拉华盛第门脸季大总裁作陪,藏着小心思想让导演看看她家季礼有多好。

  有些人表面姿态万千,嘲讽遥远的两个院士做事幼儿园水平,其实自己也没好到哪儿去。

  季礼则没想那么多,他对这种场合毫无兴趣,只是小姑娘想让他陪,他便陪她,到位置后绅士地替小姑娘拉了软椅,和小姑娘并排坐在了导演对面。

  午后明媚的阳光贴着设计窗的边镀到酒廊的红毯上,酒柜成排,品类琳琅,水晶吊灯将色彩多样的轻脂点心烘托得精细可餐。

  景再美,美不过沈曦那张不可方物的脸,就算是朋友小聚只上了简单妆容,她也颜如渥丹尽态极妍。

  不少你圈艳压她人的女星和沈曦同框等于酷刑,神颜程度能和沈曦较高下的男艺人也少之又少,季礼那张脸比艺人更出色,清冷淡漠,单看觉得太过倨傲,高不可攀,但和沈曦那张脸放在起时,竟异常登对。

  热冷,艳禁。

  就像,玫瑰与月色。

  导演心思细腻。

  从沈曦坐下,季礼不动声色朝沈曦腿上搭了条薄毯起,他就明白哪儿有什么豪门联姻,哪儿有什么热情褪却,人家小情侣就是甜甜蜜蜜。

  但导演的直觉好像又不太准。

  他看季礼对沈曦的态度,以为季礼只是看着冷点,实则好接触,可他时不时和季礼搭两句话,男人礼貌疏离,骨子里有经年累月处于上位的压迫感。

  导演有些紧张,给自己圆场说平生头次和这么多钱坐在起,说完后觉得不对,改成“身家”。

  季礼倒是客客气气:“您把我当曦曦助理就好。”

  导演被吓到:“哪儿有身家千亿的助理!”

  沈曦想了想,问季礼:“你之前是不是签了我工作室的经纪约。”

  季礼淡笑应:“嗯。”

  沈曦手在季礼手背上挠了下,软声道:“那我是你老板。”

  季礼:“好。”

  导演认为男人能在嘴上服软已经是巨大的让步,他没想到,上把沈曦的豪门生活传得异常艰辛,事实上——

  新上的雪地咖啡略苦,沈曦眉头微聚,季礼给她加糖。

  沈曦软糕吃了口不想吃,又觉得浪费对不起导演,夹给季礼,季礼面色如常地把缺角的软糕吃掉。

  甚至沈曦想吃花生酪但不想吃花生酪上的花生粒,季礼都能粒粒给她挑出去?

  沈曦和导演说剧组的事情时,季礼不插话,见茶水见底,服务员又刚好不在,季礼甚至起身亲自去央台叫茶。

  就在导演真的快把季礼当沈曦助理时,季礼从央台走回卡座来。

  行政酒廊这片区域没什么客人,季礼单手插袋,身边跟了个西装革履丝不苟的男人。

  程胜在汇报工作。

  季礼宛如说天气样举重若轻地交代:“低于三个点直接拒掉。”

  “让李总监跟,周之前我要看到详尽的收益率评估报告。”

  “如果产业园那块是我们承税,投资回报比要提到二十,总体税额请控制在四亿。”

  “……”

  季礼快到卡座时,交代完毕,程胜离开。

  季礼回到沈曦旁边,又是温温和和的样子:“茶马上到。”

  沈曦:“好。”

  两人默契无比,徒留刚刚不小心竖了耳朵的导演满脸纠结。

  个s级项目总盘子也就三四亿,不够人季总上个税,沈老师是修了辈子福气能和季总在起?

  导演转念想,沈老师家世好性格好还有自己的事业,搭上那张脸,应该是季总积德和沈老师在起?

  时之间,他竟不知道该羡慕谁!

  导演约这顿下午茶的目的是和沈曦释前嫌,达到了。

  沈曦赴约的目的是让导演脸疼下,同样达到了。

  双方都带着不为人知的目的,过程弯弯绕绕,分别时倒也客套愉快。

  回酒店路上,沈曦时不时笑声,时不时笑声。

  季礼牵着小姑娘,问她:“怎么这么高兴。”

  路上有人经过,沈曦忍住了,等回到房间,她把录音放给季礼听。

  导演在手机里气急败坏地吼“沈曦男朋友全世界最帅最好”!

  沈曦眉眼俱弯,翘着并没有的小尾巴得意道:“我讨厌不了解还说你不好的人。”

  季礼没想到小姑娘下午是在无声护短,微怔后心里暖。

  他给她顺毛:“我只在乎你。”

  季礼的潜台词是别人觉得他如何他无所谓,只要沈曦觉得他好。

  沈曦当然明白季礼的意思,可她舍不得,脆生生道:“挺好的啊,你在乎我,我在乎你,我们连在乎都是天造地设天作之合。”

  季礼觉得沈曦逻辑不合常理,可在她看不到的地方,他还是没忍住偷偷笑了下。

  因为她不合常理的逻辑。

  ————

  沈曦和季礼食量都不大,下午在酒廊吃了点,不怎么饿,晚上饭点时,沈曦本想蒙混过关,最后还是在季礼压制下陪他喝了点参汤。

  沈曦嘴上不要,但喝下去,浑身都舒服了。

  季礼去到酒店书房处理工作。

  沈曦小尾巴样跟在季礼身后,有些愧疚:“今天下午我是不是不该叫你去,感觉耽误了你几个小时。”

  季礼纠正:“我在这是为了陪你,应该说我现在的工作是耽误陪你的时间。”

  这人明明第次谈恋爱,怎么这么会说话!

  难道撩人也有天赋之说吗!

  不过他的天赋也是对自己。

  这么想着,沈曦心里甜:“那我在这陪你工作?我顺便看剧本?”

  季礼拒绝:“你在这我不能好好工作。”

  沈曦不服:“你刚刚还说为了陪我,现在又翻脸只爱工作。”

  季礼把人哄出去:“乖,我早点工作完。”

  沈曦嘴上哼哼唧唧,出去时却是主动替他关上了门。

  季礼确实堆积了不少事情,尽管他处理得很快,但还是需要定时间。

  《寻安》已经进入第二阶段的拍摄——女主和初恋分别,即将在战-火认识挚爱生的男人——沈曦也确实需要看剧本。

  两个人隔着堵墙各忙各的,偶尔季礼出来倒水喝,偶尔沈曦进去找自己之前的剧本笔记,相视笑,竟然有种学生时代同为高考奋斗的充实感。

  夜色从初降至浓重,树下盘旋的萤火明明灭灭。

  晚上十点,季礼终于合上电脑,走出书房。

  沈曦还在客厅看剧本,她看入了迷,柔韧的身体在贵妃榻上盘了个奇怪的姿势。

  季礼走近,看到她手上握着三支不同颜色的细记号笔,剧本上已密密麻麻写满批注。

  季礼从没见过沈曦写这么多字,就算高考前突击她都懒得动笔,季礼没少想办法,这厢看到,颇为诧异,也没打扰她。

  沈曦没抬头但知道季礼出书房了,走近了,待他走至自己身边,她没看他,却抬手给他拉了自己旁边的软榻示意他躺,很舒服的。

  又递了盘水果在他面前,宛如投喂。

  季礼失笑,但也照单全收。

  沈曦手上的剧本翻页,脸上有用脑的热红,眼睛很亮,兴致很高地:“之前江州出的那版剧本学性强,主走意识流,适合拍电影,陶梦然改过之后故事性就提上去了,导演看着不靠谱但气氛和戏点把握得很好,乔悦其他不论,能力没得说,你们华视买《寻安》不亏的。”

  她用支铅笔把长卷发挽成个苞盘在脑后,缕垂在额前的散发将她五官线条修饰得异常柔和。

  季礼替她把额前散发拂到耳后:“华视不是慈善机构,能以s级过会怎么会亏。”

  沈曦眼睛还在剧本上,揶揄道:“我就随便说句,你怎么还认真起来。”

  季礼轻笑,沈曦也翘了翘嘴角。

  气氛安静又温馨。

  无声。

  “曦曦,”季礼突然问,“你想要的是什么?”

  沈曦听到了,没立马回答,反而保持着自己看剧本的节奏。

  季礼也不急,自得地在躺椅上展了展身体,等她想。

  季礼认为,万事万物讲究“图”字。

  比如自己喜欢曦曦,图的就是和她两情相悦长相厮守,比如自己坐镇华盛,图的就是绝对的高位和财富。

  她好像样,好像又不样。

  季礼从未插手过她的工作,但知道她出道以来几乎所有动向。

  说她红极时想要顶流,她几乎从不参加娱乐性综艺,而是部接部地拍戏,说她热爱演戏不图名利,她合作的几乎都是金牌班底,走的商业大爆剧路子,说她想名利双收,她好像不在乎名利,说她不在乎名利,她好像又在意。

  事业?工作?成就感?快乐?

  季礼不确定并且愿意承认这种不确定。

  沈曦视线停在剧本某处,不动了。

  季礼望向沈曦。

  沈曦想了想,给他说了件没有对任何人说过的、很久以前的、很小的事。

  《仕杀》大爆后,沈曦从个查无此人的新人演员跃成为当红,以前在家除了季礼,谁对她都是百依百顺千疼万爱前呼后拥,所以她对红不红钱不钱其实没太大感觉,不过自己也懵懵懂懂没什么目标,每天被经纪人安排着赶这里的通告去那里做宣传。

  她浑浑噩噩隐隐想摆脱,但又不知道摆脱之后自己能做什么,她不能闲,闲就会想季礼,而季礼觉得她不学无术对她厌恶至极,回国告诉所有人就是不告诉她。

  “红”好像是个普世意义的成功,也是能向季礼发起挑衅的个概念,所以沈曦糊里糊涂当了大半年金字塔尖的花瓶。

  后来有次,她体力不支在舞台上昏倒,经纪人被迫给她放几天假,也是那几天,顶流沈曦才第次拿到自己微博账号。

  上千万粉丝,近十万条最新私信。

  病的沈曦太闲,闲到条条去翻,自然没翻完,但其个粉丝的私信特别长,断断续续发了几万字,沈曦不知道对方为什么会对自己这样个无关紧要的人倾注这么多心血,怀着莫名和好奇,她看完了。

  对方是个高二学生,因为喜欢小众电影也是沈曦真正意义上的处女作《听说》里的女主角关注的她,然后看完了沈曦为数不多的花絮和边边角角的特辑,从喜欢角色到喜欢沈曦。

  她在沈曦只有万粉丝的时候说沈曦定会大红大紫,因为脸太漂亮心太正,沈曦不管是直直语还是矫揉造作都带着坦荡的可爱,这样的艺人不红天理难容。

  沈曦从第条私信开始就没回她,渐渐的,她就把沈曦当成树洞,倾吐些生活的小事——

  比如,她其实科特别好,但是爸爸妈妈让她选理科,说理科将来好选专业,她就选了,她向听父母的话,内心叛逆但不敢忤逆。

  比如,她很羡慕那些好像不怎么用功成绩就很好的同学,她每次都学习到很晚,每次考试的理化错题都细致地整理归纳,可成绩就是提不上去,遇到难题她就是想不出来。

  比如,她偷听到父母想离婚,但因为她马上高三两个人怕影响她心态所以决定不离婚。

  ……

  某次现场采访直播,沈曦真的憋不住,吐槽艺人连说话的自由都没有,可艺人也是人,艺人也应该有自己独立的人格,如果连自我表达都要瞻前顾后畏首畏尾,那粉丝追的到底是偶像还是工艺堆砌的产品。

  事后,经纪人想和沈曦翻脸,但看到直播大爆的数据,忍住了。

  而粉丝距离上条私信个月后,再次给沈曦说了自己的近况。

  粉丝告诉沈曦她对父母说了心里话——比起看他们拙劣的演戏,她宁可他们离婚,别两宽各生欢喜,他们仍然是她的父母,她也仍然是他们的女儿,亲情不变。

  她告诉沈曦自己在高三来临之际选回了科,高二耽误年,最关键的年,所有人都觉得她疯了基础跟不上,可是她开心。

  然后是,她觉得她自己好厉害,高三摸底考综裸考199,总分年级892名,可她们年级有三千人,所以还算不错。

  粉丝说她不想努力的时候她就想想沈曦,为了考去a市离她近点,为了奖学金买她粉丝见面会门票,为自我、独立、美好而努力。

  曦宝那么高还那么努力,自己有什么资格懈怠?!

  然后是小女生的日常和琐碎,苦闷的,好笑的,日复日枯燥的,以及每次月考半期的年级排名变化。

  高三年,她总分从刚好五百路上提,年级排名从892名到345名,到178名,到160名,到158名,越到前面进步越困难。

  《仕杀》爆后,沈曦通告漫天,粉丝在私信里边发沈曦各种角度的神颜截图边“啊啊啊”尖叫说自己又可以了,她自顾自说着曦宝果然大火,自己也可以爆,等她高考完她要减肥要烫头发要涂指甲油要穿连衣裙,她的成绩排名当真从158名到90名到13名,最后是她们县城高考第二,奖励十万块。

  沈曦有种自己孩子考了第二的欣慰感,她没有回复却点进粉丝主页看了眼自己孩子长什么样。

  比她小三四岁,圆脸,微胖,娃娃头,戴细黑框眼镜,主页打码的高考准考证照片俨然是现实不起眼且少的学霸。

  沈曦想,自己孩子还挺可爱的。

  后来场粉丝见面会,沈曦定在粉丝县城所在的省会城市,亢奋的本土粉丝们给沈曦送了各式各样的礼物,沈曦笑晏晏却样没收。

  有个粉丝,十七岁,发过肩,身姿苗条,穿纯色长裙,涂牛油果色指甲油,妆容生涩但不掩青春靓丽。

  问答环节主持人把话筒递到她手上。

  不少人惊呼她是某年某省高考探花,因为高三才转所以让人印象深刻。

  那位高考探花激动得声音在颤抖,她告诉沈曦她喜欢她好久,沈曦度是她高三生涯的信念,就是那种说不出来的向往,让她始终带着股子倔强和冲劲,可能沈曦运气不错,所以她运气也不差,正常水平也就全省前百的样子,高考探花属于超常发挥。

  她难掩内心澎湃,话都说不清楚地给沈曦表白。

  她还给沈曦折了罐纸星星,她高三时每天早上折颗,但沈曦好像不收礼物,很遗憾。

  沈曦走到女生旁边,“不是说你运气好?”她笑着接过粉丝手里的星星罐,“祝你以后运气更好,所得皆愿,前程似锦。”

  女生喜极,掩面而泣。

  沈曦眸里同样有亮色,似泪色,也似眼影上细碎的亮粉。

  沈曦次都没回过那粉丝私信,却知道之后自己扶摇直上的四年,粉丝去了联合国做志愿者,成为了很厉害的同传大佬,再之后,被导师介绍给位优秀的外交官,成为对方嫡系。

  七年,沈曦从零到不可撼动。万丈光芒的顶流。

  七年,女生走过困顿迷茫的青春期成为坚韧新锐落落大方的外交官。

  其实沈曦也很难说清楚自己要名或者要利,她不接综艺,因为综艺有剧本,她不喜欢,她不炒cp,因为旦有了第次就很难回头,最后粉丝们会发现她们信以为真的感情不过是流量变现的工具。她只是觉得,她喜欢演戏,所以踏踏实实演戏,她就是恋爱脑就是不会遮掩性情,那就不遮掩,真性情,她有上进心有企图,想要自己戏好,想作品不断,想拿奖,想在她逐渐走向更好的过程,总有喜欢她的个人,十个人,万人,十万人,百万人,千万人和她起变得更好。

  所谓的处什么位置,做什么事。

  真真正正的——偶像,在格。

  作者有话要说:粗长画转圈~

  季狗蛋:我老婆最棒,全天下最棒!

  其实小公主心里直是有谱的~并且双初恋真的没标错(错了就错了画画赖皮qaq)

  ————

  安利本强取豪夺火葬场(或许)鸭!

  作者:公子琅上名:《蓄意》

  案:南城六月,瓢泼大雨。

  钟宛撑着伞走出秦家大门,手边笨重的行李箱衬得她娇柔无比。

  黑色宾利缓缓驶来,车窗滑下,秦忱靠着椅背,神情凉薄而深刻。

  “来秦家就要懂秦家的规矩,好好的怎么就要走呢。”

  他柔着声说:“宛宛不乖了。”

  钟宛背脊微颤,这次却是绷了住。

  -

  圈里人都知钟宛是秦忱的掌心宠,是他养在秦家大院里朵精致的娇花。

  却不知只有钟宛清楚他斯皮囊下的狠绝本质。

  她下定决心离开,秦忱第次没有再拦,丢出张支票:“别亏待自己。”

  钟宛坦然接过,走的时候连句再见都没有说。

  秦忱如以往薄凉,身边女伴换了个又个,却不再有当年对钟宛那般柔情。

  后来的秦家晚会,钟宛眉眼带笑声色张扬。

  秦忱靠在阳台边端着香槟,看着钟宛挽着某男伴的胳膊走了过来。

  钟宛笑着介绍:“这是我未婚夫,希望忱哥祝福。”

  秦忱扯着唇笑:“挺好。”

  -

  所有人都以为当初是秦忱先不要的钟宛,可他们不知道钟宛离开后,秦忱过得有多难熬。

  后来秦忱困着钟宛不许她离开,双眼泛红,遍遍轻吻她的脸。

  那是无人窥见过的卑微:“宛宛别走,好不好?”

  强取豪夺相爱相杀金丝雀破笼showbyjs('可我偏要偏要');downbyjsleft;downbyj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