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我偏要偏要 第104章 我喜欢你

小说:可我偏要偏要 作者:画盏眠 更新时间:2020-12-31 09:37:5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命运的捉弄从来不以颜值为转移。

  郁景深切地体会到了这一点。

  沈曦和别人恋爱时,他毫无危机感,沈曦和季礼恋爱时,他明白,自己在季礼面前毫无胜算。

  于是,郁景花了很长一段时间说服自己放弃沈曦,刚有成效,沈曦就和季礼闹掰了。

  郁景又忍不住靠近沈曦,以“圈内好友”的名义,引荐资源、炒绯闻,所有他和其他女艺人不可能做的事,都陪沈曦做了一遍。

  他给多少,沈曦就还多少。

  郁景给沈曦提过不要这么见外,沈曦莞尔道,这叫礼尚往来。

  郁景起初不明白沈曦为什么和他保持距离,直到后来,他听说华盛那个千亿总裁到沈曦工作室当了实习生,再后来,实习生来了片场,开玩笑似的成了沈曦经纪。

  兜兜转转,反反复复。

  还是一个季礼。

  沈曦和季礼没复合,但只要他们俩在一起,不管什么身份什么形式,其余人都仿若外人,插不进去。

  《寻安》杀青前一晚,郁景去敲了沈曦房门。

  沈曦的房间,是季礼开的门。

  沈曦站在季礼旁边,颇为惊喜地看向来人:“郁影帝?!”

  郁景看向沈曦,笑得温润:“聊聊?”

  “好啊,”沈曦拢了拢衣服领口,爽快道,“在房间还是去酒廊?”

  郁景道:“酒廊可能会被拍,房间吧。”

  沈曦:“好。”

  季礼侧身让郁景进来。

  郁景对沈曦道:“我想单独……”

  让季礼出去的意思。

  沈曦看季礼一眼,还没开口,季礼主动道:“那我先回房间,你们有事叫我。”

  沈曦:“好。”

  季礼向郁景客气颔首。

  本想看霸总吃醋结果被霸总云淡风轻反大度一把的郁景:“???”

  而季礼留下个潇洒离开的背影。

  ————

  顶楼套房阳台景观颇好,夜色作幕,霓虹作海。

  微凉的晚风吹起柔顺的发丝,人在晚风中眯眼,心旷又神怡。

  郁景上楼之前喝了酒,不多,微醺。

  此厢借着酒意,他把过去种种都告诉沈曦,从他对《听说》里的她一见钟情,到撞破季礼在《仕杀》给她铺路,从很多次她分手失恋他想陪她,季礼人已经在她身边。

  再到最近的。

  “季礼不光在剧组买下午茶,还给《寻安》其他主创工作室也送,以你的名义,我估计走的他私人账。”

  “……”

  “你化妆休息的时候他偶尔会来片场盯你的光替和预走位,他不懂分镜不懂光效,就守在旁边,等导演有空了上去一条条问。”

  “……”

  “还有就是,我本来想订你们这层楼的房间,结果酒店前台说满了,后来我才知道他是这家酒店老板,锁了其他房间。”

  “……”

  “我也很烦同层住很多艺人,因为经纪人啊助理啊进进出出就很吵,有时候凌晨五点收工刚回房间躺下,凌晨六点隔壁经纪人就在叫艺人起床,有时候熬了大夜想午睡,走廊上全是脚步声,”郁景笑道,“我那时候就很想一层只住我一个,但订不了那么多房间,收购酒店的话,我可能还要再拍五百年。”

  “……”

  沈曦听着这些,心里好似装了个棉花糖机,有些甜,有些发热,又有些蓬松的痒。

  有些事情乍一听在意料之外,仔细想想,好像又在意料之中。

  季礼嘴上给了她所有酷刑,却也是他,在她遇到荆棘之前替她挡了锋利的刺。

  他给她风口。

  而她一脚踩上去,成了现在的沈曦。

  郁景给沈曦表白并不是想要一个开始,而是想要一个结束,郁景觉得,能被喜欢的人知道自己的心意,本身就是一件足够温柔的事情。

  和季礼身上如秋天霜雪的冷淡清冽不同,郁景身上的气质更接近春日,像三四月时候山涧淙淙的溪流,亦或春夜雨后蒙着水雾的新叶。

  沈曦面上挂着浅浅的笑意:“我前两天还在给季礼说喜欢你,长得帅演技好为人处世没得说,现在是新生代影帝,以后是大满贯影帝,可能以后我就要以和郁影帝合作为演艺事业的目标!”

  郁景故意垮脸看沈曦:“你那天给乔悦说她将来是影视圈半壁江山的时候我就在旁边。”

  郁景的意思是她和乔悦塑料花,自己和她认识多年君子之交大可不必彩虹屁。

  沈曦理直气壮:“我说的都是事实,乔悦是,你也是。”

  郁景盯着沈曦看了几秒,尔后笑了起来。

  沈曦也笑:“好像不抱一下没办法收场。”

  郁景挑眉:“两下不行吗?”

  “也行,”沈曦想了想,“我经纪人管不了我,我管我经纪人。”

  郁景起身,笑着向沈曦伸手。

  沈曦拥抱郁景。

  郁景手握成拳,隔着绅士的距离。

  临走前,郁景想起一件事:“你们之前为什么没有在一起?”

  沈曦送郁景出门:“哪个之前?”

  “你官宣《仕杀》女主那天,他来学校找你,”郁景道,“你们知根知底,你心里有他,他心里有你,你遇到事情他陪你面对,就算你甩他一巴掌他都能抱住你,不是爱情是什么。”

  可以前的季礼,最擅长掐灭沈曦的少女心啊!

  “那时爱了他一秒,”沈曦想起当时的情形就发笑,“我哭得昏天黑地大脑缺氧傲娇嘴贱说了句他衬衫没我前男友的衬衫软,他直接把我推开了,上车就把衬衫换下来让我给他洗,必须洗干净。”

  郁景觉得神奇:“你滚刀不洗不就好了。”

  沈曦微笑:“他拍了我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视频,不洗就直接发到微博去。”

  郁景笑出声:“你洗了,然后不爱了。”

  沈曦是个没有感情的微笑机器:“之后快半年没联系。”

  郁景捧腹:“讲真我觉得季总有点可爱,你也是,人家好心好意来看你,你来句前男友多煞风景……”

  沈曦不敢置信地看着郁景。

  这?

  这??

  这人不是来给自己表白的吗??现在在说什么鬼话??

  郁景话没说完,沈曦直接把人搡到房门外,“啪”一下关上门。

  郁景故意笑得更大声。

  ……

  然后有了此时此刻,媒体见面会上,郁景用“朋友”率替沈曦挡了舆论。

  记者问了郁景,自然不会放过沈曦。

  问道:“在剧组和谁关系最好?”

  沈曦语气友善:“这个问题问得很好,让我想起小时候,我大伯母最爱问我这个问题,和班上哪个小朋友关系最好。”

  台下爆发出笑声。

  记者又问:“听说工作室前段时间来了个特别的新人,一路轮岗,现在已经是您的艺人经纪,这是不是在暗示复合?”

  沈曦眉眼盈盈:“欢迎跳槽。”

  又是一阵友善的笑声。

  再一记者问:“《寻安》第一季高开高走,剧迷对第二季期待很大,沈老师有什么想说的吗?”

  沈曦敛了嬉色,婉转道:“谢谢大家的喜欢和支持,希望能继续带给大家惊喜,也在这里谢谢所有为《寻安》付出过努力和心血的全体主创及工作人员。”

  闪光灯接连不断。

  台下掌声雷动。

  沈曦笑着看向二楼。

  记者们循着沈曦目光找到了和沈曦对视而笑的季礼。

  “yo~”的起哄长长响起!

  刚刚争相朝中间挤的记者们这下争相朝旁边站,试图拍到两人隔空对望的世纪一幕。

  ————

  记者会之后是《寻安》剧组的杀青宴。

  照例地感、合照、坐席。

  沈曦在季礼陪同下给剧组全体工作人员鞠躬、敬酒、道谢。

  从导演到剧组司机,从场务到场记。

  大家不敢开季礼的玩笑,但敢开沈曦的。

  沈曦心里记得所有人的好,什么玩笑都接。

  有人说她上次杀青被爆包-养,这次杀青竟然没大事。

  沈曦端着酒杯“诶”一声道:“没大事就是最好的事。”

  有人没提季礼但问沈曦准备什么时候结婚。

  沈曦笑道:“单身挺好的,结什么婚。”

  又有人问什么时候恋爱。

  沈曦故意看季礼一眼,出口则脆脆道:“顺其自然吧。”

  “……”

  沈曦游刃有余地在人堆里打转,季礼一直陪同沈曦,没什么话。

  等沈曦和所有人说完话回到座位上,她倾身问季礼:“有什么感想?”

  沈曦在别人面前显得成熟大气情商高,在季礼面前就忍不住翘着无形的小尾巴想让他夸。

  夸她漂亮可爱美丽从容。

  怎么都行。

  他夸什么她都爱听。

  季礼当然知道沈曦想让自己夸,可他有点不想让他如愿了,所以牵了她的手,带着她的手朝自己裤袋里摸。

  沈曦小脸一红:“你干嘛。”

  季礼:“让你摸个东西。”

  沈曦低声娇嗔:“光天化日,摸什么摸……”

  剩下的话还没出口,卡在了细软的喉咙里。

  因为她的手在季礼裤袋里碰到了一个小巧的方块盒子,天鹅绒质地。

  这是……

  绯色从沈曦脸颊漫到耳根,她看他时眼神清澈又懵然,如误闯森林的小鹿。

  季礼含笑望着沈曦。

  两人间的沉默把周遭的嘈杂隔绝成了白噪音。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

  沈曦不想先开口,季礼比沈曦更有耐心。

  终于,沈曦熬不住了,顶着红得发烫的脸小声问:“你,你这是什么意思,”她磕磕绊绊地说,“我们,我们都还没复合……”

  “没什么意思,”季礼捏了捏她通红的脸颊,好整以暇地笑道,“就是随手买的,看你漂亮又可爱,想给你摸摸。”

  沈曦被调戏一遭,又羞又愤:“……??”

  偏偏季礼还挂着一副“就给你摸一摸,你真的别多想,千万别多想”的表情在旁边温柔体贴问:“摸完了吗?摸完了就可以把手拿出来了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