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我偏要偏要 第59章 去掉有点

小说:可我偏要偏要 作者:画盏眠 更新时间:2020-12-16 03:23:0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此过程经时间见证,公正,公开,透明。

  沈曦先躺在季礼怀里,然后躺在季礼腿上,然后回到自己的贵妃榻上和季礼两足相抵,她脚心细嫩光洁,季礼脚心有薄茧,两人抵着,触感温热明晰,世界安静得仿佛只剩下彼此。

  两人从人生哲学聊到诗词歌赋,曾经共同经历过的片段在对方视角被选择性地补全。

  再聊到沈曦以前那些作品,沈曦以为季礼没看过,想装装逼,没想到季礼都看过。

  沈曦觉得剧作是个很神奇的东西,她看剧本的时候是个样子,拍出来是个样子,导演剪出来是另个样子,卫视或者平台剪辑版又是新的样子,每个样子都包含着创作者的主观表达。

  编剧、演员、导演,其个咖位越大,主观表达越能完整不被更改。

  不过任何作品放几年再回去看,都有不同的感觉——就像谈恋爱分了手,然后再和前任见面——沈曦这个比喻太危险,季礼淡淡瞥她眼,沈曦呼吸屏,默默咽下后面的描述。

  比如《仕杀》,沈曦拍的时候太年轻,爆的时候也太年轻,曾经她喜欢主角,腹黑果敢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时隔几年重新看时,她才看出边缘配角的深明大义,侠肝义胆,她甚至为了当初在片场蹲在角落吃盒饭的龙套的某句台词哭得泣不成声。

  比如《听说》,小众电影,沈曦拍的时候迷迷糊糊觉得故事薄弱,镜头倒是长而美。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沈曦度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大导把《听说》视为神作,时隔几年再看,戏拍多了再看,她才品出自己所饰女主和女配别样的爱恋和情愫,她以为仅仅是湿-身的镜到底温泉戏其实隐藏着少女如困兽般懵懂挣扎的情-欲冲撞和自我纾解。

  沈曦是天生的演员,那时她不明白导演教她那些戏的潜台词,竟意外地演出了主角浑然天成的娇媚。

  沈曦想找给季礼看,她记得星光视频和华视视频都有,结果居然下架了。

  “可能是版权合同到期了吧。”沈曦叹气,转而对季礼道,“你真的可以多看几遍《听说》,仙女十岁美起来自己都害怕。”

  季礼拿出支烟,骨节分明的手托着银质打火机清脆转,“咔哒”火燃,猩红的烟头卷着咝咝啦啦的火焰。

  他眯了眯眼,笑着问道:“仙女哪个年龄的美貌我没见过?”

  季礼从前夸人像怼人,现在季礼怼人像夸人。

  沈曦心里甜,凑到他身前,想要他的烟:“给我抽下。”

  她给自己和季礼脑补了女校霸找男校霸拿烟抽的剧本,等于间接接吻。

  季礼眉头轻蹙:“会?”

  沈曦:“以前为了拍戏学过。”

  季礼:“嗯。”没了后。

  沈曦看他:“你不给我抽?”

  季礼不给:“牙齿会变黄。”

  沈曦不满:“你就没有啊。”

  季礼:“我抽得少。”

  沈曦来了点自认逆反实则撒娇的小情绪:“那我也只抽口。”

  季礼态度很坚定:“口也不行。”

  沈曦:“为什么?”

  季礼:“我不喜欢抽烟的女孩子。”

  沈曦原本神采飞扬的笑脸倏地垮了下去,眼里的光芒点点灭掉:“曾经你说你喜欢我,只因为我是沈曦,现在才恋爱多久,本性暴露。”

  季礼忍笑。

  沈曦泫然着继续:“抽不抽烟都是借口,为什么我们曾经的神仙爱情现在变得如此条条框框俗不可耐。”

  季礼耐心似哄道:“那怎么办?”

  沈曦戛然,试探道:“不然你说百遍我爱你试试?”

  季礼:“不可能。”

  沈曦“哦”声,卷着薄毯回到自己的贵妃榻上,隔他远点,不理他了。

  墙角装饰钟“嘀嗒嘀嗒”摇摆。

  沈曦边看剧本边想着旁边那条狗什么时候哄自己,怎么还不来哄,再不哄她就真生气了。

  季礼光明正大望着沈曦,看她半小时没看完页剧本。

  季礼不露声色地起身离开。

  沈曦眸色沉。

  他走了?

  他就走了?

  自己还没饶恕他他就走了?

  他不要他魅力大方活泼可爱温柔体贴知性贤淑的女朋友了吗?

  不哄的吗!!!

  沈曦望着他背影,使着小性子把剧本摔了,结果摔在脚上把自己疼得龇牙咧嘴,偏偏这时,她肚子还咕噜咕噜叫了起来。

  沈曦单方面宣布,她和季礼晚上谈心拉近的距离付诸东流!

  时运不齐,恋爱多舛,凄惨至此。

  ————

  季礼再次回来时,沈曦还保持着原来的姿势躺在贵妃榻上看剧本,只是先前搁在她身旁的软椅被挪到了墙角,且格外挑衅地被人推倒在地上。

  季礼眉梢抽搐两下,问:“吃点东西?”

  沈曦眼皮都没抬,翻了页:“不吃。”

  季礼温声道:“你会饿。”

  沈曦:“哦。”格外冷漠。

  季礼也不恼,端着手里的托盘走近:“不是喜欢下午茶特供?深夜的下午茶特供确定不想要?”

  沈曦神色松动。

  季礼再接再厉:“都是你喜欢的,抹茶雪花酥,没有花生粒的花生酪,”偏头看小姑娘的反应,“还有海盐珍珠奶茶芝士爆浆小蛋糕,可能口咬下去满满珍珠奶茶的芝士流心……”

  沈曦绷不住了,偷笑下又很快敛住。

  她视线在托盘的点心上逡巡圈,最后落在爆浆小蛋糕上,抬着下巴傲傲娇娇地:“猜猜哪个最甜,猜对了我就假装你哄过我——”

  话未完,季礼笑着亲她下。

  沈曦怔然,脸开始发热。

  他最甜?

  不对,做选择的是他,所以他的意思她最甜?

  虽然是事实,但这人也太作弊了吧!

  沈曦心里甜,耳廓红了,但嘴还硬着,嘲笑他:“季礼你好菜,送分题都达不对——”

  话未完,季礼又亲了下,亲完还好整以暇歪头看她。

  沈曦脸彻彻底底红了:“季礼你无赖——”

  话未完,季礼又亲了下。

  沈曦再开口,季礼再亲。

  还开口,还亲。

  亲完也不说话,就这样笑着看她。

  最后,沈曦连那点傲娇都没了,勾着男朋友脖子蹭啊蹭。

  人被亲乖了,开始吃东西了,季礼才捏捏她的小耳朵,哄道:“就准你想起出是出,想抽烟就抽烟,就不准我条条框框?”

  季礼声音温柔低沉,仿若月色下淌过青石路面的溪流。

  沈曦身心舒畅,绝不收敛,拖长了清脆的调子:“就不准。”

  季礼猜就是这个答案,好笑,又问:“那我多喜欢你心里没数?”

  这个不能否认,沈曦软道:“有数。”

  季礼笑着揉揉她柔软的发顶,小姑娘还是很乖的,实事求是,表扬!

  而沈曦已经忘记了自己之前为什么生气,生气莫名其妙,消气也莫名其妙。

  嘴里的蜂蜜味好像到了心尖尖。

  沈曦蝶翼般的眼睫轻轻颤啊颤,舒服地想,恋爱可真是件莫名其妙的、奇怪的事情。showbyjs('可我偏要偏要');downbyjsleft;downbyj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