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宋徽宗 第3章 应守德立节

小说:铁血宋徽宗 作者:文绎 更新时间:2020-10-18 04:21: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升平楼专用于宫廷宴饮。

  满月宴就是个在一起喝酒的日子,但国事烦忧,党争不断,刚刚被西夏大败丢失城池人民和皇帝的雄心壮志,陈美人不是很受宠,皇帝也不缺儿子,现在的规模也只是家宴,没有大宴群臣,也没请宗室亲王前来参加,只将宫中的十多个有名有号的人请来赴宴。

  开这满月宴也只是因为最近太丧了,宫内一片压抑,寻个好消息试图乐呵乐呵。又有一个皇子活到了整月,不容易。

  皇帝穿了一件月白色的直裰,外罩乌纱长衫,胡须微微有几缕白丝混杂,脸上愁云惨淡,眉宇间满是不得志的郁气。看陈美人轻移莲步走上前,保母抱着婴孩上前一同行礼,端详了一会,面若银盘又白又圆又亮,眉心胭脂通红显得娇娇可爱,看起来似乎挺健康。

  林玄礼也睁大眼睛打量这位神宗皇帝,比后世的画像看起来更憔悴一些,看起来哪里都有美颜,画师也不傻。在陈美人身边睡了一个月,还强行培养出一种介乎兄妹和母子之间的亲人之间的感情——要不然咋整啊我也不能对她动歪心眼,这美人看着比我还小几岁呢,尴尬。

  但第一次见到操劳国事的皇帝,半点父子天性的亲近感觉也没有,露出一个职业性的闪亮笑容,心中暗叫:赵总,老板,来一份秘制川香麻辣烤肉,外加伤心凉粉吗?

  皇帝看他不怕生只是一味的笑,微微颔首:“好,虽然生在端午,是胆大有福之相,未必不吉。”都说生在五月不吉,别的月份的儿子也夭折了许多,希望别死在我前头。

  林玄礼也说不了什么,只好继续笑。

  见餐厅老板有多客气,对他就有多客气,给我开工资啊大佬。

  保母福了福身,又捧着小婴孩去拜见太后和皇后。

  皇后奉承着太后,在一起低声交谈,对这个白白胖胖的小婴儿没什么兴趣。皇帝是新党,太后皇后均为旧党,侧耳听见皇帝说‘胆大有福’,就露出了班主任看劣等生的冷淡厌恶的目光。

  林玄礼心说:我也不是第一次见傻叉班主任和傻叉老板娘,高蜜不就是老板娘的好舔狗么。

  厚着脸皮冲她俩可爱的笑了笑。

  难缠富婆,林哥见得多了,还在努力。

  高太后训告:“弄玉之喜。君子应孝悌忠信,兄友弟恭,休要好勇不好学。”

  向皇后训话:“少使长,贱事贵,不肖事贤,此天下之通义也。十一郎为人臣为人子,应守德立节,侍奉太后、君父。”

  陈美人脸上的神情有点苦,垂着头应声。心里难过不是为了儿子一带出来就被训了一顿,而是为了皇帝,官家听见这番话……那心里该是什么滋味。

  林玄礼惊讶了一下,看到史书上大概记录时,知道宫中两大巨头不愉快,但亲眼见到这种势不两立、冷嘲热讽的状态……心说我也没得罪你俩啊,好家伙又是老板和老板娘打架拿员工隔空对峙吗?

  我就当我听不懂,笑呵呵的胡乱点头,露出一种‘土豪大妈你说的都对,烤肉就蒜,越吃越有’‘大饼烤肉 葱花当然可以,非常可以,个性和自由是真正的年轻’的神态,什么难缠的客人没遇到过。瞥见亲妈脸上难过,心说犯不上,等我能说话了我就安慰你,现在先给你卖个萌吧,小妹妹,和残酷的历史比起来这都不算什么。手机端sm..

  俩人训话本就是对着皇帝说的,十一郎听没听懂什么态度都无所谓。看他睁着眼睛傻乐点头,一副很认同的样子,随口多说了二十枚金币、两贯银币和几匹锦帛作为赏赐。

  宋代惯例,七百七十枚算作一贯。

  银币铸的和铜钱铁钱一个模样,一样的书法刻字,只是材质不同一眼就能分辨出来。

  宽边的元丰通宝银币刚刚铸出来不久,在日光下闪闪生辉。

  皇帝也知道这话是对自己说的,默不作声,脸色如常徐徐饮酒。自从败给西夏之后,太后皇后说什么都没法反驳。

  其他的贤妃、婉仪、婕妤等美女列坐两边,都承受过丧子之痛,见了他白胖可爱也不觉得开心。就该吃吃,该喝喝,欣赏音乐,娴静安稳。

  只有六子赵佣的生母朱德妃和九子赵佖的生母武婕妤看了新生儿不觉得难过。

  德妃身边还有三个女儿,和皇帝对视一眼,推了推儿女们:“去瞧瞧你们十一弟。”

  林玄礼心里明确自己铁定是赵佶之后,兴奋的忘乎所以,手舞足蹈,金银币放在旁边闪闪发亮都不能吸引注意。看亲妈担忧的望着皇帝,皇帝看着身边一个美女……这又不是第三者这是合理合法的,呕,有一点出轨男的感觉。心中郑重宣布:解决历史粉之间的矛盾、徽宗粉那句‘你行你上,那是历史进程’终于不是无解的难题了,我行,我上。

  七八岁的美貌小姑娘和一个五六岁的、白皙英俊男孩子拿着玉佩和金镯走过来。“弟弟长命百岁。”

  “长乐无忧。”

  林玄礼一把抓住男孩子的手指头,如果不出意外,这就是将来的哲宗,爱看宋史的谁不为哲宗死得早而叹息,内政上继续推动变法,军事上把西夏打服。

  哥你要是多活三十年,金国真不叫事儿,开局像是汉武帝,就是活的太短。虽然有些人说你把宋代推向□□,可我瞅着和士大夫共治天下时士大夫也挺拉胯的。

  赵佣挺高兴,轻轻摸了摸婴儿的胖肩膀:“陈美人,十一郎看着像寿星佬身边,献寿桃的小孩。”比我妹妹们胖多了。这要是拿个红红的大桃给他抱着玩,一定很好玩。

  陈美人柔和的笑了笑:“我替他谢谢他六哥夸奖。”

  林玄礼心里把历史的走向分支想了好几种,哲宗老哥要是能长寿,也不坏,最坏莫过于靖康之耻,只要能避开这个,暂时不搞工业革命也能凑合。说一句题外话,我头一次见到这么帅的小男孩,真是气质姿态俱佳。

  美人在末座,上首的太后皇帝没听见他说什么,有耳朵尖的宫人一句句报上去。

  很好笑,也没能影响宴会上尴尬静寂的气氛。

  随即各自落座,林玄礼拼尽全力伸脖子往桌子上看了看,看到些杂粮粥、酸辣鱼和虾干。还有一盘油汪汪的饼、一碗羊肉泡饭,生葱韭蒜醋各一碟。

  嗯……还不如我在后厨偷吃的东西和偷回家的边角料好呢。

  陈美人吃了些八宝羹,胡椒醋子鱼、明州虾脯,拿葱花洒在炕羊炮饭上吃了几口。

  满月宴就这么结束了。

  不知道钱财被收到那儿去了,只见到在灯下垂泪的亲妈,林玄礼趴在床上试图抬头,尽职尽责的卖了一回萌,看她哭的更伤心了,只好把脸往褥子上一埋,睡觉。

  保母赶紧把他翻过来,不敢埋着脸睡,性命攸关。

  百日宴过的比这更低调一些。这段时间中没有再得到什么外界的消息,也不需要,只知道皇帝郁闷,唯有德妃能稍加宽慰。

  等到年关将近,林玄礼奋力练习爬行,努力站起来摇摇摆摆的走路——心里只当这是骨折后复健,又不是没有过。

  虽然还是没想起来自己怎么穿越的,被剪断的路由器线路,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上辈子学到的知识逐渐回忆起来,可是没有回到高三那年的记忆,有些事还是想不起来。

  期间还有个虚假的惊喜。想起来黄蓉!我有机会娶到黄蓉!初恋女神啊!你的礼哥哥来了!

  第二天想起来黄蓉是南宋时期的人物……好了嘛,穿越了也没机会的。

  新年时收获了一些香囊红包新衣服,还有自己的名字。

  皇帝赐名:佶!

  陈美人捡起满地乱爬的儿子:“官家希望你健康强壮,长命百岁,这多好呀。”然后叨叨了许多官家爱子之心,你要知恩图报之类的话。

  林玄礼心说:收到,叫喆的男性人品都不好,半拉也不好。别说什么‘人从宋后少名桧’,群众已经身体力行的投票了,从宋朝之后没有人给儿子起名用‘佶’这个字的。

  我,赵佶,吐槽赵佶,谁敢抬杠?read3;