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我偏要偏要 第142章 番外二(修)

小说:可我偏要偏要 作者:画盏眠 更新时间:2020-12-31 09:37:5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沈曦反应不过来。

  她以为欠债?管是原星光?管因而夹带私货方原老板冷嘲热讽,谁知这人是自己老公的执行总裁傅知易??

  所以她拗着劲儿骂的全是自己亲老公??

  还有,她在车信誓旦旦说绝不会让自己的制片人负债,有谁给她解释一下,为什么傅知易负债的制片人长了张她好朋友乔悦的脸??!

  乔悦不该在剧组吗??

  沈曦只觉?自己的仙女包袱摇摇欲坠。

  季礼状况颇感意外,但还能接受,唯一不满的是,傅知易挽回爱情就挽回,什么综艺?

  季礼原本计划和老婆公费度假,开开心心,结果在。

  季礼能预感,之后的日程,自己亲老婆一定会关注乔悦和傅知易说了几句话、乔悦和傅知易怎么样,乔悦和傅知易私下交流多不多……

  不过世界哪有那么多两全其美的事,只要自己和老婆在一起,这些小事儿就没关系。

  季礼想着,忍了下去。

  傅知易迎老板意味不明的目光,根本不惧,视线落在老板和老板娘牵着的手,脑子飞快盘算——

  是欠赵晓磊钱,如果一杯咖啡钱也算欠的话。

  来参加《从前慢》本来是老爷子的主意,让散散心治愈被乔悦抛弃的情伤,?见到赵晓磊后,?赵晓磊舌灿莲花说《从前慢》是旅行主题会和伙伴一起经历美景、挫折、琐碎,有促进和修复亲密关系的功能后,傅知易把目光放在了乔悦身。

  如果说给乔悦下套成功是傅知易走的第一次运,那在节目组遇到老板和老板娘绝是第二次。

  傅知易了解老板和老板娘,必定秀恩爱,傅知易了解乔悦,骨子不服输,必定会找自己假装复合反击回去,然后,假装着假装着……

  傅知易很满意。

  老板、老板娘-1,cp工具人 1。

  乔悦看到沈曦和季礼?样满意。

  和傅知易想的恰恰相反,她本来担心整个节目组自己只认识傅知易不?不和搭档,在看来。

  前男友-1,人间救星沈曦 1。

  好,很好!

  叶薇薇回过来,也很?兴。

  傅知易和季礼是她朋友的孙辈,很懂事,相处应该没问题。

  乔悦是个不错的晚辈,虽然她拒绝过方的邀约,但可以和平玩耍。

  关键是,有她最喜欢的沈曦!

  美人美景,让人心旷怡。

  除了一个奇奇怪怪的人,有点像嘉宾,又像工作人员,哦,是嘉宾。

  叶薇薇目光扫过方脑袋的正红色棒球帽、lv春运红编织袋?款铆钉t、破洞裤和破洞鞋,老脸忍不住皱起,辣?睛!

  要是赵晓磊敢让自己和这个看去脑子就不好使的小屁孩一组,她一定?场和赵晓磊断绝关系。

  叶薇薇作为满贯影后的实力是一句话不说,?已然充满陶然退避三舍的嫌弃。

  是的,陶然。

  在所有人拉回思绪后,陶然彻彻底底僵在原地!

  所以,骂骂咧咧觉?方虚张声势不可能红过自己的顶流是便宜姐姐沈曦??

  骂骂咧咧觉?方真臊,必不可能比姐夫牛逼的霸总是姐夫之一季礼??

  嫌弃到死的拉胯?管是傅知易??

  阴阳内涵的制片是乔悦??

  还有一个老太太,虽然不认识,但看大家看她的?……

  陶然缓慢地想起,沈曦多日前来c市告诉过自己她要综艺,后来事情太多,《她杀》大爆,就忘了这件事。

  还有乔悦,找过一个合?时顺口提了要综艺。

  陶然?时叼着笔吊儿郎?地:“不管悦姐什么综艺,只要报我名字,必定有人罩。”

  乔悦?时翻个白?:“那我不如不。”

  陶然也就没放在心。

  此时此刻,陶然欲哭无泪,想让苍天带走自己。

  嘴比脑子快,问分组导演:“车录那段可以删吗?”

  分组导演:“说了四个小时。”

  陶然赶紧:“可以全删吗?”

  分组导演:“应该不行。”

  陶然掩藏住内心的崩溃:“能删多少?”

  分组导演:“一半吧。”

  陶然抓住机会:“一半也行。”

  陶然态度太急,沈曦、季礼、傅知易、乔悦纷纷表示陶然不用这样,就算说们坏话也没关系,反正们都不愿意和陶然一组。

  只是姐姐姐夫们还没嘲讽完,分组导演就拿来了平板打开外放,陶然嘚瑟的语气就这样毫无阻隔地响在宽敞的空地。

  “顶流?比我红的就那么一两个,必不可能来,所以顶流是我……”

  “不拉胯的?管都在专心搞事业,哪有闲工夫来综艺……我最怕小制片和我个节目就到处何人说和我有多熟……”

  “霸总?们臊还是臊……亲属?一百零八线开外无名边缘人士凑数……”

  场安静?待针掉地。

  所有人目光看向陶然。

  分组导演态度很好地问陶然:“删这段?”见陶然没反应,挪了进度条,“还是这段?”

  陶然迎着众人目光,嚅了嚅唇,被抽走识般发不出声音。

  分组导演?陶然略过,继续播放。

  “总共六个人,分三组,我一去,大家一定惊呼男下凡都想和我一组……”

  “如果到时其嘉宾为了争取和我一组大打出手……太帅太有魅力没办……希望节目组不要给我特殊……我来体验生活而不是逡巡王土……”

  “沈曦说我简直是她男……她老公?场吃醋……”

  “……”

  在分组导演“删不删这段”的询问中,大家把陶然的?光发听了个遍。

  远山的鸟扑棱棱翅膀发出悠长的啼鸣。

  场沉默?宛如结冰。

  尔后,不知是谁起头,爆发出大笑声。

  姐姐姐夫们善意地纠正陶然。

  “顶流是顶流,是新人……”

  “季礼,霸总,不臊……”

  “傅知易和拉胯没有半毛钱关系……”

  “沈曦的闺蜜制片不会以认识为荣,放心……”

  “叶薇薇是第一个满贯影后,终身成就奖,属人不在江湖江湖还有她的传说……”

  “……”

  沈曦更是笑?整个人挂在季礼身,陶然道:“我说是我男?我老公为吃醋?”这是个天大的笑话,沈曦笑?直不起腰,“要不要我们还原一下?时的场景让粉丝看看正主私底下——”

  沈曦话没说完,陶然近乎用哭腔大喊道:“曦姐!!”

  “好了好了我不说了。”沈曦笑着放陶然一条生路。

  场气氛因为陶然活跃起来,社死的陶然却想退出节目组。

  赵晓磊安慰:“看,刚刚场还震惊又尴尬,因为,大家迅速找到状态,所以别有出糗心态,是功臣,为节目组牺牲自我。”

  陶然面如死灰。

  赵晓磊拍拍肩膀,接着道:“真的,我用我几十年的从业经验告诉,所有综艺都会有这样一个人,拿着这样舍己为节目组的引导剧本。”

  陶然目光惶然。

  赵晓磊继续:“说的没错,就是天选之子,拿天选剧本。”

  陶然表情终缓和一些,问:“为什么叫天选剧本——”

  叶薇薇不假思索:“因为用来祭天。”

  好的,快准狠一刀插-入陶然心脏!

  赵晓磊?默认了一切。

  陶然刚恢复一秒,又到崩溃边缘。

  而一百零八线无名人士叶薇薇插刀后嫌没插稳,又补一刀:“不然看看在场其人,不祭天谁祭天。”

  大家乐不可支。

  陶然生无可恋地指着自己的脸:“们一定要我哭吗?”

  傅知易替其人说出心声:“男儿膝下有黄金,啊不,男儿有泪不轻弹,陶然稳住,陶然加油!”

  陶然满脸绝望,身体摇晃,努力支撑,奈何支撑不住,“噗通”一声跪在地。

  大家更笑。

  话头打开了,距离感消了,赵晓磊这打开小蜜蜂介绍节目。

  《从前慢·初霁》连续录制五期,不含转场每期三天,主题分别为村落、山林、水乡、草原、湖畔。

  每期录制开始的第一天以特殊方式进行两两分组,如无意外,二人小组将携手完成节目组发布的各项pk任务,亲密和谐地度过三天。

  赵晓磊道:“嘉宾们都看过策划,我们节目以体验为主,基调轻松愉快,全程我都会带着大家,所以大家只管享受,把后背放心地交给我们导演组。”

  听听!听听!

  基调轻松,体验为主!

  什么叫综艺标杆!赵晓磊!!

  沈曦和乔悦满意地带头鼓掌,季礼和傅知易分站在两人两边,各自看沈曦和乔悦时?又撞。

  叶薇薇则拿着手机陶然,她扶了扶老花?镜,小孩演的都是些什么玩意儿?

  陶然则了叶薇薇,小心翼翼地数奖项,卧槽,远古大佬!

  赵晓磊前后说了十分钟,问场嘉宾有没有问题,嘉宾们表示没有。

  赵晓磊带着嘉宾们开始第一个环节——分组。

  小黑屋中放着六张诗歌卡片,嘉宾们按次序单独进去挑选出自己最喜欢的一句,六句诗歌在节目开始前已经分成了三组,如嘉宾们的选择未重复,则按诗歌分组自动分组,如嘉宾们选择重复,则重复选择的嘉宾进行pk,赢者保留选项,输者更换选项。

  沈曦第一个进小黑屋,这个规则赞不绝口:“这款综艺就很诗意,从名字?环节,真的,”沈曦道,“就连场的垃圾桶都有一股别的节目组没有的仙气。”

  跟场导演破功:“沈老师过誉了。”

  沈曦表情真诚:“实话。”

  跟场导演把六张卡片递给沈曦,沈曦看到了选项。

  第一张,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第二张,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第三张,天不老,情难绝。

  第四张,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

  第五张,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

  第六张,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

  沈曦看完无:“……”

  沈曦默了片刻,寻求确定:“一二张出自一首,三四张出自一首,五六张出自一首?”

  跟场导演:“应该是。”

  沈曦:“这也太重在参与了吧?”

  跟场导演笑。

  沈曦调侃说:“其综艺恨不?让嘉宾跑个八百米把嘉宾前任扒干净让嘉宾来个唱跳全能solo再场做?数题,我们节目组倒好,小学水平还把答案写在明面了,这题选a,这题选b。”

  跟场导演:“赵导就是这么随。”

  沈曦赞?:“就很好。”

  她说着,着镜头选了第一张。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以前学时,沈曦喜欢跳着做题,从中间开始做,这做一道,那做一道,马马虎虎把卷面写完就行。

  后来,季礼手把手纠正她,必须从第一道开始做,也让她的分数从马马虎虎变成偶尔第一。

  沈曦觉?,自己和季礼有默契。

  自己选一选二。

  而沈曦的感觉没错。

  季礼第二个进小黑屋。

  话不多,道:“曦曦选的第一句,”照理说,应该选第二句,但直觉规则不会这么简单,但这是节目组第一次和嘉宾进行博弈,不确定,本着控制风险杜绝“我本可以”的原则,季礼犹豫片刻,仍旧选择了第二句。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应该能和的曦曦在一起。

  季礼出小黑屋时,心难?生出命运交在别人手的紧张感。

  但赵晓磊的笑容给了信心。

  应该没问题。

  第三个做选择是乔悦。

  她最近的心态很符合第四张,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

  傅知易知道。

  傅知易想和她一组,一定会选第三张,她没必要和傅知易pk,所以避开三四,在一二五六中做选择。

  乔悦和沈曦季礼认识的时间不短,两人有一定了解。

  比如吃葡萄的时候都喜欢从顶开始吃,吃下午茶的时候喜欢从第一层第一格开始拿,莫名默契且强迫症。

  乔悦觉?不到万不?已,自己还是不要打扰沈老师和季总的二人世界,只要不和傅知易一组,她和叶薇薇或者陶然一组都行,是乔悦?在五六中晃了晃,下意识选了第六张。

  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

  跟场导演见证了乔悦的纠结,问:“确定吗?”

  乔悦有信心:“确定。”

  第四个进去的是傅知易。

  着镜头分析说乔悦最近的心态是第四张,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

  乔悦以为一定会选三,为了避开,乔悦会在一二五六选。

  傅知易?样了解沈曦和季礼。

  一二必定被这夫妇选走,所以只剩五六。

  乔悦幸运数字是六,所以乔悦会选六,这是她下意识的行为,她可能自己都不会意识到。

  傅知易分析完毕,笃定地指了第五张。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

  跟场导演是个姐姐,看出乔悦和傅知易之间发生了事,有意帮乔悦,傅知易道:“其实女孩子心思没那么复杂,尤其被感情左右的时候。”

  姐姐屏幕暗示傅知易选三。

  傅知易斩钉截铁:“不,她不是感情用事的女孩子。”

  跟场导演:“……”

  第五个进去的是叶薇薇。

  她的理想分组象是沈曦,但方大概率想和季礼在一起。

  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

  所以她选项只剩下三四五六。

  她想和乔悦一组,乔悦脸心事重重,看着就是第四张。

  所以自己选三。

  天不老,情难绝。

  叶薇薇觉?自己可能会和傅知易pk,但她常年健身十项全能,说不定能赢傅知易。

  无论如何,不和陶然在一起就行。

  这小屁孩名字取?不错,子和混球没区别。

  离开小黑屋时,叶薇薇心情颇好地着镜头比了个耶。

  陶然是最后进去的。

  也了解沈曦和季礼,必定一二,不能凑去,选项只剩乔悦、叶薇薇、傅知易。

  虽然在保姆车嘴炮把这三人都?罪了,但乔悦和傅知易相熟悉,舔舔就没事,而且们是从业者,自己是?红炸子鸡,们会考虑将来的合作关系。

  叶薇薇不一样,德?望重,不在圈内,导演还是她便宜外孙,她还记仇刻薄讨厌自己。

  综,陶然只有一个目标,避开叶薇薇。

  不了解叶薇薇,只能用排除。

  陶然自己略有信心,可?拿到卡片,看到面的内容,俊眉紧紧拧在一起。

  中学时就讨厌古文,没想到在成了社会人,还要看古文?!

  谁能告诉这几句有什么区别?

  不都是情情爱爱?

  字数不一样?

  什么鬼诗意综艺!!

  一秒,陶然着镜头分析处境井井有条,这一秒,拿起卡片推断选择,一脸茫然,怔?不行。

  想认真看,根本看不进去,越看越纠结,越看越烦,最后随便拿了一张字简单的。

  第四张。

  心似双丝网,终有千千结。

  ……

  因为陶然的迟疑,本该二十分钟完成的内容硬生生拖到了半个小时。

  不过这综艺本就随,赵晓磊不急,拉着大家边喝农家薄荷茶边道:“不管大家初始是什么关系,分组后,只有组员关系,因为组和组存在竞争,所以不?组组员间私下不允许交流,第一期大家没和心仪的象在一组没关系,我们还有第二期、第三期……”

  沈曦和季礼私下过答案,视的?藏不住笑意。

  傅知易看乔悦被方回避,怼赵晓磊说:“就这给答案式的分组方,想在一起的都能在一起。”

  狗男人以为万事如所料?呵!

  乔悦意味深长地:“那可不一定。”

  傅知易挑眉:“那就看看。”

  乔悦不理。

  赵晓磊看看乔悦再看看傅知易,意有所指:“还真的不一定,”照顾年龄最小的,“陶然表情为什么这么严肃?”

  陶然道:“求天求地。”

  叶薇薇哂然:“别求了,没人愿意和一起。”

  陶然嘴利反驳:“我也不想——”

  “和这个毒舌老太婆一起”到了嘴边,变成可怜巴巴地:“被抛弃。”

  叶薇薇和沈曦一样,吃软不吃硬,万箭穿心到了嘴边都尽数收回,化作鼻尖傲娇嗤音。

  “呵。”

  一群人闲扯好一会儿,赵晓磊嗑瓜子嗑?嘴皮都干了,这擦了手站起来。

  “我公布一下结果。”象征顿了顿,大家配合地把心提到嗓子?。

  “沈老师的选择是第一张,季总的选择是第二张,”赵晓磊念出诗句,“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出自《诗经·邶风·击鼓》。”

  明艳娇俏的顶流花旦笑着扑到自己老公怀,光风霁月的男人笑着把仙女轻抱起,一下,放下。

  仿若观看偶像剧的场笑哄四起。

  紧接着,赵晓磊公布三四张:“选择第三张的是叶薇薇,选择第四张的是陶然,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出自张先《千秋岁·数声鶗鴂》。”

  叶薇薇:“???”

  陶然:“???”

  赵晓磊乐呵呵:“让我们恭喜二位。”

  叶薇薇拍桌而起:“我要求退出节目组。”

  赵晓磊安抚:“叶老师别这样。”

  陶然也憋不住了:“叶老师我不就说您一百零八线开外吗?您至这么记仇吗?不然您说我一次我三百一十六线开外,我承受双倍伤害我俩扯平!”

  陶然偶尔挺有爷们气概。

  叶薇薇冷笑:“是一百零八线的问题吗?”

  “不然呢?”陶然杠,“难道我和您几十年前的初恋长?一模一样,您看到我就想起了伤心□□所以烦?不行?”

  什么离谱的鬼话。

  叶薇薇说:“我要是有这样要脸没脸要实绩没实绩半罐子水晃天的初恋我不如断情绝爱去尼姑庵青灯黄卷,”叶薇薇道,“我寻思着委婉点,还要非要听实话,实话又伤人,就一个字,丑啊。”

  叶薇薇话音落,场没人发声。

  陶然睁大?望着叶薇薇。

  叶薇薇嫌到不行:“自己看看这身,是个什么鬼,编织袋穿在身,裤子破破拉拉,鞋子都有洞,”叶薇薇宛如看垃圾般扫了一圈,“别给我说大牌说潮流,我拿全球代的时候还没出生,这身就是纯粹的丑。”

  陶然哑口。

  “是不是拖欠了造型师工资?”叶薇薇问,又道,“拖了工资赶紧结,我年龄大了要保命,我怕和一组早或者半夜撞见被丑到,一口气喘不来就?去。”

  叶薇薇说话不饶人。

  陶然看着叶薇薇,咬着唇,红了?睛。

  叶薇薇警惕地:“干嘛!别这样看我!我没感情!没?情心!我是个坏老人!”

  陶然一不发,就这样看着叶薇薇,豆大的?泪渐渐蓄满?眶,然后,一颗一颗吧嗒吧嗒地朝下掉。

  所有人都没猜到这走向。

  全场无声。

  而陶然嗓音已然哽咽:“我做错了什么,叶老师就这么讨厌我,真的是我衣服丑吗,还是我长?就很丑……”

  众人还没动作。

  陶然抽噎:“我是不是不配待着这,顶流、霸总、?管、制片、满贯影后,我算个什么东啊……”

  陶然是狂妄,可陶然有狂妄的资本。

  出身好,教育好,?,长了张老天爷赏饭吃的脸,有天赋有能力还努力。

  作品和流量都能和沈曦与?龄时相?,甚至,已经拿了最佳新人奖,沈曦还在陪跑。

  沈曦和乔悦陶然怼归怼,心还是拿陶然?弟弟。

  何其天之骄子,被叶薇薇怼?哭成这样。

  沈曦和季礼本来在看戏,有点看不下去了,安慰陶然:“别哭,摄像头开着,再哭粉丝就看到哭的丑样子了。”

  乔悦道:“叶老师就是这脾,有什么说什么,刀子嘴豆腐心。”

  就连傅知易都给陶然递了张纸擦?泪:“哪有人刚认识就互相包容,要好好沟通慢慢发方身的闪光点,”说了第二遍,“男人有泪不轻弹。”

  赵晓磊也蹲到陶然面前,握着陶然的手小声安抚:“还能录吗?如果情绪不能控制我们就停一会儿。”

  叶薇薇眉心紧锁地看着瞬间被众人簇拥的陶然,想说什么,嘴张了张,没说出口。

  赵晓磊知道自己便宜外婆嘴不饶人心不坏,试图沟通说:“以前艺人都是千锤百炼出来的,在艺人都是众星捧月出来的,确实新一辈不如老一辈,外婆别和小辈计较——”

  赵晓磊话没完。

  沈曦安慰陶然归安慰,赵晓磊则道:“不能因为所有人都捧陶然就要求叶老师也捧,粉丝觉?陶然怎么都帅叶老师就必须觉?陶然帅吗?没这个道理。”

  叶薇薇欲又止。

  乔悦也道:“这种?组是不尽如人意,但两人都没错,赵导别惯着陶然。”

  季礼也道:“大家都先调整一下。”

  陶然委屈巴巴:“们别向着我,我不配,我什么都不配,我算什么东……”

  傅知易纠正陶然:“一定不能有这种自我否定的情绪,还是个小孩子,应该有追逐天地的勇气。”

  陶然泪?涟涟:“可叶老师……”

  傅知易继续开解陶然。

  叶薇薇常年独居,有时候说的就是比想的快,她的字典本没有道歉这一说,但沈曦和乔悦的接连维护让她软了脾气,走到陶然跟前:“虽然衣着不伦不类,但我说话确实硬了一些,别朝心去,我愿意和放下偏见重新认识。”

  叶薇薇虽然不自然但还是朝陶然伸了手:“好,我是叶薇薇。”

  众人?下,只见一秒还哭?悲痛欲绝被全世界抛弃的陶然瞬间敛好表情,笑?弯弯握住叶薇薇的手:“年轻不代表没实绩,语张狂也不代表没能力,希望我以假乱真的哭戏能改变您我未曾宣之口的花瓶看,叶老师好,我是陶然。”

  全场卡壳:“???”

  一秒,两秒,三秒。

  沈曦最先反应过来,陶然在秀新生代演员中吊炸的演技。

  她愕然又不可思议:“!”

  陶然态无辜又放肆:“啊,我哭了,我装的。”

  乔悦忍不住骂:“特么——”

  在镜头前及时消音。

  傅知易和季礼看陶然的?很无爱。

  而卖惨成功的陶然丝毫不在乎旁人的目光,看着叶薇薇,手还握着她的,露出一个直勾勾、接近挑衅的笑:“叶老师呢?觉?我演技怎么样?”

  众人视线跟着陶然的过去。

  只见先前还气吞山河的叶薇薇露出了局促不安的模样,嘴角扯了扯:“很好。”

  陶然?意:“谢谢叶老师夸奖。”

  叶薇薇的失意和陶然形成鲜明比:“不是夸奖,是事实,”她道,“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我太久没和这么多人在一起,可能忘了社交和说话的分寸,或者说,”她嗓音轻颤,强撑笑意,“我过时了,衰老的过时。”

  叶薇薇微哽的嗓音有独特的蛊惑力,所有人的目光都跟在了叶薇薇的情绪。

  陶然不擅长安慰人,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又在反思自己是不是过分了。

  叶薇薇握着陶然的手,真挚地继续:“再或者,我应该给道个歉。”

  陶然连忙:“叶老师不用。”

  叶薇薇执意:“用的,”她说,“我妄图以批判年轻演员的方式满足自身虚荣,以此给自己一个没有过时的假象,”叶薇薇脸色略有发白,“可是。”

  说话有些费力。

  大家劝:“叶老师您别这么说。”

  叶薇薇凭着一股精气坚持:“过时就是过时,边缘就是边缘,”她说,“我拒绝那些制片人真的因为清?吗,不,因为过时,我不露面是因为退隐吗,不,因为过时,”叶薇薇费力地自嘲,“但我又怕别人看穿我的过时,说叶薇薇怎么这么差劲了,叶薇薇怎么这么老了,叶薇薇怎么这么糊了,所以我选择了最懦弱但是最有效的方,逃避,这样的逃避碰到陶然,就变成了心虚,心虚就忍不住虚张声势……”

  叶薇薇咬字带着无可比拟的感染力。

  饶是陶然都忍不住动容:“叶老师。”

  叶薇薇?眶泛起湿意:“我……”

  叶薇薇话音未完,心口倏而绞痛,她骤然松开握陶然的手去抚自己心口,只是手还未到,她整个人支撑不住地倒地而去。

  全场惊愕,几乎立马围了去。

  赵晓磊急:“医疗队速度!!过来!!除颤器在哪!!aed!”

  沈曦和乔悦着急:“叶老师叶老师。”

  陶然吓傻了,话都说不清:“叶老师不起我真的没有说您过时的意思,我只是想在您面前稍微证明一下自己……我刚刚婊了一下……叶老师不起……”

  叶薇薇手脚抽搐,表情极度痛苦。

  就近的助理将叶薇薇身体放平为她急救。

  刚刚还好端端怼人的人在生命垂危。

  医疗队从远及近,场说话声、脚步声、一片嘈杂。

  陶然旁边的工作人员小声?事道:“叶老师七十岁,这一下估计真没了,我爸单位一个?事就是这么忽然走的……”

  陶然没经历过这种阵势,这一下,?泪真的出来了:“叶老师别吓我……叶老师听?到吗……叶老师我是挺丑的醒醒怎么说我都行……我就是半罐子水响叮?叶老师,叶老师……”

  医护人员到位,赵晓磊语速飞快地说着情况。

  陶然仓皇无措,一声声“叶老师”唤着,就在?泪淌过脸颊快流到叶薇薇脸时,叶薇薇蹭地翻身从地坐起来。

  她合掌向医护人员和工作人员表示感谢,转而陶然道:“我倒了,我装的,”

  然后,王者下凡又分外淡然地把小孩那个微笑还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