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我偏要偏要 第77章 我喜欢你

小说:可我偏要偏要 作者:画盏眠 更新时间:2020-12-16 03:23:0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其实,只要《声声慢》没播出,只要观众预期好,苏城就可以在口碑的泡沫里赚得盆满钵满。

  而现在《声声慢》资源泄露出来,时长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地扔进市场,就如泡沫扔上刀尖,“哒”地一下,口碑开崩。

  先是差评和批量吐槽。

  “哇求求,为什么找一堆脸这么垮的人来演爱情剧,不如选年轻演员啊,颜值即正义,只恨不能打零星。”

  “一堆老戏骨凑在一起拍肥皂剧?大叔恋?对不起想吐。”

  “百年不变撞车梗,放把米在键盘上鸡都比编剧写得好。”

  “看了三集,主题两个,女主多白莲,男主多牛逼,男主还有未婚妻女主凑什么凑?”

  “……”

  不少老戏骨有常年忠粉,没看剧开始回怼。

  “某沈姓女艺人已经放飞到这种程度了?多大仇多大怨《声声慢》人刚泄露就买一堆黑?”

  “加一,沈曦就是流量狗,不管粉丝再怎么洗演技洗业务,放进《声声慢》还不是被吊打。”

  “就冲主演阵容先打个五星,不好看直播倒立吃炸鸡。”

  “……”

  但很快,第二批网友全军覆没。

  “有点辣眼睛,前三番是欠了投资人多少钱。”

  “突然不知道如何是好,该说《寻安》很好,被这种剧压了,还是说《寻安》烂到这种剧都不如。”

  “专组讨论,勿带其他。”

  “对不起,真.演员救不了剧本,辣眼。”

  “……”

  主动删评的删评,改分的改分,吐槽的吐槽。

  周六下午,《声声慢》论坛开分,仅有4.6。

  随着时间进入周六晚,#声声慢三观##声声慢男女主##声声慢难看#等词条陆续登陆热搜。

  苏城强买水军为《声声慢》洗白,奈何水军数量有限,网友力量无穷,《声声慢》相关字眼热度上升又下降,上升又下降,反反复复。

  周日一整天,苏城都在找人,找人,求人,求人。

  他想控评,奈何营销号们有一套自己追踪热度的方法,他们当初怎么踩《寻安》,现在就怎么踩《声声慢》。

  他想控分,却只能眼睁睁看着评分从4.6掉到4.5到4.4再到4.3……

  “喂,张董,是有件事想麻烦您,不方便啊,没关系,下次聊。”

  “喂,赵部,我苏城,有点难办啊……好的,没事,下次约。”

  “……”

  晚上十点,评分人数基数上去,分数彻底固定下来。

  十分制评星,《声声慢》只有3分整。

  星光总部顶楼办公室,苏城一个个电话拨出去,一个个被回绝。

  窗外夜色如墨,浓得化不开。

  苏城胸口起伏,额上青筋暴起。

  他攥手机的指节握得发白,倏而一下,将办公桌面上的东西狠狠覆摔在地!

  “哐当”。

  宛如黎明撕开暗流涌动的黑幕。

  周一上午,b卫视官方平台发布公告,追究《声声慢》资源泄露责任,苏城连抽身的机会都没有,星光股份直接跌停板。

  与此同时,星光内部地震,陪苏城走过风风雨雨的股东纷纷撤股出逃,一句“上有老下有下”把全部压力转到了苏城头上。

  星光只剩下《声声慢》,而《声声慢》开始崩掉,饶是苏城胆大,也不敢想象后面的情形。

  他宛如纵浪却被困在漩涡里的人,想脱身,水流的力量却拉着他不断下坠,他高举双手,拼尽全力想回岸,却没看到一根自己可以攥住的稻草。

  苏城酝酿良久,回了老宅。

  绿藤爬墙,古瓦飞檐,午后阳光贴着瓷角形状投落在地,粼粼生光。

  苏夫人在长廊里饲弄自己的花花草草,一副悠然游然的姿态。

  苏城站定在苏夫人身旁,殷勤地给苏夫人递剪刀、递水壶,他看苏夫人一眼,见缝插针又状似无意道:“云清,我知道你不喜欢别人要求你做事,插手你做事,所以你做事我从来都不问,就算你上次没和我商量吩咐卫视给《声声慢》开了绿灯,我也没说什么。”

  苏夫人没说话。

  “但这次,你如果不帮我,我可能真的要完了,”苏城诚恳道,“你清楚,我钱、房产、其他资产变现的数全都投进去了,我没想多做什么,我就想回口血,现在《声声慢》泄露,星光直接跌停板……如果明天华视公布手上持有剧目版权名单,星光只有《声声慢》的事儿就藏不住,如果后天华视就提出重新签约《寻安》,意味着平台放弃《声声慢》,如果再后天有股东入职其他集团的消息……”

  苏夫人没看苏城,摆弄着花枝:“所以?”

  苏城直接道:“我需要一个大利好,给个豁口,我把钱全部撤出来。”

  苏夫人手停下,看苏城:“理由?”

  苏城手覆上苏夫人的手:“我们是夫妻。”

  苏夫人紧紧盯着苏城的眼睛,苏城回以苏夫人目光。

  两人的对视宛如拉锯,细小的尘埃在空气中盘旋浮游。

  良久,苏夫人拂开苏城的手:“好。”

  一个字,苏城的心放回肚子里。

  他知道,苏夫人心最软,给他托底了这么多年,不缺这一次——苏夫人注资星光,苏城带着星光作为旁系回苏夫人的宋家,苏夫人以宋家的名义从华视手上把苏城卖出去的版权全部买回来——不管哪一种方法,只要一个简单的讯号,都足够拉住堪堪挂在悬崖边的苏城。

  苏城脸上笑意收不住,强行压下,难得温柔地问苏夫人:“方便一起吃个晚饭吗?”

  “不方便。”苏夫人径直转身,给苏城留了个背影。

  苏城目的达到,对和苏夫人一起吃顿饭其实没什么兴趣,一分钟没多待地驱车离开。

  苏城以为苏夫人那个“好”是答应帮自己,他放松了一晚上,怎么也没想到,第二天等来了苏夫人正式的离婚协议!

  苏夫人好的意思是,好,不做夫妻?

  好的意思是,一记闷锤敲得苏城目眩头晕。

  苏夫人一直是苏城的保护伞,苏城借钱也好,贷款也好,做杠杆也好,对方多多少少带了讨好苏夫人的心思,苏城在别人面前也一直是苏夫人痴心守护的对象。

  但现在,苏夫人摆明了和苏城决裂,苏城的债主们陆续找上门来。

  苏城稳住债主想回老宅,想联系苏夫人。

  苏夫人不接苏城电话,不见苏城,一句“等律师”彻底为两人二十年来有名无实的婚姻判了死刑。

  好像就是从这一天起,像是被人操控般,一天一个丑闻,保证星光跌停。

  ——星光只剩《声声慢》,无其他剧目版权。

  ——以唐素为代表的大牌制片人全面终止和星光的合作关系。

  ——十年前某女艺人拒了苏城房卡被苏城雪藏后患抑郁症,被苏城压下消息。

  ——苏城常年玩咖,私生活混乱。

  ……

  ——苏城名下资产大股东更换,车产房产尽数变卖,苏城还剩下什么?

  他只剩下一双眼睛,眼睁睁看着自己在股市的120亿以一天10亿的速度缩水。

  债主们起初还客客气气,听了苏城的托词觉得苏城有能力翻身,毕竟苏城这辈子大起大落数次,算个传奇人物。

  但在一笔五百万的分期贷款逾期后,债主们意识到苏城已经把所有身家赌进股市还加了杠杆,一旦跌破预估值,苏城将被直接平仓。

  资本是把双刃剑,可以填满欲壑,也能让人在瞬间一无所有。

  苏城明显走向了后者。

  自逾期起,苏城手机电话不停,消息不断,催收的短信挤爆了他的信息栏。

  星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人去楼空,楼下围满了讨债的人和记者,好几次保镖拦不住,差点让人带了汽油冲进来。

  苏城吃在顶楼办公室,住在顶楼办公室,不敢下楼,不敢看窗外,甚至不敢在白天醒来,在休息室浅眠时,他无数次被血光弥漫的噩梦吓醒。

  他好像自己在走,也好像被人推着,不曾清醒就到了今天这步田地。

  手机振动,他怕。

  敲门声,他怕。

  就算听到墙外保镖的说话声,他都如惊弓之鸟。

  不行,他要想办法摆脱眼前的困境。

  不行,他不能被困死。

  一定要在平仓之前,找到出路。

  一定!

  接下来半个月,沈曦忙着《寻安》出海的事,找翻译,重新剪前三集,每一项都耗时耗力。

  华盛总部有人担心华视无法重新签回《寻安》,沈曦有二心,在这样的情况下,沈曦手上的华盛持股会变成华视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一旦沈曦想起自己华盛的名誉合伙人身份想控股华视,局面可能会不受控制。

  而从华盛上市、沈曦被列入名誉合伙人开始,季礼清理门户的次数明显变多。

  他可以为股东带去巨大利益,但一切的前提,都是沈曦。

  沈曦,季礼,沈曦,季礼……

  苏城每天听人汇报沈曦和季礼的动向,脑海里不断闪过碎片式的回忆。

  他隐隐约约想抓住什么,但抓不真切。

  傍晚时分,火红的夕阳染了半片晚天。

  星光总部顶楼总裁办公室窗帘紧闭,顶灯照亮偌大又安静的空间。

  苏城坐在地上整理星光成立以来自己签过字的所有合同,一份一份仔仔细细地看。

  他现在已经不想赚钱不想回血,只想在平仓之前给自己找个豁口逃离出场,只要逃离出场,他就有机会东山再起。

  星光辉煌过,低谷过,持有剧目的版权数目一度达到全国第一。

  尤其沈曦,《仕杀》《烈日》《海棠》,几乎是星光将沈曦送上顶流的位置,也是沈曦稳固了星光在国内影视制作行业的龙头地位。

  相辅相成,互利共赢。

  曾经,《仕杀》大爆后,苏城想拿沈曦经纪约,沈曦婉拒。

  但经过后续资源的置换调整,苏城拿到了《听说》的版权。

  《听说》!

  苏城眼光骤亮!!

  去年开始,大环境不断收紧,今年上半年,甚至两三个月前,总局还把国内几家大公司和平台召集在一起开会,传达了影视作品弘扬正能量的使命。

  《听说》是封神又被禁的文艺片,被删减后仍能封禁,尺度不而喻——两个女孩在爱恨情仇的撕扯中产生别样的情愫,□□的唯美暴露、舒缓和发泄,以及敏感到字的台词。

  沈曦工作室宣传沈曦处女作时,从来都提《仕杀》不提《听说》,因为她们清楚,如果有人蓄意举报蓄意中伤,沈曦会出事,而这样的出事可能让沈曦翻不了身。

  苏城自认胸襟开阔,他不想让沈曦出事,他只想从沈曦或者季礼那里寻求帮助。

  用《听说》完整版去换取帮助。

  沈曦刚洗白,必然不愿意再出事,而季礼,他可以在利益和沈曦面前选择利益,但矛头直接指向沈曦时,季礼一定会为沈曦挡住矛头。

  苏城一个电话拨给心腹秘书,语速很快,态度急切。

  圈内抢角撕番时这种行为不在少数,秘书听完后却沉默了。

  苏城拧紧眉心:“说话。”

  秘书:“《听说》现在在华视。”

  苏城:“我知道,卖的是删减版,华视不可能专门要《听说》的删减片段,”苏城嗤之以鼻,“华视审片那帮人一直只看数据,他们可能连《听说》删减版都没看过。”

  这是沈曦被人遗忘的命脉和把柄。

  艺人就是这样,职业决定属性,他们的一切都被暴露在公众视野里,成也一瞬间,败也一瞬间,因为一部戏或者一句话被彻底封杀的例子数不胜数。

  尤其这种敏感的、来自形态上层的压力。

  苏城心中有数。

  手机对面没有声音。

  一秒,两秒,三秒。

  苏城不耐烦,再次道:“说话。”

  “当时您急着变现,说了不计条件,”秘书顿了顿,“沈曦所有作品所有片段具体到每一秒的版权,华视都要了。”

  秘书后面还说了什么,苏城已然听不到。

  电话挂断后的空白中,他的直觉慢慢将点状的事情一件件串成了一条完整的线。

  有没有可能从一开始,季礼就在做局?

  让《声声慢》压了《寻安》的赞助商,不是苏夫人,是季礼。

  让华视拒掉《寻安》只是季礼诱导自己入场的手段。

  苏夫人从始至终就没参与。

  而季礼那么煞费苦心,要的不是钱,也不是《寻安》或者《声声慢》谁上黄金档,季礼要的是……星光?

  这个念头甫一出现,记忆里华视和星光竞逐jns的一些细节如潮水般涌入脑海,苏城浑身上下力气好似被抽干般瘫倒在地。

  真的是季礼,季礼在下套,季礼在铺排,季礼在放饵。

  苏城想不通,季礼和自己多大仇多大怨,要这样逼自己?!

  好,很好。

  既然季礼不仁,那就别怪他苏城不义。

  苏城思绪千转百回,晦暗的眸子里忽地迸发出一抹精光。

  他以手撑地,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精神昂扬如返照一般。

  ————

  新的周一,苏城收到预平仓提醒。

  出于回避反垄断法,华视旗下jns海外公司正式向星光提出收购邀约!

  这个消息在财经版块一经发出,立马引起轩然大波!

  “华视当初收购jns就为了今天?!埋这么深的线太可怕了吧?”

  “华视之前主做平台,内容自制这一块相对薄弱,收购jns保证了华视走美剧模式做短剧集的制作质量,收购星光保证了华视进军华语制作的班底,华视未来可期!”

  “《声声慢》差成这样却顶了《寻安》的档,只有我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吗?”

  “苏城还能翻身吗?60亿卖持股,砸锅卖铁120亿买回来,现在快跌到30亿,我要是他我估计活不下去。”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替苏城操什么心。”

  “……”

  各种总裁群各大经济论坛掀起各种各样的讨论,星光已经丧失了拒绝收购的立场,jns和华视团队进入星光清算资产,而作为当事人之一的苏城却悄然离开。

  他乔装后低调而隐秘地进入地库,上了一辆普通轿车,中途又换了两次车,这才躲过追债的人,抵达市中心某公寓的行政酒廊。

  这个公寓颇有渊源,姚婉莹养魏易在这个公寓,《雨夜》曾经的新锐导演林轻语也住在这个公寓,现在沈曦赶着mrv给的交片时间盯《寻安》前三集的剪辑,一个镜头一个镜头和导演编剧磨,机房还是设在这公寓。

  下午两点,大片阳光透过落地窗落在大红的地毯上,水晶和钻石装饰折射出璀璨的碎亮。

  行政酒廊一角,苏城和沈曦相对而坐。

  苏城在这段时间变沧桑许多,厚重的眼袋难掩疲态。

  沈曦比先前瘦了不少,一袭白色布裙勾勒出纤巧的身形,一根银簪松松地挽住蓬松的波浪卷。

  她五官精致如琢,稍施粉黛便美得让人挪不开眼睛。

  侍者把果味酒和甜品端上来,告诉两人:“齐了。”

  沈曦轻声道谢。

  苏城一直看着沈曦,待侍者退下后,他面露难色。

  沈曦轻声道:“苏总有话直说,不用顾忌。”

  苏城清了一下嗓子,叫了声“曦”,开了口:“我和你认识的时间不算短,称得上了解,我知道你是个专心做事的人,当演员就好好拍戏,《寻安》兼了制片就好好制片,大多数的时间里,你看问题很单纯,并不明白里面的弯弯绕绕。”

  沈曦眼神示意苏城继续。

  “我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苏城道,“我没看过《寻安》剧本,但我知道陶梦然的笔力,《声声慢》不管从故事本身还是流量来说都和《寻安》有一定差距,那你有没有想过,《声声慢》为什么会压了《寻安》?”

  沈曦大概猜到了苏城的来意,面上无波:“赞助商施压。”

  苏城:“卫视最大的赞助商就两个,云清和季礼。”

  沈曦不置可否。

  “你是不是觉得是云清?”苏城问。

  沈曦没回答。

  苏城笑了一下,如揭谜底般告诉沈曦:“不是云清,是季礼。”

  沈曦演了一个诧异的表情。

  苏城心中满意,表情更加讳莫如深。

  他说:“你可能还不知道,今天上午,星光已经收到了jns的收购邀约,季礼从一开始就在布局。”

  “他想要国内制作市场,要星光,所以你,所以我,所以星光,都是季礼的垫脚石而已。”

  “虽然你谈过很多男朋友,”苏城说,“但我知道,季总在你心里的位置不是其他人能比的,你们青梅竹马知根知底,你们能走在一起必然经历了很多误会的解开和磨合,你是个小姑娘,爱起人来不管不顾,但你有没有想过,其实季礼从头到尾对你只有利用,利用你架空星光,利用你给我放烟-雾-弹,甚至你和乔悦辛辛苦苦把《寻安》的盘子撑起来,你在片场拼死拼活,季礼一句话就让你满盘皆输被全网抵制。”

  就算沈曦知道季礼绝非出于伤害自己,就算沈曦知道季礼有隐情,可季礼不说,这件事就像一根刺扎在沈曦心里,不管被谁以什么样的方式提起,都会隐隐作痛。

  她不太想继续:“苏总您可以直接说明来意。”

  苏城观察到沈曦的微表情,认为自己戳到了沈曦的痛处,不再委婉,道:“我手上有50%的星光持股,外面的数据分析有误,实际估值能到50亿,我想用星光全部持股换你在华盛持股中的5%,你在华盛持股超过10%,置换5%出来不是难事。”

  苏城道:“华盛5%的股份估值40亿,也就是说,我自损10亿,同时把星光换给你,你变成星光实际控制人,同时你在华盛的名誉合伙人位置不会发生改变。”

  苏城说:“你很清楚,星光是一个成熟的、一流的影视制作公司,单单星光总部的几个棚就是很多小公司无法企及的,你和乔悦的工作室都尚在起步,如果直接拿下星光,对后续你们自己开发项目投资项目很有利。”

  沈曦似在思虑。

  苏城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季礼做事只考虑他自己从不考虑你的辛苦、你的付出、你的感受,你也没必要考虑他,”苏城揶揄,“话再说糙点,他恶心你,你也恶心他,你们也算两清,不然你沈家和季家平起平坐你不欠他季家的,他凭什么这么对你?”

  苏城擅长揣摩人心,沈曦又藏不住情绪。

  季礼和沈曦明显没有和好,沈曦一个千宠万爱的大小姐怎么可能咽得下季礼捅刀这口气。

  苏城端起酒杯小酌一口,心里有底。

  只见沈曦眼波流转,蓦地轻笑:“你凭什么觉得我会为了报复他而配合你伤害他?”

  苏城举酒杯的手悬停在空中。

  沈曦道:“苏总走到今天这一步,全然是苏总自己的选择,苏总今天找到我,我念星光旧情,这事儿按住不提,但凡苏总去找华盛其他股东私下动手脚,”她朝苏城微微倾身,压低了嗓音,笑着一字一字道,“小心我搞死你。”

  苏城能想到用《听说》去拿捏沈曦,沈曦自然也知道怎么让苏城跌到谷底。

  苏城雪藏过的女演员,苏城那些高投资低收益摆明了亏损的阴阳剧,每一样,都能将苏城推到万劫不复的境地。

  苏城气涨得脸红脖子粗,狠笑道:“沈小姐这么专一深情可惜季总不懂珍惜。”

  沈曦反问:“与你有关?”

  苏城哑口。

  沈曦离开。

  掀桌的声音在她身后重重响起。

  季礼想把沈曦护在身后。

  沈曦同样。

  她和季礼如何是她和季礼的事,轮不到别人指点半分,就算她憋着一口气发誓要让季礼认错道歉把季礼折磨到死,在她允许范围内,她绝不让别人动到季礼分毫。

  极其护短,极像季礼。

  又想起他。

  什么时候才能不想他?

  直梯正在维修,沈曦去旁边乘扶梯。

  jns收购团想和苏城谈条件,苏城发了行政酒廊的地址,季礼不想在星光这件事上再纠缠下去,亲自来了。

  季礼乘扶梯朝上时,沈曦正好乘扶梯向下。推荐阅读sm..s..

  季礼被一众西装革履的高管簇拥,沈曦形单影只,俏丽动人,精致的下颌带着惯常的骄傲微微扬起。

  右边扶梯缓缓向上,左边扶梯缓缓向下。

  高管向沈曦点头致意,沈曦回以颔首。

  沈曦目光稍稍一抬,终于撞上季礼的。

  两人四目相对,平静却不挪分毫,视线随着扶梯靠拢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网址m..,...:showbyjs('可我偏要偏要');downbyjsleft;downbyj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