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我偏要偏要 第121章 大结局(下)

小说:可我偏要偏要 作者:画盏眠 更新时间:2020-12-31 09:37:5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这场朋友间的小聚最终以季礼和沈曦的甜蜜、陶思眠和黎嘉洲的默契、乔悦和唐素的快乐以及陶然的心碎结束。

  三方人马分别后,沈曦想到陶然今晚生无可恋的表情,在季礼怀里笑了一路,直到车至翡翠园外围街区,才堪堪止了笑意。

  街区路上无人,安然静谧。

  沈曦靠在季礼怀里,看着车窗外,心念微动:“要不要下去走走?”

  季礼:“好。”

  车停了下来。

  两人下车的地方离别墅不远,季礼吩咐司机先回去。

  司机离开后,路上只留两人身影。

  夜风裹挟着凉意吹拂在脸上,沈曦和季礼十指交扣,慢慢地走。

  沈曦的手柔若无骨,季礼的手指节分明。

  沈曦细软的掌心触着季礼带淡茧的掌心,不知是谁的掌心先润,一层薄薄的细汗氲在两人交握的手间。

  有点热,但都不舍得松开。

  和彼此握着,热又有什么要紧。

  沈曦假装看路,时不时偷看一下季礼。

  她男朋友真帅!真开心!

  季礼也看路,不过会在小姑娘偷看他之后借着身高优势肆无忌惮地看小姑娘。

  漂亮又可爱,让他爱到了心里。

  途中,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

  大部分时候是沈曦在说,想到什么说什么,季礼在听。

  他吝于在外人那里浪费一秒钟,但对沈曦说话的内容哪怕停顿都分外有耐心。

  沈曦说未来想从小荧屏转大银幕,电视剧拍得差不多了,她想试试电影。

  季礼赞同,她有条件也有时间去做任何她愿意的事情。

  沈曦想在自己电视剧存货播完后空出档期去旅行,因为从17岁开始,她为了在季礼面前争口气一直工作,一刻都没停,她需要休息。

  季礼忍下心疼:“在我面前不需要争气,你知道的,我永远为你托底。”

  沈曦现在当然知道了,娇声道:“可那时候不知道嘛。”

  季礼捏捏沈曦的手,接着问她准备去哪,去多久。

  沈曦朝季礼挑眉。

  季礼三个字的回答让沈曦心满意足。

  “我陪你。”

  晚风似乎都浸了甜意。

  沈曦边走边投桃报李地夸男朋友,男朋友体贴温柔全是优点无懈可击,夸完还软声软气自我反思,早知道自己现在会这么喜欢他,当初就少气他一点。

  季礼告诉沈曦,当初的他也很自以为是,给了她自己想给的,没考虑她想不想要。

  仙女包袱无敌重的沈大小姐承认了自己的叛逆。

  从前两个人拼命互伤,现在两个人连重话都舍不得对对方说,不约而同把锅背到自己身上。

  沈曦面上只是开心,心里却转着圈圈喊了季礼无数声老公。

  老公老公老公!!!

  季礼想着其他事情,一颗心同样软得不像样。

  走到一段路,沈曦停住脚步,问季礼:“你还记得这里吗?”

  季礼停住脚步。

  他当然记得。

  只是沈曦不待季礼回答,自己兴奋地揭了底:“那次,就那次,我们在苏城庄园遇到,我生理期,别人起哄我喝酒,我求助你,你给我倒了一大杯,我以为你想让我死,没想到你给我倒的不是酒,是你换好的柠檬水。”

  沈曦说:“然后你送我回家,我和你说话,具体说什么我忘了,好像是我喜欢古镇和游乐场,想让你陪我去,你问我怎么不上天。”

  季礼不自然地清清嗓子,没回答她因为她当时提了其他男人。

  沈曦记起了其他细节:“哦对,你还赶我下车,我穿着超高的高跟鞋,控诉你大晚上把一个女明星扔路上自己走了不厚道,你说你不走,你看着我走。”

  沈曦脆声说完,评价道:“你那时候好过分!”

  如今埋怨都像撒娇。

  季礼温柔地认同:“以后慢慢补偿你。”

  沈曦拒绝:“不行,你教我的,一切以后都是空头支票,你得现在提出补偿措施。”

  季礼笑:“你说,我都答应。”

  沈曦突发奇想:“不然我们现在去古镇,住一晚再回来?可以去吃吃宵夜看看夜景,”沈曦拿出手机看时间,“现在九点半,来得及!”

  季礼:“最近的古镇开车要两个小时,等我们马不停蹄赶过去,可能累得没了那份心情。”

  沈曦拧眉:“那我们去哪?”

  她为了接陶思眠采访,下午专门换了条钻边粉色吊带裙,一旦有了出去玩的念头,不出去就是在浪费漂亮!

  季礼当然知道小姑娘在想什么,思忖片刻,建议道:“游乐场?”

  沈曦眼睛亮了:“好!”

  季礼本想打电话让程胜去安排。

  沈曦按住季礼的手:“我们随缘,关门了就在外面散散步,没关门就玩一玩。”

  季礼当然依着沈曦:“好。”

  ————

  事实证明,沈曦运气一直不错。

  季礼和沈曦到游乐场时,游乐场已经闭园,没有其他游客。

  但有个偶像剧剧组在入口旁的鬼屋拍戏,游乐场分管领导和工作人员都跟在剧组以策安全。

  沈曦和季礼出现在片场时,现场爆发出低低的惊呼声。

  娱乐圈就这么大,沈曦和脸熟的制片人打了招呼,然后小声问分管领导可不可以逛逛游乐场。

  分管领导是沈曦粉丝,曦宝长曦宝短,当然说好。

  沈曦和季礼客气地向对方道了谢。

  分管领导问沈曦需要把设施都打开吗,有的设施还要拍戏留着工作人员她和季礼可以坐,有的设施已经没人了。

  沈曦的目的是和季礼一起留下游乐场回忆,而不是真的玩什么,当然道,他们玩开着的足够了,不用专门再开。

  分管领导给两人说了游乐场大概路线图,又给了两人两张特别通行卡。

  沈曦和季礼接过卡,再次道了谢,这才离开剧组。

  ————

  游乐场分多个区域,每个区域都有不同的童话剧情。

  为了增添梦幻色彩,沿途所有路灯、大型玩偶甚至垃圾桶都系着粉色蝴蝶结。

  沈曦想让自己沉稳淡定,可她根本抵抗不了粉色,尤其进入睡美人区域后,她少女心泛滥得控制不住自己。

  “天!季礼!这个粉色小熊好可爱!!你快帮我拍!!”

  “嘤嘤嘤!季礼!我才看到这个小姑娘玩偶都是粉色玫瑰花扎成的!!玫瑰花瓣蓬蓬裙太梦幻了吧!!你站过来一点,你笑一下!”

  “季礼你过去些,灯光不要太亮,你要把路灯上的粉色蝴蝶结拍到我头上。”

  “季礼……”

  “季礼……”

  沈曦宛如刚展翼的蝴蝶,在这停一下,在那留一下,让季礼拍自己,自己跟他合拍,黑玛瑙般的眼里流淌着夜色掩盖不住的光彩。

  季礼欣然接受了女朋友专属摄影师这份工作,既按照女朋友的要求来,又添加有自己的想法,每一张生图都美得如梦似幻。

  两人坐了海盗船、旋转木马,玩了沙画。

  沈曦激动又开心。

  在射击馆时,沈曦蹦蹦跳跳给季礼加油助威,季礼迎着女朋友期盼的目光,打下五个十环赢下她超想要的玫瑰兔子送给她。

  出射击馆走了几步,沈曦被男朋友拦住了。

  沈曦脸红红的,额头上布着浅浅的汗,抱着兔子爱不释手。

  季礼从她手包里找了张纸巾给她擦脖颈和后背的细汗:“让你慢点你不听,万一背了汗感冒了怎么办,你不爱运动身体差。”

  沈曦不假思索地:“感冒了也有你照顾我啊。”

  “……你呀。”

  季礼手没停,一时间不知道该气还是该笑。

  瞧小姑娘傲娇又得意的样子,他擦着擦着,略一低头,薄唇轻碰一下她柔润的唇瓣。

  沈曦赧然地搡他胸口:“有人……”

  可她左看右看,射击馆工作人员走了灯都关了,哪还有人?

  季礼笑着去扔纸。

  他在笑?笑什么?笑自己吗?

  沈曦来了点仙女情绪,收回视线,趁季礼不注意,踮脚在他脸上偷亲一下,然后抱好小兔子哼着小调朝前走去。

  季礼微怔,尔后望着她雀跃的背影回过神来。

  他抬手碰了碰被她亲过的脸颊,弯了弯唇角,无奈又没办法地跟了上去。

  “曦曦慢点。”

  “不慢!”

  “宝宝慢点。”

  “不慢就不慢!”

  某人语气重了些,“老婆慢点。”

  “……”

  好了,这下慢了。

  其实沈曦和季礼就差了一步的距离,等季礼把那一步追上来,沈曦颇为粘人地用双手抱住他胳膊,嘴上却嫌弃:“为什么乱叫,还不是你老婆。”

  季礼给她整理不知什么时候玩乱的头发:“我预支。”

  距离突如其来的近。

  沈曦任由他给自己整理,纤长的眼睫半垂着:“不支持预支。”

  季礼“嗯”一声:“那就不预支了。”

  沈曦:“?”

  这个人在说什么?

  被游乐场满园粉色拉回十八岁状态的沈曦并没多想,季礼也没多说。

  沈曦渴了,季礼去自动售货机买了矿泉水拧开递给她,两人顺便在路边休息。

  沈曦喝水时眺到远处:“直升机诶!”

  季礼跟着看了一眼:“可能运什么东西。”

  沈曦点点头:“半夜运输不扰民,很好。”

  季礼:“嗯。”

  沈曦喝了一半,把水递给季礼,想到什么:“你是不是不喜欢游乐场?”

  季礼把沈曦剩下的半瓶水喝完:“游不游乐场不重要,我喜欢你。”

  沈曦一颗心和泡在蜜罐似的,嘴上却装模作样:“你说真话的时候格外帅气。”

  季礼接她的戏:“谢谢。”

  沈曦傲娇颔首:“不客气。”

  “……”

  两人休息好后,漫步到了月亮眼。

  月亮眼是游乐场乃至整个a市的地标建筑之一——一个高达165米的巨型摩天轮,近可纵观乐园全貌,远可俯瞰半城盛景。

  沈曦在路上见过很多次,在剧里见过很多次,在热搜上也见过很多次,但这是真真正正第一次身临其下。

  近30个座舱外缀着金色灯带,近30根高密度金属与座舱一一对应撑起整个圆盘。

  大抵待会儿拍戏要用,摩天轮正在缓缓运转,包裹舱体的灯带亮度根据旋转的位置和高度强弱交错,让整个摩天轮看上去流光溢彩,恢弘梦幻。

  甚于屏幕中千万倍,沈曦看着月亮眼,第一次明白了艺人们都对月亮眼心之所向。

  一个大爷在控制台昏昏欲睡。

  沈曦拉着季礼过去,礼貌地:“请问。”

  大爷一个梦沌醒来,警惕道:“你们是做什么的?为什么在这?”

  沈曦:“请问我们可以上去吗?”

  大爷拒绝:“不行,要领导签字审批才可以。”

  季礼把通行卡递过去,客气道:“这是我们的通行卡。”

  大爷瞥了一眼,梗着脖子道:“我和这个领导有仇,我不放行。”

  “……”

  沈曦和季礼相视一眼,忍了笑。

  季礼道:“不然——”

  话还没完,沈曦对季礼:“你去旁边等我一分钟,我来说。”

  季礼看沈曦,沈曦看季礼。

  季礼妥协,退到旁边。

  隔着几米的距离,不知道沈曦给大爷说了什么,一分钟后,大爷把两人带到摩天轮前,按下暂停,给两人打开舱门,确定两人坐好后,给两人关上舱门,按启动键,满脸欣慰地目送两人座舱徐徐上行。

  月亮眼运行速度很慢,底盘很稳,几乎感受不到运行痕迹。

  座舱内,暖色灯光将宽敞的舱体烘托得明亮温馨,沈曦和季礼并排坐着,手牵着,感受着摩天轮专属的氛围。

  沈曦眸子亮亮的:“很神奇,但我说不上来哪儿神奇,”问季礼,“你有这种感觉吗?”

  季礼感受了一下:“当然。”

  沈曦得了肯定,翘着无形的小尾巴:“那你有觉得我刚刚很厉害吗,就随便说了说,老爷爷就放我们上来。”

  季礼认真:“沈小姐特别厉害。”

  沈曦对季礼认真表扬的样子毫无抵抗力,捏了捏他的脸:“季先生特别可爱。”

  沈曦以为季礼会反调戏自己,没想到季礼只是包容地照单收下,并未反击。

  她才没有期待呢!

  沈曦掩下心里那抹情绪,拉开舷窗,趴在窗上吹风看夜景。

  眼下街灯如河,霓虹如海。

  摩天轮上的风比地面更大些,人似在风中,又似处在绚烂的虹晕里。

  沈曦上一秒还准备因为男朋友的无趣和他冷战一分钟,这一秒,她的小情绪彻底被盛景治愈。

  季礼默默数着摩天轮上升的度数。

  沈曦拉着季礼的手:“季礼你看,那是不是翡翠园,我们家!”

  10度。

  不待季礼回答,沈曦又发现了新大陆:“哇!季礼!我才看到游乐场居然有六个剧组同时开工?不可能是一个剧组分六组,没有哪个剧组这么有钱。”

  20度。

  “季礼!这么看下去游乐场竟然是粉色的诶,我也想拍现代戏,古装和年代戏好多绿幕,现代戏的景都超漂亮,唔,我想想,拍都市题材的电影也可以。”

  30度。

  “季礼!你看那是不是电视塔!这里居然能看到!隔这么远都能看到。”

  40度。

  “季礼!你看那是不是刚刚那队直升机?又遇见了,好像有好多架。”

  50度。

  “季礼,你知道吗,和你在一起我好开心,开心是开心,不开心也是开心,”沈曦好似在自自语,“好像很多事情没有意义,我做也没有意义,和你一起做就很有意义。”

  60度。

  “偶尔拍大夜戏我会特别累,但你给我打个电话,我和你说说话,就什么累都没有了,难道这就是爱情的力量?”

  70度。

  “你还记得吗,在你家的时候,我让你把我惯坏,将来我嫁给你仇家我就是你的秘密武器负责把你仇家作死,你说我会炸你手上,没想到我真的炸你手上了,不对,我是仙女,不能叫炸,不过季礼,你是不是那时候就喜欢我?不对,”沈曦自己把自己否定掉,“我觉得更早。”

  80度。

  “季礼,你怎么不说话……”

  沈曦絮絮叨着回头,撞见季礼专注在听的样子,浑身都仿若泡在糖水里。

  她就知道,他在听。

  沈曦又转向窗外,眉眼舒服地弯着笑:“有没有觉得很荣幸,养大了一个仙女,还和仙女在一起。”

  90度。

  “季礼,你看那边有镭射灯,照在夜里好漂亮!”

  “季礼”“季礼”“季礼”……

  沈曦嗓音如春日泉水叮咚脆响。

  地面景况抽丝般柔顺拉远。

  摩天轮载着流动的光影越升越高。

  150度,160度,170度……

  摩天轮离顶端越来越近,沈曦关了窗。

  暖灯将她和季礼的侧影朦朦胧胧地绘在墙面。

  沈曦靠回季礼肩角:“好像有说法是,如果情侣在摩天轮顶端接吻,那他们就会永远幸福地在一起,你说,”她玩着季礼修长的手指,小心思若隐若现,“我们要不要接个吻?”

  不待季礼回答,沈曦自顾自地继续:“你今晚有点不在状态,不过没关系,”她大度地,“待会儿我可以主动亲你,对了,”她想起,“你知道我给老爷爷说了什么他让我们上来吗?”她骄傲道,“我给他说我们是青梅竹马,后来你出国了,我在国内,我们天各一方,我要在摩天轮顶端给你惊喜表白,你不知道,老爷爷放我们上来不是破坏规则,而是行善积德,在剧组过来之前成就一段美好的爱——”

  沈曦玩笑着“情”字尚未落完,只听“哐”地巨响,整个游乐场骤然变暗!

  月亮眼同样灯带全熄,沈曦所处的座舱刚好卡在摩天轮最顶端位置上。

  方才还光影交错的空间此刻黑漆漆,伸手不见五指。

  幸好沈曦靠着季礼,并不怕。

  她一手握住季礼的手,一手按亮手机屏幕,想用手机照亮环境找应急按钮:“怎么突然停电了,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吗?”

  “曦曦,”季礼温声唤她,站起来道,“你要不要站到中间去?”

  沈曦疑问:“我为什么要站到中间去?维持平衡吗?”

  沈曦以为季礼谨慎,软声安慰他:“现在安全控制这块做得很好,我们座舱不会因为左右失衡掉下去——”

  沈曦话没说完,季礼拉着沈曦站到了摩天轮座舱正中央。

  沈曦还没反应过来,便见游乐场所有灯光以月亮眼为依次亮了起来,宛如流动的、闪耀的河流,紧接着,她方才有过两面之缘的直升机带着各自的队列越飞越远,所有直升机的云梯都露在外面,云梯与云梯间连着长长的、细密的、半透明的网。

  沈曦第一时间想到了中学课本里的直升机播种或者人工降雨,正想叫季礼吃瓜,下一秒,透明网闪烁抖动,直接地、浩荡地在空中拉出一片玫瑰花海。

  深粉、浅粉、粉白叠叠层层,一眼望不到边。

  沈曦怔怔然,心里隐隐生出预感。

  就在这时,游乐场镭射灯整齐换向,自下朝斜上地投出远天更远处星云的朦影,星云与玫瑰花海相接,氤出大片层卷蓬松的粉色云絮来。

  瑰丽而唯美,浩大而梦幻。

  摩天轮的座舱暖灯是最后亮的。

  暖灯聚焦之处,季礼一手捧着一大束仿若凭空变出来的粉色玫瑰,一手拿着戒指盒,衣装笔挺清润卓绝满眼温柔地站在沈曦面前。

  是的。

  最热闹的地方是游乐场,最清静的地方是晚上的游乐场。

  沈曦正式出道以来待过六个剧组,有很多人,但摩天轮上只有他和她,是他们的二人世界。

  数十卡车粉玫瑰的花茎被编织在网眼下,盛放的粉色玫瑰被铺在网眼上,近三十架直升机拉开细网,当真就是无边无际的玫瑰花海,在天上。

  镭射灯照耀下的星云与花海相接处,星云在下,花海在上,当真就是流云层涌,在地底。

  沈曦说的时候图嘴舒服,自己都不曾想过会是怎样荒诞的画面。

  而季礼太极致,极致到只要沈曦想要,他就可以把她的极荒诞变成梦幻盛大的极浪漫。

  只有季礼会做,也只有季礼做得到。

  沈曦经历茫然、预感、震撼、惊喜万般情绪,此时此刻,她站在摩天轮座舱正中央、站在天上的玫瑰花海正中央,在季礼眼里看到了清晰的自己。

  她想思考,脑海却一片空白,她想反应,浑身宛如被定住般做不出任何动作,她甚至连声音都发不出,只能比方才在游乐场那些激动激动千万倍地捂嘴克制住尖叫或想哭的冲动。

  他怎么能这么好……

  怎么能这么会……

  她的季礼,季礼哥哥啊……

  沈曦看着季礼,季礼深深地凝看着沈曦。

  沈曦心跳剧烈。

  而季礼眼里含光,唇边勾笑,顿了几秒,温和沉静的嗓音宛如跨过时光山海缓缓抵入沈曦耳里。

  “我们在你来这个世界的第一天相识,在你学会喊人、喊第一声‘季礼哥哥’时相知,在你情窦初开时折磨,在与世界磨合时走入爱情。”

  “我们一起经历过很多瞬间,正在经历很多瞬间,也会在将来经历更多瞬间。”

  “因为我很明确一件事。”

  轻颤的尾音出卖季礼的紧张。

  他缓了口气,抑制住同样激动的心情,以深邃温柔的眼神全然笼了她,接着道:“如果爱情用人来定义,那么,我的爱情是你。”

  “如果爱情用时间来定义,那么,我的爱情是你共同度过的时间。”

  “如果爱情用空间来定义,那么,我的爱情是同你在一起。”

  季礼每个字都落得清楚,珠玉般敲在沈曦心口。

  平素能善辩的沈曦眼眶红了,仍旧捂着嘴,说不出一个字。

  季礼眼尾也微微泛着红:“我不太能说清哪里爱你,爱你什么,爱了多久,但想到爱,想到的就是你,也只有你,我想爱你的好,想爱你的坏,想爱你的坚强,也爱你的软弱,想爱你的万众瞩目,也爱你的不为人知。”

  “我想以比已发生更深的爱意来爱你,以最大的保护保护你,以最久的陪伴陪伴你。”

  “我想你是我爱情的唯一标的者,也是未来的唯一结伴人。”

  “我想与你的生命发生密不可分的关联,我想以更热切合理合法的身份与你全身心地占有彼此。”

  “所以亲爱的沈小姐,”季礼手指轻颤,好几次才打开戒指盒递到沈曦面前,他单膝跪地,正式珍重,出口却是,“请问你愿不愿可嫁给季先生?”

  季礼少有的紧张安抚了沈曦的紧张。

  她“噗嗤”一笑,轻声对季礼道:“你嘴瓢了。”

  季礼难得难为情,低声道:“其他时候我可以不要面子,但这种时候你给我留一点,”他轻咳了声,“我很紧张。”

  为什么有的人嘴瓢都能这么可爱?

  紧张更可爱!

  沈曦满目柔情,“好,”她笑着,“那你重新问一次。”

  季礼同意,也笑着,再开口:“请问全世界最好最——”

  季礼话音未完。

  沈曦眼里泪光闪闪,唇边含笑。

  “我愿意。”

  一遍不够,她再说一遍。

  “我愿意。”

  她抑制不住满腔激动和欢喜,笑容比泪光明亮千万倍地、大声地。

  “季礼我愿意!”

  戒指终于落入纤细的无名指。

  两人在摩天轮顶端浪漫拥吻。

  比玫瑰花海更高更远处,烟花盛放,绚亮天际。

  季礼是沈曦的离经叛道,也是她的收锋束芒。

  沈曦是季礼的高处胜寒,也是他的柔情滚烫。

  过去种种因为有你才值得回忆,未来种种因为有你才值得期待。

  对于季礼来说,沈曦三个字就是一场旷日持久的告白。

  而对于沈曦来说,季礼是她唯一的、盛大的、与生命等长的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