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宋徽宗 第2章 最大的金手指

小说:铁血宋徽宗 作者:文绎 更新时间:2020-10-18 04:21: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林玄礼竖起耳朵收集信息,奈何坐月子的第二位亲妈和自己一个没满月的宝宝过着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生活,也没看见亲爹。就听说太后和皇后赏赐了一些东西,又不知道这两位大佬的姓氏,宋史学的再好也没法凭空猜测。

  实际上到现在连亲妈姓甚名谁都不知道,宫女们呼她为娘子、美人,信息获取只增加到知道自己是个皇子——历史学得好的人都知道这不一定是什么好事,随时都有可能被捞出来当个皇帝然后废掉或者杀掉,或者被叔叔大爷哥哥弟弟弄死。

  如果是别的朝代,当个公主也行,亡国了也能逮个饭票,唯独宋代不行,绝对不行。

  捏着小胖拳头长吁短叹,古代这个为尊者讳、坚决不称名的风格,对穿越者很不友好啊。

  天气微热,又不敢打扇生恐母婴受风,小婴儿每天还能被擦擦汗,身上拍点类似于痱子粉的东西,

  亲妈轻轻抚摸儿子的小拳头,轻轻按了按他胖嘟嘟的手臂和脸颊,温温柔柔的问:“你还是个没见过(日月星)三光的小婴孩,怎么总是皱着眉头有许多心事的样子?陛下每日为国烦忧,叫他看见你这副样子,倒是有趣。”

  林玄礼睁大眼睛看了看苗条的美女,躺在美女身边时总是心里有点尴尬,要说开心当然是开心的,也没乱想什么,就是有点不好意思:“哇噗噗噗”

  我担心赵佶那个傻逼啊,我不是他儿子吧?我要是赵构也还行,一切都交给岳飞就好了噢噢噢男神,不对啊赵构是老九。我排第几来着??只能排除这辈子的爹是赵祯或赵构,他俩没这个本事。

  亲妈静默了许久,又说:“小孩子应该高兴些,你啊,也不知道太后瞧见你的神态是觉得你少年老成,还是……”

  林玄礼立刻表现出一副非常感兴趣的样子,卖萌给她看。

  这句话里似乎有点信息量,问题是宋朝这帮太后都特别能干!或者是能作。

  很可惜的是亲妈是一个标准的古代传统妇女,奉行谨慎行不在背后议论他人,温温柔柔的说起‘仁义礼智信忠孝悌节恕勇让’等思想,以及孝亲尊师奉天法祖等幼儿教育。

  林玄礼憋憋屈屈的翻了个白眼,对亲妈翻白眼非常无礼,但婴儿做什么都不被怪罪。在心里默背了一遍:东北战场的六条战术原则,保全自己消灭敌人有生力量、在运动战中逐渐获取胜利等兵法,北宋的话《论持久战》,南宋就上《论游击战》,总能撑下去。

  又想着烤肉的滋味流了一会口水。

  “啊呀,小郎君又饿了么?真能吃,吃得好,吃的白白胖胖的,贵人见了就喜欢。”乳母过来抱起小婴孩,掏出胸来往他嘴里一怼。

  林玄礼红着脸喝,确实是饿了,想烤肉想的饿了。乳母的年纪也不过二十岁上下,看着倒是个和自己上辈子年纪相当的妹纸——想不到时隔二十多年再摸到女人的胸,是乳母的。

  命运是多么离奇啊!我冷静我是个正人君子,不,我现在只是个小屁孩。兴奋啥啊。

  在年轻乳母和中年保母的照顾下,吃奶-睡觉-吃奶-睡觉-吃奶-睡觉-吃奶-睡觉,有规律的生活很快就过了二十多天。

  也不知道这宫里怎么回事,十分清净,每天有一两位美貌少妇来登门探访,坐在床边鼓凳上闲话一阵,说话的声音轻柔绵软,稍微距离远一点就听不清楚她在说什么,一个个都白白瘦瘦的,也没有夹枪带棒的辞,都是温温吞吞的羡慕祝福。

  林玄礼竖着耳朵听了很久,这些妇女还真标准,就是不谈论前朝有什么事,就从昨夜风雨说到今早花开,从弹琴焚香说到花园里的鸟蝴蝶和胖猫,说起官家和娘娘的喜怒身体,太后昨天又生气了,中宫也生气。

  闲的他浑身难受,抓耳挠腮,只想立刻长大,上午练武下午烤肉,哪怕看点书也行啊,晚上再练半个小时拳法好睡觉。

  平生也不是那么爱工作,只是厨师这个行业,不论爱不爱都得天天上班。现在躺的浑身痒痒,才发现自己灵魂深处住着一个工作狂。

  结果连翻身都做不到,想咬牙努力都没有牙,在床上拱了半天,拿床上丢着的手帕当坐标,好像根本没有前进,再一使劲,累尿了。

  十分尴尬。

  难道上天让我回到古代不是为了力挽狂澜?推进历史进程?怎么玉佩里没出现什么老爷爷,咱想要的也不多,唐太宗给我当私人教师就够,我也想带兵直插阵前浪进去生擒敌方大将。

  我体内也没有多出奇经八脉从小运行,也没有系统小人蹦出来给我出任务和奖励呢。穿越局没给我安排金手指吗?哎,再不练,自己二十年的拳法功底就丢光了。我不是现在流行的三岁天才宝宝吗?

  林玄礼胡思乱想了数日,感觉自己快要神经,全靠每天能欣赏到的美女打发无聊时光——虽然是美女还不是自己喜欢的那种。

  天色微明,自己计日子已经有三十天,哇哇的喊了两声,就有早餐送到嘴里来。

  躺着吃早餐,看见亲妈被倆宫女扶下床,送进散发着清香的浴盆里,沐浴更衣,梳洗打扮。

  依旧是清清淡淡的模样,浅粉色的褙子配一条水绿色的宋裤,头上戴了两只珍珠簪子,纤腰一束,看着像荷花仙子。

  又有一个小浴盆,把吃饱的小皇子搁进香汤里轻手轻脚的洗了洗。

  林玄礼欣赏了一会美女,对今日的满月十分期待。总算熬到了,再熬过三年就可以开始练武,提高体能,上蹿下跳。

  保母一向端庄谨慎少寡语,今日才低声说:“(太后)娘娘和官家为了司马温公和拗相公,相见不欢,美人是早就知道。又因为永乐城被西夏恶贼夺去的事,官家临朝恸哭,心情有些低落。”

  亲妈眼含秋水,哀愁娇柔的点点头:“我知道的。”

  林玄礼心中如遭雷击,资讯不在多少,一句就够!

  司马光 王安石,时间轴上两大坐标啊,现在是英宗或者神宗、哲宗。

  从儿子的数量上排除英宗和钦宗,好家伙我爹是神宗!我排行第几来着?是十一吧?我瞎了吗?

  保母又看着小婴孩说:“小郎君,你虽年幼,却是早慧,我们说话你都听得懂,今日第一次去叩问娘娘和圣人、中宫,你且收敛性情,不要只顾着看美貌的小娘子和珠玉珍宝。”

  她静静观察了一个月,发现这小皇子的眼睛滴流乱转,看见漂亮的嫔妃宫人就盯着看,看见闪闪发亮的珍珠、碧玉、玳瑁、珊瑚、点翠、黄金也盯着看,目不转睛。太后朴素,官家也朴素,到时候别只顾着看小娘子,显得轻浮。

  林玄礼还在呆滞状态中,下意识对她露出了应付客人的标准化帅气微笑,不走心。

  保母轻轻摸着他:“小郎君一会到了人多的地方,不要惊慌啼哭。皇子稀少,娘娘和官家见你肥白端正,自然喜欢。”排行十一,上面只有两位还活着的哥哥,要不是现在国事纷乱,不知道太后和官家得有多喜欢你。你得对太后和官家笑,不要只顾着看旁边侍奉的宫女。

  亲妈拿小指头沾了点胭脂,亲手在儿子眉心点了个大红点,余下的给他涂了个小红嘴巴:“保母,咱们十一郎还不会说话呢,不用思量新旧两党之间的事。”

  支持哪一个都一样,要么是太后不喜欢你,要么是官家不喜欢你,还是小时候无忧无虑的好。我觉得官家思量的更对,拗相公的主意是利国利民,可太后支持司马温公,唉。

  乳母双手合十:“阿弥陀佛,咱们说这些做什么。今日是美人的大日子,小郎君满月,将来还有百日、抓周,一个个的过下去,朝堂上的事,自有相公们操持。都是人中龙凤,思量的自然周全。”

  这是北宋最好的时机,是截断靖康之耻的最佳方式,是北宋最富裕隐患也最多的年代,之前吐槽时说放条狗都能做的比赵佶好,还说哪怕金兵兵临城下都能挽救回来。更新最快s..sm..

  林玄礼想到这儿,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起来,随便来个路人甲只要抱紧李纲、宗泽、岳飞、种师道、韩世忠这些人,都能稳稳的救了宋朝,我当然更可以!

  要说文,我对宋史比较了解,知道该用谁,还阅读了大量穿越小说积累了一些经验,要说武,练了二十年劈挂拳和八极拳,射箭摔跤无一不凑合,我这辈子有条件好好练一练,将来也能搞个武宗谥号,混个千古一帝。

  啊不行,后人哪里知道林哥力挽狂澜呢?算啦,我就当一会历史上的无名英雄吧,后人可能以为我只是个收服燕云十六州的帅气男神皇帝。

  保母给他换上大红色麒麟滚绣球的肚兜,浅黄色薄纱背心,照样用薄薄的襁褓包裹好,戴上银项圈银镯子,准备见全国上下最重要的人。

  这小小的宫殿中终于热闹起来。

  来了两名宦官迎接,在门外作揖:“陈美人万福,官家和娘娘在升平楼,等着陈美人一同吃满月酒呢。”

  保母和乳母以及宫女照顾着母子二人出门去。陈美人一想到终于又能见到官家,白玉似的脸颊上泛起微红,脂粉都遮不住。

  林玄礼心想自己的智慧和武力就是最大的金手指,不需要穿越局给外挂,而且这辈子肯定能有女朋友,还能见到帅气的哲宗哥哥,可以对岳飞说‘朕与将军解战袍’,去你妈的风波亭和五国城。兴奋的蹬腿。

  美人暗自喜悦理所应当。

  保母抱着他,见他兴奋的一挣连忙抱紧:“十一郎这般高兴,看来是父子连心。”

  陈美人回头叮嘱道:“到了官家面前别叫十一郎。只叫他小郎君就好。”以前官家因为新生儿早夭而暗自落泪,她在旁边看见过数次。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