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我偏要偏要 第125章 番外一

小说:可我偏要偏要 作者:画盏眠 更新时间:2020-12-31 09:37:5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和季礼在一起之前,沈曦觉得回家路很长,家里很冷清。

  和季礼在一起后,沈曦觉得回家的路越来越短,家这个字光是想想,都让人觉得甜蜜。

  沈曦和季礼到家后,沈曦上楼洗澡,季礼吩咐季家老宅来的阿姨做几个沈曦喜欢吃的菜,然后给程胜打了个电话,去客房洗手间冲澡。

  季礼冲完澡出来,程胜刚好到,手脚利索的阿姨也把菜端了出来。

  季礼去书房把几份合同拿给程胜,让程胜把阿姨载回老宅。

  沈曦洗完澡换了家居服出来,正好撞见程胜和阿姨要走。

  沈曦想起安洁这几天沉迷工作,自己去哪都亲自跟,完全不像之前有几天那样请假去恋爱,寻思着她和程胜之间是不是出现了问题,于是叫住程胜,问他和安洁的感情状况。

  程胜道:“顺利。”

  沈曦还想问细节,程胜脸都憋红了硬是憋不出一个字来。

  沈曦怕把人问急了,挥挥手放过了他。

  程胜和阿姨走后,别墅只剩下两人。

  季礼给沈曦擦了擦半湿的头发,把毛巾放下:“去坐着,我去盛饭。”

  沈曦不听季礼的,偏要像跟脚的小孩一样跟在季礼身边:“程胜有没有给你说过他和安洁的事。”

  季礼打开碗橱拿碗:“他为什么要给我说?”

  沈曦侧身让季礼:“你们是上下级但也是朋友啊,给朋友分享感情状况不很正常?”

  季礼把碗放在流理台上,打开电饭煲:“男人和女人不一样,女人遇到问题喜欢找人倾诉,男人遇到问题习惯性藏在心里。”

  沈曦:“问题藏在心里怎么解决?”

  季礼:“解决不了就慢慢解决,总会解决。”

  沈曦“啧”了一声,给季礼飞了个眼神:“某人是在内涵自己之前?”

  季礼:“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沈曦:“善在哪?”

  季礼:“我有未婚妻,我和她很甜蜜。”

  季礼盛完饭端着碗朝饭厅走,沈曦跟着出去,有些不敢相信道:“你是在你未婚妻面前秀恩爱吗?”

  季礼按灭厨房灯:“你也可以在你未婚夫面前秀。”

  沈曦笑:“你怎么这么不要脸。”

  季礼:“要脸不如要你。”

  明明两人什么都没做,走路都还一前一后隔着一步。

  明明他这就很土味情话,大概因为长得帅,沈曦听得耳根一烫,有点被调戏到。

  ————

  季礼饭量正常。

  沈曦就是个小鸟胃,吃饭对她来说就是看一眼,走过场。

  饭桌上,榨菜炒虾米,橄榄油煎秋刀鱼,鱼子酱蒸蛋,八宝鸡都是沈曦爱吃的,高蛋白低热量。

  季礼边吃边给沈曦布菜。

  沈曦刚开始吃了两口,表情愉悦,两口之后就放下筷子拿起了手机。

  季礼一直在吃。

  沈曦刷微博回微信,甚至都无聊到p早上在车上拍的季礼戴皮筋的手了,也不肯再动筷子。

  季礼给她盛了蘑菇汤,无奈地:“你不能好好吃饭吗?吃完再玩。”

  沈曦没看季礼:“你不能喂我吃饭吗?让我可以边吃边玩。”

  沈曦说完,自己都被自己逗笑了。

  天,怎么可以这么作,难道这是仙女与生俱来的矫情吗?

  她说归说,不是真的想让季礼喂自己,没想到的是季礼当真舀了热汤举起汤勺递到她嘴边。

  沈曦心里有点发虚,稍一偏头,果然看到了季礼不善的脸色。

  沈曦当然能理解他的不善,换她她也不善。

  可她太擅长倒打一耙了,非但不认错,反而朝季礼眨着媚眼,娇声地:“你这表情太凶了,喂我我吃不下,你得笑一个。”

  季礼努力扯了一下唇角:“沈曦你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沈曦就用那双含情的大眼睛望着他:“你笑一个。”

  季礼抿平唇线:“不笑。”

  沈曦轻咬唇角,声音更软:“笑。”

  季礼觉得自己不能把小姑娘惯坏了:“不笑。”

  沈曦不喝汤,人却是柔软无骨般朝季礼怀里靠:“季总~”

  汤勺里的汤在颤。

  男人声音有笑意,但忍住了:“能不能换一招,每次都这样。”

  沈曦天真无邪:“招不在多,有用就行,也是你教的。”

  季礼:“换。”

  沈曦声音柔得像春夜花瓣上的雨滴:“那,老公?”

  她拖了点无辜的尾调。

  也不知道她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的,和小狐狸精似的。

  这下,季礼是真的绷不住笑了。

  ————

  饭后,季礼把碗塞进洗碗机,沈曦给季礼看自己p出来的成品。

  修而长的手指,匀称漂亮的手腕,手腕上戴着虽然是粉色但不违和的皮筋。

  季礼边洗手边肯定:“可以。”

  沈曦激动道:“其实我只是修了下背景加了个滤镜,没怎么p,你的手超好看的,皮肤白,骨节细长,指甲盖都齐整饱满,比好多男艺人和手模的手都好看,你要是给那些顶奢表和高定珠宝做手模,一定能在圈内大火。”

  “嗯。”季礼擦干净手,朝客厅走。

  沈曦跟在他身边,翻出也是早上拍的他的半身照:“其实你唇也好看,唇形清晰,唇长且薄,唇峰饱和度也刚刚好,你去代口红可以秒杀圈内一大片唇模。”

  季礼坐到沙发上,沈曦坐在他身边。

  季礼自然而然把人揽到自己怀里,忍着笑意:“还有吗?”

  沈曦当真抛开手机从上到下认真打量季礼,拿出了专业的眼光:“你脚好看,很难得,腿好看,长直等于大杀器,腹肌好,八块,胸膛好,薄且劲,手好不重复,锁骨也好,形状性感,肩角直,天生的衣架子,真的哪里都好看,完全可以降维去——”

  季礼笑着亲了她一下:“以后可以刷我的卡吗?无限额度,我赚你花。”

  沈曦不明所以:“为什么?”她道,“我可以自己赚钱,赚得还不少。”

  季礼捏捏沈曦的脸,故意道:“可我听你刚刚那语气,怕你把我卖了。”

  沈曦脑子很能算,入戏道:“我不会卖你,你这种既可以整装又可以拆开的摇钱树我要是当初没解约肯定放在自己手里一直摇。”

  虽然在华盛股东和合作方跟前,季礼就是行走的摇钱树,但真敢当着摇钱树的面说他是摇钱树的,也就只有一个沈曦。

  季礼任由小姑娘爬自己头上,嘴上还夸:“胆子挺大。”

  沈曦得意地抬了抬下巴:“那是!”

  季礼低笑一声,欺身过来:“让我摸摸。”

  沈曦耳尖蓦地发红:“摸什么……”

  察觉到他手去的位置,沈曦耳朵红得快滴出血来,细软的喉咙咽了咽,没了尾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