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我偏要偏要 第90章 我喜欢你

小说:可我偏要偏要 作者:画盏眠 更新时间:2020-12-31 09:37:5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季礼在飞机上学了七七八八,标了些关键词,做了些批注。

  飞机临落地的三十分钟前,他在脑海里把华视、星光、jns可能关联到的部门过了一遍,飞机落地时,他已经从最开始游手好闲的散粉小号变为了有事业心懂得超话签到数据打榜的,散粉小号。

  ————

  沈曦和唐素、乔悦分别时,收到了一份全英文的文件。

  季礼:出机场回老宅,在路上处理jns原始股权回购问题。

  沈曦随手回。

  沈曦:好的。

  半小时后。

  季礼:和华盛p8加开年例会,会议内容是几个新的预启动项目。

  沈曦看得一脸问号。

  沈曦:正月初一你让高管们开会?不做人??

  季礼:或许你想知道他们的年收入?

  沈曦大概揣摩了一下,默默的。

  沈曦:倒也不必。

  然后季礼中途暂停了会议,和某产业园合作方通了电话。

  车到老宅,会议刚好结束,季礼和常年深隐的老爷子聊天。

  老爷子问起季礼什么时候娶沈曦,季礼答得含混。

  老爷子白须飘飘道:“年轻的时候在外玩一玩没关系,结婚的话还是要收心照顾家庭安心做好季太太,我从小看着曦曦长大还蛮喜欢她咧,”老爷子笑着说,“最好早点给我生个大胖孙子。”

  季礼答季老爷子话,声线没有任何起伏。

  季礼给沈曦汇报这一部分时,沈曦都觉得季礼太难了。

  他要是顺着回答吧,她就直接拉黑他。

  他要是反着回答吧,季老爷子身体一年不如一年,季山和宋宁雅的眼刀估计能把季礼杀死。

  他要是不回答吧,不可以,没礼数。

  沈曦一边在酒店收拾行李一边好奇:“所以你说的什么?”

  季礼:“可以不汇报吗?”

  沈曦故意很凶地:“不可以。”

  电话那头的季礼突然笑了一下。

  沈曦拿衣服的手停在半空,拧紧了秀气的眉头:“你在笑什么。”

  “没什么,”季礼忍笑,但尾音都带着几分愉悦,“就是觉得汇报这个词很好。”

  明明一个普普通通的词,明明他说得正经,但沈曦就是听得耳朵微微发烫,几番话来来回回,就忘了问季礼怎么回的。

  晚上八点,沈曦抵达机场,瞬间被山呼海啸的粉丝包围,沈曦给就近的粉丝签名,凹了几个造型任由粉丝拍了才继续朝前走。

  季礼在季家老宅伺候老爷子洗漱睡下,算是一年一度的孝心。

  八点半,沈曦登机,季礼问沈曦用不用去机场接。

  季家老宅到机场两个小时,机场离沈曦公寓只要半小时,照理说沈曦是翻身农奴把歌唱应该折腾季礼,敢拒绝敢迟到就拉黑,但大年初一,大晚上的,沈曦尚且存在人性,就说算了,让季大总裁早点休息。

  季礼没回消息。

  晚上十一点半,沈曦落地出闸口。

  她掏出手机关掉飞行模式才发现季礼连“晚安”都没回。

  沈曦乘电梯去停车场,在塑料花姐妹群吐槽。

  沈曦:消息都不回,我拉黑应该没问题吧?

  沈曦:24小时全天汇报一分钟都不能少,他现在不是少一分钟的问题,是少了整整两个小时!

  沈曦:男人果然都是嘴上说得好听,一口一个好答应得和什么一样,结果呢。

  乔悦秒回。

  乔悦:姐妹快拉黑我支持你快点!

  沈曦:你让我组织一下语,我不仅要拉黑,还要把道德的帽子扣到他头上。

  唐素:资本家教你这些的时候想过你今天的出师吗哈哈哈哈。

  ……

  说话间,电梯到。

  沈曦跟着安洁目不斜视地走到保姆车旁,正要弯身上去,一道喇叭声打断了她的动作。

  沈曦循声望去,看到了保姆车旁边的宾利,副驾驶的人被人从驾驶位打开,紧接着,沈曦收到季礼的微信。

  季礼:朝左走六步。

  沈曦抬头,朝左走六步,看到了宾利驾驶位上的季礼。

  停车场的灯光是暗的暖黄色,粼粼如熟睡的海,偶尔有车辆从侧道掠过,影落在车窗上,如驶离泊岸的船帆。

  他侧脸半明半暗地昧在交错的光影中,墨黑的眼眸深邃动人。

  两个小时没回消息,因为正马不停蹄地赶来。

  不告诉你是怕你再说算了。

  这在沈曦意料外,好像又在意料中。

  沈曦没想笑,看到他时,唇角却忍不住翘了翘。

  “你好没意思噢。”她嘴上嫌弃。

  季礼示意:“让杨叔把你行李搬到我车上,我送你。”

  沈曦傲傲娇娇地:“我可以拒绝吗?”

  季礼问:“你想拒绝吗?”

  沈曦:“想。”

  季礼也不恼:“想拒绝就拒绝,那我先回去了,杨叔送你也挺好的……”

  只是他话没说完,沈曦已经让杨叔把行李从保姆车搬到了宾利上。

  大概觉得自己的服软让季礼占了便宜,自上车后,沈曦小嘴就和小钢炮一样叭叭叭说个不停:“一码事归一码事,虽然你是来机场接我,但你少汇报这两小时,你要承担责任。”

  季礼温和道:“好。”

  这人怎么这么好说话。

  沈曦心里这么想,面上却更端出教导主任的气势:“虽然我还没想好责任是什么,但你心里要有数。”

  季礼声音更缓了一些:“好。”

  沈曦就是找茬:“除了好你还会说别的字吗?你这种态度搞得像我强迫你一样。”

  季礼完全没脾气:“没强迫。”

  “你嘴上这么说,心里是不是这么想的我就不知道了,”沈曦拗着姿态清清嗓子,更娇气道,“还有刚刚,为什么是杨叔去搬行李,杨叔是我司机不是你司机,你要么把你司机叫过来,要么你自己下去帮我搬啊,为什么要让杨叔去搬,这样很容易让别人误会我们之间的关系,毕竟我们现在只是前任,不是男女朋友。”

  她在气死季礼的方向一去不复返。

  季礼却不觉得她在气自己,只觉得她可爱,觉得她鲜活,比不理不睬的时候好太多太多。

  他解释说:“我也想下去搬。”

  沈曦只看结果:“可是你没去。”

  路遇红灯,宾利停下。

  季礼单手扶着方向盘,偏头看着沈曦,道:“穿的拖鞋,觉得不礼貌,如果下次还有这样的情况,我就直接下去。”

  红灯跳绿。

  季礼驱车。

  刚把武-器掏出来的沈曦默默消了声音。

  察觉到她的变化,季礼唇角翘了翘。

  ————

  沈曦从不觉得自己是个心软的人,但之后几天,季礼每每给她汇报完行程,她都会回复“好的”,就当还季礼那晚来接她的燃油费。

  季礼似乎看穿了她的逻辑,发的行程里很不要脸地多了一些不该有的话。

  比如,“想你三分钟”“想你五分钟”“想你一个小时”。

  沈曦谈过的恋爱比季礼收购的公司还多,极其穷根究底地问季礼“怎么在想”“想了什么”。

  要是普通人,可能会说沈曦较真,嘴炮两句这事儿算过。

  可季礼不是普通人,直接给沈曦发了她的照片,开始举证。

  时间有最近的,也有远一些的。

  有的是精修,有的是路透,有的是海报。

  每一张的沈曦都很美,季礼的用词又刚好搔到沈曦痒处。

  每一次沈曦都雄赳赳气昂昂地拨电话,笑逐颜开地挂电话。

  塑料花姐妹群认为季礼在套路沈曦,而沈曦明显有了上头的嫌疑,沈曦觉得自己没上头,可她又觉得自己上头了,上头的意思是喜欢还是原谅,但她好像没喜欢也没原谅。

  当晚,尝到甜头的季礼再次在雷池蹦迪。

  季礼:准备睡了,预计睡眠时间六小时,有点想我前任。

  当晚,极其纠结的沈曦“哦”了一声。

  沈曦:把脑袋卸了就不想了。

  当晚,季礼连晚安都没给沈曦说。

  当晚,沈曦想,自己果然没上头,他有没有被吓到,说不说晚安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狗男人还敢套路她?呵!

  ————

  之后几天,季礼的汇报变回了之前的中规中矩。

  别人的年关在走亲访友热闹喜庆,季礼把每天的睡眠时间缩短到四个小时,每天都在开会,处理邮件,开会,回复工作信息。

  他好像什么都没变,又好像变回了曾经冰冷无情的工作机器。

  沈曦以为季礼尝到了火葬场的苦头准备知难而退,觉得松一口气,但松气的同时心里好像又泛起一点不知名的情绪,她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

  而和沈曦预想不同的是,季礼没退,非但没退,还在无声无息中酝酿着更大的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