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我偏要偏要 第130章 番外一

小说:可我偏要偏要 作者:画盏眠 更新时间:2020-12-31 09:37:5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是谁家的小可爱漏订章节啦!

  季礼不看监控都能想象出沈曦得意的样子。

  “今天开始到她下次失恋之前都不用再给我汇报了,”季礼淡淡交代,“没死就行。”

  他很忙,没空24小时照顾大小姐的情绪。

  “好的。”程胜推开会议室的门。

  磨砂的玻璃面留下季礼冷漠如刻的侧影。

  同一时间,江山公寓。

  沈曦裸着上身趴在按摩床上,手和脚都裹了美白膜。

  她骨相极美,露出来的肩胛和蝴蝶弯纤巧漂亮,大片白皙细腻的肌肤上蕴着一层薄薄的水汽,在暖灯下折射出脂玉般的质感。

  按摩阿姨是沈曦的私人理疗师,熟悉她拍戏落下的跌打损伤,手法恰到好处,不急不慢地将她几个月没按的疲惫身体按得每个毛孔都舒展开来。

  沈曦微眯着眼,舒服得直哼哼。

  算是天生尤物到了顶。

  饶是坐在旁边说公事的安洁都没忍住多看了两眼,然后继续。

  “秦旭的解约流程走完了,他那边速度太快,我反而觉得诡异,”安洁道,“丧失一个金大腿难道不该痛哭流涕做个甩不掉的牛皮糖?”

  “他经纪人是个人精,不然当初录大本营为什么他刚好和我一组,我手蹭破皮他刚好暖男人设随身带创口贴,很多事情我不介意并不代表我不明白,”沈曦嘴角勾了抹嘲讽的弧度,“他们肯定有后手,你看着吧。”

  安洁嗤之以鼻:“不识好歹。”

  沈曦不置可否,不过秦旭那点后手真不够她看的,沈曦想想觉得有点好笑。

  然后是综艺邀约。

  《创造青春》是华视平台打造的一款男团选秀节目,高质高量,模式新颖,各家粉丝的花式应援在去年刷屏了整整一个夏天,最后成团出道的c位更是直接被捧成了顶流。

  沈曦主攻电视剧,但也发过几次ep,《海棠》同名主题曲更是囊括当年金曲在内几乎所有奖项,《创造青春》做第一季时,制片人就给她发过导师邀请,沈曦拒绝了。

  现在第二季,制片人还是给她发邀请,沈曦再次拒绝。

  安洁可惜:“综艺带热度比电视剧快太多了。”

  沈曦眼皮都没抬:“麻烦。”

  “可片酬高啊,一季的价快到你接《她杀》的两倍了,”安洁掏心道,“多赚笔钱有什么不好,是钻石超跑不好看,还是庄园豪宅不香啊。”

  沈曦盯了安洁几秒,困惑:“是什么让你有了我缺钱的错觉?”

  这话诚实得可爱,安洁无以对,默默换了话题。

  沈曦工作室签了十来个艺人,发展势头都不错,对外安洁是总经理,对内还是沈曦拿大事。

  两人聊完差不多饭点,按摩阿姨已经收了行头离开。

  沈曦难得休息,不想出门,她问安洁想吃什么,安洁随意,沈曦就把私房菜叫到了家里,有辣子鸡、白灼虾、粉蒸排骨和醋酱鱼,看着就叫人食指大动。

  中途,沈家大伯母来了个电话,问她和季礼还好吗,沈曦乖巧地应,挂断后,正好瞧见安洁欲又止。

  沈曦挑眉。

  安洁刚吃了辣,脑子一热,一股脑说了出来:“我觉得你和季总之间有什么误会就赶紧说,说开了赶紧在一起,这样彼此喜欢又蹉跎时间你不会觉得可惜吗?”安洁道,“前任什么的都是过去式,季总的前任优秀,你也万里挑一啊,而且季总如果还放不下前任的话,就不会这样照顾你,男人都口是心非,所以你不要太计较,要主动一些。”

  这话突如其来匪夷所思且信息量大。

  沈曦手上还拿着虾,整个人直接懵掉了。

  “别和我说你们只是朋友,我看得和明镜似的,”安洁一边夹菜一边接了话头继续,“你每次分手之后都去季总家,季总每次都安慰你,你的指纹能开季总家门,季总也能随便来你家,而且你俩在翡翠园的房子还挨着。”

  安洁越想越对:“还有,我每次碰到程总助,他都对我特别客气,人家一大财团总助,我一小经纪人,肯定是因为你的缘故。”

  安洁是中途来的工作室,她知道沈曦和季礼曾经青梅竹马,现在水火不容,说水火不容吧,有时候又很亲密,她自然而然脑补出一部感情大戏。

  安洁说完,没再开口。

  沉默在饭桌上无限放大。

  好一会儿,沈曦才缓过劲来,仿佛在说一个天大的笑话:“前任?”

  “对啊,”安洁点点头,“虽然你不提,但我也能猜个七七八八。”

  安洁有模有样道:“季总从小照顾你,上高中后,季总有了女朋友,和女朋友一起照顾你,然后季总女朋友出国了,你留在a市陪季总,你喜欢季总,但你觉得季总心里还有白月光,所以就不停谈恋爱想让季总吃醋在乎你。”

  “哈哈哈。”沈曦捧腹,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我哪里说错了?”安洁理所当然,“现在小说剧本都是这样写的啊,而且季总会送你各种珠宝,上上次你失恋他还买粥来看你。”

  “你以为他想对我好吗,他是不得不,”沈曦终于从笑中喘了口气,不慌不忙把虾吃了,这才道,“他没前任,我们没误会,就是最最纯粹的不对付。”

  这是事实。

  沈曦出生那年,季礼6岁,小少爷大病没有小病不断,大师说他五行缺水,要在一个有水的人家养到成年方可顺遂。

  季老爷子信这些,季家和沈家是世交,加上沈家大伯丁克,季礼就认了沈家大伯沈淮江夫妇做干爸干妈,养在沈淮江家,还取了个带水的别名,沈清朗。

  说来也奇怪,季礼去沈家后,身体一天比一天好,感冒发烧都几乎没有。

  沈曦父母都是高知,誓把毕生精力奉献给科研,所以沈曦断奶之后,一周七天基本有六天在沈家大伯家。

  没有哥哥照顾妹妹的温馨情节,沈曦和季礼天生是仇家。

  沈家三个保姆,没一个能哄沈曦睡觉,沈曦只要季礼。季礼小小年纪已然沉迷学习而对沈曦毫无耐心,沈曦能哭得让季礼自闭,季礼就直接拿布塞沈曦嘴里强迫她安静。

  沈曦上幼儿园的时候,季礼去接她,沈曦贪玩,浑身脏兮兮,季礼洁癖重到死,只要沈曦衣服上有口水,他就不牵她。那时候治安没有现在好,一米的距离就能让沈曦害怕,她小胳膊短腿跌跌撞撞跟在季礼身后哭着叫“哥哥不要丢下我我怕”,季礼反而越走越快。

  沈曦小学的时候,季礼念初中,他想多看点书,可沈曦爱上了演戏,季礼不得不陪去沈曦试镜、给她买衣服,以及辅导功课。

  季礼的不满都写在了脸上,偏偏沈曦做作业还磨磨蹭蹭,橡皮这里一擦那里一擦,铅笔这里一划那里一划,一会儿抠指甲一会儿去厕所,一个小时写不了一行字,季礼就攥着小姑娘的手打她手心,板着脸冷声问:“还玩不玩了?”

  沈曦吃痛:“不玩了。”

  季礼面无表情继续打:“写不写作业?”

  沈曦嚎啕大哭:“我写。”

  但沈曦也不是能忍的主,头天晚上被季礼打了,第二天就把季礼的洗发水换成502胶水,在他书包里放毛毛虫,季礼当着沈家大伯母把虫子倒出来时,沈曦还能戏多地躲到沈家大伯母身后说“曦曦怕怕”。

  沈家大伯母对两个孩子都百般宠爱,但这种情况下明显更心疼沈曦一些,连连哄着:“曦曦不怕,阿礼带曦曦去学校。”

  季礼一整天没好脸色,沈曦看季礼不开心她就开心极了。

  这样的模式一直持续到沈曦上中学,季礼去了大学。

  沈曦不作季礼了,只是迟到早退看小说不做作业考试不及格甚至和男同学逃课去看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