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我偏要偏要 第64章 去掉有点

小说:可我偏要偏要 作者:画盏眠 更新时间:2020-12-16 03:23:0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沈曦是个敏锐的情感生物,她起初排斥季礼的凶和恶,向往甜甜的恋爱,尔后,恋爱谈得越多,她心里越清醒——手机端sm..

  喜欢和暧昧很容易,是地上的路,了解和爱慕很难,是天上的星。

  人辈子可以走很多很多条路,和各种各样的人走各种各样的路,但只会遇到颗星,颗伴随着命运呼吸、长久陪伴、有且仅有、唯的那颗守护星。

  以前,沈曦和季礼每次见面都像火星撞地球,恨不得用最狠毒的话刺得对方无法招架匍匐在地狼狈求饶,可沈曦也明白,季礼毒的是嘴,他宁可伤害他自己也从来不会真正伤害她。

  就算。

  沈曦想起自己曾经恨透季礼的那次——她费尽心力漂洋过海去找他,季礼知道她为了顺利通过冬令营考试打了小抄,连夜把她送回去——两人互相赌着口气,分别时连再见都不曾说。

  季礼站在门口目送沈曦,沈曦在车里哭得眼泪滂沱。

  车程到半的时候,季礼给沈曦来了电话,沈曦挂掉。

  季礼第二次拨过来,沈曦挂掉。

  季礼再拨,沈曦再挂。

  反复之后,沈曦终于接起来。

  她脸色苍白,咬着颤抖的嘴唇不发。

  手机里,季礼叹声很重,他用最大的耐心告诉沈曦事情的严重性,告诉沈曦她作为学生,规则和底线不能碰,人都是惰性生物,吃到了捷径的甜头就绝不会好好走路。

  季礼直说,沈曦直哭。

  那时。

  仿若眼里容不得沙子的人,是季礼。

  给她挑条正确的、纠正的路的人,也是季礼。

  赶她走的人,是季礼。

  司机把沈曦送到冬令营大门外,沈曦要走段夜路才能到住宿的地方,就那么小段老师没来得及来接的夜路,担心沈曦会害怕,不挂电话在手机另端安静陪她走的人,还是季礼。

  沈曦给旁人把刀,得做好被捅的准备。

  沈曦给季礼把刀的同时,还能毫无保留地把自己的后背交给他。

  沈曦从前恋爱看感觉看过程,没那么在乎结果。

  和季礼恋爱后,她好像第次想象出婚姻的样子——她穿着盛大洁白的婚纱,手里捧花,季礼穿着笔挺纯黑的西装,牵着她的手走过攒动祝福的宾客,来到证婚人跟前。

  她和季礼对视、宣誓、交换戒指、幸福地拥吻。

  他们正式把彼此当成人生的另半。

  然后她断断续续拍戏,季礼带着华盛开疆拓土。

  再然后,他们可能会有个孩子。

  男孩还是女孩呢?

  都说女儿像爸爸有福气,男孩像妈妈有福气,那就要女儿吧,自己可以给她买漂亮的小裙子和玩具,她想做什么自己都可以带她去,她又甜又乖,自己和她是好朋友。

  不对,沈曦转念想,女儿是爸爸上辈子的情人,万季礼喜欢女儿多过她怎么办?

  沈曦眉头微皱。

  这样看来,还是男孩子比较好,最好是温柔版的小季礼,刚好抚平沈曦童年被季礼镇压的阴影,最好还可以和季礼争风吃醋。

  自己和季礼周末的时候会在家带孩子,孩子奶声奶气叫季礼“爸爸”,叫自己“妈妈”,孩子说“最爱妈妈”,问沈曦“是不是最爱宝宝”,沈曦当然说“是”,要保护孩子幼小的心灵,而季礼在旁边瞬间冷了脸,他扯下儿子的帽子扣住儿子的脸,儿子用小手胡乱扒拉着帽子,扒拉半天扒拉不开,季大总裁本人则是含笑又威胁地望着沈曦,沈曦最受不了季礼这样的眼神,红着脸刚要哄,季礼已经温柔又霸道地吻了下来……

  温柔的思绪如云朵般柔软地充斥在沈曦脑海里,类似汤匙上剩下的最后勺蜂蜜,抑或甜得快要化开的糖,沈曦克制不住地弯起唇角,忽然有了种难以控制的冲动。

  午阳光微醺,给休息室镀上了层浅淡的滤镜。

  女人倚在沙发上,眉目精致动人,长腿侧盘着,身上盖了条薄毯,露出来的两截小腿匀细白皙。

  她垂眸笑着,纤指在微信聊天界面敲敲打打。

  季礼,我们结婚吧。

  好像有些莫名其妙。

  删掉。

  季礼,我刚刚突然想,我好像没办法像喜欢你样再去喜欢别人,所以,你要不要负责?

  这语气感觉像在逼他?

  不行。

  继续。

  季礼,你知道吗,感觉和暧昧都是瞬时的,会随着时间、新鲜感、诱惑淡掉、变化或者冲散,但是对个人独立完整人格的爱慕是长久且伴随终生的,我好像很幸运,能爱慕你,喜欢你,与你相伴,你呢?

  写的时候还好,写完怎么看怎么像高生水平的小作,矫情又别扭!

  删掉。

  季礼,娶我!

  删掉。

  季礼,我刚刚拍戏拍哭了,你得哄哄我!

  不行,删掉。

  季礼,给我转九块九。

  不行,再删掉。

  为什么,怎么写,都不对!!

  啊!

  这个午后,娱乐圈豪、冲动派代人、顶流沈曦头脑发热地想向男朋友求婚。

  她明明甜蜜得笑得合不拢嘴,漆黑清澈的眼眸亮如星辰,可她写出来的字却贫乏至极,反复纠结,反复犹豫,最后还是句话都没发出去。

  算了,她得再想想,如果有时间,可以找编剧室友陶梦然商量商量,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沈曦正想着,“叩叩”两下敲门声打断了她的思路。

  沈曦退出微信界面,勾着手指理了理头发:“请进。”

  “咔哒”门开,来人是剧组的宣发总监。

  《寻安》前三集粗剪周前已经送到了b卫视,乔悦也到了b市陪领导看片审核,不出意外的话,乔悦会在今天把合同定掉,把档期定好,这周末过,下周,《寻安》就会在作为q2顺位第的s级项目出现在b卫视公布的明年待播列表里。

  宣发总监计划从今天开始每天放点物料,持续热搜直到杀青,尽量让官博粉丝在没开播前就冲到50万。

  《寻安》台联动是板上钉钉的事,沈曦和乔悦都觉得有可能的话,可以把《寻安》发到海外。

  乔悦带的人能力没得说,百万案百万剪辑师,几段物料都是让人循环播放的水平。

  沈曦大致提了点意见和放上的顺序,宣发总监表示明了。

  事情说完,宣发总监笑着对沈曦道:“乔总今晚回来,安排了大家聚聚,沈老师你定要来。”

  沈曦最近特别乐意怼乔悦,拿乔着姿态问说:“那这庆功宴是走剧组的账还是走你们乔总的账?”

  宣发总监咳声:“应该是剧组。”

  沈曦故作失望,拖长了语调:“这样啊……”

  宣发总监紧张地解释说:“要走乔总的账也可以,我待会儿去给乔总说下,沈老师您别放心上,定来。”

  宣发总监替乔悦解释说乔悦公私分明,以前都走剧组的账,但沈曦是人间富贵花、当红绝美花旦,沈曦对乔悦来说是不样的,所以宣发总监可以和乔悦说下,让今晚的庆功宴走乔悦的私人账。

  乔悦团队“嘴炮选手”“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见沈曦舌灿莲花”“唯利是图”脉相承。

  宣发总监都快替乔悦发誓上次的矛盾只是人生长河的微小波澜、乔悦会爱沈曦辈子。

  沈曦这才大度地挥挥手表示没关系。

  宣发总监如释重负松口气,退出休息室。

  重新安静的空间内,沈曦捧腹大笑。

  太好玩了!

  她给季礼发语音分享了这件事,季礼没回。

  沈曦又给乔悦发语音说了这件事,乔悦也没回。

  估计都在忙,沈曦也没接着发,她捞过手边的统筹表大概翻了翻。

  下午的戏只剩场,毫无难度,助理给沈曦端了杯热牛奶进来,问沈曦要不要吃点其他东西。

  “吃饱了没法进状态。”沈曦按了按被胃酸烧得微微发痛的胃,端起热牛奶抿了小口。

  她生了张过于好看的脸,无论做什么动作都美得赏心悦目。

  助理最开始跟沈曦是因为待遇,后来是因为沈曦的美貌,再后来就是沈曦身上这股劲。

  沈曦从来不说自己拍戏多敬业多努力,为了场戏可以做到什么程度,她只是默默做,觉得自己应该做,坚守着心里的标准和底线,然后在某个时刻,被归纳为“巧合”地惊艳所有人。

  助理想,《寻安》也会惊艳,在以后的某个时刻,大家定会发现,撕开流量这层光鲜的外壳,沈曦本身,便足以发光。

  ————

  宣发总监动作很快,沈曦休息会儿回到片场的功夫,官博已经上传了物料。

  沈曦拍戏时几乎是闭关状态,那点少之又少的路透和花絮就是粉丝们的救命稻草。

  短至分钟的视频里,沈曦的相关镜头只有三十秒,拍摄素材部分只有十秒——女主角回眸,女主角背影,女主角正面特写,女主角绝口不提思念和悲伤,可思念和悲伤的情绪又充斥着整个画面,最终,定格在她眼角缓缓淌下的那滴清泪里。

  循环播放无数次之后,粉丝们卷着热度直冲搜索榜第。

  评论区片土拨鼠尖叫。

  啊啊啊啊求求了,某奖最佳女演员什么时候能给曦宝!!!康康曦宝!!!直提名陪跑!!组委会良心不痛吗!!!呜呜呜呜!

  有说,沈曦颜值演技真骑绝尘,四部役番三部收视年冠,实力放在那!

  姐姐去大荧幕啊啊啊,这种不整容的绝色待在小荧屏太浪费了!

  呜呜呜最后眼泪杀我,怎么个镜头就这么绝啊,期待《寻安》!!!

  呜呜呜太美了,呜呜呜我盲,呜呜呜我只是个呜呜机器!!演员沈曦!!!!

  高光是你,荣耀是你,星辰大海而是你,演员沈曦冲鸭!!

  总有黑子不服气。

  粉丝不带脑?就这浮夸的演技去大荧幕自取其辱吗?玩弄感情私生活混乱的低级花瓶不知道有什么可以吹的。

  1,开始就get不到沈曦的点,就算她红成这样还是get不到。

  不喜欢沈曦身上那股劲,电影圈比她好看演技好的人多了去了,也不知道哪儿来的骄傲自信副老娘天下最美的样子。

  ……

  沈曦的粉丝人狠话不多,直接混剪了高分电影里的同类镜头。

  从氛围到气质,沈曦都没输,和粉丝回怼百楼的黑子回复条“常年提名挽尊狗”便默默没了声音。

  沈曦的粉丝们胸口窒。

  粉丝们倒不是在乎“最佳女演员”,只是沈曦明明可以了,明明足够了,为什么没有,次两次三次都提名?

  真的是运气守恒,曦宝其他方面运气太好,家世,出道,男朋友,不可能个人把所有好事都占尽,《寻安》顺利播出的话,曦宝就是最年轻的大线卫视剧总制片和出品人。

  不定顺利,b卫视q2就部s级名额,之前是《雨夜》,《雨夜》凉掉之后《寻安》和《声声慢》不是在抢吗?《寻安》能扛的只有沈曦,《声声慢》都是实力派。

  《寻安》也是实力派靴靴!

  二番陶然实力派??

  全是实力派也遭不住剧本烂,《寻安》剧本80分,《声声慢》只能到60分,陶梦然是常年拿奖编剧了解下,且星光总裁和姚婉莹那事爆出来之后对星光发行卫视的阻力还挺大,卫视领导但凡有脑子都会要《寻安》。

  星光那位可能正在哭吧,没想到四五十岁的霸总也能被爱情冲昏头脑,当初让曦宝好好拍《雨夜》不香吗?

  加,我本来还蛮期待《雨夜》。

  粉丝自动控评。

  官博下面别提其他,期待《寻安》!

  期待《寻安》!

  ……

  同时间,星光总部顶楼总裁办公室。

  苏城站在落地窗前,城市的钢筋森林在他脚下热闹地延绵。

  他指间衔着支烟,眼睛半眯着看窗外,半晌,嘴里缓缓吐出口烟圈。

  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闲适了。

  从华视和星光解约开始,他心上就笼罩着片乌云,到华视成功收购jns阻断了星光重组上市的路,再到苏夫人提了离婚却没动静,乌云在他心头越堆越多,就在他快喘不过气来时,季礼和沈曦确切的恋情让切都明了起来——

  如果季礼和沈曦没恋爱,两人只是发小关系,那么苏城不知道华视会不会力挺《寻安》,季礼会不会给沈曦开绿灯,季礼和苏夫人都是b卫视最大的赞助商之,苏城也不知道苏夫人会不会在卫视面前帮自己说话,季礼会不会在卫视面前帮沈曦说话。

  苏夫人帮苏城,季礼不帮沈曦,那么《声声慢》赢。

  苏夫人不帮苏城,季礼帮沈曦,那么《寻安》赢。

  如果赞助商都不开口,卫视直接评级,很大程度《寻安》赢。

  如果赞助商都开口,那是两个赞助商给出的条件博弈。

  苏城知道苏夫人对自己早没了感情,可囡囡临走前最大的愿望是爸爸妈妈好,囡囡是苏夫人这辈子的遗憾,苏夫人排斥他反感他但也能为了囡囡保他二十年,所以苏城不确定苏夫人离婚的念头只是想想,还是真的有,苏夫人会不会心软,像从前无数次那样在最后关头帮他把。

  苏城不知道,猜不透,不敢赌。

  什么都很混乱,什么都不分明。

  但沈曦和季礼恋爱了,事情就不样。

  凭着沈家和季家的关系,季礼定会帮沈曦。

  不知是偶然还是必然,苏夫人也去了沈曦剧组探班。

  这样的情况下,《声声慢》必输。

  就像个路人总裁在卦群里说的那样,苏城人品差不差是回事,赌性和谋略是另回事。

  既然知道《声声慢》必输,b卫视待播名单出来那天星光股价必大跌,苏城索性提前抛了手上全部星光股份,卫视名单出来那天再低位买入。

  高抛低吸。

  45%的星光股份,他60亿卖出,要是《声声慢》摔得够惨,比如都不是档期问题,卫视连预售合同都不给《声声慢》签,四舍五入全等于拒了《声声慢》,那他20亿不到就能把45%的星光股份全部买回来。

  手上持股不变,他净赚40亿。

  然后《寻安》大热,带动《她杀》,《她杀》是星光出品沈曦役番且必然会爆的作品,星光股价瞬间涨回原位,半年,两次回血,星光起死回生,苏城脱离困境。

  所以和友们讨论的不同,苏城不但希望《声声慢》输,还希望《声声慢》被拒掉,全黑,越惨越好,他已经准备了抄底资金,随时可以进场。

  沈曦想用《寻安》赢他《声声慢》,那让沈曦赢好了,个项目回报率撑死几个亿,资本市场的韭菜能让他天赚几个亿的几十倍。

  沈家大小姐小女生性子,他苏城让着她,不在意。

  至于季礼。

  圈子就那么大,季礼早就知道苏城卖了全部股份,苏城知道季礼知道自己的打算,可季礼知道了又能做什么?

  和沈曦翻脸?和沈家翻脸?为了几十亿?那季家人自己都不会放过季礼,更别提从来就被捧在手心上的沈大小姐。

  沈曦被蒙在鼓里当枪使,而苏城把沈曦当枪的时候,《寻安》已经开机,季礼就算知道苏城把沈曦当枪使却什么都不能做,更不可能告诉沈曦。

  因为阻止苏城获利的方法只有个,《寻安》停机。

  《寻安》是沈曦打在苏城脸上的耳光,是沈曦第次自己扛盘子还自己主演的剧,是舆论的风口,沈曦无论怎样都不可能让《寻安》停。

  所以苏城无人能挡,坐收渔利。

  这种感觉,苏城光是想想,就觉得神清气爽通体舒畅。

  天边朵云飘过来,苏城对着云吹了声口哨,云飘走了,苏城朗声大笑。

  而此时,b卫视顶楼会议室,台长四副台正在和赞助商进行视频会议,气氛压抑紧张。

  曾经台长顾及和星光的长期合作关系以及苏城和苏夫人的夫妻关系,倾向于用《声声慢》替《雨夜》的档,但在苏夫人去《寻安》探班后,季礼和沈曦恋情出来后,《寻安》前三集粗剪让领导涕泗横流而《声声慢》让领导睡着之后,乔悦为《寻安》把所有关系打点好之后,卫视领导的偏向转为《寻安》。

  大家提前恭喜乔悦,但乔悦是个定要看着合同签好才放心的人,硬生生在b市跟着把合同拟好,她都签了字,就差台长个签字时,赞助商指示来了。

  赞助商倾向于《声声慢》,卫视领导也不急,告诉赞助商《寻安》和《声声慢》卫视都打算签,只是明年q2的s级档期先给到《寻安》而已,《声声慢》可以在q4播或者周播,不影响。

  赞助商态度给的很明确,《寻安》什么时候播无所谓,《声声慢》定要在q2的s级,定要顶《雨夜》的档。

  和沈曦、乔悦吃过饭的副台长主管采购,拿出具体的预估回报表给对方分析。

  就像苏城出于对姚婉莹的时脑热在《雨夜》换掉沈曦样,赞助商也可能时脑热因为个人喜好做出错误判断,但在利益面前,喜好不重要,回报率是能让赞助商清醒的东西。

  赞助商似有松动。

  卫视领导和赞助商进行着漫长又艰苦的拉锯。

  ————

  下午六点,日薄西山,倦鸟扑棱着翅膀掠过灰空,栖于林间。

  车流如射线从城市心cbd向外围发散,下班的白领、放学的学生、饭菜的香味、大爷大妈的广场舞音乐和垃圾桶旁抢食的猫猫狗狗构成了城市傍晚生动立体的浮世绘。

  《寻安》片场,导演组的人在收拾设备,导演和副导演坐在原处抽烟聊天,其他工作人员、小艺人、随行助理三三两两成群结伴朝旁边的饭店走去。

  庆功宴,乔总请!

  休息室内,沈曦已经换好了衣服,她吃了两口代餐糊,抱着手机给季礼发信息。

  曦宝:你是不是有别的狗了你不爱我了委屈巴巴呜呜呜.jpg

  曦宝:你还爱我吗不管不管我是除了爱你什么都不会的小废物.jpg

  老公:我在。

  两个字。

  沈曦开心。

  曦宝:你终于出现啦!

  曦宝:今晚乔悦请全剧组吃饭,可以带家属,你来吗,你下午在忙吗?

  对方现在回得很快。

  老公:直在开会,没注意到手机,应该来不了。

  曦宝:明天天我都没戏,我想回翡翠园,那你过来接我?

  老公:好。

  曦宝:我们剧组旁边那家饭店的江湖菜特别好吃,你来这么多次次都没吃过,等杀青的时候我带你去!

  老公:好。

  沈曦默认季礼忙完了,卯足了下午的想念开始撒娇。

  曦宝:之后你可以休假吗?

  老公:想去哪里玩?

  季礼果然了解她。

  沈曦心软又感动,话匣子打开了就合不上。

  曦宝:我想去度假,我已经好久好久都没有好好休息了,不对,我好像出道之后就没有好好休息过,我真的有点熬不住了,鬼知道《寻安》大夜这么多,熬夜伤身伤仙女。

  老公:好。

  曦宝:我想去看海,想吃好多好多海鲜,海鲜不会胖,不对,调料高热,不能吃,不对,我可以不要调料,就吃点点,应该还好,我好久好久没去海边了呜呜呜季礼!!

  老公:好。

  曦宝:我还想找个小镇瘫着,导演给我推荐了个古镇,我收藏了,不热门但是风景超级好,导演说他上部戏完的时候就去这个小镇住了快两个月,每天睡到自然醒,醒来看到阳光落在窗边,然后随便穿点舒服的粗布衣裳去街巷里找点吃的,下午就端着保温杯和帮老头老太太打麻将、斗地主、下象棋,到饭点了就去赢钱多的人家里蹭饭,夜色半明半昧,他背着手温温吞吞走回住的地方,和房东聊聊天,偶尔遛遛狗,没人知道他是谁,没有工作,没有数不尽的你圈应酬和饭局,是不是很好!!!

  曦宝:不过我才不要拿保温杯呢!我是美少女!

  老公:好。

  曦宝:你猜我会做什么!

  老公:什么。

  曦宝:我要放风筝。

  老公:哈哈好。

  沈曦隔着屏幕都感受到了季礼的愉悦。

  她也跟着笑。

  她身后好像高高地翘着条无形的小尾巴,偏偏嘴还硬着。

  曦宝:你是不是大猪蹄子!你在哪儿!你在干嘛!你看你好敷衍!你不爱我!呜呜呜呜季礼你是狗吗!

  曦宝:呜呜你看我给你发这么多,你就回两个字你的良心不痛吗!

  沈曦发着发着,觉得语不足以把戏的精髓表达出来,给季礼弹了语音,没想到,季礼拒绝接听?

  沈曦本来只是闹闹,可季礼拒绝的时候,她整个人懵了!

  他是谁?他在哪?他怎么了?他为什么挂自己电话。

  几天不见,季礼变成了狗吗?

  沈曦手速跟着脑速哐哐打字,还没发出去,季礼弹视频过来了。

  沈曦气冲冲地接起,还没来得及用语大开杀戒,便看到画面出现了会议室,程胜站在会议桌另端发,十来个高管专心致志在听程胜说,从角度来看,季礼应该坐在主位……和她视频。

  季礼没说话,沈曦要出口的话下子卡在了喉咙里。

  画面在会议室转了圈,反转到季礼。

  男人脸好看,经得起任何角度考量,噙笑看着她。

  她知道季礼挂着耳机,抿抿唇,声音还是不自知地放轻了些:“你开会就好好开,回我信息做什么,我以为你这个点忙完了。”

  沈曦听到了对方手机的系统键盘声。

  老公:之前太忙没带手机,他们讲的时候就让助理去办公室给我拿下来了,怕你找我找不到。

  沈曦忍笑:“大猪蹄子。”

  季礼又敲。

  老公:好。

  沈曦“噗嗤”声,忍不住了:“我骂你大猪蹄子你干嘛还说好。”

  又阵键盘声。

  老公:看到你就好。

  程胜在展示个数据,季礼稍微侧了身,灯光沿着他清俊的侧颜落下,眉眼深邃,鼻梁挺拔,薄唇极削,下颌线条锐利流畅。

  他看看数据,看眼沈曦,看看数据,看眼沈曦。

  两人都没再说什么,沈曦脸却越来越红,绯色从脸漫到修长的脖颈。

  这种感觉好像,好像,好像学生时代偷偷去找他——那时,沈曦在六年级,季礼在冲刺高三,走读生不用上晚自习,季礼同桌刚好是个走读生,沈曦每次去就坐他同桌的位置。

  沈曦那时就又美又灵,第次去的时候,同学们纷纷起哄季礼和她。

  沈曦不解:“他们为什么起哄。”

  季礼“哦”下:“嘲笑你小学生。”

  沈曦不服:“那我还没笑他们高生真老,”迎着季礼的目光,沈曦更傲娇,“你老,你最老。”

  季礼面无表情:“能不能安静写作业。”

  沈曦:“不能。”

  季礼:“不能就滚回去。”

  沈曦:“腿断了。”

  季礼:“……”

  季礼瞥沈曦眼,还是帮她把书包从肩上取下来,沈曦面对作业时,觉得季礼的高课本好看,季礼的铅笔好玩,就连季礼的橡皮擦都和她的不样,小姑娘这儿动,那儿动,像个好奇宝宝。

  季礼看她,她毫不在意。

  季礼说她,她就气季礼。

  声音也不大,刚好让季礼听到。

  有老师来巡视,上秒还在和季礼拌嘴的沈曦,下秒弯下腰把头藏进季礼怀里,季礼顺势扯过自己的校服外套盖在沈曦身上。

  在倏然逼仄的周遭,切感官都放得很大。

  沈曦眼前黑漆漆,耳边是强烈清晰的心跳,脸热热的,脑子里宛如装着团麻线不停搅。

  他身上什么味道,怎么这么好闻?

  他腿好硌人,为什么腿这么长?

  好热,她要被憋死了!

  季礼好像要惩罚她之前调皮,用手捏她耳朵。

  季礼手指温热、有薄茧,捏得沈曦耳朵痒酥酥。

  沈曦吃痒想动又不敢动。

  她想巡视老师快走,巡视老师非但不走,还走过来和季礼说话。

  季礼和巡视老师对话。

  他和巡视老师说两句,挠下沈曦的耳朵,又和巡视老师说两句,又挠下沈曦的耳朵。

  沈曦心跳越来越快,绯色就那样漫上两颊,红得快要滴出血来。

  那时候,沈曦只觉得季礼很烦,很坏,对她像对小猫小狗样,会儿冷脸,会儿逗逗,就是不想让她好过。

  而现在,每次季礼让她不好过的时候,她都想更不好过点。

  沈曦收回思绪,悄悄看季礼眼,小声说:“我挂了噢?”

  小姑娘征求意见的样子太乖,季礼轻“嗯”声:“好。”

  高层齐刷刷看向季礼,只当季礼在夸程胜,然后转向程胜开始鼓掌。

  视频还没来得及挂的沈曦:“……”

  耳根子都红了。

  作者有话要说:上周工作太忙惹,通宵快周,磕头鞠躬谢谢大大们支持~showbyjs('可我偏要偏要');downbyjsleft;downbyj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