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我偏要偏要 第117章 我喜欢你

小说:可我偏要偏要 作者:画盏眠 更新时间:2020-12-31 09:37:5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季礼没主动向沈曦求关心求安慰,偏偏沈曦能从字里行间甚至语气停顿里嗅出季礼难得的脆弱。

  不用多说,她已然脑补出老爷子进医院前、董事会上,季礼和老爷子是如何的拍案而起针锋相对。

  老爷子端着大家长和大董事的权威,季礼寸步不让,老爷子怒火中烧口不择,如果涉及她,季礼必定尽数奉还。

  不管谁对谁错,这个节骨眼,但凡老爷子出事儿,他季礼就是“不孝”!

  沈曦一边吩咐杨叔“开快点”,一边用尽温柔说着软话宽季礼的心。

  季礼一句“心里难受,好想快点见到你”让沈曦心里酸酸胀胀的,几乎想插翅飞到男朋友身边!

  ————

  半小时车程,保姆车在私人医院门口停下。

  车门尚未完全打开,沈曦已经弯身下来。

  早已等在门口的季礼扶了她一把:“慢点。”

  沈曦倚着季礼站好,吩咐司机回去后,挽着季礼的手边朝住院部走边问道:“季爷爷醒了吗?”

  季礼:“醒了。”

  沈曦:“还好吗?”

  季礼:“在观察。”

  沈曦心里已经做了决定,对季礼道:“待会儿我先说话,不管我说什么,你都别否认。”

  季礼唤她:“曦曦……”

  沈曦拍拍季礼手背,坚定道:“听我的。”

  季礼偏头看沈曦,漆黑深邃的眼眸闪烁着细碎的光。

  “叮咚”,金属门开,两人进入电梯。

  过程沉默。

  又是“叮咚”。

  两人下了电梯,季礼牵着沈曦走向病房。

  在来的路上,沈曦就把事情想清楚了。

  季礼是季家长孙,季家这一辈里的翘楚,老爷子最器重和爱护的掌权者。

  而季礼也能如老爷子所愿为华盛开疆拓土。

  两者间唯一也是最大的矛盾就是自己,或者说自己的工作。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剧组连轴转,杂志代路演通告不停……是老爷子眼中的心性不定。

  沈曦想,要是老爷子肯松口,她愿意砍一半工作来扮演贤良淑德。

  要是老爷子顽固,她甚至愿意半隐退或者转幕后。

  沈曦知道,季礼想给她最大限度的自由。

  可她喜欢季礼爱季礼,爱情是两个人的事,她又怎么舍得让季礼劳心费神做尽一切而她理所当然坐享其成?

  沈曦想,季礼比一切都重要。

  这句话可以留到婚礼上说。

  这大概是沈曦心情沉重一路,唯一吃到的糖。

  几步路,病房到。

  沈曦深呼吸,做好了面对的准备。

  气氛或许冷得结冰,病床上的老爷子面色青白,宋阿姨满脸无奈,季叔叔笨拙想打圆场但属实不会说话……

  没关系。

  这次,换她保护季礼。

  她宛如喊了出征号的女将军,所以,季礼推开病房门,当她看到病房内的景象,整个人愣在原地反应不过来。

  保养品和鲜花堆满了慰问区,宋宁雅和季山围坐在老爷子病床前。

  “34567。”老爷子得意。

  宋宁雅:“要不起。”

  季山:“56789。”

  老爷子冲儿子吹胡子瞪眼:“我们一伙的你是不是有病!”

  宋宁雅:“诶诶不要暗示。”

  季山:“3839飞机!”

  宋宁雅:“要不起。”

  “……”

  三人正在斗地主?!!

  沈曦心里奔涌而过一万只神兽,一脸茫然地看向季礼。

  季礼把她带进去:“爷爷,爸,妈,曦曦过来了。”

  沈曦还没来得及和季礼算账,条件反射地弯了唇角,甜甜道:“季爷爷,季叔叔,宋阿姨。”

  宋宁雅把牌一扔,起身来迎沈曦:“曦曦你不是在剧组吗?怎么过来了?”

  季老爷子喊:“地主不要赖账!这把打完她必输。”

  季山道:“我帮她转给您!”

  季老爷子:“牌桌要算夫妻账!”

  季山好笑:“我用她手机。”

  季山当真用宋宁雅手机给季老爷子发了红包,老爷子这才哼哼唧唧作罢。

  正好,沈曦也来了病床边。

  宋宁雅拉着沈曦在自己身旁坐下,季礼去给沈曦拿饮料。

  沈曦道:“来得太急没买东西,季爷爷不要介意,身体还好吗?”

  季老爷子刚刚终于赢了一把,心情颇好:“不用带东西,身体还好,你刚收工?”

  沈曦:“对,听说您在医院,很担心。”

  季老爷子点点头:“难为你有心了。”

  沈曦乖顺道:“应该的。”

  季老爷子:“好。”

  季家这辈没女孩,季老爷子算是看着沈曦长大。

  他比任何人都早地动过让沈曦进季家门的心思,不然不会在季礼熬过八字折煞期后放任他留在沈淮江家。

  只是沈家这位生得太美,真真红颜祸水样。

  季老爷子由着季礼去沈曦工作室那些事儿,生出怕。

  怕季礼为了爱情真的净身出户。

  怕华盛后继无人。

  事实证明,后浪要鱼又要熊掌,硬生生把前浪拍死在沙滩上。

  前浪被后浪怼着说“只要沈曦”的时候都没气晕,现在,本就想把权杖交出去的他被夺了权杖根本不恼,反而眯缝着眼睛开开心心在沙滩上晒太阳。

  有地主斗不说,还有祸水来看他。

  不错,不错。

  季老爷子眼里装着满意和慈祥。

  沈曦温温柔柔陪季老爷子说了好一会儿话,终于问道:“所以季爷爷怎么进的医院?新闻上连原因都没有。”

  “这个啊。”季山笑。

  拿饮料拿了半个世纪的季礼望向季山,眼神充满暗示,别说!

  季山毫无默契,乐呵呵道:“就董事会细节太多,时间太长,我和季礼想让老爷子先回老宅休息,老爷子说他开完这次不想来下次以后华盛就彻底交给季礼折腾执意要把这次开完。”

  沈曦笑得温柔:“然后呢?”

  “然后开会开饿了吃士力架,对花生酱过敏,就进来了,”宋宁雅接过话茬,笑道,“当然不能告诉媒体,别人昏厥都为钱为股权的,老爷子昏厥因为士力架,传出去让人看笑话。”

  老爷子不自然地咳了两声:“老李给我的,我就吃了。”

  沈曦:“季爷爷不是不在老宅外面吃东西吗?”

  季礼对沈曦道:“他贪吃。”

  季老爷子怒目瞪季礼:“你再说一次!”

  季礼面不改色:“你贪吃。”

  季老爷子:“!!!”

  季老爷子指着季礼对沈曦道:“姑娘你管管你男朋友!!”

  沈曦美目流光溢彩地瞥季礼一眼。

  季礼默默地,没了声音。

  他把饮料打开之后再递给沈曦,沈曦淑女地抿了口,放在了桌边。

  季老爷子问沈曦和季礼什么时候在一起的,什么时候分手的,什么时候复合的,沈曦一五一十告诉老爷子。

  说到分手原因,沈曦分析了自己和季礼两个人的问题。

  为什么能复合?

  因为把浪漫和新鲜感刨除之后,两个人更加深入地了解了对方,确定了对彼此完整人格的爱。

  老爷子越听越满意,开始问沈曦工作。

  沈曦说了很多好玩的事,老爷子听得津津有味。

  沈曦说自己最近在一部年代戏的组里,老爷子甚至要去给沈曦探班。

  “可以啊,”沈曦声音脆如珠玉,“不仅能探班,您要是感兴趣,还能让您客串,村主任,支书,好多角色都是您这个年龄。”

  季老爷子眼睛亮了:“真的?!”

  沈曦:“真的。”

  季老爷子想想:“还是算了,”他道,“我不会演戏,万一过不了,导演摄影什么的不开心,耽误你们进度,还让你难做。”

  沈曦道:“这些客串不用演技,导演是我朋友,一番制片和出品方是我闺蜜,您放心,后台硬。”

  季老爷子:“那行,等我出院!”

  “……”

  季老爷子手里握权时还有点形象包袱,把权交出去后松一口气,彻底放飞了自我。

  宋宁雅和季山教老爷子玩微博玩抖音。

  沈曦夸老爷子年轻夸宋宁雅和季山时髦,她说话俏皮又有礼节,把长辈们哄得高高兴兴。

  某位刚夺权成功的霸总乐得站在沈曦身边,当块背景板,他时而用手指玩仙女蓬松的波浪卷,时而揉揉她柔软的发顶惹得她恼羞嗔怪,他会放手,趁她不注意再揉一次,仙女又嗔,他又收手……

  循环往复,乐此不疲。

  季礼起初有点心虚,他似乎误导了她。

  可病房内氛围极其融洽,沈曦根本没有怪他的意思,季礼逐渐放下心来。

  差不多过了一个小时,护士进来给老爷子换输液瓶,宋宁雅和季山围过去询问老爷子各项身体指标。

  季礼和沈曦被边缘化到床尾。

  正好,季礼揽着小姑娘纤细的腰-肢,想趁大家没看这边亲一下她额角。

  她怎么这么乖,又乖又可爱。

  没想到被她偏头躲过了。

  季礼吻空,一愣。

  只见上一秒对季老爷子宋宁雅季山笑得明媚灼灼说话婉转可人的小姑娘,这一秒面无表情地迎着他的视线,声音冷淡得宛如没有感情的杀手。

  “季礼,你跟我出来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